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環這才走了出去,然後拿起皮鞭在院子里跳繩運動。

原來她這是用跳繩的鞭子來打自己呢!

等完成了任務,這個帳慢慢跟我算,葉雄暗暗罵道。

煲好葯之後,葉雄將葯倒好,拿去給李湘湘喝。

害怕再遇到李環,被刁難,所以他加快的腳步,還好沒遇到那個變態的魔女。

嘟嘟!

葉雄輕敲著李湘湘的房門。

半晌之後,門開了。

李湘湘打開房門,頓時一陣香風襲來。

「阿德,葯煲好了,放到桌面上吧!」

葉雄走進李湘湘的閨房,只見這房間裡面的布置,跟古代的大戶人家有些相似,到處都是古雅古樸的氣息,如果不是床上那些被子跟紋帳,還有桌面上手機這些現代化的東西,他還以為自己穿越了呢!

這李霸,對古代文化鍾愛到什麼程度啊,連家的修裝都是這樣子,真是服他了。

房間之中,瀰漫著一鼓奇怪的芳香,不知道是女孩子的體香,還是香水的味道。

進房間之後,葉雄目光在四下搜索,希望能看到一些男性化東西,證實一下李春鵬有沒有來過這裡。

遺憾的是,裡面除了李湘湘一些基本的東西之外,並沒看到有男人的東西。

難道李春鵬沒有回來過?

不過想回來,哪有那麼容易找到目標,如果真的那麼容易,就不會做好長期作戰的準備了。

葉雄將那碗葯放到桌面上,正準備走出門口,李湘湘突然叫道:「阿德,站住。」

李湘湘走過來,目光在他身上看來看去,眉頭皺了起來。

情到深處不怕孤獨 葉雄整顆心都提了起來,不會這麼快就暴露了吧?

「阿德,是不是環又打你了?」李湘湘柔聲問。

葉雄低頭看了一下,這才發現身上多了幾道淺淺的鞭痕,由於李環打他的時候,那繩子滿是灰,所以在他身上留下幾條鞭痕,被李湘湘看出來了。

這二姐,還真是細心,而且也關心下人,如果只是細心不關心下人的話,也不可能發現的。

葉雄了頭,然後連忙搖頭。

「把衣服拉起來,我看看傷得重不重?」李湘湘道。

葉雄連連搖頭,如果被他看了身子,鐵定要暴露,畢竟啞巴的身體未老先衰,跟他這正當青年,渾身含著爆發力的身體,是完全不一樣的。

「阿德,辛苦你了。」李湘湘的鼻子有些酸了,喃喃道:「除了你,沒人願意當我的下人,每天被環欺負,為難你了。」

完,她將手中的葯遞了過來,道:「既然你不好意思,那這瓶藥膏你就先拿回去,自己擦一下。」

李湘湘的手指又細又長,看起來很漂亮。

葉雄接過藥膏,飛快地跑出去了。

再呆下去,他還真擔心自己會暴露。

啞巴的房間,在傭人房那邊,跟一個買菜的僕人一起住。

那名僕人叫五,真名他不知道,平時很少在這裡,除了中午的時候會在這裡睡一下午覺,其餘的時間都不在。

這房的房間,等於是啞巴自己的。

葉雄躺在床上,思考著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想來想去,都找不到好的切入,看過只能做好長期戰鬥的準備。

百無聊賴,他在啞巴房間四下翻找,看看能不能得到啞巴一些筆跡之類的東西,到時候如果需要寫字,可以模仿個五六成,矇混過關。

翻查的過程之中,什麼字跡都沒找到。

但是有一個抽屜鎖著,沒有鑰匙。

開鎖這樣的事,難不到葉雄,只見他從身上掏出早就準備好的細鋼絲,三兩下就將鎖開了。

抽屜里,除了幾百塊之外,還有一疊疊的本子,足足有幾本。

葉雄翻開來看了一下,頓時大喜。

這些赫然是啞巴的日記本,他看了一下,這些日子從一年半前,剛剛調到李湘湘的身邊的時候,就開始寫了,一直沒斷過。

也許在日記本里,能找到一些線索也不定。

葉雄捧著日記本,開始看起來。 二零壹五年一月三日星期五晴

今天,老爺將我調到李湘湘姐身邊,當他的傭人,我很高興,因為終於有了舒服的工作,李湘湘姐很善良,不會打我……

二零壹五年一月四日星期六晴

姐今天很高興,因為春鵬少爺回來了,我不知道春鵬做什麼的,但是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就連老爺也對他很客氣,姐臉上露驕傲的笑容,她對我,他哥哥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人,是幫國家做事的……

