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靚凱聽了胡佳靜的話后就無恥的說:「既然美女說不認識就不告訴姓名,要不美女我請吃個飯,我們認識認識,這樣我們也能夠算認識了。」

胡佳靜聽了過後就說:「我暫時不想吃飯,我現在還要趕著時間去報到呢。」

說完胡佳靜欲轉身離開此地。

李靚凱看到胡佳靜要走,再次攔住去路說:「美女不要這麼著急么,報到隨時隨地都可以,先認識一下嘛。」

胡佳靜看他這麼無賴於是也不想理她了,然後向別的方向走去,可是胡佳靜畢竟是個文弱女子,遠沒有李靚凱的身體那麼靈活,無論胡佳靜走向那個方向都被李靚凱攔住。

無奈之下,胡佳靜就生氣的對李靚凱說:「同學,我是來上學的,你攔著我幹嘛啊。」

李靚凱看到胡佳靜生氣的樣子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迷人,於是完全沒理會胡佳靜生氣,反而調戲到:「美女,沒想到你生氣的樣子是那麼的迷人。」 豪門小妻子 李靚凱看到胡佳靜生氣的樣子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迷人,於是完全沒理會胡佳靜生氣,反而調戲到:「美女,沒想到你生氣的樣子是那麼的迷人。」

胡佳靜看這個那麼無賴而自己卻沒辦法逃脫,正在想著要用什麼方法逃脫的時候剛好看到吳綿念跟嚴馮楓從校門口走過來。

心想終於可以去報到了。

吳綿念跟嚴馮楓兩個人剛從校門口走進來就看到李靚凱正在糾纏胡佳靜。

此時李靚凱徹底的超出了吳綿念忍耐的底線了。

只見吳綿念快速的衝過去,用全力揮出一拳。

李靚凱感覺到一個拳頭靠近自己,可還沒有反應過來,拳頭就擊中自己那帥氣的臉蛋。

吳綿念打的李靚凱嘴角流出了鮮紅的血液,而且門牙也掉了兩顆。

李靚凱感覺到自己嘴角流出血,而且好像門牙也掉了之後,憤怒的衝過來,正要揮拳打吳綿念,卻被嚴馮楓半路攔截。又是一拳把嚴馮楓打的倒飛出去。

打完之後吳綿念丟下話說:「我說過,不許你動她,無論什麼時候不要給我看見下次,要是再讓我看見,不止現在這麼簡單了。」

說完之後吳綿念跟嚴馮楓兩個人帥氣的轉過身,然後吳綿念溫柔的對胡佳靜說:「佳靜,我們走吧,以後要是再有人來騷擾你,你就直接打電話來找我,我會飛快的趕過來的。」

胡佳靜聽了吳綿念的話後點點頭,然後就跟著吳綿念走了。

……

胡佳靜跟吳綿念走就留下李靚凱在那邊。

李靚凱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然後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恨恨的說:「吳綿念,你給我走著瞧,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好看的。」

而這些話吳綿念都沒有聽到。

胡佳靜跟著吳綿念走開國后就問吳綿念說:「綿念哥哥,你今天不是還沒有開學么,你這麼突然來學校了啊。」

吳綿念聽了胡佳靜的話后就說:「我上午從我朋友那邊聽到李靚凱也是這個學校的,而且好像跟你是同一個年級的,所以我就像到時候會不會給你帶麻煩,所以不放心就來學校看看,沒想到……」

胡佳靜聽了吳綿念的話后感動的說:「綿念哥哥真好,可是現在好像真的跟你說的那個李靚凱結仇了,要是以後你畢業了之後那我怎麼辦啊。」

吳綿念聽了胡佳靜的心想自己剛才怎麼沒想到啊,現在跟他結了仇,以後胡佳靜一個人在這裡的時候不是沒人保護了么,要是李靚凱到時候在來找胡佳靜的麻煩豈不是很麻煩。

於是吳綿念開始後悔剛才的衝動了。

不過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於是吳綿念就想著要用什麼辦法來讓李靚凱別著胡佳靜的麻煩。

胡佳靜看吳綿念這麼久沒說話於是又說:「綿念哥哥,你在想什麼啊,怎麼這麼久都不說話啊。」

吳綿念聽了胡佳靜的話后才從自己的思緒中走出來,於是就對胡佳靜說:「我沒想什麼,佳靜以後要是李靚凱再找你的麻煩,你就打電話給我吧,放心我一定會讓他後悔的。」 吳綿念聽了胡佳靜的話后才從自己的思緒中走出來,於是就對胡佳靜說:「我沒想什麼,佳靜以後要是李靚凱再找你的麻煩,你就打電話給我吧,放心我一定會讓他後悔的。2」

