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軒舉目望去,只見根盤龍立柱的頂端,一顆臉盆大小的透明「水晶球」熠熠生輝,裡面承載著一滴淡金色的精血,閃動個不停,彷佛將要熄滅的燭火一般。

「見過祖龍道友!」李軒微身見了一禮。

「道友的來意,貧道已經知曉,這顆祖龍龍珠就權當禮物送給道友了,希望道友能在日後照拂龍族一二。」

嗖!

隨著祖龍分神話音落下,那顆祖龍龍珠急速飛到李軒身前,穩穩停了下來。

李軒探出神識,將祖龍龍珠仔細查驗了一遍,不由心中大喜,因為這顆祖龍龍珠完全符合他的期望,換言之,兮雅想要修鍊《蒼生證道訣》,將再無瓶頸。

驚喜過後,李軒隨即對祖龍分神躬身一禮:「多謝道友相助,貧道必會幫道友脫困,以重返洪荒,具體該怎麼做,還請道友吩咐!」

待李軒說完,那顆龍珠中傳來一聲長嘆,「多謝道友好意,可惜沒有機會了,想要幫貧道的本體回歸洪荒,必須再有一滴貧道的精血才行,但這些多年過去,敖廣他們找遍了洪荒,仍然一無所得,而貧道這滴精血馬上就湮滅,卻是來不及了!」

聽到祖龍分神道出事情原委,李軒先是一愣,隨後不禁淡淡一笑,「道友不必灰心,也許貧道尚能幫得上道友!」

說完,只見李軒心念一動,隨即閃身進入了蒼界。

東海海藏的那間空曠大殿內,一座紫色的傳送光門靜靜開啟。

李軒本想將祖龍龍珠一同帶進蒼界,但當他準備付諸行動時,卻突然發現,這根本不可能,因為龍珠內的祖龍精血經過這麼多年的消耗,早已油盡燈枯,如果不是有這間大殿守護,祖龍分神怕是根本堅持不到此時。

須臾。

當李軒緩緩走出光門時,龍珠內的那滴祖龍精血突然金光大盛,「噼噼啪啪」響個不停,卻是祖龍精血之間有了感應。

「哈哈……,真是天不亡我!」祖龍分神不由激動的開懷大笑。

見此情形,李軒亦是淡淡一笑,探手從袖中取出一塊血色玉佩,穩穩遞到了龍珠之前。

這塊血玉正是后羿當年送給兮雅的「小禮物」,李軒也是沒想到,祖龍的龍珠成全了小丫頭,而反過來,小丫頭的血玉又給了祖龍一線脫困之機,二人之間的因果確實有些不可思議。

「不知接下來,道友需要貧道做些什麼?」

李軒一向恩怨分明,有仇報仇,有恩報恩,祖龍的這枚龍珠乃是兮雅的成聖機緣所在,這麼大的人情,李軒當然不會無動於衷,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已經有所推算,想要幫蒼族內的純血巫族打破桎梏,進而能夠修鍊《蒼生證道訣》,還得需要祖龍相助。

「多謝道友鼎力相幫,待貧道將這滴精血煉化,咱們再詳談不遲!」

當祖龍分神的話音剛落,只見龍珠內的那滴金色精血突然變成一團金色血霧,從龍珠的外壁滲漏而出,徑直向著那塊血玉涌去。

昂!

剎那間,一條百丈長的九爪金龍虛影從血玉中顯化而出,陣陣龍吟不絕於耳,整個大殿更是被龍吟震得瑟瑟作響,晃動個不停。

很快。

龍吟消失不見,而那道龍影亦變成了一位身穿金色龍袍,頭戴九龍寶冠的中年男子,那不怒自威的氣勢,無不彰顯著王者風範。

「多謝道友!」祖龍分神來到李軒身前,再次深深使了一禮,以表達他心中的無限感激。

「道友客氣了!」李軒還了一禮道,「道友那枚龍珠,對舍妹幫助甚大,貧道自當出力相助!」

一番寒暄后,當祖龍分神從李軒處知曉血玉的來龍去脈后,亦是發出一陣唏噓。

「這些說來,道友求取貧道的那枚龍珠,乃是為了修鍊道法?」祖龍分神皺眉問道。

「正是!」李軒點點頭,又鄭聲道,「其實貧道此番前來尋找道友,一是為了那枚龍珠,二是為了求教一件事。」

隨後,李軒便將心中所想簡要說了一遍,至於《蒼生證道訣》,李軒只是一言帶之,並沒有告知祖龍分神具體詳情,祖龍也知道,道法傳承涉及修士隱秘,所以對李軒含糊其辭,也沒太多想法。