……

春鵬少爺在家呆了三天,然後又走了,姐,他要去執行一個很重要任務,要很久才能回來,姐很傷心,因為很長時候看不到哥哥了……

……

看到這裡,葉雄看上面的時間,算一下,正是四名特工集結去境外執行任務的時候,李春鵬這次去執行的任務,一定是調查境外科學家那次行動。

他連忙繼續看下去。

接下來都是一些瑣碎的事情,一直到四個月之後。

……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春鵬少爺死了,姐聽到這個消息,直接氣暈了過去,這下怎麼辦,春鵬少爺是姐最愛的人,他死了姐可怎麼辦,姐媽媽也氣暈了,這下怎麼辦

……

姐在醫院住了三天三夜,唉,這下怎麼辦?

……

姐出院了,整個人都變了,二奶奶連工作也辭了,整天呆在她身邊,安慰她,讓她重新震作起來……

……

姐終於恢復過來了,但是今天大姐李環欺負了她,這是大姐第一次欺負姐,換在以前,春鵬少爺還在,環從來不敢這麼做。姐哭了,她不是被欺負難過,我猜她是想起春鵬少爺了。

……

二奶姐知道姐被欺負,去跟老爺投訴,跟大奶奶大吵了一頓,唉,感覺春鵬少爺死了之後,大奶奶那邊的人,開始欺負姐跟二奶奶了,換在以前,肯定不會這樣……

……

二奶奶出車禍了,天啊,怎麼會這樣,姐又暈了……

……

姐把自己關在家三天了,飯也不吃,一直在咳著,我真怕她這樣下去,身體撐不住,這可怎麼辦?

……

今天環欺負我了,又拿棍子打我,我渾身是傷。我跟五,他讓我趕快辭職,不然的話,遲早會被折磨死。五現在姐在李家已經沒有地位了。我是打死也不會走了,如果我離開姐,就沒有幫她了。

……

今天大姐養了只狗,她讓那狗咬我……

……

接下來,記錄的全都是啞巴被欺負,與李湘湘一些生活上的事情,從日記中可以看出,自從李春鵬死後,李湘湘根本處於受欺負的情況,而馮應蓮車禍之後,李湘湘在家裡更加沒地位了。

葉雄很佩服啞巴吳亞德,沒想到他相貌醜陋,心靈居然美到這種程度,為了保護李湘湘,一次次被李環欺負,他都沒有選擇離開,依然默默的忍受著。這不一個普通的男人能忍受的。

因為內容太多,葉雄只能一目掃過,飛快地掃著。

……

今天,姐突然很高興,自從春鵬少爺死後,我從來沒見過她這麼高興過……

……

看到這裡,葉雄看了看上面的時間,眉頭皺了起來……

花了幾個時,把日記全部看完,葉雄對這個家庭的關係,已經很清楚了。

他很慶幸,啞巴有寫日記的習慣,不然的話,他沒那麼容易入手。

轉眼之間,就到了晚上,葉雄做完平常的工作之後,出去打個電話,跟鳳凰聯繫一下,出自己的發現,然後就回去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葉雄正走出房間,李湘湘喊住了他。

「阿德,陪我去一趟環那裡。」李湘湘吩咐。

葉雄眼神之中,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讓你去跟她道歉一下,順便求求她以後別打你,別為難你。」李湘湘道。

葉雄連連搖搖頭,讓他去跟那個惡三八道歉,根本不可能。

讀了啞巴的日記之後,他對李環已經氣得無法言語,恨不得狠狠揍她一頓,還給她道歉。

「陳德,聽話。」李湘湘臉沉了下來。

葉雄沒有辦法,只好跟在她後面,朝李環的廂房走去。

李環的房間在東面,去到那裡的時候,房間門緊掩著。

「環,環。」李湘湘一連喊了幾下,裡面都沒有人回答。

「難道不在?」

李湘湘輕輕在門上一推,房間門沒鎖。

「環,環,你在嗎?」

李湘湘一連喊了幾遍,都沒有人回答,目光落到床上,突然臉色大變。

不但她臉色大變,就連葉雄也臉色大變。

因為此刻的床上,正赤條條躺著一男一女。

女的正是李環,而那男的,赫然是李元彬。

李元彬是誰?

