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曾經在晉軒帝國學院的同學,一同參加那場學院爭霸賽死亡競技的隊友,王喵。不過此刻,她的正式身份是霍雲的妻子,也是他孩子的母親。

比起當年的那股盛氣凌人,現在的王喵收斂了許多,一臉慈愛地看在被她抱在懷中一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完全一副貴『婦』的姿態。

曾經的妖刀之名,早已遠去。

「好久不見了。」風韌一笑,不由回憶起了當年的事情。

天才萌寶,媽咪要逃婚 王喵輕輕點頭,回道:「是啊,很久沒見了。沒想到當初那個學院里最愛惹事的新生,現在已經稱得上一方巨擘了。聽霍雲說,你可是在中域都擁有一股不容小覷的勢力。」

「別聽他胡扯。」風韌瞪了一眼霍雲。

「我哪裡是胡扯,明明都是真的。」霍雲一哼,一臉的不服氣。

不過風韌沒有再理睬他,而是將目光轉向了王喵懷中抱著的小男孩,微笑著問道:「小鬼,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了?」

誰知,那小男孩卻是一哼,將頭扭向一旁,嘀咕道:「你欺負我爹,我才不告訴你呢!」

啪!

霍雲敲了一下小男孩的腦袋,笑道:「人小鬼大。他可是你爹爹的好友,剛才不過開開玩笑罷了。小安,快點叫風叔叔。」

「叔叔?」風韌一愣,神『色』有著一絲的不自然。

「怎麼了,難道不是喊你叫叔叔? 腹黑總裁vs麻辣前妻 別忘了,我的年齡可比你大上好幾歲。」霍雲隨口一說,同時撫了撫小男孩霍安的腦袋。.第一時間更新

風韌搖搖頭一笑:「沒什麼,只是一時間還不習慣。原來,我自己也是到了被人叫叔叔的年齡了。看樣子,我的意識還是留在當初年少輕狂上。」

另一邊,風輕柔似乎對霍安很感興趣,跑過去伸手嬉耍著他,還一邊笑嘻嘻說道:「來,小安,叫姐姐。」

「錯了!」

風韌和霍雲同時一喝,緊接著相互對望一眼,又是同時仰頭一笑。

一時間分不清輩分的,原來不止風韌一人。

隨即,王喵順手將霍安從自己『腿』上放下,讓他自己站在地上而後推給了風輕柔,讓她伸手攙扶著,扭頭說道;「是啊,很多時候我也是忘卻了自己已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了。當初在學院中輕狂馳騁的日子,還歷歷在目。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不,不是我們錯了。而是,我們的心依舊年輕。」風韌一嘆。

「人會老,心不老。更何況,其實我們也不老嘛,才二十多歲。」

他又聳了聳肩,而後朝著『門』外撥了聲響指,說道:「店小二何在?點菜了!」

不一會兒,踏入『門』中的卻是一名打扮端莊的『侍』『女』,微微一躬身,而後將手中還泛著几絲芳香的燙金紅本遞給了風韌:「客官,請。」

風韌只不過隨手點了幾道最便宜的菜肴,看得霍雲倒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令他頓時又神『色』一變。

「除了這些,每道菜都來一份。」

在霍雲瞠目結舌中,風韌又是笑著揮了揮手:「開玩笑的。」

說罷,他認真地點了幾道菜,而後又將菜譜送到了風輕柔面前,扭頭望向『侍』『女』說道:「先去幫我們拿幾瓶酒來,就你們這裡的招牌,『玉』冰釀。」

『侍』『女』下去后,風韌看了看似乎與小男孩霍安很合得來的風輕柔,頓時又一笑:「取名為安,想必是意為平安吧?看來,霍雲你可是很不讓王喵放心得下。」

王喵回道:「嗯,但是我不會阻止他。男人,就應該在外面闖『盪』出一番真正的事業來,頂天立地。原先,那是我的夢想。只可惜,隨著小安的出世,我只能靜靜成為一位賢妻良母,放下之前的夢想。所以……」

