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放到現在才敢開口,剛才說的斬妖除魔可是把他給嚇到了,生怕自己天魔教教主之子的身份暴露,被人給剁了。

「幹什麼?當然是混進正派之中啊,劫數就要來了,咱們一起混進去,只要小心點,必然能活下來!」徐華美滋滋的,為自己的機智點贊。

李放卻愣住,他有些獃滯的看著徐華,總感覺徐華的腦子真的是有問題了。

「少主,您說,咱們還要混進正派之中,當正派弟子?」

「那當然,要不然本座幹嘛廢這麼大的心思出來!」

徐華的一番話讓李放陷入了對人生的懷疑之中,他是天魔教教主之子啊,徐華這個魔盟未來的繼承人要帶著自己當正派弟子,要是被他爹知道,真的會打死他的啊!

真的要這麼做嗎?要是被發現了,那就是自己去送死了啊,蠢到家了!

「看你那害怕的樣子,至於嗎?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我們是天魔教的!明天我們就催促他們帶我們出去。」徐華興奮的搓著手。 徐華的內心一瞬間就將未來的路給想要了,眼前這幾人就是他進入正道的契機,之後再將主角找到,大腿抱住,混吃等死就好了,生活實在不要太逍遙了啊!

另外一邊的帳篷之中,羅偉師兄妹四人正湊在了一起。

「師兄,就這麼讓他們加入實在是太莽撞了,魔道之人都是狡詐,不清不楚的出現,怎麼能這麼相信他們?」劍修宋恩滿是擔憂。

「我知道,但是他們既然露面了,我們能怎麼辦?這兩個都不是弱者,那個徐華剛才握住我的時候一瞬間爆發的力量連我都掙脫不了,要是起了衝突,即使獲勝了,咱們也走不出這莽荒叢林了!」羅偉搖頭,有些無奈。

「這麼強?」幾人訝異,他們的師兄可是太一教的高徒,專註肉身,宗門耗費無數資源才培養出來的,可是這荒山野嶺中隨意出現的小子竟然能不相上下。

「師兄,我們出去吧,突然出現了這兩個小子,在莽荒之中轉了好久,我們的物資也不多了!」小師妹李琳道。

「不行,都走到這裡了,怎麼能夠退縮,斬妖除魔就在眼前,師妹,要堅定!」

宋恩一臉的嚴肅,他看著羅偉,「師兄,這魔教分部還有多遠?」

「不知道!」羅偉的眼神頓時有些閃躲。

「怎麼會不知道?」幾人愣住了。

羅偉唏噓一聲走出了帳篷,看著被黑暗籠罩的天幕,深深的嘆了口氣。

「因為我們迷路了啊!」

「迷路?」身後幾人呆住了,「那師兄你這兩天帶我們在幹嘛?不是說魔教分部就在眼前嗎?」

「是啊,到這裡我就迷路啊,你們就沒發現,我們一直在轉圈圈嗎?這個地方,和我們昨天晚上路過的地方簡直一模一樣嗎?」

羅偉無奈的道,他本來想自己的師弟師妹們將這個問題拋出來的,可是沒想到他們一個比一個缺心眼,轉了一天了,誰也沒有發現不對勁。

「我們不是有地圖嗎?」有人叫了起來。

「地圖我看了,但是走到了這裡,怎麼也轉不出去!」

羅偉從懷中拋出了一張羊皮紙,當初,他們就是跟著地圖才確定了魔教分部的位置,一起來想要剷除這個邪惡的魔教分部。

「沒走錯啊,景物什麼的也都對的上,可是為什麼走不出去呢?」幾人打量手中的地圖,滿是疑惑!

「要不要問一問他們?」符咒師葉林指向了一邊的帳篷,那裡可是有自稱從魔教逃出來的活地圖。

而且,這樣的行動正好是一舉兩得,他們手中的地圖描繪了大致的方向,要是那兩個小子敢騙自己,說什麼也要將他們殺了,除魔衛道!

「那就去試試?」羅偉眼眸一亮,真是出了個好主意。

「道友,睡了嗎?我們有點事情需要問詢一下!」羅偉對著身後打著手勢,讓幾人在周圍警惕,一有不對,立馬衝進去將兩人剁了!

「沒睡,正好,我也有事也要找你!」

徐華興奮,他看著走進來的羅偉忙道:「有沒有正道的衣服,從今天起小爺我就脫離了魔道,這身衣服實在是礙眼!」

「原來是這點小事!」羅偉笑著,拿出了兩身衣服遞了過去。

徐華一刻也不願意浪費,忙將身上的天魔教首席的衣服脫了下來。

李放看著自己胸前用金線綉著的太一教三個大字,忽然感覺有點悲哀,自己是正派衣服穿在身,心依舊是魔教心啊!