「道友的意思是,想求取龍珠的凝練之法,進而幫助那些巫族之人修鍊道友傳承?」經過一番交流,祖龍分神已然猜出李軒的打算。

李軒道:「不是普通龍珠的凝練之法,而是祖龍龍珠的凝練之法!」

「祖龍龍珠……!」

祖龍分神忍不住失聲嘆了口氣,隨即苦笑道:「怕是要讓道友失望了,道友的這個要求,貧道實在無能為力!不瞞道友,如果是普通龍珠,貧道或許還能幫上忙,但想要凝練祖龍龍珠,貧道真的辦不到……」

待祖龍分神說完,李軒臉上不禁露出一絲黯然。

這個凝練龍珠之法,正是李軒費盡心思,為蒼族內純血巫族想到的解決修鍊瓶頸辦法。

很早以前,李軒就通過檢視發現,龍族的龍珠其實就是一種經過特殊方法祭煉的本命法寶,只要掌握了那種方法,說不得就能讓那些純血巫族凝練出類似「龍珠」的本命法寶,從而解決他們的修鍊桎梏。

但祖龍分神的話,無疑將他的計劃給徹底否了。

眼見李軒頗受打擊,祖龍分神猶豫了片刻,才緩緩說道:「其實道友的想法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雖然貧道幫不上忙,但貧道的本體說不定還有辦法。」

「這是為何?」

聽到祖龍分神說出「還有辦法」,李軒心中不由大奇,在他看來,分神跟本體應該擁有同樣的記憶,既然分神都無法辦到此事,本體又怎會有辦法?不過看祖龍分神的樣子,明顯不是虛言哄騙。 祖龍分神顯然也猜出了李軒的疑惑,只聽他苦笑一聲,解釋道:「道友不用疑惑,我這個分神與本體,早在無數載之前就已經失去了聯繫,換言之,此時的貧道只能代表無數載之前的祖龍,卻代表不了現在的祖龍,所以說,經過無數載的修鍊,貧道的本體或許真的有辦法解決道友的難題。」

聽到祖龍分神如此說,李軒心中為之一嘆,他原本以為,能從祖龍分神這裡找到事情的解決辦法,可現在看來,想要解決此事,還得找到祖龍本體才行。

「還請道友賜教,道友的本體到底在何處?貧道也好前去尋找。」

「實不相瞞,貧道的本體在哪裡,其實貧道亦不清楚!」祖龍分神苦澀答道,「當年貧道的本體消失后,便和這個分神徹底失了聯繫,不過貧道能夠感知出,貧道的本體已經不在洪荒,而且現在的處境很不好!」

待祖龍分神說完,李軒的神情不由開始變得凝重,不過他也清楚,祖龍分神當年既然讓敖廣交好於他,想必一定有找到本體的辦法,否則也不會那麼大費周章!

果然,祖龍分神接著說道:「雖然貧道無法聯繫上本體,但貧道本體當年曾留下吩咐,如果想要尋他,必須讓混沌魔神帶著他的精血,前往東海海眼,到時,才有一線找到他的機會!」

「那麼按道友的意思,是準備讓貧道憑藉道友的這滴精血,前去東海海眼尋找道友本體?」

「正是如此!」祖龍分神點點頭,隨即對著李軒躬身一禮道,「剩下之事,就勞煩道友了!」

說完,祖龍分神化作一團金芒,緩緩融入了那塊血玉當中,而大殿內,則再次變得寂然無聲。

………

半日後。

李軒在四海龍王的陪同下,來到了東海海眼。

放眼望去,東海海眼只有數十丈方圓,彷彿一口巨大的「水井」,只不過這口「水井」之內一片漆黑,用神識探下,一時間根本觸不到底。

「一切就拜託李道友了!」敖廣領著其他三位兄弟,還有一眾龍族修士,對著李軒深深使了一禮。

李軒點點頭,隨即施展出九色道果顯化,縱身躍入了海眼之內。

眼見李軒消失不見,敖廣與三位兄弟對視了一眼,立刻分別帶著數十位龍族大羅修士,開始把守四方。

一陣過後,望著身後為數不多的大羅族人,敖廣不由深深嘆了口氣,這就是龍族現在的全部家底,大羅修士加起來還不到二百之數,大羅金仙更是只有兩位太上長老,與龍漢初劫前的鼎盛情形相比,何其悲涼?