「所以我答應了她,會帶著她當年的那一份追逐繼續奮鬥下去,真正站在巔峰上傲視群雄。」霍雲鄭重說道,下意識伸手握住了王喵的手。

也就在此刻,退去的那名『侍』『女』捧著一隻托盤迴來了,上面擺放著兩隻酒瓶,四盞酒杯,依次在桌上排好,幫四人都斟好了酒。

揮手示意『侍』『女』先退下,風韌率先捧起了酒杯,笑道:「一起干一杯吧。為了我們逝去的青『春』,也為了心中不老的活力。還有,各自心中的追求與夢想。」

「對。」

霍雲一把抓過一隻酒杯,也是抬起,應道:「無論時間如何的變遷,我們的心都不曾改變,曾經的輕狂轉為成熟,卻是為了我們更好去完成當年的願望。不滅的夢想,心永遠不老……也為了明天的希望,乾杯。」

(寫這一章時,我的心也在微微感到傷感。曾幾何時,自己也是一個無知懵懂的少年。而現在,算不上老,也二十好幾了,不知不覺中青『春』流逝。

逐漸見識到了事實殘酷,不斷粉碎這心中曾經美好的希望。然而,只要真心儘力而為,想做之事即使無法完成,至少也不會留下悔恨。畢竟,以後回首之時,也能夠告訴自己,我曾經為過自己的夢想而奮鬥過。

人會老,心不老。

但願,數年之後,自己能無怨無悔。

至少可以慰藉自己一聲,我曾經也為了自己的夢想奮鬥過,足矣。)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63983+dsuaahhh+29541221–> ?並沒有喝多少酒,但是離開之時,風韌卻是覺得自己有些醉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仰頭望著朦朧月『色』,感覺著冰涼的微風拂過臉龐,他哼聲一笑:「白駒過隙中數年逝去,我又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攙扶著風韌的手臂,風輕柔一臉擔憂:「風韌哥哥,你喝多了,走路看著些,別一沒站穩摔倒了。」

也許是被人攙扶住了,風韌竟然雙眼一合軟綿綿地倒下,徹底靠在了風輕柔身上,還發出了輕微的鼾聲,似乎已然睡著。

「放心吧,這傢伙就算喝得爛醉如泥,我也覺得不可能有他倒在地上的機會。」霍雲一笑,陪著王喵帶著霍安朝相反方向離去,不過終究還是有些放心不下,又問了一聲:「你們兩個回去沒問題吧?」

風輕柔緊緊扶住風韌,笑道:「有我在,沒問題,保證把風韌哥哥平安無事地帶回去。」

說話的同時,她已是攙著風韌踏出了好幾步,憑藉著她的修為,那點重量根本算不上什麼。

「真的,沒問題嗎?」霍雲一嘆,不過隨著他目光一瞥,頓時心中安穩,一手牽著霍安,一手牽著王喵,笑道:「也對,又能出什麼問題。我們也回家吧。」

雖然上次來亞霆已經過去了將近四年,但是回去的路風輕柔腦中還是記得個大概的。況且,她也是隱約記得如果是蒼宇教眼線的店鋪『門』口招牌上會出現一個怎樣的標誌。

她帶著風韌走街串巷,亞霆夜晚並無宵禁,但是行人也是稀少許多,除去巡邏的『侍』衛外,基本沒有遇到什麼別的行人。

但當拐入到一條小巷的時候,風輕柔卻是突然停下了腳步。在小巷的盡頭,一道纖瘦人影背對著她而立,在昏暗中只能藉助著几絲模糊月光看到一個大概輪廓,倒是有些顯得詭異。

「什麼人?」

心中本能地意識到了一絲不對勁,她騰出左手按在了自己后腰處,纖纖五指已是將一支短劍的劍柄握住。

來者不善,縱使現在身處亞霆也不能放鬆警惕。

然而,當風輕柔的聲音還在小巷中回『盪』之刻,伴隨著一陣夜風卷過,那道身影就消失不見,只剩下空無一物的昏暗街道。似乎,就曾經沒有過任何人出現在過那裡。

「嗯?難不成是我看錯了?」

她嚶嚀一哼,放手鬆開了劍柄。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但也就在那一瞬間,一絲寒氣從她身後悄然傳來。

藉助著半掩中的月光照耀,在風輕柔身前地面上,一道巨大並生有雙翼的修長黑影已是將他們二人原先印在地面上的影子所遮掩。

這是……什麼?

