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白《留別金陵諸公》詩中,也有「六代更霸王,遺跡見都城。至今秦淮間,禮樂秀群英」的詩句,出現了「秦淮」河名。

對此河之來歷,《六朝事迹編類》載:「淮水……分派屈曲,不類人工,疑非始皇所開」。

蘇超對秦淮河是仰慕已久啊,他在前一世的諸多小說中都曾見過對秦淮河的描寫,特別是將秦淮河形容為天下第一風流之地的文章,他是記憶猶新。

雖然此時秦淮河上已經是涼風大了一些,但是也沒有減少了他的遊興。

看着兩岸景色,蘇超不由得想起後世的孔家傳人孔尚任的一手詩詞,覺得倒是很應景

於是便高聲念道:「梨花似雪柳如煙,春在秦淮兩岸邊;一帶妝樓臨水蓋,家家分影照嬋娟。

白骨青灰長艾蕭,桃花扇底送南朝;不因重做興亡夢,兒女濃情何處消。」

這首盜竊了別人的詩詞念完,蘇超便對朝珠朝玉笑道:「珠兒,玉兒,少爺我的這首詩做得如何?」

朝珠朝玉哪裏懂得什麼好壞,她們兩個就是識得一些字而已,根本辨別不出詩詞好壞。

但是自家超哥哥做的詩詞,不管好壞那都是極好的,於是朝珠便笑道:「少爺寫的詩詞自然是最好的了。」

「我覺得也是,我從來也沒有聽過有人寫出少爺這麼好的詩來。」朝玉補充道。

蘇超哈哈大笑,說道:「行,有你們兩個說好就可以了,別人覺得好不好的就不重要了。」

朝玉笑道:「超……少爺,你還有沒有詩詞?再念給人家幾首聽聽,這一首聽得不過癮。」

朝珠也湊趣道:「是啊,少爺,你要是有的話,就再念幾首來聽嘛。」

蘇超笑道:「這好詩詞一定要好好的醞釀之後才能寫出來,哪裏能說有就有?」

朝玉笑道:「少爺,我聽別人說,李白斗酒詩百篇,少爺,你是不是酒喝得不夠啊?要是不夠的話,玉兒陪你再多喝一些好了。」

蘇超哈哈大笑道:「那是人家李白斗酒詩百篇,你家少爺我要是有李太白那一手,少爺我還用得着四處奔波嗎?

不過等少爺我好好的醞釀一會兒,沒準還能再做出一首好詩出來。嗯,有了,有一首詩倒是應在這裏比較合適,少爺我念給你們聽聽啊。」

蘇超又想起了一首與秦淮河有關的詩詞,而且還是清初之人寫的,於是便念道:「寒雨秦郵夜泊船,南湖新漲水連天。風流不見秦淮海,寂寞人間五百年。」

「好一個風流不見秦淮海,寂寞人間五百年。」一個女子的聲音在不遠的一艘船上傳來:「可是蘇先生在那裏嗎?」

。 徐老師長的斯文。

三十多歲,穿着筆挺的西裝,一副金絲框眼鏡。

平日裏,笑起來很溫柔。

但真教訓起人來,也是很嚴厲的。

「徐老師,這篇課文語文老師沒要求背。」

賀燃提醒。

徐老師沒看他。

「背完來我辦公室。」他嗓音清冷:「你們繼續早讀。」

賀燃臉沉了下來。

語文課本上。

罰背的課文,生澀冗長,還是文言文。

這要背到什麼時候。

他還要打定級賽呢。

都怪這小子。

他看向喬鈺。

卻不想,喬鈺合上課本。

「老師,背完了。」

「……」

靠!

這才多久!

背完了!

班裏同學面面相覷。

「喬鈺是不是學過?」

「應該是留級生吧。」

「難怪。」

徐老師準備上講台的腳步一頓。

旋即又轉了回來。

「忘了,你文科好,這些課文,你都學過吧。」

他伸出手。

「把歷史課本拿出來。」

喬鈺:「……」

她神色略顯躊躇。

喬家家規,不能忤逆師長,她把出口的話咽了下去,規規矩矩的地上嶄新的歷史課本。

徐老師翻了翻。

「就這篇,今天最後一節課背完來我辦公室,以後上課,不許講話,聽到沒有。」

「是,老師。」

徐老師點點頭,滿意一分。

態度倒是好。

也聽話。

服管就行。

他走到講台上。

心想,不然給這孩子換個位子。

賀燃紀律差,兩人還是別放到一塊了。

他手指敲擊講台,巡視教室,準備找個新位子。

「老師,我背完了。」

清澈的嗓音乖巧老實。

讓徐老師的指尖一頓。

僵在半空。

不僅是他。

班上的同學齊齊回頭。

一臉不敢置信。

「歷史課文都能背?」

「假的吧,留級生也不帶這樣的。」

「她背的是哪篇?」

喬鈺背的是中央集權制度形成。

三頁紙,四大知識點,千餘字。

不過十五分鐘,背完了?

怎麼可能?

「不是這一頁,是這一篇。」徐老師強調。

「是,老師,背完了。」

喬鈺態度恭敬的遞上課文。

「老師受累,請抽查。」

班級呼吸聲一下子安靜下來。

真要背!

靠!

他們看向喬鈺。

少年穿着淡藍色校服。

雙手遞上課文,態度很是謙遜。

徐老師接過課文。

一臉狐疑的開口。

「從第一個知識點開始吧。」

「秦統一天下后,群臣就如何治理國家…….」

「等等。」徐老師截斷她的話:「從第一個知識點開始背,西周末年開始,引言就不用背了。」

喬鈺聞言,略略整理思緒,閉上眼。

「西周末年,王室衰微,西部少數民族來犯,周幽王被殺……」

她嗓音不徐不慢,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整個人氣質,沉穩,內斂,不驕不躁。

偶爾停頓一下,長長的睫毛顫了顫,又順利的接了下去。

越是背到最後,課堂越是安靜。

特別是徐老師。

lixiangguo

當初也不知道是誰說自己潔身自好,有原則能自律。」

Previous article

「你是想讓我說,還是不想?」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