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時間悄悄流逝,不知不覺,時間來到清晨五點。

「呼——」

停屍房裡,一聲長長的吐息過後,終於渾身血色包裹的林昊睜開雙眼。 時間過去數日,一切又回歸平靜。

這天上午十點多,林昊正照例巡視校園,忽然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是柳傾城!

通話結束后,他從學校出來,沒走多遠,就看到一輛黑色賓利停在路邊。

「找我有事?」車窗搖下來,看著裡面帶著大墨鏡長發如瀑的女人,林昊淡然問道。

柳傾城笑了笑,招了招手:「上車再說!」

還是那般優雅,一舉一動皆有一股動人的風情,就是膽子越來越大了。

曾經畢恭畢敬的,曾經大師長大師短的,現在舉重若輕,不再那麼拘謹。

林昊凝眉看了她一會,倒也沒在意,果斷上車。

「車子不錯!」豪車就是豪車,坐上來感覺都不一樣,林昊淡淡道。

「還行吧,你要是喜歡,送你啊!」柳傾城笑,嫵媚而迷人。

林昊搖頭:「不是我的菜,相比坐車,我還是喜歡在天上飛。」

話語間難得的伸個懶腰。

可能是慢慢熟悉了吧,他表現得越來越像一個普通人了。

看到這一幕,柳傾城眉目間不自覺閃過一絲笑意。

林昊又問:「說吧,今天找我什麼事?是藥材準備好了?」

藥材準備好,就該著手給柳老根治了,這是上次未完的協議。

「還沒,不過也快了!」柳傾城搖頭,大致把情況說了說。

藥材已經找齊了,不過還有些在路上,尚未抵達!

林昊點點頭,也沒說什麼。

雖說那些藥材裡面大部分是為他自己準備的,不過這些事顯然急不來。

他現在的實力足夠用了!

凝血境一破,實力百倍增強,除非他能鍊氣大圓滿進入真元境,否則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戰力不會有太明顯的增長。

柳傾城自然不明白這些,不過她也沒再賣關子,笑道:「你忘了吧,今天是江偉平庭審的日子。」

江偉平?

庭審?

林昊皺了皺眉,很快鬆開,失笑道:「最近有點忙,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說說吧,現在什麼情況!」

是真忙。

剛突破不久,適當的穩固還是必須要有的,在此之外,他也需要練點其它東西,比如攻擊法門,又比如護體法門。

柳傾城卻有些不以為然。

「你忙?」

「你忙個鬼,要不是知道你天天呆在學校看門房,我差點都信了!」

心裡悄悄吐槽著,眉目間不自覺帶著明媚的笑意。

也沒點破,她笑道:「情況比想象中要嚴重,原本以為只是生活作風問題,可一查就發現了一連串經濟問題!」

「經濟問題?」林昊錯愕,很快搖頭道:「也對,這種事除非不查,否則十個當官的九個有問題。」

語氣微微有些嘲諷。

柳傾城點頭,也沒反駁什麼,又道:「就目前通報的情況,江偉平涉嫌濫用職權、收賄受賄、挪用公款等多項罪名,涉案金額高達千萬以上。

目前檢察機關已經提請公訴,今天就是開庭的日子,一旦罪名成立,少說也是十年的牢獄之災。」

最後一句是重點。

一旦罪名成立,至少也要面臨十年的牢獄之災!

