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十股半聖氣息同一時間爆發出來,彌天極地,恐怖滔天,這一刻,整片天地都在搖顫,虛空處處扭曲,萬山劇震。

「真是好大的手筆。」

葉凡神色不變,早有預料,算算時間,各勢力也該反應過來,並且做出應對了。

不過,來的那麼早,也正如葉凡推算的那樣,來的半聖並不多,只有十個。

人族九大勢力,每一個勢力的半聖都不會少,此刻只聚起十個,一是時間太短,二是力量太散,凝聚不起來。

不過,十個也絕對不少了,足以震懾世間絕大部分宵小,哪怕是此前葉凡帶著六個半聖。

更恐怖的是,這十個半聖,一共帶著五件殘破聖器!

八大勢力畢竟是當今之世的勢力,與星空聖神緊密相連,不同於三脈半聖,已經沒有了聖神的底蘊,即便是殘破聖器,也都沒多少。

十大半聖,五件殘破聖器!

這種陣容,堪稱恐怖無邊!

哪怕自己一方半聖眾多,並不算太畏懼,可三脈半聖和燭龍聖窟半聖們仍舊震撼的瞠目結舌。

「這……」

禹奇戎等半聖也沒料到,各大勢力反應那麼迅速,那麼猛烈,直接是出現了十大半聖,五件殘破聖器。

顯然,自己等人的所作所為,已經觸及他們的敏感神經了,要強勢震懾、鎮壓住。

這種情況下,眾半聖也沒了主意,紛紛看向葉凡,畢竟這是葉凡的計劃,一直都是他在主導這一切。

「反震懾回去,我們也該出現了。」

葉凡神色平靜地說道。

眾半聖遲疑了一下,便紛紛點頭,磅礴如汪洋般的氣息卷天而起,十五股半聖氣息直衝雲霄,更為恐怖,同時,數百獸皇、靈皇也紛紛爆發氣勢。

這一刻,天地暴動,彷彿滅世一般,乾坤亂顫,天地變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八大勢力一方,十大半聖,五件殘破聖器

紫凰宗一方,十五尊半聖,數百皇者,三件殘破聖器!

無論哪一邊,其陣容都恐怖的讓人驚悚,這種勢力,堪稱是毀天滅地,逆亂陰陽級別的!

燭龍礦山外的半空中,來自八大勢力的十尊半聖察覺到這股龐雜而令人膽寒的氣息、氣勢,當下就是一怔,隨即臉色狂變,驚駭欲絕。

「這……十五個半聖!數百皇者!在開玩笑嗎?」

「不好!他們將燭龍小世界里的獸族放出來了!我們還是慢了一步!」

「紫凰宗……好膽!他們這是想幹什麼?顛覆人族,顛覆我等嗎?」

八大勢力半聖臉色難看到極點,心中怒焰滔天,同時也為這股勢力之強大感到震撼。

他們知道,數百皇者之下,半聖數量不應該那麼少的,應該是燭龍小世界的壓制所致,如若不然,這個陣容還要恐怖上很多倍!

「我等該怎麼辦?這如何鎮壓啊?何況獸族半聖已經被放出,趕他們走已經沒有意義了。」

梵海宗半聖咬牙切齒,面龐猙獰如鬼,憤怒如狂。

紫凰宗越強大,代表暗星盟也越強大,這是梵海宗所不願看到的。

「解散!以八大勢力的名義,讓他們解散,歸入八大勢力當中,否則……將不惜一切開戰!」

紫玄皇朝的半聖目光森然,滿身煞氣。

「此子恐怕不會同意,此子的堅定固執大家也見識過了,難道還真想開戰不成?….千年大戰在即,人族一旦開啟內戰,那是滅族之禍。」

問心宗半聖搖頭不已,不管其他勢力戰不戰,他問心宗是不會加入這種自取滅亡的戰爭。

「開戰就開戰,誰怕誰,一而再再而三地退讓,反而讓他們越來越強盛,此次,我梵海宗絕不再退!」

梵海宗半聖沉聲說道。

其他半聖緊皺眉頭,同樣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的確,紫凰宗越來越強大了,自從葉凡出現后,先是掌控了紫凰宗,又從混亂之海帶回三大祖神遺脈,讓紫凰宗不但元氣盡復,更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而如今,葉凡此子竟然如此超凡,能無視燭龍小世界的詛咒和龐大力量,將一干半聖、皇者全部接引了出來,讓紫凰宗一下子膨脹到八大勢力都無比忌憚的地步。

