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朝某個方向縱身一躍,連最後一根龍柱也被打了出來。

看著轉瞬之間呈現在自己四周的龍柱,軒轅奕琦不禁有些玩味的稱讚道:「先皇真是愛玩障眼法。留了兩把鑰匙做手腳也就算了,連龍柱也刻意隱藏一下。」

「這是當然!你可別忘了這是什麼地方!人家肯定要為自己死後的老祖墳著想啊!」

既然是皇陵,哪有沒防備機制的?所以安錦瑤很是理所當然的懟了軒轅奕琦一句。

「又沒藏什麼稀罕的玩意兒!區區一池的神魂液而已。」

而且那神魂液還是被軒轅先皇拿來保存他的屍骨,令他容顏永駐的。

「少廢話!開鎖!」

龍柱上面攀附的神獸即是鎖眼,安錦瑤開始催促起了某人。

「這四把鑰匙的造型皆差不多,很難分清誰是誰,如果第一次開錯了,不會有事吧?」

想著這皇陵也太好闖了些,於是軒轅奕琦又問了安錦瑤幾句。

「額,你不知道哪把鑰匙對於哪個方位的龍柱嗎?」

「不知道啊!這鑰匙都長得一樣。」

軒轅奕琦邊說邊將鑰匙掏了出來,攤給安錦瑤看。

「……」

其實軒轅奕琦這烏鴉嘴猜測得還真對,如果第一次開錯了,的確會觸動機關。

「沒辦法了!只能碰運氣了!如果我們第一次開錯,確實會有大麻煩!」

拿著四把鑰匙逐個瞅了瞅,安錦瑤發現自己也找不出任何區別和破綻之後,直接將這項艱巨的任務推給了軒轅奕琦。

「……」

某人一臉黑線的瞅著被安錦瑤推拒回來的四把鑰匙,忽然發現最初他向柳家和夢家討要回來的兩把鑰匙有些特殊。

雖說外表和大小差不多,可掂在手裡的份量卻不一樣,準確的說,是打造的材質不一樣。

一把是白金打造的,一把居然是用木頭外加瓷器燒制的。

「其實,它們還是有區別的,起碼顏色不一樣。」

「所以呢?」

安錦瑤指了指四個顏色和材質相同的龍柱提醒著軒轅奕琦。

「所以,這裡面肯定有訣竅。」

不等安錦瑤再問什麼訣竅,卻見軒轅奕琦拿著其中的一把鑰匙走向了白虎位的龍柱。

將那把白金打造的鑰匙插進了鎖眼,白虎位的龍柱瞬間轉動,竟是成功的打開了。 「行啊!不錯啊!繼續!」

只要挺過了第一次,後面的開鎖機會是隨著成功次數遞增的。

「這把木鑰匙一定是青龍位的。」

軒轅奕琦剛說完,青龍位的龍柱也動了。

可是開著開著,軒轅奕琦忽然沒法繼續了。

「怎麼了?」

見四個龍柱已經成功解決了一半,軒轅奕琦卻半途而廢了,安錦瑤很是不解的望向他。

「如果說,打開龍柱的方法跟鑰匙打造的材質有關係,那麼剩下的這兩把人工模仿的鑰匙可怎麼辦?這兩把可是同一個材質打造的。」

「不是吧?」

安錦瑤瞅了一眼還剩下沒開的兩個龍柱,發現正是朱雀和玄武。

朱雀和玄武對應的材質可是火和水啊!

誰能用火和水打造出實體的鑰匙?這不是在逗她嘛!

