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朱七很鬱悶。

他看著這個大豬頭,真的恨不得立刻暴揍他一頓,然後將他烤著餵養自己的妖獸吃了。

「敢不敢直接發下星元之賭?」朱七眼睛藐視地對著獨孤不貳,冷哼道。

「來就來,誰怕誰是豬!」獨孤不貳擼起袖子,不甘示弱。

很快,兩人發下了星元之賭。

賭的內容,則是朱七和任性,誰能在半個時辰內,參悟更多的《踏雪無痕》招式。

而那個精神矍鑠的藍衣老人,則充當了鑒定人,必定,這踏雪無痕,是他參研出來的武技。

很多人倒是十分關心,這踏雪無痕,雖然排了這麼高的價錢,但是如果不能參悟,拿回去,也是廢紙一本。

而且,在很多武修者眼裡,這參悟功法,有的時候甚至比獲得絕世功法,更加重要。

於是,本來如火如荼的功法拍賣,變成了參悟功法的對賭。

很多人更是將目光投向了小拍賣台氣定神閑的灰衣少年,對他是否真的能如胖子吹牛所說,能直接將《踏雪無痕》參悟到最後一招,十分期待。

主拍賣台,一個穿著紫色衣服的公子哥,則十分鬱悶,他本來還等著,要拍賣自己的一門功法,用來換星石用呢,沒想到,這會兒大家的目光,居然都放在了小拍賣台上。

「真是氣死我了!」紫衣公子冷哼一聲,卻也無可奈何,他可不願意此刻就拍賣自己的功法,因為參與的人,明顯會少許多,都被小拍賣台吸引去了。

很快,對賭開始。

風雲宗少主朱七先開始參悟功法。

他上了小拍賣台,拿著《踏雪無痕》,一副神情凝重的樣子。

這可是被撫仙樓列入五品武技的,他們整個風雲宗,五品武技都不過只有兩三本而已。

很快,他開始翻開踏雪無痕,望著上面的簡介文字,開始參悟。

《踏雪無痕》一共九招,每招九個變化,但是總共也不過九頁。

第一招,踏水飛煙,他很快便參悟了,只看了一眼,便翻了過去。

第二招,踏冰起霧,朱七也只看了不過幾十個呼吸的世間,便微微一笑,又翻到了第三頁。

第三招,踏雨逆行,朱七稍微多看了幾眼,這一招,顯然比前兩招要難得多。

即使如此,他也不過只用了一小會,便將它翻了過去。

……

台下,很多人紛紛凝神,對《踏雪無痕》的內容,充滿了神往。

畢竟,在凌亂州,五品和以上的功法和武技,並不多見,每次出現,都會引發很多人爭奪。

「我擦,畢竟是風雲宗的天才啊,這參悟速度,也是沒誰了!」

「就是,老子上次參悟一本三品功法,前三招直接用了一天時間,都沒完全摸透!」

「哎,真是虎父無犬子,他父親是一門宗主,兒子自然也不會差!」

「太逆天了,不愧是三品神識,神聰級,這在凌城,可並不多見!」

「難怪參悟這麼快啊!」

……

在眾人的驚嘆聲中,朱七忽地面含微笑,又成功參悟了第四招,踏霜無風。

第五招了!

……

「時間到!」

在朱七翻到第五頁的時候,那個藍衣老者頷首微笑道。

半個時辰,很快。

但是,對朱七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直接參悟到了第四招,老者感覺十分驚訝。

隨即,朱七開始激發星元之力,演練他參悟的步法,從第一招踏水飛煙開始,一直道第三招,踏雨逆行。

儘管這台上,沒有水,沒有冰,沒有雨,但是在朱七的施展下,那台上,卻彷彿有水,有冰,有雨。

隨著他的步法越來越快,越來越純熟,朱七的腳下,竟然還伴隨著起了煙和霧。

而且,越到後面,能看清他步法的人,越少,特別是起了煙霧之後,更是沒有幾個人能夠看清他的步法。

「第五招,踏霧而行!」

隨著朱七說出這幾個字,很多人紛紛一驚,他竟然連第五招也參悟了?