胡佳靜聽了吳綿念的話后就關心的說:「綿念哥哥,我不希望你打架,下次別打架了好不好,你剛才打架的樣子我看著好害怕。」

吳綿念聽到胡佳靜關心的話後點點頭說:「放心,我不會再打架了。」

就這樣幾個人有說有笑的走著,很快的就走到了報道的地方,吳綿念快速的給胡佳靜辦理了入學手續。

然後就帶著胡佳靜走去他的班級。

可能是冤家路窄,剛走到胡佳靜班級的那一層,就看到剛才被打成豬頭的李靚凱。

李靚凱剛被吳綿念打過之後看到吳綿念上來,自然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於是就恨恨的走開了,心中暗自想著:吳綿念,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你總不可能時時刻刻的陪在你妹妹身邊,等你不在的時候,我就……嘿嘿!。

想到這裡李靚凱臉上露出了猥瑣的笑容,然後繼續想:到時候你就算後悔也來不及。

不過這些吳綿念都是不知道的。

吳綿念吧胡佳靜送到教室過後就說:「佳靜,你在這裡好好的上課,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得你儘管跟我說,我的教室就在你的上一層,很快就能到的。」

胡佳靜聽了吳綿念的話後點點頭微笑的說:「謝謝綿念哥哥。」

吳綿念看胡佳靜一副撒嬌的樣子,笑了笑說:「別撒嬌了,快點進去吧。」

胡佳靜聽了之後微笑著轉身就走進教室去了。

吳綿念看著胡佳靜進教室過後就打聽了一下李靚凱是哪個班級的。

經過吳綿念一番打探過後,吳綿念終於鬆了口氣,因為李靚凱跟胡佳靜不是一個班級,而且兩個班級中間還隔了好幾個班級。

吳綿念深怕李靚凱這個無恥的人來個報復行動,打聽到結果后吳綿念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有點小小的落地了。

不過吳綿念還是不放心胡佳靜,由於是新生報到,沒有開始上課,所以吳綿念一直很清閑,於是就找來一張椅子在胡佳靜的教室旁邊找了個涼爽的地方坐了下來。

而嚴馮楓是陪吳綿念來學校的,反正嚴馮楓也沒有什麼事情就在學校里到處走走,看到美女的時候順便的泡泡美女。

就在這時張妙秋打電話給吳綿念說:「綿念,你現在在哪裡啊。」

吳綿念聽了電話里傳來張妙秋的聲音於是就冷淡的說「我現在在學校啊,有什麼事情么。」

張妙秋習慣了吳綿念的冷淡也沒抱怨只是溫柔的說:「沒什麼事情啊,只是我想你了,你今天去學校有什麼事情啊。」

吳綿念聽了之後依舊沒任何錶情的說:「我昨天跟高一的一個小混混發生了一點衝突,今天剛好我妹妹也在我們學校報名,我怕他到時候找我妹妹麻煩,所以我到學校看看。」 吳綿念聽了之後依舊沒任何錶情的說:「我昨天跟高一的一個小混混發生了一點衝突,今天剛好我妹妹也在我們學校報名,我怕他到時候找我妹妹麻煩,所以我到學校看看。」

張妙秋知道吳綿念再學校里,甚至在社會上都有一定的地位,畢竟吳綿念家裡開的是大公司,黑白兩道的都認識的。

於是張妙秋聽了驚訝的說:「不是吧,現在還有人敢找你妹妹的麻煩,活得不耐煩了?」

吳綿念聽了之後依舊說:「這個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確實看到他調戲我妹妹,所以早上被我訓了一下,不過我還是不放心所以我還在學校。」

張妙秋聽了之後失落的說:「綿念,本來我還想讓你來陪陪我呢,我一個人有點無聊,不過看你現在還有事情,那就不打擾你了到時候你忙完了你給我打個電話把。」

吳綿念聽了之後說:「嗯,那先掛了。」

說完就掛了電話。

掛上電話之後就繼續坐著等著。

等著等著由於時間太長了,吳綿念居然在那邊睡著了。

就在這個時候學校要放學了,而李靚凱哪個班級剛好先下課,胡佳靜的那個班級的老師託了一會。

下課之後李靚凱心想:現在吳綿念總應該不在學校了吧,今天等一會胡佳靜那個班級下課了之後就強行帶走胡佳靜,到了晚上就嘿嘿……

想到這裡李靚凱心裡就暗自的爽了起來。

於是李靚凱一下課就偷偷的跑到胡佳靜那個辦得教室門口,看了一下之後四下沒人,於是就在胡佳靜所在的班級門口等待著。

等待著胡佳靜所在的那個班級下課,終於胡佳靜所在的那個班級下課了,老師走了以後胡佳靜就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家去了。

