未分類

林朋心中大喜,雖然他沒結過婚,便是大學里也是有談過戀愛的。

其實,在艾米獲得林朋的備份光腦之後,由於受到林朋深藏於光腦深處的靈魂氣息影響,艾米已經非常熟悉了林朋的氣息,甚至跟她的靈魂氣息交織在了一起,所以對林朋不反感,反而像是親人般的那種親切,所以才任由林朋拉著。

所以他非常明白艾米現在的表現,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就這樣一直拉著她的手向前走。

走了一段路,艾米開口了。

「你要拉到什麼時候呀?」艾米一臉嬌羞的看著林朋。

「額,如果可以,我願意拉到天長到久!」林朋臉皮厚如城牆。

「真是臭不要臉。」艾米唾了一口。

林朋嘿嘿一笑,就是不要臉。

二人手拉手的走了良久,艾米突然停了下來。

「林朋,你不覺得應該跟我說些什麼嗎?」艾米終於問出了她心裡一直想問的話。

「你想我說哪一方面的?」林朋不知道應該怎麼跟艾米說。

按理說,他們交往也只是幾次而已。可是艾米卻對他一見如故,多次幫助於他,這讓他非常的感恩。

可是,如果艾米想要了解一些神教的事情,他都不知道艾米可信不可信,能不能說。

「你開的是光腦店吧?既然如此,你可認識這個?」

艾米調出了她自己的光腦,展示給林朋看。

「額……」林朋當然認識艾米手中的光腦,這個還是他特別處理過的備份光腦呢。

艾米一看林朋吞吞吐吐的,就知道林朋心裡有貨。

「哼,一看就知道你知道。為什麼你賣的手環跟我手中的這個光腦部分功能是一樣的?」艾米問道。

「你怎麼知道手環跟光腦的功能有部分是一樣的?」林朋一看,艾米似乎知道二者的存在,這下子似乎不大好辦,但還是想要了解清楚到底是從何而知。

「我記得那天早上,我一覺醒過來,我的丫鬟就拿著一個手環過來給我看。我看不出來,於是就嘗試著用神識去試探,沒想到居然成功了。這說明手環也是一款神器,只不過是我沒見過的神器而已。後來我在神淘網上看到一款光腦,居然要賣一百萬神幣,後來我狠心花了一百萬神幣給買了下來。使用了光腦之後,我就發現了二者的區別。這個手環的功能就那麼幾個,而光腦卻非常之多,看得我眼花。最可恨的是過了一會兒,我的光腦上很多功能都不見了。我一直想弄清楚二者的聯繫以及後來變更的原因,但一直找不到人。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你賣的就是手環,既然手環是你這邊流出來的,那麼你是不是可以好的跟我說說二者之間的聯繫,以及為什麼我的光腦上的功能會變沒了呢?我看你還是老實交待吧,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艾米用一臉期待的眼神看著林朋,林朋心裡一陣發麻。

這些事情都是林朋搞出來的,他沒有想到那個冤大頭居然就是艾米。

「我可以相信你嗎?」林朋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廢話,本小姐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了?放心,我的口風嚴得很。」艾米拍著胸脯保證道。

