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夢晨的內心很快就有了一個大概的印象了,所以看着手中的病例,李夢晨開口道:“現在這九份病例,分別是四臺微創膽囊切除手術的;兩臺微創闌尾切除手術的;兩臺左肝切除手術的及一臺微創脾臟摘除手術的!而這裏面呢,膽囊切除手術和闌尾切除手術,對於你來說已經是非常熟悉的了,那麼既然這樣的話,那咱們就這樣安排一下好了。”

李夢晨說話的同時,就從自己的小挎包裏拿出來了一支筆和一個小本兒,然後就那麼寫了起來,一邊寫着的同時,一邊還在說着:“明天也就是八月二號上午的十點開始到下午的一點是微創的闌尾切除手術,手術結束後,咱們中間要休息,順便吃飯,也就是一個小時的時間。然後從兩點到五點開始做第二臺微創闌尾的切除手術,做完手術後,咱們還要爲手術間的護士們騰出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做術後的清理工作,而咱們呢,也正好就此來休息一下。接着下午的六點到九點開始做微創的左肝切除手術,而十點到凌晨的一點就做第二臺的微創左肝切除的手術。”

李夢晨在將明天的一天的手術後寫完後,就順勢將這一張給撕了下來,放在了一邊,然後接着就又開始了寫後天的了,她依舊是一邊寫一邊說着:“後天,也就是八月三號的,咱們上午八點開始吃早飯,而且咱們必須要吃的很飽一些,因爲咱們中間是不打算吃中午飯了,爲了保險,可以準備一些巧克力和水杯。然後咱們就從九點開始,我個認爲,覺得以你現在的熟練度開始估算的話,以每兩個小時做一臺微創膽囊手術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咱們中間還要給手術間的護士們留出半個小時的清理時間,以按照咱們這樣的速度算下來的還,晚上的十點前就能完成四臺微創膽囊的切除手術了,剩下的那一臺微創脾臟切除手術,咱們從十點半點開始到凌晨的一點應該就能全部完成了。”

寫到這裏後,李夢晨也就順勢再次將第二張的手術安排表給撕了下來,隨後李夢晨在將一旁第一張的手術時間表拿在了手中,然後看着劉浩開口問道:“劉浩,你覺得我方纔的這樣安排怎麼樣?”


而此刻的劉浩則是已經被方纔李夢晨那一系列的完美的組織能力給強烈的震撼了,說實在話,若今日沒有李夢晨在的話,讓劉浩來安排這九臺手術的話,劉浩肯定是會被整的焦頭爛額的,而且也肯定是不會像李夢晨這般安排的這麼的合理。

шшш● ttk an● ¢Ο

或者劉浩也是不會這麼安排的,乾脆就一個個的來做就可以了,做到什麼時候算什麼時候,也不管是幾點,直到自己累的沒有精力做了爲止!

當然劉浩雖然內心是那麼的震撼,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太多的驚訝,在聽到李夢晨的詢問後,劉浩只是點了下頭,然後開口道:“很好,我覺得很好,而且咱們每做完一臺手術後,還有半個小時或者一個小時的的休息時間呢。”

霸道總裁:女人,請負責 :“曉潔,你也說說意見,你覺得怎麼樣,感覺自己能否堅持下來呢?”

而還在低頭看手機的孫曉潔見李夢晨在和自己說話後,也忙將手機收了起來,然後擡頭對李夢晨點頭笑道:“老師,我沒事兒的,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

李夢晨聽到孫曉潔的話後,便點了下頭:“那好,既然這樣,咱們就這麼定下來就可以了。”隨後李夢晨便看着劉浩,開口道:“劉浩,一會兒你回一下科室,然後按照咱們的安排,你開始通知一下明天做手術的病人。”

聽到李夢晨的話後,劉浩點了下頭:“好的。”看着九臺的手術已經安排好了後,劉浩的內心也算是舒了一口氣,隨後便伸手拿起了眼前的奶茶,在身後的座椅上那麼一靠,看着李夢晨笑道:“夢晨,你看曉潔整天在手機上聊天,也不知道是在誰聊天呢?記得我上次送你們兩個回去的時候,曉潔也是一路上都在低頭不停的打字。”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笑着說道:“我天啊,劉浩啊,沒想道你連這個都看不出來嗎?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在和男朋友聊天了。”

聽到李夢晨的話,一旁孫曉潔的小臉兒瞬間也就紅了起來,然後低着頭不在言語,而孫曉潔本來就是那種可愛型的,現在她的小臉兒那麼一紅,顯得更是可愛了。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也是一臉的驚訝,隨後笑着對孫曉潔開口道:“是嗎?沒想到啊,都有了男朋友了啊?對了,曉潔,是我的學弟嗎?”