來不及多想,她瞬間再將手探向了后腰的短劍,同時嬌軀一扭,將風韌推向身前,也是一起自身轉向後方,順勢『抽』出了魔『吻』雙獠中的一支,狠狠削向身後突現的那道詭異身影。

叮!

劍刃斬中了一個無比堅硬之物,『激』『盪』的聲響如同兩般金屬質地碰撞,頓時火光飛濺。

藉助著那點閃爍火光,風輕柔也是隱約瞥見了眼前之人,驟然倒吸了一口冷氣。

略顯破爛的一對蝠翼展開在月光下,來者渾身衣裳襤褸,長發披肩看不見臉龐,只能夠看到從凌『亂』長發之下透出的兩點猩紅凶光。他『裸』『露』在外的肌膚枯萎扭曲,經脈突兀,而且四肢修長,十指已成爪狀。

也正是其中的一隻利爪並起一戳,竟然毫髮無損地擋下了魔『吻』雙獠的斬擊。

「這是什麼怪物?」

風輕柔失聲一叫,動作卻不敢有所猶豫,側起一劍上挑擊出,又是擋下了來者另一隻手由上往下的一記狠狠拍擊。

叮!

再度火光四濺,她而是順勢一退,俯身將風韌放下讓他背靠牆壁而坐,低聲說道:「風韌哥哥,你先在這裡歇息一下,我解決完那個怪東西再來。」

說罷,風輕柔不敢作絲毫擔憂,回身一劍又是削向緊緊追在她身後的那隻怪物,卻不曾想到對方速度更快,雙翼振動時縱身一躍,輕而易舉避開了那一劍。

好快!

她心中一驚,雖然自己之前喝了點酒,渾身湧起一絲淡淡燥熱,腦中也是微微有一絲暈厥感,但是出劍的速度同樣不慢。即使只發揮出了道級王階中段層次的七成實力,那也同樣是道級強者的速度。

對方依舊可以隨意躲避,那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來者同樣是道級層次!

瞬間反應過來了這一點,風輕柔心中隱隱騰起的一絲寒意已是將酒勁瀰漫在體內經脈中的燥熱徹底驅除。她不敢上前追擊,只是留在原地擋在風韌身前,一圈淡藍『色』如同海水般的『波』瀾悄然泛起『盪』漾在周身,將兩人的身形一同籠罩。

改守為攻,這是她的第一反應,也是最為穩妥的做法。

雙翼繼續顫動,那道詭異的身影懸浮在空中俯視著下方,恰逢夜空中一片烏雲緩緩飄走,皎潔許多的月光終於徹底灑落在那條狹窄的小巷裡,雖然依舊有些昏暗,但也足夠完全看清偷襲者的長相。

從襤褸的衣裳中能夠瞥見幾處已經凝固的傷疤,『亂』發下的扭曲臉龐很是猙獰,令仰望的風輕柔不由渾身一顫。不過在恐懼感從心中掠過的那一剎那,她又恍惚中感覺到了一絲詫異。

為什麼,好像那怪物的臉龐她有著一絲隱隱的熟悉?

呼!