剛才,他們還以為朱七隻參悟了四招呢!

藍衣老者更是睜大眼睛,望著朱七腳下霧氣越來越濃,步法越來越快的影子,頷首讚歎。

不一會,朱七將五招踏雪無痕招式全部演練完畢,忽地雙腿併攏,一抱拳,對著藍衣老者道:「前輩這《踏雪無痕》,果然是絕世功法,這一路施展,感覺妙處奇多,晚輩佩服!」

老者頓感臉上有光,這可是來自凌亂州一個強大宗門少主的誇讚!

老者對著朱七點點頭,表達敬意。

他忍不住讚歎道:「這風雲宗,果然是人才輩出啊,年輕一代,能有如此悟性的後生,也算是不枉費我這本武技的研修功夫了!」

「英雄出少年,老夫很看好你啊!」

朱七滿意地點點頭,隨即用挑釁的眼光望著任性,冷笑道:「該你了!」

那眼神,帶著十足的輕蔑。

他哼道:「本少主是三品神識,神聰等級,也只能參悟到第五招,只怕你是連三招都不能參悟吧!」

(第一更。今天還有四更。求訂閱,求打賞,求推薦票!) 朱七滿臉炫耀地對著任性說話,為自己參悟了五招踏雪無痕得意起來。

但是,很多人忽地注意到任性的情況,頓時都在下面撲哧一笑。

頓時,朱七滿臉黑線。

他無比氣憤地發現,任性那傢伙,竟然坐在台上的凳子上,睡著了。

甚至,也不知他夢到了什麼美好的事情,臉上竟然還帶著十分萎靡的笑容。

「我****大爺,老子說的話,你聽到沒有?」

朱七氣不打一處來,直接衝到任性的凳子旁,對著他的耳朵大吼道。

「我曰,那隻狗吃了癲癇葯,在老子耳朵旁邊叫喚啊!」

任性身子一顫,忽地睜開眼睛,望著眼前十分氣憤的朱七,忽地冷哼道:「我日,老子正好要上一個絕色美女,你居然將老子美夢打斷了,你必須陪!」

「就你,還有絕色美女願意給你上?」朱七冷笑道:「只怕任何你的,願意和你認識,都是那女的眼睛瞎了吧!」

任性本來愉快的神情,忽地變得冷冽起來。

剛才,這個朱七和獨孤不貳對罵,他樂得在旁邊看熱鬧。

但是,現在他罵到了自己頭上,而且想跟老子叫板,門都沒有!

他忽地臉色一沉,一字字問道:「對了,你有妹妹沒有?」

「哼!本少主不僅有妹妹,而且絕對是傾國傾城的大美女!」

朱七忽地炫耀似的說:「不過,她可不是你這種窮比能夠惦記的!」

索愛迷情:腹黑首席悠着點 「我妹妹朱九,可是已經許配給怒海宗的少主了,咱們風雲宗和怒海宗,都是五品宗門,可算是門當戶對……」

「有?那就好!」任性很認真地望著胖子獨孤不貳,說道:「二胖,我宣布,他的妹妹朱九,以後是你的了!」

獨孤不貳臉上一喜,卻忽地眼珠子一轉,十分不屑地道:「我曰,任爺,不帶這樣的啊!」

「誰相信這個二貨的吹牛比啊,萬一他妹妹是個醜八怪,老子不是虧大了?」

說完,他還做了一個豬八戒式的鬼臉,要多醜有多醜。

眾人聽了,頓時被他的鬼臉逗樂了,很多人更是在為這個胖子擔心。

誰人不知,朱七的妹妹,風雲宗的九姑娘,那可是位列凌亂四枝花第四,素有風雲一枝花的美譽。

但是,在這個胖子眼裡,竟然還要擔心她長得不好看。

卻不知,人家壓根就不可能看上你好吧!