「怪不得先皇沒有打造出這兩把鑰匙,而是只保留了鎖匠的打造圖。」

直到此時,安錦瑤才隱約明白了這四把鑰匙為何只有兩把的真實玄機。

「不!這兩把鑰匙應該能用,只不過需要水系法師和火系法師才能打開。」

要不然,這開鎖就徹底失去了意義。

「水系和火系?正好我是火系啊!把鑰匙給我,我去開朱雀!」

想要元素法師,這不現成就有一個,正是她安錦瑤。

「不好意思!這龍柱娘子還是讓給為夫我開吧!誰讓我是全系的。」

「噗!」

原本安錦瑤還在糾結待會兒剩下的那個玄武龍柱應該咋辦,豈料忽然聽見軒轅奕琦這番欠扁的自誇后,是徹底忍不出噴了。

「這次第一次開錯應該沒事了吧?」

由於不曉得這兩把鑰匙,到底哪把是朱雀,哪把是玄武,所以軒轅奕琦在開之前,向安錦瑤確認道。

「嗯,沒事了!因為我們已經成功開了兩個龍柱,等於說有兩次開錯的機會。」

兩次開錯的機會用來嘗試剩下兩個沒開的龍柱,綽綽有餘。

得到安錦瑤肯定的答覆,軒轅奕琦才放心大膽的開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次的運氣也是極好的,又是一開即中。

兩人瞅著逐漸自動打開的墓室大門,相視一眼之後,便走了進去。

皇陵比軒轅奕琦想象中的要簡單的多。

棺木就存放在水池中央。

而所謂的水池,滿滿的都是神魂液。

「該偷走多少好呢?」

不知道神魂液的揮發效果,也不知道一滴神魂液能撐多久,所以軒轅奕琦盯著滿池的神魂液開始發愁起來。

「至少歹偷走這池子的四分之一才行。」

有了當初在東炎大陸的教訓,安錦瑤對這神魂液的用量可是記憶猶新。

「這麼多?不讓先皇的遺體永駐青春了?」

軒轅奕琦嘴上是這樣說,可臉上的神情絲毫不見有多替先皇著想。

「都偷了他好多神魂液了!永駐青春的功效早就在一天天的衰減,還永駐個屁!」

想當初,這裡面的神魂液可是很多的,絕對不是現在少得可憐的一池子。

「我帶了很多容器,快裝吧!」

安錦瑤邊說邊從玲瓏塔內又是掏盆,又是掏罐的,最後乾脆將水桶也掏了出來,看得軒轅奕琦那是一愣一愣的。 蹲下身子幫安錦瑤裝滿了一個又一個的容器,軒轅奕琦忽然有些同情的默默看向池子中的棺木。

不曉得,逐漸失去神魂液維持的先皇遺體怎麼樣了。

會不會棺木裡面早已腐爛,變得猙獰恐怖了?

畢竟偷盜死人的東西,有些缺德。

戛然而止的愛情 裝啊裝!也不知道裝了多少神魂液!直到看見逐漸見底乾涸的池子,安錦瑤才意識到自己貌似忘了撒手,偷過了頭。

「額,我們走吧!」

就在安錦瑤準備催促軒轅奕琦滿載而歸的時候,怎料變故卻在下一秒鐘發生。

只見原本毫無動靜的先皇棺木忽然劇烈搖晃了起來。

裡面發出了「嗡嗡」像是野獸的怒吼,聽上去特別恐怖。

「發生什麼了?」

感受到墓穴忽然颳起了陣陣陰風,襲卷著周圍的燭火忽明忽暗。

「應該是咱們偷得有些太過分,惹得先皇的英靈不滿了。」

被問的軒轅奕琦,隨口亂答著。

「不是吧?咱們點子沒那麼背吧!」

怪不得以前在東炎大陸,每次她向軒轅皇室討要神魂液的時候,軒轅莫璃總是不讓她親自來。

「應該就是這麼背!」

看著劇烈搖晃的棺木,從裡面伸出了一隻白骨般凄厲的手,安錦瑤嚇得一聲尖叫,連忙撈起軒轅奕琦往外面跑去。

怨氣!

好大的怨氣!

先皇真的詐屍了!