聽到劉浩的問話後,孫曉潔搖頭:“學長,他不是咱們我大學的,我和他是在網上認識的,只是一種網戀,而且還沒有見過面,只是平時聊聊天罷了。”

聽到孫曉潔這麼一說,劉浩的內心也是一驚,雖然劉浩沒有經歷過什麼網戀,但他在最近幾年裏也是在新聞上了解了不少的各種奇葩的網戀事件,所以,劉浩考慮到安全,尤其是對孫曉潔這麼一個可愛女孩子的關心,劉浩便直接開口說道:“曉潔,別怪我說話直接啊,或許你也看到或者是聽到過,現在的網絡雖然很是發達,但騙子也是不少的,你可一定要注意哦。”

雖然劉浩的情商不高,話也是很直接,但劉浩的心是出於真心的,但也就是這麼一句直接的話,直接將三人的氣氛給整的尷尬了。

孫曉潔聽到劉浩的話後,也是低頭喝着奶茶不言語,而一旁的李夢晨則是用眼狠狠的瞪了劉浩一眼,隨後轉身對着孫曉潔開口說了一句:“曉潔,咱們別理他就是了,他根本就是一個榆木疙瘩!”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也是忽然覺得自己方纔的話有些太直接了,隨後連忙改口笑道:“哎呀,那個,這個,關於對這些戀愛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懂,曉潔,你也別往心裏去,如果我要是懂得話,我也早就成功的追求上你的老師了。”

聽到劉浩的話,李夢晨也沒有過多的往大腦裏過,也就順着劉浩的話說了起來:“對了,曉潔,你也看到了,這個榆木疙瘩也自己承認了,他對這方面什麼也不懂的,如果真的懂了的話,你的老師不就……”李夢晨在說到這裏的時候,也才忽然的醒悟了過來,隨後便對着劉浩再次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後用自己那小長腿在桌子底下對着劉浩就來了一腳:“你當着曉潔的面亂說什麼呢?”

劉浩看到李夢晨那生氣的樣子忙笑着開口:“啊呀,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

而一旁的孫曉潔在看到自己的老師和學長這般的舉動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孫曉潔才紅着小臉兒,低着腦袋開口道:“對於這種網絡的網戀,我也是感覺不太靠譜,所以打算在這個週末見面的。”

聽到孫曉潔的話後,李夢晨也開口:“那很好啊,對了,曉潔,你有他的照片沒?或者開過視頻聊過天嗎?”

聽到李夢晨的話,孫曉潔也是點頭:“有的,都有的。”說話的同時,孫曉潔也在手機上將保存下來的照片翻了出來,然後讓劉浩和李夢晨二人看。

說真的,看着照片上的那個男生,也就是平常的樣子吧,若真要說的話,比劉浩這個經常被小孩子叫叔叔的人還要老一些呢,不過心雖然這麼想,但話不能這麼直接說,劉浩看了一眼李夢晨,然後不約而同的點了下頭:“嗯,很好,看起來不錯!” 孫曉潔在聽到自己的老師和學長對自己的網戀男朋友肯定的評價後,孫曉潔也是一臉甜蜜的笑了起來。

喝奶茶的時間用不了多久,很快三人就從奶茶店走了出來,在從奶茶店走出來後,李夢晨和孫曉潔二人就結伴的回家去了,而劉浩則是還要回科室一趟。

沒辦法,對於明天和後天要進行手術的病人,他要提前告知一下他們要做手術的時間和一些注意的事項的。


回到科室後,劉浩開始根據李夢晨安排好的進行手術的安排表,劉浩便根據上面所說的要進行的所要做的手術的病人開始在各個病房開始轉了起來。

將明天和後天需要做手術的那些病人都一一通知了一遍後,劉浩就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屋裏,隨後就和自己的小貓簡單的吃了一些飯。

吃了飯後,劉浩就簡單的沖洗了一個熱水澡,然後劉浩穿上了一個涼爽的大褲衩兒,然後就從冰箱裏拿出了一瓶冰鎮的可樂開始喝了起來。

這冰鎮可樂就是李自強主任的妻子昨日在逛超市的時候給買的,劉浩的出租房裏可是沒有空調的,只是一個電扇,此刻喝着冰鎮的可樂,吹着涼爽的電扇風,劉浩還是感覺挺愜意的。

喝了一口冰爽的可樂後,劉浩打了一個舒服的長嗝,隨後劉浩就將超級神醫系統給喚了出來。

“超級神醫系統已完美啓動!”

