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杜母笑著點頭,「當然好看,我的女兒,最好看了。」

「那娘,你說……長青他,你覺得他怎麼樣?」

杜星瑩紅著臉問著。

杜母笑著道:「娘就看出來了,你肯定是對這個容長青有意思,你看他的眼神就兩樣,絕對不是普通朋友這麼簡單。」

杜星瑩輕笑,不過又沉下臉來,道:「可是,他身邊有個妻子,也不算妻子啦,只是還沒成親的那種,聽說是為了長青,她得了病,一直昏迷,長青說,會一直照顧她。」


杜星瑩說著,忍不住眼眶發酸,「娘,怎麼辦啊?我也想變成那個昏迷的人,要是能被他一直照顧就好了。」

杜母笑著道,「阿星,如果長青他真的拋棄了那個姑娘,然後跟你在一起,你會開心嗎?」

杜星瑩一愣,急忙搖搖頭,「不會。」

「阿星乖了,娘相信,你不是個看人表面的人,你看重了他,肯定是看重他這個人的品質,正所謂他一直不離不棄的照顧這位姑娘,所以你才會喜歡他,阿星,人的命運都是不同的,娘只想告訴你,不管你做什麼樣的決定,只要你覺得幸福,娘跟爹都會支持你的。」

杜星瑩一愣,抬頭看著杜母,「娘,你真好……」

說著,便撲進了杜母的懷裡。

「傻孩子,你能幸福,就是娘最開心的事情了。」

這一夜,容長青沒心沒肺的睡得很香,杜星瑩卻翻來覆去都睡不著,臨早上的時候,杜星瑩便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早上起床,天還是蒙蒙亮的,杜星瑩悄悄的去了容長青的屋子裡。

容長青還在床上睡著,杜星瑩輕手輕腳的上前去,托腮看著睡著的容長青,歪著頭笑了。

容長青似乎是察覺了床前有人,朦朦朧朧的睜開了眼睛。

一看到床前真的有人,容長青嚇得渾身汗毛豎立起來,「啊—

來,「啊——」

「你小點聲兒!」杜星瑩急忙上前,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容長青被捂著嘴,發出『嗚嗚』的聲音。

杜星瑩捂著他的嘴,神色十分的認真,道:「容長青,我跟你說實話吧,我是很認真的,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喜歡你了,我說真的啊,雖然我也很不願意承認,可是真的就是喜歡你……」

容長青只覺得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的驚悚,睜大眼睛看著面前的杜星瑩。

「你別以為我是在開玩笑,我說真的!」

杜星瑩白了他一眼,道:「我也知道你心裡有人,我上次去看見了,柚青姐姐告訴我的,她叫小妝對嗎?我知道,小妝是為了你而生病的,我很佩服她,雖然,如果是我,我都願意為你去死,可是,我還是很佩服她!」

杜星瑩說著,緩緩的低下了頭去,容長青看著她,心裡的震驚是一波接著一波。

「我就是想告訴你,容長青,你要照顧小妝,我也可以,我可以幫你一起照顧小妝的,我沒有想要你對我怎麼樣的,我只想,我喜歡你,就想跟著你,你要不要我無所謂,反正你讓我跟著你就行,我可以幫你打人,打那些欺負你的人……」

容長青聽著,『噗嗤』一聲笑出來了。

杜星瑩一愣,急忙道:「我說的是認真的。」

容長青拍拍手,「得了啊,這大早上的,你也不怕給我嚇死了。」

杜星瑩看著容長青優哉游哉的樣子,氣得跺腳,「容長青,你混蛋,我長這麼大,第一次跟一個男人說這樣的話,你知道嗎我昨晚上都沒睡好,想了一夜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敢來說這些話,你竟然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好,開玩笑,你就當我沒說過吧。」

杜星瑩說著,便一轉身,走了出去。

容長青看著杜星瑩走了,一下子也愣住了,這丫頭,剛才是哭了嗎?

容長青想到這,急忙起身穿好了衣服,出了門去。

這邊玉自珩跟夏蟬起床之後,剛吃了早飯,便有人來通報,薛材來了。

薛材自瘟疫水源之事之後,便成為了百里龍耀心中的神棍,或者是,大師!