胡佳靜收拾好東西之後就走到教室門口,剛一走出教室的門口就感覺到被人拉住了。

然後被拉的連連退後,於是胡佳靜轉過身來看到是李靚凱拉住了他。

頓時心中的恐懼由然而生,一時情急之下,胡佳靜大聲的叫道:「救命啊,綿念哥哥,快來救我。」

不過叫完之後就聽到李靚凱壞壞的笑聲說:「美女,你放心,你的綿念哥哥不在學校,你就乖乖的跟我走吧,我會好好疼你的。」

胡佳靜聽了李靚凱的話后這才想到:綿念哥哥應該送自己到教室過後就已經回家了,此時一定不在學校里,完了應該怎麼辦啊。

……

而在胡佳靜教室旁邊睡覺的吳綿念好像隱約的聽到了胡佳靜的叫聲,於是馬上就醒了過來。

等到李靚凱說那句話的時候吳綿念已經快速的走向了李靚凱身邊。

李靚凱一直拉著胡佳靜往前走,沒在意自己身後的動靜,就在李靚凱話音落下沒多久的時候身後突然響起了憤怒的語句:「誰說我不在學校了,難道我就不能再學校么。」

李靚凱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過後就僵硬的轉過頭。

李靚凱轉過頭過後就看到了熟悉而又可怕的臉蛋,頓時嚇的臉色蒼白,瞬間就鬆開了抓住胡佳靜的那隻手。 李靚凱轉過頭過後就看到了熟悉而又可怕的臉蛋,頓時嚇的臉色蒼白,瞬間就鬆開了抓住胡佳靜的那隻手。

吳綿念就在一瞬間,把胡佳靜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然後冷冷的對李靚凱說:「李靚凱,你是不是嫌教訓你不夠,還是當我吳綿念說話是放屁啊,你三番兩次的考驗我的耐心是不是,既然你這樣,那麼我這次就讓你徹底的後悔。」

話音剛落李靚凱剛想說什麼的時候,瞬間一股巨大的力量就來到李靚凱的雙腿之間。

李靚凱就這樣被吳綿念踢中,過了一會李靚凱才感覺雙腿之間傳來的疼痛,只是一腳就把李靚凱給踢廢了。

吳綿念踢完之後就冷冷的說:「李靚凱這個就是剛才那句話所付出的代價,如果你能夠記住教訓的話,那麼你也不會得到現在的教訓,現在著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吳綿念說完之後就拉著胡佳靜離開了學校。

離開學校過後胡佳靜就問吳綿念說:「綿念哥哥,剛才你,那樣對他你就不會害怕他來報復你么,我感覺他好像認識一點人耶。」

吳綿念聽了胡佳靜的話后笑著說:「佳靜,謝謝你關心哥哥,不過你放心,哥哥也不是無名之輩,不是他像報復就能夠報復的,你這件事情都是我引起的,今天給你帶來這麼多的麻煩,真的對不起,不過你放心,以後不會有這種事情了。」

胡佳靜聽了吳綿念的話后,非常的相信吳綿念的話,從小到大胡佳靜就知道吳綿念這個人說的出就做的到,於是就認真的點點頭。

吳綿念看胡佳靜點頭過後就不說話了,然後就送胡佳靜回家去了。

等到吳綿念把胡佳靜送回家之後就獨自回家去了。

回到家裡過後吳綿念就打了個電話給自己一個一直在黑道上打滾的兄弟張浩天。

吳綿念撥通張浩天的電話過後就對張浩天說:「浩天,最近在忙什麼啊。」

張浩天聽到熟悉的聲音過後就想起是誰了於是就說:「綿念,你怎麼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啊。」

吳綿念聽了之後冷冷的說:「你說呢,我能找你有什麼事情,你能幫我什麼事情。」

張浩天聽了吳綿念的話后就關心的說:「綿念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麻煩到算不上,只是最近有個叫李靚凱的小混混,我不知道你認識不認識。」吳綿念聽了之後依舊沒什麼感情的說。