隨後劉浩的面前便出現了那個熟悉的光幕。

接着劉浩開口道:“來,超級神醫系統,給我查詢一下關於微創的闌尾切除手術的相關信息和步驟!”

隨着劉浩對超級神醫系統的指令下達,超級神醫系統也快速的將關於微創的闌尾切除手術的相關信息和有關的手術步驟已經詳細的羅列在了劉浩面前的光幕上。

今晚劉浩的任務還是非常重的,不說後天的手術了,最起碼劉浩要在今晚的時間將明天所要做的那些手術都要重新的、認真的再看一遍了,讓自己的腦海裏,對那些已經做過的手術,在有一個更加的認識和記憶。

就在劉浩認真的看着超級神醫系統裏面的信息時,劉浩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劉浩在感覺到震動後,便將一旁的手機拿了起來,看到是來了一條短信,隨後,劉浩打開了手機的短信,是一條銀行卡的信息,看到這條銀行卡的信息後,劉浩才忽然想了起來,今日是發工資的日子。

劉浩用手點開了那條銀行卡的信息,看到自己的銀行卡上突然到賬了9900元的錢,劉浩那握着手機的手都有些不受控制的抖動了起來。

雖然對於自己工資的錢數,劉浩已經先在周豔那裏知道了,但在那9900元錢到了銀行卡里的這一刻,劉浩的內心還是忍不住的激動了起來。



激動的劉浩突然拿起那瓶冰鎮的可樂,然後在那麼大口了喝了及口後,內心的激動心情在緩解了不少,這麼說可能是有些誇張,但卻是事實。

劉浩自從來到醫院以後,一直都是拿着最基本的保障一千多點的工資的,而且這一拿還是整整拿了兩年,可以想想憑藉着這兩年的基本保障的工資在市區裏生活是多麼的拮据,而且還要給鄉下的奶奶寄一部分生活費,還要交房租,剩下的也就沒有多少了。

而現在呢,工資加上獎金一下子接近了萬元,換成誰,誰都會激動的,只不過對從鄉下走出來的劉浩來說,感觸更大一些罷了。

情緒平緩下來後,劉浩點開了微信,然後在微信上翻出了與葛叔聊天的記錄,隨後點了進去,開始與葛叔在微信上發信息。

“葛叔,休息了嗎?”

微信的信息發過去了後,劉浩沒有在繼續看超級神醫系統,而是在等着葛叔回信息。

葛叔那面沒有讓劉浩等太久,在時間過了也就四分鐘的時間,信息就回復了過來:“沒有休息呢,現在時間還不是太晚,怎麼了?小浩。”

看到葛叔回來的信息,劉浩也就快速的回了過去:“葛叔,我沒事,我就是想將這個月的奶奶的生會費給你轉過去!”

葛叔那面也是很快的就回了信息:“好的。”

看到葛叔發來的信息後,劉浩就開始轉錢了。

今天才是八月一日,也就是發工資的日子,而往常呢,劉浩都是在發了工資後,第二日,也就是每月的2號給奶奶轉生活費!

今天之所以在發了工資後,就立馬給奶奶轉生活費,還是劉浩內心激動的緣故!

直接劉浩點開了聊天框旁邊的“+”號標誌,點開後,便看到了下面的一個“轉賬”,接着,劉浩劉浩就點了一個“轉賬”,然後在彈出的一個窗口上,很是習慣的就輸入了“500”的阿拉伯數字的錢數,輸入好錢數後,劉浩就再次輸入了支付的密碼,當劉浩將支付密碼輸入到最後一位數,他的手指突然停了下來。

現在自己的工資和獎金突然多了,那自己還要按照原來的生活標準給奶奶寄生活費?雖然現在自己很着急買房,攢錢,但怎麼着急買房,也不能從自己奶奶的生活費裏省下來,想到這裏,劉浩取消了此次支付,然後從新又選了一下轉賬,這次,劉浩在輸入錢款的數量上,從“500”變成了“1500”,然後便在毫無顧忌的駛入了支付密碼,那1500元便成功的轉了過去。

1500元錢在成功的轉過去了後,葛叔那裏再也沒有了輸入信息的提示,就在劉浩疑惑的時候,劉浩的手機直接響了,看到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劉浩笑了,然後便按下了接通鍵:“葛叔!怎麼打過電話來了?”

聽筒裏傳來了葛叔那熟悉的聲音:“我說,小浩,這次怎麼錢突然多了這麼多啊? 重生之名門千金 ?”