突然間,風聲大盛,那怪物凌空飛掠而下,右手五指一握中,爪尖上泛起一圈圈漆黑漣漪,轟然朝下一抓,修長的五道漆黑痕迹瞬間刻在了大海紋章的護罩之上,從中瀰漫的絲絲『陰』影竟然透過了那層防禦,開始緩緩蠶食著整副結界。

「怎麼可能?」

風輕柔一驚,雙眸中晃動的紋章圖案都淡去許多。

這一剎那,那怪物的第二擊緊隨而至,背負豎起重疊的雙翼上滑落下一抹流光,凝聚於左手掌心之中,而後朝著已經開始緩緩崩潰的淡藍『色』結界全力轟擊拍下。

「休想得逞!」

猛然一喝,風輕柔眸中紋章一閃,籠罩在她與風韌身外的結界竟然自己淡去許多顏『色』,眨眼間卻又是再度濃郁起來。

深藍『色』充斥球體的那一刻,結界自行爆裂,涌動噴發的『波』動於虛空中瞬間幻化為一條龍形,迎著怪物的那一掌便是仰頭一吼。

轟!

勁力對轟,強橫的漣漪捲動在小巷內,但不知為何,那劇烈的衝擊力好像受到了什麼阻攔似的止步於兩側牆壁前,並沒有將那些對於這股『波』動而言不堪一擊的石壁直接擊碎。

而風輕柔也是完全沒有留意到這一點,結界自爆的瞬間,她也是揚劍躍出,左劍一斬劈裂身前反震回來的勁力衝擊,縱身從中穿過,右腕一抖划動另一柄魔『吻』短劍,紫黑『色』的月牙狀劍光映於空中。

嗤!

一小捧粘稠的黑血飛濺而出,然而那一抹凌厲劍氣也不過只是稍微削過了怪物的肋下,由於它後退速度太快,風輕柔本身勢在必得的一劍也是被堪堪躲過。

受此創傷,那怪物低吼一聲,不再出手而是振翅一躍衝上了高空,黑影一晃,很快就直接消失在茫茫夜空中。

等到風輕柔從小巷入口退出仰望上空之時,對方早已沒有了蹤影。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可惡,竟然逃了!」

她跺腳一哼,突然間又反應過來,連忙退回到了小巷裡,卻又是心裡一驚。

本身坐在牆角下醉得昏睡的風韌竟然已經站了起來,伸出手指在輕輕地從對面牆壁上拂過。距離他指尖不足半寸的位置上,赫然沾染著几絲之前那怪物留下的黑血。

「果然,裡面含有著亡靈族那股特有的死亡氣息。」

他搖了搖頭,神『色』凝重。

「風韌哥哥,你沒事?」風輕柔臉上又是一喜,興沖沖地跑到了風韌身前,瞄了好幾眼后才徹底放心下來。

風韌回道:「我一直都沒事。就那點酒,還醉不倒我。只是在從酒樓中走出來的時候,我察覺到了似乎暗中有一抹眼神在盯著我。雖然他掩藏得很好,只可惜其中的一抹殺氣根本無法消去。所以我才裝醉,讓你攙扶著離開,故意想『誘』引他上鉤。」

「原來是這樣。」風輕柔點了點頭,又疑『惑』道:「那為什麼當那個怪物現身的時候,風韌哥哥卻不肯動手,還在裝醉?」

抬手重重按了一下風輕柔的腦袋,風韌哼道:「你怎麼就是不明白呢?那不過只是暗中潛伏者的其中一個而已,而我想要的是把他們全部引出來,一網打盡。比如說,最初在小巷對面的那道身影。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血族的人,恐怕還是親王級別的。」

風輕柔一驚:「風韌哥哥的意思是……亡靈族已經滲透到亞霆城中了?」

「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事實就是如此。想必,我是他們的最大目標。不過若能藉此反把他們一網打盡的話,卻也是能夠一定程度上削弱亡靈族的實力。」風韌一嘆,伸出的五指最後拂過了一次牆壁,而後收回。

老婆約會吧 「只可惜,沒有事先告訴你,結果被你搞砸了。」

風輕柔一愣,滿臉委屈道:「輕柔哪裡做錯了?」

「我沒說你做錯了,而是誤打誤撞搞砸了。」風韌『揉』了『揉』風輕柔的腦袋,無奈嘆道:「剛才你選擇與那怪物全力碰撞,那一擊的『波』動足以將兩側民房徹底摧毀,註定會傷及無辜。所以,我只好暗中出手擋下了你們的撞擊『波』動。只是,那樣的暗中出手瞞不住依舊潛伏中的其餘亡靈族。至少,那位血族親王能夠察覺到。怪物離開並不是你一劍擊傷了他,而是被喚走的。」