雖然紫凰宗不可能真箇顛覆八大勢力,可單獨對比的話,半聖和皇者的數量上,已經超過各大勢力了,這讓他們極度不安。

「要限制一下他們的力量。」

靈霄宗半聖也開口了,沒說開戰,但也表示要限制、削弱紫凰宗。

「先看看他怎麼說吧。」

問心宗半聖微微搖頭,說道。

這時,葉凡等眾多強者,也紛紛飛了起來,登上禹皇城,緩緩朝十大半聖這裡接近。

「諸位來的倒快,可惜還是慢了一步。我的事情差不多也辦完了,多謝各位前來相送。」

葉凡淡笑,望著十大半聖說道。

「葉凡!你到底想幹什麼?紫凰宗想幹什麼?這些是古獸族,屬於獸族一方,你想引狼入室嗎?」

「速速跪下認錯,再讓它們分散納入八大勢力,由各勢力各自看押,否則,你紫凰宗就是背叛人族,我等必將與你們開戰,這一次,我等絕不退讓!「

梵海宗半聖背負雙手,面龐肅然帶著殺意,目中寒光閃爍,張口呵斥道。

「哦?八大勢力,都想開戰嗎?那正好,先滅掉你們一撥人,我看,各勢力要心疼的滴血吧。」

葉凡冷笑,絲毫不給面子,微眯的眼睛里閃爍充滿殺機的寒光。

禹奇戎等半聖倒是十分配合,個個眼露殺機,蠢蠢欲動,如同一頭頭太古凶獸,隨時欲撲出,吞噬掉十大半聖。

十五尊半聖共同散發出殺機,是何等的恐怖?

即便是十大半聖,身為半聖之尊,也是如墜冰窟,渾身僵硬,感覺每一寸肌膚都在冒寒氣。

對方十五個半聖、三件殘破聖器還沒什麼,他們勉強能夠對抗。

可是,葉凡身後的那數百皇者可不是死物啊。

他們是半聖沒錯,但卻不是真正的聖尊,是絕對扛不住數以百計的皇者同時進攻的,這股力量簡直能毀天滅地,崩碎萬里山河,一切都要在這股力量面前化作齏粉。

「啊!葉凡你敢!你怎麼敢這麼做!」

梵海宗半聖通體冰涼,驚叫出聲,沒有想到,葉凡如此狠辣果決,這殺機是真的啊,一點虛假成分都沒有。

「呵呵,不是你口口聲聲說要開戰的嗎?你還來問我?我本不想和你們起衝突的,只想招兵買馬擴充點實力,也好安分守己地守好那西南防線……按照我自己的計劃防守,你們卻看不得紫凰宗變強,千方百計阻撓。

既然如此,那就一戰算了,誰都別做贏家,讓獸族佔便宜去。」

葉凡冷笑不迭,十分光棍地說道。

「你……」

梵海宗半聖氣的吐血,瞪大了眼睛,死死瞪著葉凡,半晌說不出話。

不過,他卻不敢再多言了。

原本他以為,葉凡只是做做姿態而已,不敢真箇和各大勢力開戰,做出光腳不怕穿鞋的姿態,只是一種自保的策略,只要自己強硬一點,葉凡必定會退讓的。

誰想到,葉凡竟然真的是這麼個性子。

他是真的被嚇到了,他甚至懷疑,如果他再慢上半拍,一場大戰恐怕已經不可避免,悍然展開了!

「這個混蛋……」

梵海宗半聖胸中怒焰滔天,捲動如潮,彷彿要燒穿胸膛,將他焚毀一般。

「你們梵海宗從上到下都是如此衝動么?…恐難成大事!」

妖情 問心宗半聖斜睨了梵海宗半聖一眼,淡淡說了一句。

這話一出,梵海宗半聖眼睛幾乎翻了起來,就差昏過去了。

「葉凡,你先別衝動,我等此來,也是擔心你肆意妄為而已。你釋放出來的這股力量,著實太讓人心驚了,弄不好會令我人族大傷元氣。」

紫玄皇朝半聖強壓下心中的怒火,耐著性子好聲好氣地說道。

「擔心?」

葉凡嗤笑一聲,說道:「星空巨獸之事,各位半聖不會不知道吧?我紫凰宗多準備一些怎麼了?有什麼問題?按你們所說,你們每一個勢力都比我紫凰宗強大,我紫凰宗就不擔心了?無非是你們人多勢眾,我紫凰宗勢單力薄罷了。」