穿書後我成了偏執王爺的黑月光 他可是李霸那整天遊手好閒,四處泡妞不爭氣的弟弟,也就是李環的叔叔,這可是亂.倫的節奏啊!

啊!

李湘湘嘴裡發出一聲高分貝的聲音,直接將床上的兩人驚醒。

聽到她的叫尖叫,門外跑進一個人,急道:「怎麼回事,出什麼事了?」

進來的,正是李霸第三個老婆,患有不孕症的張艷梅。

看清楚床上兩人的面之後,張艷梅同樣大叫起來。

「天啊,你們到底幹什麼……」

李環跟李元彬半晌才反應過來,只見兩人飛快地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來。

葉雄看得津津有味,這個李環很兇,但是這身材可不是蓋了。

差不多一米七高的身材,胸部不大,但是很挺,很嫩。

皮膚如玉肌一般,散發著青年美少女的氣息。

二十三四歲,正是邁成熟的時候,唉……可惜這麼美的身體,便宜了林元彬了。

話,李元彬也太色膽包天了,連自己的侄女都不放過,這倫理道德都不要了嗎?

事情鬧得很大,很快整屋的人都知道了。

葉雄終於見到了李霸,傳聞之中的南方武道泰山北斗。

李霸一米七五左右,身體微胖,鶴髮童顏,保養得非常好,滿臉紅潤。

只可惜,此刻的紅潤,是被憤怒激起來的。

李霸從外面進來,第一時間走到李環面前,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臉上,怒道:「你這個傷風敗俗的女人,我白生你養你了。」

這一巴掌好大力氣,將李環半邊臉都甩腫了,嘴角帶血。

打完之後,李霸向李元彬走去。

「哥,我沒有碰環,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你相信我,哥,求求你,一定要相信我。」李元彬急道。

呼!

李霸一掌擊在他胸口上,將他擊飛到牆上,跌落下來。

李元彬一口血涌了出來。 葉雄暗暗心驚,剛才李霸那一掌,出了七成功力,李元彬直接被打成重傷。

沒問清楚青紅皂白,就下這麼重的手,這李霸還當真狠心。

就算他們之間,真的發生了這種亂.倫的事情,也不能下這麼重的手,把人往死里打吧!

我真不當小白臉 「哥,我李元彬雖然生性風流,但是基本的倫理道德還是有的,我外面那麼多女人,會背著罵名跟環搞在一起嗎,這分明就是有人在陷害我們,沒想到你什麼也沒問,就下這麼重的手,你還當我是你的家人嗎?」

李元彬爬起來,捂住胸口,擦乾嘴角里的鮮血,狠狠地看了李霸一眼,飛快地離開了家裡。

李霸看了看自己的手,似乎有些後悔,但是並沒有挽留。

我家王妃超凶的 李環坐在地上,半邊臉高高地腫了起來,滿眼是淚,那模樣不出的可憐。

她的一雙眼睛盯著自己的父親,一抹淚水掉了下來,突然轉過身走進房間,死死地鎖住門,把自己關在裡面。

「愣著幹什麼,全都散去,今天的事情,誰敢出去,我一定不饒過他。」李霸惡狠狠地朝一幫下人喝道。

一群看戲的下人,化作鳥散,片刻之間就不見蹤影。

「阿德,走吧!」李湘湘道。

葉雄望著李湘湘,疑雲大生。

李湘湘要跟他去道歉的時候,就撞見這樣的事情。

會不會太巧了?

李湘湘最討厭李環了,會讓自己向她道歉嗎?

還有,為什麼李環的房間會沒鎖?

如果李環真的跟她叔發生不倫這種禁忌的事情,肯定會鎖上門吧,怎麼會不鎖門,讓她光明正大地進入?

更為奇怪的是,葉雄剛才進去的時候,李環跟李元彬分明就迷迷糊糊,還沒清醒過來,那茫然的表情,根本就是被陷害的。

到底是誰這麼深仇大恨,把這兩人的衣服扒光,將兩人放到床上呢?

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

葉雄感覺到疑太多了。

「湘湘,啞巴,你們等一下。」李霸突然喊道。

lixiangguo

衆人無奈,只能無功而回。

Previous article

“潛龍勿用……”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