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月一則是瞪了那些人一眼。知道什麼,他這不是沒骨氣,而是審時度勢,跟了這麼個陰晴不定的主子,沒辦法!

月拂蒼白的唇一勾,似笑非笑,坐在軟榻上好整以暇地看著手中拿著披風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手一伸,一個巴掌大的湛藍色小錦袋就落入了月拂的掌心。

而遞過來小錦袋的人,與月一著了同色衣衫,較之月一的俊朗,此人的容貌明顯就偏陰柔幾分。

月拂從小錦袋中掏出了一顆玉米粒放入口中,細嚼慢咽之後才慢悠悠地開口,「說說看,錯哪兒了?!」

月一緩緩開口,一臉誠懇,「屬下不該讓陌生人進碎雪居,不該擅離職守置王爺於險地。」

「這些?」見月一沒有再說話,月拂輕飄飄且聽不出喜怒地吐出兩個字。

月一一愣,皺眉深思。還……有其他的么?!

又吃了一顆玉米粒,月拂才緩緩開口,「本王今日被人嫖了還差點春風一度,你身為暗衛,竟然見機溜了!」

月一:「王爺,屬下是拿披風去了!」雖然他當時確實想溜,但是,主要還是替自家王爺拿披風去了。

「披風呢?」月拂漫不經心地問。

「在這……」月一的話還沒有說完,手也是舉到一半,就親眼看著手中一寸衣料價值千金的披風在瞬間變成了齏粉,然後在自家小祖宗的一揮衣袖中,消散在空中的時候還糊了他一臉。

月一瞬間風中凌亂!

王爺,主子,小祖宗,這可是藍火貂皮製成的披風啊,一寸千金啊,這麼一件披風,好幾百個千金了!最重要的是,他現在手中沒有披風了!

他的物證沒有了!

又丟了一顆玉米粒進嘴裡,月拂繼續開口,「不僅見機溜了,剛才走過來的時候眼中還有幸災樂禍,是以,本王很不開心。」

月二有些同情地看了月一一眼,王爺不開心,後果很嚴重。

「王爺,我真的錯了!」月一覺得,在王爺面前,他還是老實認錯好了。剛才不應該幸災樂禍的,心下頓時無比懊悔。

再次吃了一顆玉米粒,月拂拎了拎手中的小錦袋,漫不經心地開口,「如此,便罰你……吃兩個月玉米!」

聞言,月一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王爺口中的吃兩個月玉米,是真真正正的這兩個月內,除了喝水,能吃的東西就只有玉米,而且,還只能是生的玉米直接啃,而且的而且,還不能浪費。

因為玉米,是王爺的最愛。

「你若是想摳兩個月玉米也行!」月拂給了月一選擇的餘地。

月一唇角抽搐了一下,笑比哭還要難看,「王爺,屬下喜歡吃玉米。」他可不想坐在成堆玉米前一顆一顆地將玉米粒摳下來,不僅不能傷了玉米粒,還得顆顆色澤飽滿,珠圓玉潤。

他……實在是做不到啊! 「哈?」周圍的幾個人都有點兒懵。

瑪格麗特說的是什麼鬼?好像不是英語?三個男人不約而同的想。

「沒事,就是覺得你長得挺像一個人的,別在意。」乾笑一聲,瑪格麗特含糊的給混了過去。

她能說什麼?你長得好像鰲少保嗎?真是的,人家那麼多作品跟海報雜誌呢,她怎麼偏偏就對那張徐錦江的ps圖片影響那麼深刻呢?瑪格麗特對自己的記憶力感到十分心虛。

不過看到這位雷神先生她就想起來了親愛的**影后,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都好久沒有關注了呢~

我一點兒都不想要你的關注!如果娜塔莉·波特曼知道瑪格麗特的想法的話大概會這麼說。

但她現在根本就沒時間去關心這個老對頭,因為現在有另一件讓她無比暴躁的事情搞得她頭都快疼死了!