「那你在西南防線做的事又作何解釋?」

梵海宗半聖聲色俱厲地開口。

其他半聖神色一凝,正想制止,但看梵海宗半聖沒有多說半句,也就沒有多餘舉動了,便看向葉凡,看他怎麼說。

「葉某有自己的計劃,不能讓人有陽奉陰違之舉,所以只能掌控西南防線,是非對錯,日後再說。」

葉凡沒有否認,坦然說道。

「你把他們都殺了?」

梵海宗半聖怒視葉凡。

「梵海宗的人確實都殺了,其他的都看押起來了。誰想要人,自己來領。」

葉凡冷笑。

「你……」

梵海宗半聖又氣了個半死,看了看葉凡一副擠兌的神色,知道葉凡應該只是氣他,當下一擺袍袖,轉過頭不想看葉凡。

葉凡也不看他,目光一轉,掃過其餘半聖,說道:「我知道各勢力都很忌憚我和紫凰宗,我葉凡只有一句。」

「相信我的,就不要多做無謂的猜疑,不相信我的,儘管放馬過來。我不會和你們解釋我要做的事情的細節,因為說了你們也不會認可。」

「你一意孤行,不會有好結果的。」

問心宗半聖深深地看了一眼葉凡。

「武道,本就該一意孤行。」

葉凡淡淡道。

問心宗半聖愕然,瞪眼道:「這是一個大勢力,不是武道修行。」

「在我看來沒什麼區別……如果不是為了人族,我才懶得理那麼多煩心事。」

後半句葉凡是低聲呢喃出來的,彷彿孤獨行者的自語。

在場的都是皇者和半聖,葉凡聲音雖低,卻哪裡能瞞過眾皇者和半聖,聽到葉凡這話,他們的反應也是各不相同。

「如果各位願意配合,就不要將今日之事傳出去。就這樣了,不送。」

葉凡搖搖頭,抬眼看了看十大半聖,微微擺了擺手,示意禹奇戎半聖離開這裡。

轟隆隆……

禹皇城龐大如山,隆隆碾壓過虛空,聲如雷霆,聲勢浩大無比,迅速遠去,返回西南防線去了。

十大半聖面面相覷,一時無語,沉默中,只有高天之上的風聲烈烈,呼呼作響。

「走吧,此子已經成人族巨頭,我等也難奈何的了他。此次匆忙,各大勢力相聚碰頭商議之後再說。」

問心宗半聖輕嘆一聲道,而後率先離開了,而其他半聖,也都紛紛離去,準備緊急召開一次針對紫凰宗的半聖級會議,商討該如何對待如今的紫凰宗。

……

一路順風,安然無事,禹皇城隱匿著行跡,在九天上馳行,又是耗費了三個多月的時間,飛快趕回了西南防線。

鎮獸城。

鳳臻王朝 剛一臨近,便能看到無盡紅光沖霄而起,神芒艷艷,宛若一片血色瀑布逆天而上,攪盪星河,聲勢驚天動地。

城內,更有山呼海嘯般的呼喝聲傳來,彷彿江河狂涌,萬馬奔騰,又如巨浪捲起八千丈,轟然崩塌砸落,震動天地乾坤。

鎮獸城在練兵!

而且,是毫不掩飾,顯露無疑的練兵。

只不過,這些兵很古怪,究竟是怎麼古怪,乍一看,很難看出來,但仔細觀察下,就會發現端倪……這些人龍精虎猛,氣血旺盛,但是,缺少傷痕和血腥煞氣。

沒錯,這些是新兵。

但稱新兵也不太合適,因為他們都是真正的士兵,出自紫凰宗,見過血,經歷過廝殺,只不過不能和西南防線這些從屍山血海里爬出來的士兵相比。

鎮獸城十分巨大,裡面的外城面積更不小,可以看到,到處都是士兵在演練,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人頭攢動,怕不是有數十萬。

而且,不僅僅只是鎮獸城,其它城池同樣在練兵。

此舉,也早就引起獸族的警惕,不時派出擅長隱匿潛藏的獸族觀察,以防人族來襲。

lixiangguo

由上至下由左至右紋線終端標刻著八個字:天、澤、火、雷、風、水、山、地,每個字後面還畫著一種圖形,似是在模仿天象的形狀,褶皺不堪的獸布再無其他。

Previous article

「不需要懷疑,江落妃所擁有的秘密並非你我能夠知道的,仙體凝仙脈,呵呵,她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