「爹啊,你千萬不要打死我啊,我這也是被逼無奈啊!」

李放快哭了,天魔教教主之子穿上了正派的衣服,太一教還是他爹的仇人,李放已經能夠想到被發現後悔遭受怎樣的毒打了!

李放的悲哀徐華此刻完全感覺不到,他換上了太一教的衣服,感覺內心之中有什麼在熊熊燃燒一般!

「果然是人靠衣裝啊,穿上了這身衣服,此刻我已經感覺正義附身,已經忍不住的想要斬妖除魔,蕩平宇內,找個黑暗的勢力和他一決雌雄,維護世界和平了!」徐華滿意的點頭,自己此刻一定是帥呆了,多年的夙願啊,終於要完成了!

「斬妖除魔?你那是欺師滅祖好不好,你這無恥的樣子果然有魔道的風範!」李放悲哀的看著徐華,這就是魔道未來的主人嗎?

「對了,你有什麼事?」徐華看著羅偉。

「是這樣的道友,對著莽荒大山之中我們並不熟悉,二位既然是從魔教中出來的,那不如替我們帶路好了!」羅偉坐在了徐華和李放的面前,手中的拳頭緊握。

徐華和李放對視了一眼,都能夠看到對方眼中的同情,這幾個正道人士真是不知死活啊,那是魔教第一大派天魔教啊,金丹期多如狗,元嬰期滿地走,更別說在上的化神期,一個巴掌都數不過來啊!

在看看眼前的小蝦米們?連個築基後期的都沒有,他們確定是來斬妖除魔,而不是來送人頭的?

「不行,好不容易出來,怎麼能夠回去,絕對不能夠讓他們前進,要讓他們離開才行!」

徐華在內心中組織措辭,想著怎麼才能夠讓對方知難而退,轉頭,卻看到了李放那閃著光芒的瞳孔!

「你想幹嘛?」徐華瞪大了眼睛。

「對不起了少主,不能再和你這樣胡鬧下去了,我爹真的會打死我的!」

李放嘿嘿一笑,搶在了徐華開口前道:「幾位少俠既然這麼想要斬妖除魔,我們自然不能夠置身事外,這樣吧,我給你們帶路,這一片我熟,只要往前走個一兩天,就是魔教分部,到時候,就是少俠們一展身手的地方了!」

李放用手指頭勾勒著路線,羅偉一看,警戒稍稍的放下,路線和地圖上不能說完全一樣,但也沒多少偏離!

「我真機智!」

不僅能夠將徐華帶回去,還能夠將這幾個不知死活的正道弟子坑死,一舉兩得啊,李放忍不住的想要為自己鼓掌!

徐華的眼中已經能夠冒出熊熊的火花了,這小子作為一個狗腿,此刻竟然敢替自己做主了,真是不知死活了。

不過現在不是教訓李放的時候,已經準備躍躍欲試的羅偉幾人就要去送人頭了,自己得趕緊阻止。 「話說,魔教之中強者如雲,你們打探清楚了嗎?」徐華在一邊問道。

「這有什麼,不過是區區一介魔教分部,能有多強,只要道友肯幫助我們,一定能夠除魔衛道!」羅偉完全沒有在意。

「少俠豪氣萬丈,這個路,我帶定了!」李放不由的拍手較好。

羅偉眼神睥睨,感覺此刻自己一定是帥呆了,沒看到李放向自己投來了崇敬的目光嗎?

是啊,當然是崇敬啊,你們這敢於挑戰,主動找死的精神真是讓人欽佩!

「不行!」徐華猛地站了起來。

「為什麼不行?」羅偉疑惑。

「我是從魔教之中逃出來的,自然對裡面熟悉無比,裡面強者太多,金丹期的有,元嬰期的也有,我們去只能送死,必須回去,再做從長計議!」徐華鬱悶,只能想著怎麼將他們忽悠出去。

本以為這樣就能夠將他們嚇倒,卻不想眼前的羅偉哈哈大笑了起來,站起身來拍著徐華的肩膀。

「不怕他們強,我們反而怕他們不強!擔心我們的安危,看來你們是真的想要脫離魔教,告訴你們,不用害怕,這次出來,我帶了師傅的分身,我師傅可是太一教掌教,一身修為驚天動地,到時候,必將這隱匿在莽荒中的魔教分部一網打盡,還這世間一個朗朗乾坤!」

徐華快要哭了,你師傅是掌教了不起啊,李慕白那個老梆子當初打上太一教的時候,說不定你們掌教不知道躲在那旮旯里,也許還被使勁的揍過。

你們真的知道,即將要面對的是什麼嗎?