不過轉瞬,敖廣的眼中便閃出一抹期盼與決然,他心裡清楚,只要老祖宗能夠回來,一切都將不同,而在這之前,他們必須守好此地,哪怕拼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東海海眼內,李軒雙手環胸,立在九色道果之中,神情異常的凝重。

隨著深入東海海眼,周遭環境愈發昏暗,此刻更是徹底變成了漆黑一片,而且讓李軒心驚的是,這海眼深處居然能隔絕神識探查,就算他已經擁有聖人修為,亦只能探出不遠!

突然。

一個淡淡的青色光點在李軒腳下出現,隨著時間推移,這個光點越來越亮,越來越大。

須臾。

一座無比廣闊的巨型大殿陡然出現在李軒眼前,大殿的四壁上,青色的明珠不停散發著柔和的光芒,而大殿的中央,則盤卧著一座高達百丈的九爪金龍巨像,不時有水泡從雕像下方冒出,帶來一陣「咕嚕嚕」的響聲,瞧那雕像模樣,正是祖龍無疑。

李軒用神識粗粗掃視一番,不由皺起了眉頭。

按理來說,東海海眼乃是龍族祖墳,可放眼望去,這間大殿內乾乾淨淨,根本看不見一具龍屍。

就在李軒疑惑不解時,他袖中突然傳來一縷溫熱,卻是那枚血玉有了反應。

當李軒將血玉從袖中取出時,那尊祖龍雕像的雙眼突然金芒大盛,緊接著,龍首正對的石壁發出「轟隆」巨響,一條漆黑的甬道緩緩現出蹤跡。

這一刻,李軒若有所悟,恐怕只有憑藉龍族精血,這條甬道才會出現,說不得,真正的龍族祖墳就在甬道的盡頭。

嗡!

一聲鳴響從李軒掌中傳來,隨即打斷了他的思緒,只見那枚血玉突然金光大盛,隱隱要脫出李軒的掌控。

見此情形,李軒連忙鬆開手掌,任憑那枚血玉緩緩飄向了甬道之中。

很快。

李軒跟在血玉之後,一同進入了甬道之內,抬首望去,只見甬道的穹頂上刻著無數壁畫,每一幅都是栩栩如生。

第一幅壁畫中,一棵巨大的紫色靈根巍然屹立,在靈根下方,一個巨人懷抱巨斧蜷膝酣睡,而在巨人的不遠處,則是一朵滿是混沌色的蓮花……。

第二幅壁畫中,巨人雙手托天,臉上滿是堅毅與喜悅……。

第三幅壁畫中,巨人與無數修士拚死相鬥,那些修士不多不少,正好三千之數……。

……

如此這般,壁畫整整延續了數百幅,直到龍漢初劫的四族大戰,這才宣告結束。

李軒看得出來,這些壁畫記載的正是洪荒自誕生之日起,發生的一系列大事,而且龍族顯然很想將這種壁畫延續下去,因為在這些壁畫之後,穹頂之上仍然擁有足夠的空間,可惜此刻那些地方都是空白,只能讓人發出一陣無奈的唏噓。

不知不覺間,李軒終於跟隨血玉來到甬道的盡頭。

「龍墟!」

李軒的眼前,一座數十丈高的混沌色石門緊緊閉合,在石門之上,「龍墟」兩個古樸大字閃爍著陣陣金芒。

而且讓李軒嘆為觀止的是,這道石門竟然全部是由混沌神石打造而成,上面更是密布無數玄奧符文,將神識天機阻隔於外。

李軒很清楚,混沌神石堅硬無比,對於擁有造化之力的聖人來說,想要將其塑形並不困難,但對於沒有出過聖人的龍族來說,絕對不是一件輕巧之事,而且這座石門做工精細,顯然不是勉力為之,如果他所料不差,龍族當中應該只有祖龍擁有如此能力。

由此可見,祖龍當年雖然沒有成就聖人,但實力恐怕已經無限趨近聖人。

此時此刻,李軒真的很想把祖龍分神召喚出來,好好問上一問,可惜,祖龍分神已經與血玉相合,卻是無法再次現身。

就在李軒思量個不停時,那枚血玉再度發出耀眼的金芒。

轟隆!

混沌色石門在感應到祖龍精血后,終於緩緩開啟,李軒不敢怠慢,連忙縱身一躍,飛速向著門內行去。

………

通過石門后,李軒再度進入一條昏暗悠長的甬道,隨著時間流逝,甬道的前方終於有了一抹光亮。

半晌后。

李軒從甬道中脫身而出,望著眼前的情景,就算李軒見過無數大場面,仍是被震撼的無以復加。

「無數的龍屍,彷佛大海一樣無邊無際!」

好在這處空間不再隔絕神識探查,李軒一番檢視后,亦是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這處空間乃是一件真正的芥子靈寶,方圓足有億萬里,與其說是芥子空間,倒不如說是一處世界,而在這處空間之中,龍屍居然足足有千萬數量,並且每一具龍屍的肉身都沒有腐壞,依然是栩栩如生,因為這些龍屍生前的修為都在太乙境界之上。

龍族當年的輝煌由此可見一般!

