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最會為他人考慮。

你想一想。

在秦國。

誰能斗得過世子、相國?

他們背後還有老祖宗贏虔。

若不是贏虔吐血養病。

告訴你們。

三公子早就死了。

想來三公子自己也知道。

所以才善意的欺騙你們。

他,必死!」

王賁對著兩個可憐的孩子嘆息道:

「說實在的。

我和蒙大將軍。

剛開始也不答應。

知道這樣會讓你們難做人。

也想替你們拖一拖。

等趙國、百戎進犯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可是咱們拖的了。

他咸陽的百姓拖不了啊?

你們仔細好好想想吧。」

蒙恬、王賁低下頭啜泣思考,不時擦著眼淚。

但心裡的三公子贏天形象太過偉岸、高大。

那是一個氣吞天下的奇男子,仁人君子。

隨便一行,吞吐日月。

隨便一句,定萬人生死。

偉大之處,令人神往。

若不是跟蒙驁、王翦有血緣關係。

在心中的地位早就超越了所有人。

蒙恬、王賁根本無法做出割捨。

二人默契地同時跪地。

「噗通」一聲,反倒把蒙驁、王翦嚇了一跳。

蒙恬、王賁同時拱手高過腦袋,齊齊請求道:

「若是孩兒不答應呢?」

蒙驁一代名將,年過六十。

還從未被家人威脅過。

自己的兒子蒙武在軍中如何威風。

見到自己跟老鼠見到貓一樣。

沒想到自己一向乖巧懂事的長孫蒙恬竟然為了一個外人。

對他如此無禮威脅。

氣的蒙驁恨不得幾巴掌教訓蒙恬。

王翦則在中間做好人,對著跪在地上哭泣但一臉倔強的二人安撫道:

「你們別賭氣。

這是為了國家!

不是為了私人恩怨!

無論是於公於私!

你們必須答應!

我們作為長輩。

現在只是跟你們好好說呢。

若是冥頑不靈。

休怪我們當長輩的無情。」

蒙驁心裡最是難受。

他何嘗不明白蒙恬、王賁的處境。

雖然不知道三公子贏天給他們十二個少年名將吃了什麼迷魂藥。

但從蒙恬、王賁的表現來看。

三公子贏天絕非看上去那麼廢物、愚蠢。

能做出咸陽那麼驚天動地的大事的人。

就算是鼠目寸光,但也可稱為一代梟雄。

跟著這種人,一旦走上正道。

必然成名,名留青史。

可是三公子贏天將死。

蒙驁長舒了一口氣。

背對蒙恬、王賁背負雙手以最為威嚴的聲音命令道:

「你們兩個想清楚。

三公子贏天將死。

並非我們無情無義。

再者。

眼下國家事大。

若你們不答應。

咸陽百姓就要繼續遭受塗炭。

國事大還是私事大?

百姓重要還是三公子贏天重要?

孰輕孰重你們都分不清嗎?

蒙恬!

你是我蒙家男兒。

自古忠孝不能兩全。

你跪在這裡仔細想想。

若是要短暫的忠。

還要一輩子的孝?

若是選擇了忠。

你蒙恬跟我蒙驁便再無半點關係。

別忘了老夫還有兩個孫子。

沒了你並不是活不了。

我蒙家後繼有人!」

王翦也懶得廢話了,畢竟大夫甘茂還在等回話。

心下一橫,冷下臉來,背對二人,威嚴道:

「蒙恬、賁兒。

別忘了。

咸陽可是三公子的封地。

你們不是說咸陽百姓如何擁戴他嗎?

眼下他的子民正在遭受兵燹之禍。

你們就忍心三公子的子民處於水火之中嗎?

為了三公子,你們好好想想。

眼下大勢,必須由我們出征。

方能解此困局。

但我們出征的前提在你們。

在三公子贏天。

若是不答應。

遲一天,秦國便要遭受多一天的危險。

百姓也就多一天的恐懼。

lixiangguo

她甚至不敢往夏恆這邊看,臉頰騰地一下子燃燒起來。

Previous article

「至於為什麼會知道你會拉琴,那是因為前幾天我在公司的時候收到了一盤帶子,上面是你在梅紐因大賽上演奏時的影像備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