「英雄啊,世間就缺少你們這樣的勇者,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那火熱的內心了,既然這樣,我們不如現在就出發,我已經等不及了!」

李放激動的看著羅偉,徐華總感覺這台詞有點耳熟,這傻乎乎的胖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機靈了,把自己的話都學會了!

「能不學會嗎?六年了,天天叨b叨,傻子也會了啊!」李放得意的笑了起來,只要能讓徐華不進正道,帶回天魔教,不論徐華怎麼打他他都認了。

這是一個天魔教教主之子應該做的責任罷了,他感覺此刻自己無比的偉大!

壞本座好事,此刻真的好想弄死這個胖墩啊!

「哎,現在可不行,二位好好休息,等到了明天早上再說,而且,我們現在根據這地圖上的提示,前方的路怎麼也走不出去,煩請二位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羅偉從懷中掏出了羊皮紙地圖,剛才的試探讓他稍稍對兩人放下了戒心。

「你們看,這就是魔教分部的位置,就在眼前,我們都走到了這裡,絕對不能放棄!」

羅偉指著地圖上的標記,豪情萬丈,徐華和李放默默的對視一眼,都能夠感受到彼此的驚訝,這哪是什麼魔教分部,分明是赫赫有名的天魔教總部啊!

徐華咽了一口吐沫,小心的看著羅偉,「話說,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只有得罪人才會讓這群小蝦米跑到真正的魔窟去送死啊!

「沒有啊!」

羅偉還沒有開口,宋恩等人進來了道:「我等正道弟子,古風熱腸,俠義可親,怎麼會得罪人呢?」

「我對你的話深表懷疑!」徐華深深的嘆了口氣,撇著嘴問道:「你們手中的地圖怎麼來的!」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起源是一場澡堂子中的閑話,我們去搓澡的時候!」

「搓澡?」搓澡也能聽到這麼絕密的消息?

不信任的目光看著羅偉等人,徐華一臉的懷疑,澡堂子中能偷偷聽來關於魔教分部這樣重大的事情?這不是當自己是傻子嗎?

被徐華盯著有些難受,羅偉訕笑道:「那也不完全是澡堂子……」

「那是什麼?」徐華問道,他想要查清楚,到底是誰?掌握了天魔教總部的位置,還讓這群人來送死,能夠得到太一教掌教的分身秘寶,那一定不是尋常的弟子,他們的身份,極有可能是掌教弟子。

「是……」

被徐華盯著不自在,羅偉一咬牙道:「是靈犀閣啊,當然,去那種地方是有人是太熱情的招待,我們才不得不去的,完全沒有想去的意思!」

「大哥,你這是越抹越黑啊!」

徐華看著眼前的幾人,突然感覺有些眼紅,靈犀閣是什麼,那就是這天聖大陸專門為修士們服務的會所,裡面有各種各樣的小姐姐,以保健按摩等某些事情而出名,靈犀一指更是天下聞名,能夠讓修者經脈通暢,欲仙欲死,欲罷不能,總之,就是變相的一條龍,大保健啊……

曾經徐華也想進去腐敗一下,但是因為不是修者被無情的掃地出門,等他進入魔教想要去腐敗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完全出不去了!

這就是正派弟子嗎?真是舒坦啊,竟然還能夠去靈犀閣那樣的地方享受,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加的腐敗啊。

正道弟子玩的挺開啊,看幾人這模樣,顯然不是第一次去享受一條龍的服務了,這個世界究竟怎麼了,魔教弟子反而清心寡欲,高林那樣摸到女人手的都能成為崇拜的對象!

世風日下啊!徐華忍不住的鄙視眼前的幾人。

他覺得自己一定要叛教,這魔教實在是不能待了,他也要去靈犀閣享受一下仙子們的靈犀一指啊!

「道友,靈犀閣不是重點!」羅偉漲紅了臉龐為自己辯解。

「對本座來說,這就是重點啊!」徐華此刻羨慕極了!