「上帝啊,這個女人為什麼就這麼的陰魂不散!」娜塔莉一臉抓狂。

她好不容易說服了導演跟製片人帶著《V字仇殺隊》來威尼斯電影節,天知道她費了多大的勁兒!再加上為了得到這個角色下的那些功夫,娜塔莉覺得自己已經夠心力交瘁的了。結果可倒好,到了威尼斯才發現他媽的今年的評委裡面有個死敵斯嘉麗·約翰遜啊!

娜塔莉沒控制住自己爆了個粗口,這簡直是太他媽的操蛋了!

要說她跟斯嘉麗·約翰遜之前其實沒有什麼宿怨,兩個人外形就不是一掛的,一個清湯掛麵知性風,另一個風格艷麗文藝派能有什麼交集?但問題是好萊塢就那麼大點兒,童星能出演的角色就那些,她跟對方之間免不了有點兒磕磕碰碰什麼的,而這種磕磕碰碰在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進入哈佛就讀之後達到了頂峰。

跟她進入哈佛時候的大張旗鼓不同,斯嘉麗·約翰遜進入哈佛幾乎是毫無聲息的,如果不是聽到室友跟朋友們的談論她壓根就不知道對方也進入了哈佛,這屬實是讓她吃了一驚,感覺跟吞了只蒼蠅似的。

哈佛才女什麼的,一個就夠了,多了就不值錢了。娜塔莉覺得自己規劃的路線被人抄襲了,尊嚴也被冒犯了。特別是在得知了那個約翰遜進入哈佛時候的成績,差點就沒嘔出來一口血來。

說好的胸大無腦呢?既然長了個肉彈身材你為什麼不把肉彈路線進行到底?噹噹B級片的花瓶女主角不好嗎?為什麼偏偏要跟她爭?同樣的棕色頭髮,同樣的哈佛學歷,同樣的猶太人…..現在這該死的女人還在她之前拿到了奧斯卡的最佳女主角提名,簡直完全沒法忍!

「啊——」娜塔莉氣得一頭栽進了鬆軟的被子裡面,她要死了!

「啊哈,我就是同樣走這條路線怎麼了?誰規定混好萊塢的只許她一個人上哈佛?再說了我也是堂堂正正考進來的,憑什麼就得比她低一頭?」斯嘉麗翹著腳,抬著下巴說。

她承認她是有借鑒波特曼的路線,但抄襲什麼的就有點兒過了。畢竟他她可沒在進入大學的是宣揚的滿世界都知道,還說出來一些什麼演員這種工作不適合她的話。平時在學校也是足夠低調,更沒搞出來什麼大學畢業去耶路撒冷的進修!

天知道希伯來大學被稱為中東的哈佛,你都在正版的哈佛畢業了還跑到那裡進修,跪舔的姿態能不能不要這麼明顯?

知道你耶路撒冷出生,從八歲就開始吃素,還是環保主義者,這些都被你的公關宣傳的滿大街都知道了,但就是,別那麼猶太主義行嗎?

斯嘉麗從來不否認自己是個機會主義者,會靠著關係去獲得一些機會。她就是好萊塢生態圈中的一員,有機會不用那是傻蛋。在規則的範圍內進行著自己的遊戲沒什麼不好的,大家都這麼干,但娜塔莉的行為還是讓她目瞪口呆,超出了想象力的極限。這大腿抱的,簡直是太赤.裸.裸了!

「沒讓你低她一頭,只不過你都成為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的評審了,但她還在獨立電影中苦苦奮鬥,所以能不能別把注意力再放在她的身上了?」助理小姐翠西翻了個白眼。

她忙著把斯嘉麗的那些行李們分門別類的放好,在威尼斯期間她可是要出席好多的場合呢,光是禮服就好幾個箱子。

「不是我要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而是她在跟我過不去。你看到了嗎?她在斯派克·李套近乎的時候看我的那個眼神,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之後她會在他的面前說些什麼!天啊,翠西,這個人簡直是讓人噁心透頂了!」斯嘉麗反駁助理小姐。

她並不否認在最初面對娜塔莉·波特曼的時候就帶著偏見的眼光,實在是對方彪悍的經歷太過讓人無法忽視。當年那麼小的年紀就能算計的瑪格麗特的事業差點毀於一旦,如果不是她自己本身的背景足夠硬,換了個不怎麼聰明的其他人早就栽在這上面從此消失在好萊塢了。而即使在之後的幾年中沒有出色的作品,但這位來自耶路撒冷聖地的女士依然靠著自己的手腕走到現在。這麼一個精明的可怕人物怎麼能讓人不忌憚?