聽到葛叔的話後,劉浩也笑了:“葛叔,沒有轉錯!這個月我發了獎金,所以就給我奶奶多轉過去一些,也好讓我奶奶多多休息,別再勞累的編制籮筐了。”

聽到劉浩的話後,葛叔也是笑着開口:“那真是太好了!我明天正好去咱們的鄉里,到時我便將錢取出來交給你奶奶,我相信,到時候你奶奶看到後,肯定會非常的高興的。”

聽到葛叔的話,劉浩的內心也是非常的高興。

這時,聽筒裏的葛叔再次開口道:“哎呀,想想也真是快啊,現在的小浩也是咱們市裏的人了,賺的錢也是越來越多了,然後呢,日子也是越來越好過了,可你葛叔呢,還再咱們鄉下滾爬呢,哈哈哈哈。”

聽到葛叔的話,嘴笨的劉浩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是陪着葛叔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當笑着的劉浩再看到自己現在所租住的出租房屋時,他先前那激動的心情也頓時平靜了下來。

隨後劉浩又簡單的與葛叔聊了幾句家常就掛斷了電話,然後就又開始認真的看起了超級神醫系統的相關手術的信息和詳細的步驟!

此刻,外面的月色明亮,夏天的涼風習習,偶爾還會傳來沙沙的樹葉聲音。

第二天一大早。

劉浩就早早的起牀,快速的洗漱完畢後,劉浩就騎着共享電車朝着一家小吃店快速駛去。

щщщ¤ Tтkǎ n¤ co

本來劉浩再先前也是打算簡單吃一點就去醫院的,後來突然想到了今天一天所要做的手術工作量,劉浩便又改變了想法,隨後便騎着共享電車朝着一加羊肉館駛去。

對於這家羊肉湯館,先前,劉浩只會再每週週日來一次,算是改變一下伙食的,今日的到來,劉浩是奔着吃飽吃足來的,沒辦法,今天和明天的工作量真是太大了,若不好好的補充一下體力的話,劉浩真怕到了最後會吃不消的。

劉浩在來到這裏後,就直接開口喊了一句:“老闆,來碗羊肉湯多放羊和血塊,外加兩個鍋蓋饃!”

那老闆在聽到劉浩的話後,也是迴應了一句:“得嘞!一共七元錢!付完帳就去坐着,一會就給你端上去!”

劉浩付完錢後,就在外面的小桌旁邊坐了下來,沒有一分鐘的呢,劉浩所需要的羊雜湯和鍋蓋饃就端了上來,看着面前的飯食,劉浩也是食慾大開,在拿起一個鍋蓋饃撕開後就泡進了羊雜湯裏,然後在拿起另一個鍋蓋饃就開始大口的吃了起來!

美美的吃着早飯,劉浩的雙眼也在不斷看着不斷的朝着面前駛過的人流!

什麼是生活呢?可能眼前的這一副生活場景就是生活的一個逼真的寫照吧!

很快,劉浩就吃完了飯,此刻的劉浩感覺到自己全身都是力量和活力!隨後, 嗜寵嫡妻

劉浩的速度很快,沒有用多久就來到了醫院。

到了醫院後,劉浩就小跑着上了樓,在將今天要出院的一位病人的病例拿到了護士站,然後對着周豔道:“周姐,一會我就要去手術室了,這是上週一位病人的病例,他今天就可以出院了,麻煩你一會看着換下藥啊。” 周豔聽到劉浩的話也是點頭,因爲周豔知道這接下來的時間,劉浩肯定是忙的不要不要的,所以也就點頭應了下來,接着劉浩開口繼續說道:“周姐,你也知道我的習慣,你在給病人換藥的時候,順便也多帶上三個醫用專用貼片給他們,然後告訴他們怎麼用,免得他們在給醫院裏跑了。”

周豔聽到劉浩的話後,便接過了劉浩遞過來的病例,“好了,我都知道了,你就安心的做你的手術好了,你的這個病人就不用管了。”

聽到周豔的話後,劉浩也點頭,感謝的道:“那麻煩你了啊,周姐。”說完,劉浩就再次返回了樓上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九點半。

而劉浩、李夢晨和孫曉潔也都很準時的來到了手術室的門口外。

這次與以往手術不同,這次劉浩他們要進行的可是長久的、持久的工作了,所以每個人都帶了一個小揹包,揹包裏面準備了今日一天所需要的水和食物。

其實對於醫生來說,帶上水和食物也只是一種心理的安慰作用罷了,當真正的開始手術後,人的神經就會始終處於一種緊張感,當人的身體處於緊張感的時候,人的體內便會刺激激素進行快速的分泌,那樣人根本就不會感覺到飢餓感。