「說正事!」羅偉神色變得嚴肅了起來,「當時我們在靈犀閣中,請客的那個人說,在城外的當鋪聽到了魔教分部的蹤跡,然後我們又去了當鋪,幫當鋪老闆要回了欠款,他告訴我們,在城外的一個老爺爺,他曾經聽聞過消息,我們又去找老爺爺,幫老爺爺翻了一天的地,老爺爺說……..我們師兄弟五人,轉了足足五天,才得到這羊皮紙地圖……」

徐華看著手中的羊皮紙,又看了看眼前的幾人,淚流滿面。

這踏馬的不是龍與地下城嗎?穿越前國內的網游都是這套路啊,升級打怪,無休止的浪費時間的任務,難怪有種熟悉的感覺。 這幾個人一定是被坑了!

徐華點頭,思索著怎麼才能說服這幾人撤離,難道告訴對方那是天魔教的總部?

不行,要是知道這個真相,一定會懷疑自己的。憑藉自己這樣的修為,怎麼可能從魔頭眾多的天魔教總部逃出來,更何況,這幾個腦殘說不定會熱血的帶著太一教掌教的分身去攻打天魔教,自己好不容易出來,絕對不能回去!

一邊的李放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徐華神色一變,怎麼忘記身邊還有一個已經背叛自己的狗腿,想要阻攔,已經晚了!

「這是命運的安排啊,諸位放心,怎麼可能會出不去,交給我好了,我熟的很,隨時可以帶路,直搗魔教分部!」

「那就靠兩位了!這次若是能夠剷除魔教分部,我一定會稟報掌教,有你們兩人的功勞。」羅偉笑著離開,有了兩個帶路黨,這次行動還不是馬到功成!

幾人走出帳篷時都帶著勁風,豪情萬丈!

「等下,我完全不想要這個功勞啊!」徐華還想說什麼,但是羅偉完全不理會!

轉頭看向了身邊的李放,那剛才還興奮的目光漸漸開始變態。

「胖墩啊,怎麼從前就沒有發現你是這麼一個機靈的人呢?合著這六年來你跟我都是裝的啊!」

「少主,您的光輝照耀萬古,我這樣的小蝦米在您的面前自然如同螢火一般被光芒遮掩,我也是今天才發現的!」

李放訕笑著,咽著口水,慢慢向著角落之中縮去,帳篷就這麼大,根本沒有地方躲啊!

「嘭!」

拳打腳踢的聲音頓時傳來,徐華咬牙切齒,好不容易出來了,沒想到竟然被這混小子拆了台!

「師兄,他們在幹什麼?」

小師妹李琳指著帳篷之中,兩人糾纏在一起的黑色影子,伴隨著一聲聲拳拳到肉的碰撞之音。

「這……..」羅偉看著影子沉默了許久,「師妹,這不是你該看的東西,會長針眼的!」

他仰天長嘆,「魔教,果然是害人的地方啊,這二位道友身陷魔教,兩人在苦難之中相互扶持,相互鼓勵,最後一起逃脫了苦海,他們之間產生的莫名的情愫,到了今天,終於開始面對了!」

「卧槽,師兄,你好變態的想法啊!」宋恩幾人看著羅偉,那目光漸漸變得警惕。

……

徐華坐在帳篷前,思索著該怎麼逃脫,難道自己一個人離開嗎?他摸著自己身上正道太一教的衣服,有點捨不得啊,自己內心之中的熊熊之火還在燃燒啊!

又看了一眼坐在火堆前的羅偉,這混賬,還不去睡覺嗎?他在這裡,自己還怎麼找借口離開?

「徐兄弟,你還不睡嗎?李放兄弟應該睡了吧,也是,累了許久了!」羅偉見徐華在看著自己,緩緩的來到了他的身邊,臉上帶著猥瑣的笑容。

總感覺他的目光有點變態,徐華笑了笑,「道友,你去睡吧,這守夜就交給再下吧!」

「這可不行,身為師兄,自然就要擔負起照顧你們的責任,尤其是魔教就在眼前,更不能馬虎!」

徐華點頭,他已經放棄說服他們離開的想法了,這幾個血脈之中燃燒中二屬性的少年此刻已經被剿除魔教分部的功勛所蠱惑,而且還有李放的助攻,這下已經聽不進別人的話了!

徐華懷著異樣的心思,希望時間能夠慢一點,好讓他能夠有機會離開,柴火噼里啪啦的響著,在這莽荒之中無比的安靜!

「撲簌簌!」

lixiangguo

看到秦嵐妃居然把錢退給自己,魏坤琳一開始是非常憤怒的。

Previous article

付乃心知道哪裡會有什麼帥哥找自己啊!絕對是程琳惠無聊耍自己的,於是付乃心連頭都沒有抬就回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