「對不起,風韌哥哥,是輕柔考慮不周,忽略了這裡的環境和以往的戰場不同,沒有刻意收斂招數。」風輕柔還是低下了頭,面『露』歉意。

「怨不得你。輕柔不過是想全力保護我罷了,又哪裡能留心繼續去注意那些。」

風韌搖頭一笑,而後扭頭再次望向牆壁上沾染的幾縷黑血,沉聲道:「不過,雖然沒能夠把他們的『陰』謀擊破,我卻也是從中得到了一些新的情報……情況,比我們想象的還要糟!」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63983+dsuaahhh+29541222–> ?「什麼情報?」風輕柔一愣,也是望了一眼牆壁上的黑血痕迹,下意識上前一步想要伸指去觸碰一下。。更新好快。

「別碰!」

風韌一喝,急忙橫臂擋住了風輕柔的動作,而後急忙解釋道:「那血里充滿著亡靈族的怨毒死氣,你我是生者,千萬碰不得。不然的話……不會死,但很可能不活不死,變成行屍走『肉』。甚至是,剛才那個怪物的樣子。」

「啊?」風輕柔失聲一叫,面『露』驚恐之『色』連退幾步,渾身顫抖著連連搖頭:「不要,不要,不要啊!輕柔絕對不要變成那個樣子。等一下,風韌哥哥你剛才好像碰到過了吧?不過,別擔心,不管風韌哥哥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會離你而去的!」

「我沒碰過。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但是即使我碰到了那黑血,也不會有問題的。亡靈魔劍暗逐冥鋒都在我的掌控之下,更何況那麼一丁點的毒血?」風韌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而後又咳嗽一聲繼續說道:「我真正想說的是,輕柔你有沒有覺得,剛才和你『交』手的那個怪物,他的臉好像在哪裡見過?」

風輕柔立即點頭:「不錯,雖然臉龐扭曲萎縮,但是眨眼望去,我也有一種好像曾經見過他的感覺。但是,記憶很模糊,根本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

眼神微微一變,風韌沉聲說道:「原本,我也是那樣的感覺。不過當聯想到他是亡靈族帶來的后,一切記憶就都回想起來了。那個怪物,他是……不,準確的說,他生前是德西『蒙』,那個我們第一次見到亡靈族時,來自『精』靈族的守衛者。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真是沒想到,那夜之後,連他也變成了亡靈族繼續肆虐的殺戮傀儡。」

「是他?」風輕柔腦海中的記憶也是在迅速回溯,很快就浮現出了一張模糊的面孔,與剛才所看到的臉龐有七分相似。

「以往『交』手所擊殺的強者都可以轉化為新的亡靈生物,持續增加戰力。越拖下去,情形倒還真不一定對我們有利。之前,我期待的是拖到『精』靈族大軍趕到,到時畢其功於一役。但是現在看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風韌仰頭一嘆,連連搖頭:「我們增加戰力的時候,若是一戰不能結束,長時間下去反而是再給亡靈族增加戰力。況且,恐怕來到亞霆的亡靈族不止襲擊我們的那一『波』。若是他們朝其餘強者下手,無人能擋。城中的道級強者,只有你我和霍雲三人而已!」

風輕柔瞪著眼睛回道:「風韌哥哥是說,也許現在已經有人遭毒手了。而且,不久后他會以亡靈族的形態成為我們的敵人?」

lixiangguo

鐵面令在連山域城『弄』起氣場風暴.所有火晶宗人親屬便是這風暴的中心.修能者公會.依舊是紫靈主事.對這幕幕亦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Previous article

蘇晴還是有些緊張的,雖然昨天青石尊者表現的很和善,但是畢竟這是個尊者啊!是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大人物啊,能做到像蘇寧那樣的人,整個帝國估計蘇寧是獨一份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