朱七聽了任性說自己的妹妹以後是獨孤不貳的了,已經氣得不行。

這會兒,聽獨孤不貳居然口中還敢嫌棄妹妹怕不好看,更是氣得火冒三丈。

「信不信,我在這裡殺……啊,揍你們?」

朱七臉色無比陰沉,盯著獨孤不貳和任性說道。

在這裡,殺人,他不一定敢,但是揍人,還是可以考慮的。

畢竟,最多到時候讓父親出面周旋下,陪撫仙樓一點損失就是了。

以前,也不是沒幹過,只要不搶人拍賣的寶貝,不亂了行情就行。

「嗚嗚嗚,我好怕,你那麼凶幹嘛!」

任性故作退讓地道。

「不就是拿胖子開個玩笑嘛,瞧你那熊樣,那裡有一個宗門少主該有的胸懷和氣度?」

「這樣胡攪蠻纏的,簡直和大街上的潑婦差不多!」

「得了,不跟你耍嘴皮子了,老子要去參悟功法了,你讓開!」

……

朱七頓時氣結。

這是誰在胡攪蠻纏?是你們好不好?

他心裡在狂草,在嘶吼。

但是,聽到任性說風雲宗少主該有的胸懷和氣度,他竟然又不好發作,畢竟,他一個少主,和這兩個泥腿子,有什麼好生氣的?

要是太認真,還真是太掉自己面子了!

朱七真的讓任性到了小拍賣台的中間,他的眼中,則露出了一絲笑意。

哼,看你參悟功法到幾招,這才是最羨慕的對比,耍嘴皮子有個鳥用!

等你輸了,我看你怎麼哭,要知道,五萬五品星石,足夠買下兩本五品功法了,我就不信,你們兩個窮比,還能拿的出來?

看著任性和獨孤不貳兩人寒酸的衣著,他心中想著,到時候,他們換不上星石,就只能以身抵債了!

他的神識中,已經浮現自己拿起鞭子,在抽打兩人屁股和幾把的情景,那一定好玩極了!

「嘿嘿嘿……」朱七忍不住笑出聲來。

紅色莫斯科 這笑聲,在其他人眼裡,固然是居高臨下的藐視之笑,因為他們認為,任性不可能參悟到第五招。

甚至,他們以為,任性能參悟到第三招,就算造化了!

只是,任性聽到這笑聲,卻也笑了。

他的笑,很陰森,很詭異。

「我曰,等會,看老子怎麼弄你!」

任性笑眯眯地端坐在小拍賣台的桌子上,忽地開始翻了起來。

眾人忽地將目光齊刷刷投向了任性。

開始了!

只是,讓所有人都吃驚的是,任性卻根本就不像是在參悟功法,倒更像是一個不識字的孩子,拿著一本書在胡亂翻頁玩耍。

因為他在第一頁,直接看了一眼,就翻到了第二頁。

第二頁仍然只看了一眼,又翻到了第三頁!

……

幾個呼吸的時間,任性就已經將這本《踏雪無痕》翻完了。

隨後,他忽地忽地扭頭,問站在旁邊的藍衣老者。

「你研出這本功法,用了多長時間?」

老者一愣,不知道任性這個時候為何問這個問題。

lixiangguo

夜無殤看了一眼下面的老族長,發現其正對著自己一臉奸笑,這意思是,認命吧!

Previous article

北冥羽澤每次明明抓到了對方的痕迹,金系靈力毫不遲疑地緊接著刺了過去,卻每次都堪堪差了半步,緊貼著那女人的衣角而過,就像是吊在眼前的肉,明明張口就能吃到,卻始終只能聞到肉香卻吃不到口中,那感覺實在是抓心撓肝,難過得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