林昊沉默,沒出聲。

柳傾城又問:「需要網開一面嗎,只要你點頭,我會為你辦好!」

有些違規了。

也就是在這個男人面前,否則別說進行這種違規操作,就是這樣的念頭她都不會有。

林昊似笑非笑:「這才是你今天找我的真正目的吧?怎麼,你覺得我會對他網開一面?」

「我不知道!」柳傾城搖頭,一臉笑意,「所以才問你啊!」

林昊沉默,半響問道:「糖姨呢,這事跟糖姨扯不上關係吧?」

「扯不上關係,這事都是江偉平私底下做的,婉姐跟未雨都蒙在鼓裡。

不過你要做好思想準備,一旦真正追究,就算婉姐能置身事外,那些家產也是要沒收充公的……」

柳傾城大致解釋了一下。

涉案金額高達千萬以上,追回的連三成都不到,這樣的情況下,除了要坐牢,原本屬於夫妻雙方的房產車子等全都會充公。

聽完,林昊也沒發表什麼意見,就問:「那糖姨的公司呢,公司中不至於被充公吧?」

「那倒不會!」柳傾城搖頭,解釋道:「這次事件中婉姐也是受害人。

況且事發之前她就已經跟江偉平離婚撇清關係了,也沒有財產賬務上的糾葛往來,所以不論如何,事情扯不到她都上。」

原來如此!

林昊徹底明白了,淡淡道:「不牽扯到糖姨就好,一切我都沒意見。

我想糖姨也不會稀罕那些所謂的家產,我也相信她的能力,一切失去的,很快她都會再度擁有。」

略顯無情。

柳傾城搖搖頭,問道:「婉姐是沒事,可未雨呢?

奔跑的蝸牛 你考慮過沒有,江偉平畢竟是未雨的爸爸,那些被罰沒的東西原本也有她一份!」

很認真。

林昊卻嗤之以鼻。

「柳傾城,你屁股歪了!」

「江未雨的爸爸又如何,難道因為是江未雨的爸爸,所以就要特殊對待?」

「況且,我為什麼要考慮?」

「我所在乎的,至始至終只有糖姨,若不是因為糖姨,江未雨跟我沒有半毛錢關係!」

淡漠。

冷血。

一開始柳傾城也不著急有些生氣,可真正聽完,心裡又莫名升起一股羨慕。

良久,她嘆了口氣:「婉姐真幸福呢,你待她這樣好,什麼時候你對我有對她一半好我就……」

說著說著就頓住了。

發覺一不小心就說錯了話,柳傾城臉色紅得發燙,一顆心也突突得厲害。

小心翼翼看了林昊一眼,發現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沒太在意,她才悄悄鬆了口氣。

放鬆之餘,不可抑止的,又一股淡淡的失落湧上心頭!

便是這般,車裡安靜下來。

沒多久,賓利開到法院門口。

柳傾城正要下車,林昊淡淡道:「就這裡等吧!」

「不進去嗎?」柳傾城下意識就問,說完很快便反應過來,笑道:「也對,要是看到婉姐難過,我的心情也會跟著不好的,那就這裡等著吧!」

二人安安靜靜等候,車裡長時間處於沉默狀態。

妃常致命:王爺我認輸 差不多一個多小時后,庭審結束!

結果出來了:有期徒刑十年,財產充公…… 「唐婉,你個沒良心的,偉平到底怎麼了,你要這麼害他啊?」

「媽,我沒有,不是我!」

「別叫我媽,我沒你這個兒媳婦,小雨,你說,你要媽媽還是要爸爸?」

「奶奶,我……」

「……」

江偉平是進去了,他認罪,放棄了上訴。

外面卻還在為他爭執不休。

法院門口,他年邁的父母追著糖姨又打又罵,又逼迫江未雨在他與糖姨之間做出選擇。

糖姨也不敢還口,只能默默忍受,默默流淚。江未雨也沒辦法,只能一邊勸,一邊垂淚。

倒也不是沒人上前勸阻,然而一點用都沒有。

不遠處的車上,林昊靜靜看著,眼見那兩位老人越鬧越凶,終於他忍不住了。

「差不多了,我不希望他們再來打攪糖姨的生活!」

聲音很平靜,卻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涼意,讓人無法抗拒。

柳傾城輕輕一嘆,拿出手機。

「門口鬧起來了,出來幫忙分開,還有,不論如何,我不喜歡以後有人打擾婉姐的生活。」

簡單的一道命令下達,很快法院裡面就有人出來了。

面對這些執法人員,鬧劇終於得以平息,而後兩位老人憤憤不平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離去,遠處,糖姨江未雨抱頭痛哭。

心生不忍,柳傾城問道:「你不下去勸勸?」

林昊搖頭:「沒叫我來,自然是不希望我看見她現在的樣子。

走吧,若是有空,你多陪陪她,這種你們女人天生比較擅長!」

很自然。

那吩咐的口氣,宛如是在對貼身侍女說話。

柳傾城好笑,下意識想損他兩句,不過想想又按捺住了,笑道:「行吧,聽你的,誰叫我有求於你呢?