而薛材的功課又是十分的出類拔萃,加之凌久揚在其中舉薦的作用,百里龍耀也在『無意中』,遇見了很多次展現才華的薛材,薛材深得畢方的真傳,幫著百里龍耀解決了很多麻煩的事兒,最後,也不負眾望的一步登天,上了百里龍耀的身邊,成為了一代寵臣。

薛材進來的時候,先是恭敬的朝著夏蟬行了一禮,「夏姐姐。」


夏蟬輕笑,「快些不要這樣,我們是什麼關係,這樣真是生疏了。」

夏蟬說著,上前拉過了薛材的手臂來到身前,道:「長高了,卻還是瘦,怎麼?皇宮裡的伙食不好嗎?是不是沒有夏姐姐做的好吃?」

薛材抿唇羞澀的笑笑,「那是自然,皇宮裡的菜,也比不上夏姐姐的菜好吃。」

夏蟬輕笑,道:「坐吧。」

薛材點點頭,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夏蟬無意中看了看薛材的鞋子,卻發現他穿的,還是之前葛氏給他做的鞋子,可見主人對鞋子的愛護,鞋子完整沒有破損,只是有點舊了。

夏蟬心疼,她知道薛材是個好孩子,即使是登上了如今的地位,卻一直兢兢業業,恪守勤儉。


「阿材,你這鞋子舊了,過幾天再出來一趟,我給你做幾雙你帶著。」

「不用了夏姐姐,我覺得這鞋子還能穿很久的,沒破就可以穿,夏姐姐不用麻煩。」

夏蟬見薛材這樣執著,也不再強求了,兩人又說了一會兒的家常話,便說到了玉無瑕的事兒上來。

薛材道:「將軍,阿材今天回宮,會告訴皇上,最近天象異變,要在宮中舉辦一場法事祭天,才能保得楚國的周全,而這場法事,需要召集全皇宮的禁衛軍,這場法事預計會有半個時辰左右,所以,將軍一定要在這半個時辰之內,將人掉包。」

薛材說著,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法事在明日晚上酉時一刻,將軍切記。」

玉自珩點頭,「多謝。」

薛材笑著起身,樣子還是有些靦腆,「沒事的,這都是應該的,只希望將軍一切順利。」

送走了薛材,夏蟬才緊張道:「十三,我們現在要怎麼辦?該準備點什麼?」

玉自珩想了想,道:「我有辦法,你現在家中等我,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

夏蟬點點頭,「好,那你小心點啊。」

玉自珩笑笑,點點頭。

死牢中,玉無瑕面色淡然的坐在乾草堆上,牢中四周都是石壁,只有旁邊開了一扇很小的門,也是石門,被鎖的死死的。

最高的石壁上開了一扇小窗子,陽光從窗子灑下來,讓這牢房中有了一點生機。

一陣腳步聲傳來。

玉無瑕皺眉,睜開了眼睛。

那石門被緩緩的打開,走進來了一個人。

這人正是凌司。

「無暇,你果真在這裡!」

凌司上前幾步,站在了玉無瑕的身前。

玉無瑕又將眼睛閉上,道:「我倒真的是低估了你的實力,竟然連死牢都能闖的進來。」

凌司上前一步,蹲在了玉無瑕的身前,「無暇,你到現在還是不肯低頭嗎?正是你所看到的

你所看到的,我現在有能力將你救出去,只要你能服軟,只要你能答應我,以後跟著我。」

「凌司,你休想!」

玉無瑕皺眉看著凌司,「我是什麼樣的人,想來你最了解了,你越是逼我,我越是不會屈服的,我現在連這死牢都進的來,那就是說明我已經做好了隨時要去死的準備了,你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你走吧。」

聽著玉無瑕如此決絕的話,凌司氣得直接站起了身子來轉身就往外走,走到了門口,凌司卻停下了腳步。

「無暇,我給你最後一晚上的考慮時間,只要你想通了,明兒一早送來的飯菜內,你就將筷子留下,我就知道了。」

玉無瑕輕笑,「凌司,你的勢力真的這麼大,看來真是了不得。」

超級狂醫 ,沒有再說話,轉身離開,走了出去。

玉無瑕看著凌司走了,眼角才滾落了一行清淚。

這邊,玉自珩出門,正好看到了走在街上的凌司。

玉自珩皺眉,上前幾步,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凌司大驚,以自己的功力,竟然沒能察覺身後有人。

轉頭看著玉自珩,凌司一愣,不知道面前之人是誰。

玉自珩冷笑一聲,伸手一滑,便從他的肩膀處下到了手腕的命門上掐住,「跟我走!」

凌司大驚,這是一瞬間的事兒,面前的男子看起來這樣年輕,竟是武功如此之高!