而之後的校園生活跟工作上面的競爭更是證明了這一點。她們之間都交鋒了多少次了?從好萊塢到哈佛,兩個人的明爭暗鬥一直沒有停止過,所以雙方惡意滿滿才正常,要真是對對方敞開心扉的話那肯定是有什麼陰謀正在進行。

「不行,我的做點提前的防備,絕對不能讓這女人得意!」斯嘉麗從椅子上面跳了起來。

娜塔莉·波特曼沖著什麼來的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來,作為一個致力於讓對方吃癟的人斯嘉麗怎麼能讓她如願以償呢?

「至於這麼嚴重嗎….」翠西額頭掛下兩條黑線。

實在是不能理解斯嘉麗的這種心態,這都快趕上瓊·克勞馥和貝蒂·戴維斯了,到底是多大的仇啊?

「親愛的,你不明白,我這是為了保持電影節的公正性,避免某些人暗中用些什麼手段來獲得不應該屬於她的東西,這並不是什麼私人恩怨。」斯嘉麗貌似一臉正經的說。

想到被娜塔莉搶走的那個角色她就心痛無比,再想起以前兩個人之間的競爭就更煩。尤其是想到在《偷心》的時候,這個女人居然還企圖通過人情關係來讓邁克爾·尼科爾斯換掉她,在《迷失東京》的選角期間更是小動作頻頻就讓她氣不打一處來!

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斯嘉麗覺得既然對方先開了個頭的話那就別怪她報復回去。大家都是從好萊塢的童星混過來的,誰怕誰啊?

「…..我覺得這就是私人恩怨。」翠西喃喃自語。

她到現在還記得在哈佛那個給女生投票的網站上面兩個人幾乎打了個平手時候斯嘉麗咬牙切齒的樣子呢。

雖然那個網站當時的行為非常具有侮辱性,斯嘉麗本身也不喜歡。但不喜歡是一回事,作為公眾明星在這種學校內部的網站上面輸給死對頭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至少就翠西所知,兩個人都在背後發動了不少的勢力來戰勝對方,雖然最後是斯嘉麗戰勝了,但兩個人之間票數卻沒差多少。再加上以往的那些歷史,兩個人要和平相處確實是有點兒難度。

果然好萊塢這潭水.很.深,不能看表面,明明這兩位白天碰面的場合還是蠻和諧的,誰知道私底下會是這麼一副樣子呢?恐怕那位波特曼小姐也在考慮要怎麼避免被斯嘉麗壞了好事吧?翠西內心感慨。

讓兩個人同時惦記的波特曼小姐確實是。被母親從被子裡面挖出來之後她就感覺自己都快要奄奄一息了。

她實在是搞不明白為什麼每當她的事業要有點兒進展的時候就會有人出來攪局。

最開始是瑪格麗特·簡,好不容易這傢伙終於在她的生活中消失了——嗯,娜塔莉對此很矛盾,既為瑪格麗特的事業已經達到了讓他們這些同齡人仰望的地步脫離了競爭圈子開心又為這座怎麼跨也跨不過去的山峰擋在前面沮喪——又出來了一個克爾斯滕·鄧斯特。

比起那個讓她栽了人生頭一個跟頭的瑪格麗特·簡,這女人在她的手裡面已經搶走了五個角色了,從《惡意的誘惑》到《處女之死》再到《蜘蛛俠》和《蒙娜麗莎的微笑》甚至是本次威尼斯電影節的一部參展電影《溫布爾登》,這個女人可以說是她人生中另一個非常討厭的人物。

後來還有同為猶太人、素食主義者的安妮·海瑟也來給她添亂,但這些都比不上斯嘉麗·約翰遜這個該死的女人!