在血玉的指引下,李軒踏上了龍屍中間的一條大路,放眼望去,這條石路寬有數十丈,皆由小塊的混沌神石鋪就,混沌色光輝無比深邃。

隨著不斷前行,李軒亦發現了一些端倪,在石路右邊皆是雌性龍屍,而左邊則是雄性,而且越往前走,龍屍的品級越高,這些龍屍或盤,活卧,神態安詳,彷佛睡著了一般。

良久之後。

李軒終於抵達了石路的盡頭,一座巨大的圓形祭壇隨之映入他的眼帘,在祭壇的四方邊緣,靜靜屹立著四座高達百丈的雕像,分別是一龍,一鳳、一虎,一龜。

「莫非是四象挪移大陣?」

在用神識仔細檢視了那四座雕像后,李軒的神情不由更加凝重。

所謂的「四象挪移大陣」,乃是在混沌魔神中傳承的一種傳送法陣,與李軒之前煉化的「五行挪移大陣」有異曲同工之妙,皆可用於穿梭不同的世界,二者唯一的區別就在於,「四象挪移大陣」比「五行挪移大陣」更加容易布設,但前者只能通行大羅境界生靈,而後者卻沒什麼限制。

眼見血玉已經飛入祭壇之內,李軒亦駕起道果顯化,隨之而入。

當進入祭壇內部后,李軒的眉頭皺得更加厲害,只見祭壇中央雕刻著一座玄奧的法陣,正是他預料中的四象挪移大陣,而在大陣的邊緣,則相對坐著兩批修士,一面九個,總數剛好十八個,每一位都有大羅金仙修為。

而且更加詭異的是,這些修士雖然氣勢驚人,卻沒有一絲生機,因為他們的元神早已消亡,惟獨留下了肉身。

不一會,李軒緩步走上近前,將十八位大羅金仙細細打量了一番,他發現,這些修士除了九位是龍族中人外,另外九位居然是鳳凰一脈!隨後,他更是知道了這些修士隕落的原因。

「祖龍啊祖龍,你當年到底幹了什麼?不但跟羅睺扯上關係,更把鳳凰一族拖下了水,真是令人好奇!」

李軒不由嘆了口氣,因為他已經發現,這些修士皆是被羅睺的造化之力吞噬了元神,雖然那股造化之力早已消失無蹤,但在這些修士身上殘留的羅睺氣息,他絕對不會認錯。

如果李軒沒有料錯,那個時候的祖龍,羅睺應該還未敵對,因為這些修士明顯是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偷襲隕落的,否則十八位大羅金仙聯手,羅睺就算想要將他們滅殺,也不會如此輕鬆。

一想到這些,李軒不禁心中一沉,現在看來,祖龍很可能是被困在了魔界,想要幫他脫身,恐怕不會那麼容易。

一片灰濛濛的霧氣當中,李軒隱匿了氣息,急速向前飛掠。

不久之前。

李軒終於通過「四象挪移大陣」進入了現在這方世界,他也終於搞清楚了,為何祖龍分神會說只有混沌魔神才能救助他的本體脫困,因為那座「四象挪移大陣」卻是被做了一番特殊的布置,不集齊魔神精血跟祖龍精血,大陣根本不會開啟。

雖然李軒得以順利進入了此方世界,但可惜的是,血玉也被挪移大陣消耗一空,這導致的最直接後果,就是李軒來到此方世界后,根本無法判斷出祖龍的位置所在,所以他現在只能一路向前,準備隨機應變。

不過幸運的是,此方世界並非李軒預料中的魔界,而是一處不知名的小千世界,以李軒現在的修為,倒是省去了很多麻煩。

儘管李軒有信心將祖龍救出此方世界,但他並沒有大張旗鼓,用神識探查此方世界的虛實,而是選擇隱藏修為,悄悄行事,因為他記得很清楚,祖龍分神曾經說過,他本體的處境很不好,正是因為這一點,李軒才不得不慎之又慎,否則一旦被此方世界的高手發現事情不妥,開始破釜沉舟,那麼祖龍很可能就會遭受滅頂之災。

………

lixiangguo

把乳白色石頭洗乾淨之後,他再次研究,突然想到了一點,於是就含在嘴裡嘗下味道,嚼下,看硬不硬。

Previous article

蘇泠風聞言,一股怒氣從心底升起的同時,又有一種無力感,也隨之而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