「好吧!」林朋思考再三,最終決定還是告訴艾米事情的真相。

「沒錯,手環跟光腦其實一同一種東西。只不過手環是簡化版的,而光腦卻是完整版的。」

「我看應該不止如此吧?怎麼我可以在光腦里看到多少人在線呢?」艾米非常的心細,可見她對光腦是下了功夫進行了研究,所以細心的發現了這個功能。

「你可以理解成,手環是要通過光腦才能進行連接,所以自然能看得到有多少手環連接到了光腦之上。」林朋只得無奈的回答。

「那這麼說來,我的光腦就是他們的伺服器了?」艾米問道。

對於得到林朋的備份光腦的艾米,這些名詞可是原滋原味的,而不是林朋後來編出來忽修人的那種名稱。

「沒錯。」林朋肯定的回答道,這一刻他有一種像是面對地球人在談論計算機一樣的感覺。

「不應該吧?如此重要的東西,怎麼會落在我的手上呢?」艾米可是學習過光腦知識的,當然明白伺服器的重要性。

」失……緣份,一切都是緣份啊!「林朋一臉深情狀的看著艾米,緩慢的說道。

其實林朋想說是失誤的,不過話剛說了一半趕緊改口說成緣份。他不知道要是真的說出去是失誤,不知道艾米會不會暴起。

」緣份?「艾米不解的問。

」是的,這個伺服器是我建立的,主要是用來做為手環連接的伺服器,可是一不小心就被掛在神淘網上進行出售了,沒想到是被你買到了。至於很多功能不見了,那是因為這個伺服器本來就是我要用的,現在換成了你,靈魂氣息不對,自然就啟動了許可權恢復功能,造成你現在的許可權很低啦。「

林朋不敢全部跟艾米說實話,所以用許可權來忽悠。倒不是說他對艾米不真心,而是事關重大不能全說。夫妻之間還有離婚的呢,更何況情侶?他不確定未來二人能不能真的在一起,有沒有辦法做到同一條心,所以覺得適當的保留還是應該的。 艾米想了想,似乎好像有點兒道理。

可是她一起到那麼多好玩的功能消失了,就心有不甘,於是問道:」我怎麼樣才能恢復到高級許可權呢?「

林朋想了想,覺得還是得將艾米給納入到體系中來才保險。

一直放任艾米遊離在體系之外十分不妥,一旦被人發現利用,就是超出林朋的掌控。

而且哪怕就是納入進來,也不會一下子就讓艾米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只有當林朋不在了,她的備份光腦才會啟動繼承他的地位。

意外有時候無處不在,他不希望一旦他出事了,整個神都就分崩離析,他必須留下後手。

最後,他死了艾米許可權就啟動的這種話他是打死也不會對艾米說的,主要是防著她不小心說漏嘴了而招來別有用心之人的利用。

」想要提高許可權,自然需要你融入到我的光腦體系之中來,不然是不可能提高許可權的。「林朋說道。

「那我要怎麼樣才能融入呢?「艾米興奮了,她一直想著有朝一日能夠恢復原來的功能,這樣子她就可以繼續玩好多好玩的遊戲了。

「你喜歡我嗎?」林朋於是問道。

「獃子,那還用說?要不然你以為我會隨便讓你牽手這麼久嗎?」艾米嬌嗔的看到林朋一眼,她感覺林朋問這句話有點兒莫名其妙的。

「那是不是無論我變成怎麼樣子,你都會一如既往的相信我呢?」林朋又問道。

艾米一臉緊張的舉起右手,在林朋額頭上一摸,奇怪的說道:「沒發燒啊,怎麼盡說些胡話呢。」

「你回答我,假如哪天你發現我不是你眼中的那個你,你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子相信我,信奉我呢?「林朋還是再問道。

為了不讓艾米難堪,影響二人之間的感情,林朋先是說相信,然後再說信奉,這就是話術中的意識引導之術,希望艾米能夠順著他的話來說出來。

「說什麼傻話呢?我當然會一直相信你、信奉你啦!「俗話說,戀愛中的人智商會變低,果不其然,艾米順著林朋的話直接順了下來。

這話剛說完,艾米的腦海之中似乎從無盡的天際傳來一聲響雷,「轟「的一聲,令她的腦袋生疼。

艾米趕緊鬆開被林朋握住的手,雙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腦袋,臉色發白,豆大的汗珠子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艾米,別嚇我,你到底怎麼啦?「林朋也沒有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見到她似乎要軟倒了,趕緊上前抱住艾米。