沒錯,在娜塔莉·波特曼的心中,瑪格麗特已經成功的退居二線,既然已經追不上了就別給自己添堵了,這是波特曼小姐的處事原則。

而斯嘉麗能夠成為她最討厭的女演員則是因為她先後從她手中奪走了跟邁克爾·尼科爾斯和伍迪·艾倫合作的機會,以及那部成功的讓她得到奧斯卡青睞的《迷失東京》跟在評論界中大受好評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娜塔莉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真的,如果她現在有成績在手當然不會在意這些角色,可問題是從九四年至今她還是只有一部《殺手萊昂》,人們提起她的時候一直是瑪蒂爾達!天知道她有多麼討厭這部給她帶來了眾多困擾的電影,但卻不得不忍受這種情況,就因為在那種后她的成績平平,不再令人驚艷。

有時候她甚至在想當初如果她成功的扳倒了瑪格麗特·簡,演了『星球大戰前傳』系列會怎麼樣?可惜的是沒有如果,事已

作者有話要說:

至此,沒必要回頭看了。

「媽媽,我一定要拿到這次的威尼斯最佳女主角。」她用力握住了母親的手,語氣堅定的說。

奧斯卡的六千人評委不好公關,但威尼斯卻是只有九個評委的…..

「威尼斯?」瑪格麗特皺了皺眉頭。

打發走了來自澳大利亞的兩個小帥哥並且塞給其中一個木火炬前台的接待地址之後她就接到了布萊恩的電話。

「可是我現在正在拍攝《史密斯夫婦》,行程緊得很,哪有時間飛到義大利去參加電影節?」瑪格麗特翻了個對方看不到的白眼。


其實鰲少保雖然演了不少掉節操的電影,但這位是真文藝青年啊,在畫壇也是有一席之地的,人家是從畫壇大師關山月,正宗的畫二代啊╮( ̄▽ ̄”)╭

感謝小天使

百里紫蘇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06-2319:26:10

讀者「莫問君安」,灌溉營養液+402017-06-2410:06:25

讀者「看那座山」,灌溉營養液+52017-06-2409:57:17

讀者「」,灌溉營養液+502017-06-2404:38:23

讀者讀文章系統返還+12017-06-2402:58:06

讀者「毛絨狐狸」,灌溉營養液+12017-06-2401:39:29

讀者「怡然自得dolphin」,灌溉營養液+102017-06-2320:22:18

讀者「羅葉青」,灌溉營養液+52017-06-2319:49:12

讀者「xilihuala」,灌溉營養液+12017-06-2319:13:09

推篇基友的文

論如何幫男友反向沖分 拜託,她這邊的行程一天天的都排滿了好嗎?要趕在年底完成好進行後期製作跟宣傳,檔期都定好了,要是再跳票的話那就真的要完了。

「不用你全程跟進,開幕式走個過場就行了,主力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為奧斯卡預熱,你懂的。」電話那邊傳來布萊恩無奈的聲音。

他當然知道瑪格麗特現在這個階段忙得要命,《史密斯夫婦》的拍攝行程也很緊張。托尼·斯科特脾氣再怎麼好也不可能讓女主角離組十幾天去參加一個電影節。但一兩天的時間還是能夠擠出來的。開幕式閉幕式打個來回什麼的完全不成問題啊。

別怪他這麼熱心,關鍵在於伊斯特伍德這老頭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七月初完成了電影的所有拍攝,八月份就完成了所有的後期跟剪輯,無論是華納內部的人員還是他們請來觀看電影的影評人都對電影大加讚賞。尤其是對於瑪格麗特的表演,很多人都認為這是一次奧斯卡級別的演出,而鑒於距離她上一次的斬獲小金人已經過去了七年的時間,冷卻度足夠了,加上年底的上映時間瑪格麗特又沒有別的工作,為電影站台是肯定的,那麼曝光率也就出來了….