「誰在偷朕的神魂液!」

從棺木里爬出的一堆白骨,猶如殭屍般歪著頭,朝四周搜索了一圈。

由於沒有眼睛,所以指望這堆像是被人用絲線吊起來的白骨能夠看見安錦瑤和軒轅奕琦是不可能的了。

也許是憑藉著強大的氣息感應,幾乎是在原地停頓幾秒,先皇就鎖定了安錦瑤拉著軒轅奕琦逃跑的方向。

身後傳來一陣響徹整個墓穴的怒吼,安錦瑤知道後面正有一架拚命追逐自己的白骨。

「他身上好臭啊!」

安錦瑤幾乎是越跑越快,被墓穴裡面熏天的臭氣給熏得頭都要暈了。

待兩人跑到了龍柱旁,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忽然龍柱在被追來的先皇指示下,竟變化出無數道縱橫交錯的屏障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小心!」

在安錦瑤還未反應過來之際,就被軒轅奕琦一把撲倒在了地上。

隨後「嗖嗖」幾聲,幾隻鋒利的箭羽從每個龍柱的嘴裡噴射了出來。

「打他!」

都怪這個死皇帝不好好待在棺材裡面,偏偏跑出來拿龍柱欺負他們。

在安錦瑤的一聲令下,軒轅奕琦無奈的召喚出凌霄劍,對著那堆白骨砍去。

「敢打朕!讓你們嘗嘗墮落的滋味!」

「墮落?什麼鬼?」

安錦瑤話音剛落,就瞬間失去了視線。

周圍全部被一股黑暗陰邪的氣體纏繞,怎麼都揮散不去。

這些氣體能霸道的侵蝕人的神經,污染人的神識。

感覺太陽穴傳來陣陣的刺痛,大腦開始不受控制的胡思亂想,安錦瑤這才意識到這些氣息的力量有多強大。

心中強行念起了清心咒,安錦瑤在半清醒之間,開始呼喚起軒轅奕琦。 「殺了她!快殺了她!她慫恿朕的孫子來偷朕的神魂液,真正的目的是想除掉一個糾纏她的包袱,成功嫁入皇室!」

此刻的軒轅奕琦,凌霄劍被先皇的白骨掌控著,強大的怨念伴隨著對安錦瑤的怒氣,施壓到軒轅奕琦的頭上,脅迫他的心神。

「她根本就不喜歡你!她連朕的孫子都不喜歡,還會喜歡你?她要嫁的是曉月仙尊!自鳳族的神女還未降世之前,鳳族就將她許配給了曉月!她欺騙了軒轅皇室,也欺騙了你!」

沒想到先皇會將這些事情悉數吐出來給軒轅奕琦聽,聞言的安錦瑤臉色大變,強行忍著神經被撕裂的疼痛,將一束清心咒束縛在了先皇的身上。

「先皇說得都是真的?」

身旁的軒轅奕琦忽然陰沉著臉色,將凌霄劍指向了自己質問,安錦瑤神情頓時一僵。

「都是真的!朕說得全是真的!她怕秘密泄露,就在朕的茶水中下了毒!」

「別瞎說好嗎?你自己被別人害死,心存怨念,不要把髒水潑到我頭上!」

「不!朕沒撒謊!就是你!軒轅皇室之所以沒落到這番地步,全部都是因為你騙婚!」

沒料到自己怒吼了一句先皇,這貨反而還被激怒了,一陣瘋狂的咆哮,頓時震得整個墓穴劇烈搖晃,飛沙走石。

完了!

照這樣的毀滅程度,不驚動軒轅皇室的注意力才怪!

相信用不了多久,皇家禁衛軍就會成千上萬的趕赴這裡。

她要是跟軒轅奕琦被撞破,多尷尬!

lixiangguo

「始終找不到。」

Previous article

「我也不知道,我爹走的比較急,沒有說是什麼事情,只是叫我來叫你,后一起趕過去,時候不找了,我們走吧!」玉婷拉著若雲就向天道殿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