本來他還在內心裡為自己的話術提高而沾沾自喜,艾米這突如其來的頭疼把他給嚇壞了,不知道是不是不能這樣子說。

「呼……呼……「

大約過了兩秒鐘,艾米這才從頭疼中恢復過來。臉色慢慢的由白轉紅,呼吸也順暢了許多。

「我沒事了,不用擔心。「艾米這才有力氣開口。

「沒事就好,剛才真的嚇死我了。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可能我會自己恨我自己一輩子。「

林朋看到艾米確實比剛才好多了,也是長呼了一口氣,自責道。

「沒事啦,你不用如此放在心上。再說了,剛才只是因為光腦許可權突然獲得提升了,好多信息一下子傳輸到我的腦海,所以這造成頭疼,看你擔心的。「艾米解釋道。

「信息傳輸?「林朋一陣后怕,這要是過很長時間再來解禁,隨著他的組織不斷的發展,信息量只會越來越大,到時候說不定可能一下子就將艾米給衝擊成白痴了?還好現在信息量不算太大,沒有造成什麼不良的後果。

「是的。原來你最近偷偷摸摸的,就是在搞你的神教?「艾米好奇的問道。

「是啊,能不小心嗎?如履薄冰啊。「林朋心有餘悸。

「嘻嘻,那要不要小女子向大神主行個禮呢?「艾米一臉調皮,開玩笑道。

林朋看到艾米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確實是好轉了過來,一顆懸著的心也就放了下來。

「好啊。難得看到城主大小姐向我行禮,真的好期待呢。「林朋也跟著開玩笑道。

「哼,想得美!「

艾米一下子收起笑容,化身成母夜叉,無師自通般的在林朋的腰肉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疼得林朋真咧嘴,連忙告聲求饒。

「停停停,我的大小姐啊,趕緊停下來,你要謀殺親夫啊?「

「喲,還謀殺親夫了?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嫁給你了?「艾米一副凶神惡煞,繼續在林朋腰肉上再掐了一把。

「好啊,你要是再掐下去,小心我以林家家法伺侯。「林朋疼得臉都快要發紫了,這無關乎修為。

「哼,林大神主,什麼時候把威風給耍到我的頭上來了?「艾米不依不饒的想要繼續掐下去,她似乎找到了林朋的軟肋。

林朋趕緊閃開,然後緊緊的抓住艾米環在他腰上的手,死死的卡住,不讓她自己為惡。

「你……「艾米沒想到林朋居然使出這招,這讓她根本就沒有機會再下手。

「我什麼我?別說話……「

二人之間的姿勢非常的曖昧,之前因為林朋緊張艾米,上前扶住她導致二人身體靠得很近。現在由於艾米要掐他腰肉,又親密的接觸在一起,這下子被林朋卡住了手,二人四目對視,眼睛里似乎閃過一道道奇異的火花。

艾米似乎想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乾脆害羞的閉上了眼睛,不敢再這樣子跟林朋對視。

而林朋看著艾米那漲紅的臉,就像熟透的紅蘋果一般,恨不得咬上那麼一口。

林朋向著艾米那紅彤彤的臉孔靠近,一嘴印在艾米的嘴上,二人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良久,唇分,兩唇之間還帶有一條透明的絲線。