這麼一來的話你說布萊恩的小心肝能不躍躍欲試嗎?電影十一月份上映,現在完全可以先去威尼斯溜達一圈兒。布萊恩相信憑藉著瑪格麗特的實力跟威尼斯近年來愈加衰減的聲勢只要她去了,那頭小獅子就不可能屬於別人!這麼一來的話瑪格麗特就集齊了歐洲三大跟奧斯卡的最佳女演員了,那可是大滿貫啊~

想到這裡布萊恩能不蕩漾嗎?

要是達成了這個成就的話那可就是世界上第三位得到這個殊榮的人,女演員中的第一人!

在此之前只有傑克·萊蒙跟西恩·潘達成了這個成就,朱麗葉·比諾什達成了歐洲三大跟奧斯卡的女配不算。可是瑪格麗特現在已經踏平了戛納柏林跟奧斯卡,就差一個威尼斯了,即使布萊恩手上影帝影后不少他也淡定不了啊!

「我問問托尼再說吧。」瑪格麗特考慮了一下說。

這個她還真的做不了主。從影以來她向來是不怎麼喜歡在拍攝一部電影的期間去為另一部電影進行宣傳的。這會給電影的拍攝工作造成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煩,獎項的話她就更無所謂了,基本上除了少數幾部電影之外她出演的那些作品也不太可能拿到什麼演技獎。再說了她主場在好萊塢,總是到歐洲折騰個什麼勁兒?

「要去威尼斯?」盧克問她。

順便把她身上的外套攏了攏,洛杉磯晚上的氣溫可不高,別折騰的感冒了。

「嗯,《百萬美元寶貝》的成片之前已經送到了義大利,布萊恩覺得我應該去一趟,為那座獎盃努力一下。」瑪格麗特靠在盧克的肩膀上說。

即使是她體力再好經過了那麼長時間的上下折騰現在也有些疲倦了,更何況如果是正常的這個時間她現在應該都已經撲倒在床上了,睏倦是很正常的。

「帶掛件嗎?」盧克語帶笑意。

他可是記得義大利還有個瑪格麗特的緋聞對象呢。即使是瑪格麗特本人沒那個意思,但難保對方沒有那種意思,他得時刻警惕著,避免某些圖謀不軌的人士打歪主意。

「如果某人讓本小姐滿意的話我倒不是不能考慮。」瑪格麗特聽了這話之後飛快的瞥了盧克一眼,一本正經的說。

「哦,那你覺得怎麼才能讓你滿意呢?」盧克順著瑪格麗特的意思以一種農民佃戶對地主老爺的語氣反問。

噁心的前面的安德莉亞跟尼克差點兒沒吐出來。

真是夠了!這兩個人什麼時候能夠正常不肉麻一點兒!

「帥哥身材不錯,不如你給我跳段脫衣舞吧~」瑪格麗特用食指抬著盧克的下巴說,一臉的小妞給大爺笑一個的神情。

身材這麼好不跳脫衣舞的話多浪費啊,瑪格麗特覺得自己是在給盧克一個機會讓他有段難忘的青春時光,理直氣壯的很。

「你就只想看脫衣舞?」盧克微微仰著頭,慢吞吞的問。

不想要點兒別的了?盧克的眼神中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到了,該下車了。」尼克腳下用力一踩剎車,停在了酒店門口。

管你跳脫衣舞還是肚皮舞的,趕緊下車吧!

真是兩個厚顏無恥的人!他跟安德莉亞同時想。

真可惜,車上的另外兩個人想。

「不不不,親愛的,你沒見到波特曼女士那氣得不行的樣子簡直太可惜了。」斯嘉麗一邊在跑步機上面進行著今天的訓練量一邊跟瑪格麗特吐槽著。

「你對她做了什麼?」瑪格麗特好奇。

其實她也挺無語的,這位波特曼女士每當她把她忘得差不多乾淨了對方就出來刷刷存在感,這麼多年下來事業半死不活的存在感還能這麼強烈也是能人一個了。沒想到這次在威尼斯還能跟斯嘉麗撞到一起,這是不是也算是一種緣分?

嗯,孽緣。

lixiangguo

撲嗵一聲,一名武者從馬上跌落,面容泛黑,形容痛苦,身體不停的抽搐。

Previous article

季顏搖了搖頭,二貨對上腹黑豈有獲勝的可能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