凌司跟著玉自珩去了小巷中。

玉自珩沒等他站穩,一拳就揮了上去。

「唔——」凌司冷不丁的被打了一拳,感覺自己的半邊臉都麻木了。

「王八羔子,你還有臉來?」

說著,又是一拳,猛地揮在了凌司的臉上。

凌司被玉自珩接連打了好幾拳,渾身無力,一點內力都使不出來。

「你到底是誰?我與你無冤無仇,我根本不認識你……」

凌司靠著牆,已經滿臉的鮮血。

玉自珩冷笑一聲,道:「我是玉自珩,你認識么?」

玉自珩?!

凌司大驚,「你……你是玉家的……老十三?」

玉自珩輕笑,「正是,我想,你應該熟悉我的。」

凌司咬牙,熟悉,怎麼能不熟悉!

當年自己騙了玉無瑕,取得了那場戰爭的勝利,從此加官進爵,平步青雲。

是吐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常勝大將軍。

誰知道,一朝風雲驟變,本來一蹶不振的楚國大軍,竟然憑空躥出了一個年輕的將軍,竟然連勝了七場,將吐蕃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而最後,自己派人去打聽,才知道這個將軍,就是玉無瑕的侄子,玉家的老十三,玉自珩。

從那之後,玉自珩就取代了自己的地位,不止是在楚國,更是在吐蕃,玉自珩這三個字,做到了在軍營中人人聞風喪膽的地步。

凌司伸手擦擦嘴角的血,看著玉自珩,道:「原來你就是那個蒙面將軍。」

玉自珩輕笑,「現在知道還不晚,剛才那幾拳,是熱身,接下來的,才是我替我姑姑還給你的。」

說著,上前又是幾拳,徹底的將凌司看成了人都沙包。

最後,直接將他打的奄奄一息了,玉自珩才轉身離開。

凌司迷濛之中,看著玉自珩的背影,恨恨的咬緊了牙關。

翌日,便是約好的,轉移玉無瑕的日子了。

玉自珩讓夏蟬做好飯在家裡等他,夏蟬聽話的很,自己煮好了飯,容長青想偷吃,都被夏蟬給狠狠的訓了一頓。

而杜星瑩則是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等著,也不跟容長青搭話,容長青也覺得自己現在跟杜星瑩之間的關係尷尬的很。所以也不說話。

夏蟬坐在桌前等著玉自珩回家,從天色暗下來,一直等到天色漆黑,玉自珩卻還是沒有回來。

夏蟬的心緊張起來了。

會不會出什麼事兒呢?

------題外話------

我必須要虐一下太子哥哥了,太壞了啊啊啊啊啊啊…… 夜半時分,夏蟬都快要睡著了的時候,玉自珩才算是回來了。

聽見門口有響聲,夏蟬聽到聲音便條件反射的跳了起來,急急忙忙的跑去開門。

走到門邊,還沒開門呢,面前的大門就自己開了,玉自珩帶著一身的冷氣走了進來,夏蟬急忙撲了上去,一把撲進了玉自珩的懷裡去。

神帝異世重生 擔心死我了,怎麼才回來……」

玉自珩微微揚唇,伸手摸摸她的頭髮,道:「出了點小插曲,不過好在一切順利。」

夏蟬聽到最後一句,才算是徹底的安穩了下來,又急忙抬頭問道:「那姑姑現在人呢?去哪兒了?」

「被送走了,連夜送出了城,我親自去的,絕對安全。」

玉自珩說著,動了動鼻子,道:「是不是煮了什麼好吃的?我聞到香味兒了。」

夏蟬輕笑,點點頭,拉著玉自珩往前走,到了桌前,將桌上的盤子都拿開,露出了裡面的飯菜來。

玉自珩輕笑,「你吃了沒?」

夏蟬誠實的搖搖頭,坐了下來給他盛了一碗飯,道:「本來容娘娘和阿星表姐也都在的,可是不知道他們倆怎麼了,好像是鬧了彆扭一樣的,阿星表姐待了一會兒就回家了,容娘娘好像是追著她出去了。」


lixiangguo

「哈哈哈,藏頭露尾?大爺只是剛到而已。」伴隨著一陣豪爽的笑聲,一個身高足過九尺,虎背熊腰的中年漢子雙手撥開人群,跨步走了進來,紫紅的臉膛,黝黑的皮膚,雙臂裸露在外,紋龍畫虎。

Previous article

「哼……」劍靈輕哼了一聲,沉吟了一會兒,便將一套功法口訣傳授給了江余。如今的江余,閱歷可以說是十分的豐富,任何一套功法,只要他過一遍耳朵,便已經可以知道那功法的強弱,和是否高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