況且婉姐也是很不錯的人,接觸過幾次,蠻合得來的。」

算是應下了。

話語間,賓利起步,不出許久,二人來到一處老實茶樓坐下。

「雨前龍井,謝謝!」

單獨的茶室內,柳傾城熟練叫了茶,旗袍美女離去。

看著周圍古色古香的裝飾,林昊微微點頭,「還不錯!」

「嗯!」柳傾城點頭,笑道:「整個柳城,就數這裡最有味道了。

尤其下雨的時候,細雨斜風,柔柳清茶,坐在這裡感覺特別特別的好。」

簡單聊著,很快旗袍美女過來了。

靜靜放下手中硃紅色托盤,道了一聲「慢用」,又笑語盈盈而去。

沒有離開茶室,角落裡,她點燃一盤檀香,放入八角香爐,不過須臾,紫檀香味隨著淡淡的煙絲裊裊而起,逸散到茶室的每一個角落。

這個時候,她已經坐在珠簾一側,素指輕輕撥動,便有流水般的琴音傳來,優雅而寧靜,韻味十足。

林昊點頭,算是認可!

這時柳傾城已經開始泡茶了。

「雨前龍井,宜興紫砂壺,一般來喝茶的都是讓這裡的師傅泡好了端上來,不過我喜歡自己泡!」

「水不能太沸,也不能太涼,太沸會失去味道,太涼泡不出應有的味道……」

「這次還是匆忙了些,來不及準備,下次吧,下次我換一身漢服,為你焚香撫琴!」

「……」

寧靜、優雅。

檀香琴音陪伴下,女子面帶微笑靜靜訴說著,很有種時光中歲月靜好的味道。

熊貓大佬 話語間她也沒閑著!

托盤上青花瓷的小碗裡面有茶葉,那是上好的雨前龍井,價格聳人聽聞,別說喝,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小碗旁邊,是成套的紫砂茶具,那樣式精美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紫砂壺裡裝著熱水。

便是這些東西,沖茶、洗茶,一遍、兩遍……看似簡單的程序與動作,在她素手下看上去有若行雲流水,別具美感。

很快,她雙手捧起一個小杯送到林昊面前。

林昊接過,點頭道:「希望有那一天吧,感覺你穿著漢服的樣子會很好看,就是不知道琴藝是不是過關!」

語畢,輕輕品了一口,閉上眼。

三秒鐘后,第二口,再五秒,一飲而盡,待雙目睜開,目光中隱有笑意。

無聲的讚揚,柳傾城也高興,微微一笑道:「不會讓你失望的。」

語畢,又捧起第二杯。

這次就直接多了,林昊一口喝完,問道:「帶我來這裡不光是為了喝茶吧?」

很直接。

柳傾城點頭,也沒覺得不對,笑道:「的確是有點事。

前兩天你不讓我留意一下有沒有什麼來錢的路子么,現在有生意上門了。」

情況大致說了一遍。

的確有這麼一回事,雖然對錢沒什麼執念,不過現階段錢還是有點用的,藥材玉石之類的都需要花錢。

了解情況之後,林昊點頭道:「一百萬,少是少了點,不過也還行。

行,這事我答應了,說吧,什麼時間?」

一百萬的出場費的確有點太低了,這不符合他的身價,好在事情難度不高,只是跟人打一架。

柳傾城笑道:「你答應就行,具體的時間還沒定好,回頭有消息了我通知你。」

lixiangguo

“您看看我家郭凱要能力有能力要學歷有學歷要資歷有資歷等於是要什麼有什麼可幾次提幹都沒有他的份兒我就不明白了特麼的領導的眼睛都瞎了嗎”錢春蕾越說越激動說道最後居然學起潑婦開始罵街了

Previous article

「我今天倒要看看,誰敢抓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