二人默默的對視,此時無聲勝有聲。

艾米本著紅透的臉,更是紅到耳根,整張臉有如一片霞紅。

林朋看得心情激蕩,再次向艾米索取起來,又是一陣激情。

「說好不進來的,你的舌頭怎麼進來了?「艾米喘著粗氣,嬌嗔的輕捶林朋肩膀一下。

林朋嘿嘿一笑,將其擁進懷裡,二人在夜色中默默的相互感受著對方的溫暖。 二人在一起的歡愉時間總是過得非常快。

「林朋,我得回家了。」二人在一起呆了許久,艾米這才起身,準備回家。

「這麼快?」林朋錯愕的看了看四周。

「嗯,這麼晚了如果我還沒回家,我父親他們會著急的。」艾米嬌嗔的說。

林朋心裡一震,艾米的父親不就是城主嘛,看起來似乎也是個女兒控,他如此把艾米給收了,要是讓他知道了,不知道他會不會跳把林朋打個半死呢。

「那我再送送你?」林朋不敢讓艾米一個人單獨走回去,於是想著要送她回去。

「那倒是不用,白雲它會送我回去。」

艾米笑著阻止了林朋的送行,隨手拿出一個哨子之類的東西,放在嘴裡一吹。

「嗶……」

只見一隻異獸從天際飛來,然後輕輕的落在艾米身前,用頭撒嬌般的拱著艾米的臉,艾米被它給拱得笑個不停,灑下清脆的笑聲。

只見身如白虎,身上還長著一對潔白的翅膀,頭上還有一根獨角,活現遊戲中的獨角獸。林朋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異獸,不自覺的多看了它幾眼。

獨角獸似乎感受到了林朋關注的目光,人性化的看了林朋一眼,估計是在奇怪眼前的這個男人身上怎麼會有主人的氣息

「額,那你走好!」林朋看到白雲,心想這個坐騎估計在比目城是獨一份了。如果說艾米沒有騎上,大家還不知道她是城主千金。一旦騎上了,料想誰也有膽量在城裡動手了,於是就特別放心了。

艾米騎上了白去背上,拋出一塊玉牌,林朋趕緊接住。

「有空去圖書館里多看看書,想辦法解決掉你技能里的香味。」艾米留下這麼一句話,然後輕輕一摸白雲的頭,後者似乎接收到了指令一樣,雙翅一揮,向城主府飛去。

「香味?」林朋嘴裡念叨著,突然他心裡一震,莫非今天在艾米面前施展的技能暴露了?

林朋靜下心來想一想,好像還真有可能。

光腦神系與舊神系的區別在於載體不同,而信仰之力卻是相同的。

如果不用技能還好,一用技能隨著神力的運轉,香火自然而然的就會融入到神力之中,所以才會帶來香火特有的香味。

一般人不識得這是香火之力留下的余香,但艾米是何許人也?從小在城主府接受最全、最優質的教育,估計她一下子就看出來了,所以才會給他留下這麼一塊圖書館的玉牌,為的就是讓林朋趕緊想辦法消除隱患。

**************

第二天.

林朋將昨天得到的九十萬神幣,拿出三十萬交給張老,其中十五萬是裝修款,十五萬做為日常開支,用以支付員工的工資和必要的辦公用品採購。

然後一個人趕向比目城圖書館。

站在圖書館的面前,林朋感覺只是一座小破屋,可是當他拿出玉牌進入之後,卻發現別有洞天,原來是藏須彌於芥子之術。

人進來之後,看到的跟在外邊看的根本不一樣。

圖書館又高又大,孔雀藍琉璃瓦鋪就的大屋頂,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淡乳灰色的瓷磚外牆,花崗石基座的台階,再配以漢白雨衣欄杆。整個建築的造型非常的奇特,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翻開的書本,每一頁書都是一橦樓,組成一個書頁圖書館群。

林朋拾階而上,進入圖書館。

圖書館的內門門口,躺著一個老人,正在呼呼的睡大覺。

「老人家,請問我可以進去嗎?」林朋心想在他人的地盤上,還是禮貌一些為好。

「什麼人啊?還能不能讓老人家我好好的睡一覺啊?你要進去就自己進去,不要吵我,看書要安靜,不可以帶出去,明白嗎?」老人家一個咕嚕的爬了起來,瞪了林朋一眼。

「額,真是不好意思。」林朋一看是自己擾了人家清夢,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然後自己走了進去。

諾大的一個圖書館,居然只有那麼一個老人在管理,如果說這個老人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林朋是不相信的。

lixiangguo

是責備的話,但語氣有些寵溺,周槿歡又是一笑。

Previous article

「陳師傅,求求你,救救我們母女吧!」劉淑芬哭腔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