「李靚凱,我不怎麼熟悉,怎麼了?」張浩天聽了吳綿念的話后驚訝的問。

「沒什麼,只是有點猖狂,剛被我給廢了,我對這個人也只是認識,所以我想讓你打聽下這個人的背景。」吳綿念聽到張浩天說不認識,於是就微笑的說。

吳綿念知道張浩天這麼多年來一直在黑道上打滾,只要是黑道上有點名氣的人張浩天都知道,而且張浩天經過這麼多年來的努力已經做到了黑道上數一數二的位置了。 吳綿念知道張浩天這麼多年來一直在****上打滾,只要是****上有點名氣的人張浩天都知道,而且張浩天經過這麼多年來的努力已經做到了****上數一數二的位置了。

所以吳綿念才打電話給張浩天,不過現在吳綿念知道張浩天既然不認識這個人也就代表真箇人沒有多大的勢力,所以吳綿念也就放下心來了,不用再提醒吊膽生怕李靚凱找人來找胡佳靜的麻煩了。

……

「那我幫你去問一下朋友吧,看有沒有人知道李靚凱這個人到底有什麼來路。」張浩天思考了下說。

「那真是麻煩你了。」吳綿念看張浩天說幫他打聽於是就客氣道。

「大家都是兄弟有什麼事情都是大家的事情有什麼好麻煩不麻煩的,以後你有什麼事情你儘管聯繫我,基本上著類事情我都能夠擺平掉。」張浩天聽到吳綿念客套的話語后就調侃的說。

吳綿念聽了之後,頓時變的激動起來,故作憤怒的說:「靠,浩天,你當我去上學是幹嘛去拉,要不是這個小子來騷擾我妹妹,我才不想理會他那種人呢。」

張浩天聽了吳綿念的話后聽不下去了,繼續調侃的說:「你以為我不知道啊,你在學校還能夠幹什麼,還不如早點出來跟我一起混。」

吳綿念聽張浩天越說越遠了於是就想打住:「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想讓我媽媽失望,所以我一定要完成學業,出來混以後有的是時間,你又不少我一個,這次的事情就拜託你了,你幫我操心下就好了。」

張浩天聽了吳綿念的話后也不多說什麼了:「那你就等我電話把,最多兩三天我就給你消息。」

吳綿念聽了張浩天的話后微笑的說:「恩,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別到時候給我帶來一個壞消息就是了。」

說完吳綿念就掛掉了電話。

李靚凱被廢掉之後沒多久就被送往醫院去了,很快的李靚凱的家人也都被通知到,然後一起趕到醫院去了。

李靚凱的哥哥李靚俊也隨同家人一起趕到醫院去了,到了醫院過後李靚凱正在手術室里做手術。

一家人都焦急的等在手術室的門口,很快的醫生就從手術室里走了出來,看到手術室門口的人群就對人群說:「你們誰是病人的家屬。」

李靚凱的父母聽了之後馬上走到醫生面前說:「我們是。」

醫生聽了之後平靜的說:「病人由於下面收到巨大力量,造成受傷嚴重,必須要做切除手術,如果不切除就回造成生命危險,麻煩你們去簽一個同意書。」

李靚凱的母親聽到著一噩耗之後頓時就暈了過去。

還好李靚俊及時扶住了自己的母親。

還好李靚凱的父親還是比價能夠承受這一打擊,不過心中也不好過,心想:兒子要是下面被切除了,那以後不是變成太監了。

不過由於打擊太大,還是問了醫生一個很傻的問題:「醫生,那能不能不切除,還能夠保住性命。」 不過由於打擊太大,還是問了醫生一個很傻的問題:「醫生,那能不能不切除,還能夠保住性命。」

醫生經常處理類似的事情,對這種問題已經見怪不怪了,於是冷靜的說:「按照我們的判斷,是要做切除手術的。」

李靚凱的父親聽了之後又問:「那做了切除手術之後,對孩子以後會不會造成什麼影響啊。」

醫生依舊冷靜的說:「除了生育受到影響之外沒有其他的影響了。」

李靚凱的父親聽了之後終於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在同意書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

讓兒子失去生育能力,總比白髮人送黑髮人要好。 左邊的幸福

lixiangguo

「轟——」一聲劇烈的轟鳴將唐舞麟驚醒,下意識的瞬間釋放魂力。

Previous article

接住信息球,卡娜一眼便看出了這個正是他的哥哥納多攜帶的信息球,眼神飽含深意地看了下秦寒后,他第一時間打開了開關,而納多那全息影像又跳了出來,繼續述說著當初被湛藍盜襲擊到他死去的全部過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