雖然帶上食物是一種安慰感,但水是必須的,因爲人一旦處於緊張感了,就會容易的感到口渴。

站在手術室門外,劉浩緩緩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對着身旁的李夢晨和孫曉潔開口笑着:“好了,我的兩位美女助手,接下來,咱們美好和充實的一天開始了!”說完,這句話後,李夢晨便對着劉浩狠狠的瞪了一眼,就拉着孫曉潔離開了這裏,去裏面換衣服去了。

而劉浩則是直接去了男生的換衣室裏去換衣服。

劉浩換衣服的速度很快,待他換好了衣服後,劉浩就來到了七號手術間的外面開始熟練的洗起了手,只從知道了可以增加三次積分的上限後,劉浩便又接連的用七步洗手法接連的洗了兩次。

對於採用七步洗手法,連續洗三次手也是很無奈的,甚至還有一點點的疼痛,爲什麼呢?因爲七步洗手法中有一個的步驟是要用類似刷鞋子的那種小刷子在人的手上和胳膊及指甲縫進行刷洗。

這是爲什麼呢?因爲上手術室,對於主刀醫生要求的是必須要無菌的條件,所以每次在洗手都要用那小刷子進行刷洗,而每一次都是要用新的,所以,劉浩現在每洗一次都要用那嶄新的小毛刷在自己的胳膊上、手上和指甲縫上按照七步洗手法的要求進行刷洗,如若不嚴格,那超級神醫系統是不會給你增加積分的,而你也就是白洗刷了一次,所以,每一次洗手,劉浩都是很認真的進行刷洗,可見連續三次刷洗,肯定是很痛苦的。

不過,爲了那個三次積分的增加,劉浩認爲,這點疼痛算得了什麼呢?


當劉浩完成了第三次七步洗手法的後,超級神醫系統傳來了對於此刻劉浩來說是最美妙的聲音:“恭喜宿主,獨立完成七步洗手法,增加3個積分!總積分爲24個積分!”

“醫學洗手分之,之七步洗手法的技能熟練度爲大師級別(102/90)!自動升級爲絕藝級別(15/120)!”

劉浩聽到超級神醫系統的聲音後,頓時有些鬱悶了:“絕藝?這是什麼鬼?能否解釋一下呢?有沒有附加的驚喜呢?難道這麼一個超前的系統,連個最基本的說明都沒有嗎?怎麼什麼東西都要我一個個的去摸索呢?”

就在劉浩站在洗手池前,對着體內的超級神醫系統進行着吐槽時,李夢晨和孫曉潔也換好了衣服走了過來,李夢晨看到劉浩後,開口隨意的問了一句:“我說,劉浩,你洗好手了嗎?”

而此刻的劉浩一門的心思正在琢磨着那個剛剛晉升爲絕藝級別的七步洗手法呢,所以他在聽到李夢晨的問話後,就想也沒想,直接說了一句:“嗯,洗好了,我連着洗了三遍呢。”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是一臉的驚訝,不禁開口問了一句:“我天,你可真行,一個手,洗乾淨了不就好了嗎?爲什麼要洗三遍呢?”

聽到李夢晨的話後,劉浩也是突然意識到了自己一時疏忽,說錯了話,連忙開口笑道:“哎,也不知爲什麼,總是感覺自己洗的不乾淨,所以就連續多洗了兩次!”

聽到劉浩的話,李夢晨也是一臉無語的看了一眼劉浩,然後一邊洗手,一邊開口道:“我說,劉浩,你可真要多長點心了,你可別忘了,今日咱們可是要做四臺手術呢,每做一臺手術,咱們可是要洗一次手呢,所以,咱們洗手的頻率可是不低,若是每臺手術前,你都要連續洗三次的話,那我看,你今日的這個手可是要遭大罪了!”

一旁的劉浩在聽到李夢晨這麼一說,也猛然的醒悟了過來!

可不是嗎?當他一臉尷尬的看着自己那用小刷子給刷的都快脫皮了的小手和胳膊,此刻,劉浩都有種撞牆的衝動了,自己的腦子怎麼就這麼笨呢,連這麼一個事情都沒有想明白。唉!




lixiangguo

凌浩稚嫩的小手,隨意的握着,之後把刺虎內丹放在了研苒的手中。

Previous article

「回來。你拿什麼跟他拼?你是想王家滅族嗎?都少安毋躁,那陳青應該只是恰巧來這裡,我們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麼,用不著隔著這麼多星系進行追殺。吩咐下去,他願意跟就跟著,保持一定距離,誰也不許招惹,否則後果自負。」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