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時亦和肖狩跟上,等所有人都踏入大門的那一刻,時亦默念了一句,隱。

時亦話音剛落,只見界域大門瞬間便消失不見了。

剛剛出現的大門宛如從不曾出現過般。

時亦等人踏入了大門,只見眼前的景色一變。

映入眼幕的郝然是一個三個藍球場大的圓形大廳,中間有一個巨大的圓形半透明柱子,而在東南西北見個方向分別設有一個前台。

每個前台里都坐著一個身著旗袍,身材高挑,前凸后翹的美女。

此時的大廳人來人往,妖怪來妖精往。

每個人手裡都拉著一條或兩條鎖妖靈,而每一條鎖妖靈的那一頭則鎖著一隻妖怪或妖精。

時亦領著眾人和兩隻妖怪走向人少的其中一個前台。

「嗨!阿彌好久不見。今天又是你代班?」

「……」蘇彌抽了抽嘴角,這貨又在發神經了。

明明昨天晚上才見過的。這也叫好久不見?

算了,又不是不知道這貨的性格。

不過,這一幅鼻青臉腫的樣子咋這麼眼熟?「嗯,這幾天小喬有事,不過,你又被誰打了?」

「呃!那個……」時亦偷偷看了肖狩一眼,後者冷哼了一聲。

嚶嚶嚶,小受好可怕。

時亦的小動作蘇彌當然看在眼裡,不過,她也習慣了。

蘇彌看向山無凌,眼睛瞬間變星星眼,而笑容也在一瞬間綻放,猶如夏天盛開的花骨朵,美不勝收。

「小凌兒,你也來了?快過來。」

山無凌聽到這話不進反而還後退了一步,還滿臉的防備,如臨大敵。

實在無怪山無凌如此的防備。

實在是這貨是個……蘿莉控,還是個超級蘿莉控,讓蘿莉談之色變的那種。

而山無凌恰恰有一張超級卡哇伊的臉,簡直滿足了所有蘿莉控對蘿莉的所有幻想。

看到山無凌退後,蘇彌一臉的傷心欲絕,如果不是現在很忙,蘇彌絕對會飛快上前。

然後,

抱住山無凌,

接著,

揉搓山無凌那張超級可愛卡哇伊的小臉。

「嚶嚶嚶,小凌兒不愛我了。」

山無凌滿臉黑線,「打住,從來就沒愛過好嗎?還有,請你注意點形象,你現在是前台。」

「……」呃!自己現在好像是前台,想著,蘇彌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大多數人妖怪妖精都在看著自己。

肖狩幾人就像習慣了似的,直接無視了這一幕。看天花板的看天花板,看地板的看地板。

惹不起,惹不起,從某種意義上來講,能無視小凌兒的戰鬥力,而且還讓小凌兒這麼如臨大敵的,本身也是非常可怕的存在。

「咳,你們也是來測妖怪實力的?」

嚶嚶嚶,寶寶有小情緒,不能衝上去揉搓小凌兒可愛的臉蛋,不開桑。

時亦左看看右看看,發現看天花板的看天花板,看地板的看地板,大家都像沒看見似的。

這一群傢伙,真是慫到不行。時亦滿臉黑線。

「嗯! 畢生有緣 這兩個。」時亦指了指山無凌身後的妖怪和零幕度身後的妖怪。

「嗯!流程你都知道的吧?」蘇彌指了指自己前台上的電腦屏。

每個前台上都安著五個夜晶的電腦顯示屏。

而這個電腦屏的作用就是用來測妖怪實力的,根據他們的實力來評星。

八零福妻美又嬌 然後再根據多少星給報酬。

自從改革了之後,除了界域管理執行殿里,整天不出界域管理執行殿的人是界域管理執行殿的公務員以後外。

還有就是像時亦這種,自己在界域管理執行殿里註冊了一個店名的。

他說是界域管理執行殿的也不算,說不是也算是。

他隸屬於界域管理執行殿,但他不是公務員。

只能算是加盟者,說是加盟者,其實正確來說應該是傭兵者,……通俗點也就是相當於現在的外招人。

鎖妖靈是他們必須要買的,因為擁有了鎖妖靈你才能拿到傭金。

因為,鎖妖靈,是用來鎖妖怪妖精的同時也是用來記錄他們是幾星的,就像現在。

時亦點點頭「嗯!」

時亦回頭,從山無凌和零幕度手上拉過鎖妖靈,然後對兩妖怪示意。

「你們兩個上來吧!每隻妖怪的放一個電腦屏上。」

兩妖怪雖然微疑惑但還是照做了。

然後,小灰放的電腦屏上顯現的三星。

空間之公主的錦繡田園 而另一隻顯現的是四星半。

接著,被時亦拿著的鎖妖靈,這一頭最下面吊著一個長約三厘米寬約三厘米的正方形電子屏,此刻正一閃一閃的。

仔細看就會發現,那上面顯示的比剛剛電腦屏上顯示的還要具體點。

物種:狼人。(妖怪)

等級:三星。(中)

傭金:約三百

而另一隻妖怪的數據則是

物種:松鼠(妖怪)

等級:四星半星(中上)

傭金:約一千

時亦看著閃了閃的電子屏,眼裡閃過滿意。

嗯嗯嗯,又可以買漫畫了,單行本還有手辦我愛你們,嘿嘿嘿!

想著時亦笑得一臉的猥瑣。

山無凌看著滿臉星星眼看著自己的蘇彌,還有在哪頂著一張高冷的臉笑得一臉猥瑣的時亦。 走出六扇門,季川沒有立刻啟程。

對於青州林家,季川幾乎一頭霧水,在六扇門中也沒有得到實質性的信息。

陳巍所言,季川將信將疑,或者說半點都不能信。

還是等自己證實之後,在行動不遲,不能將小命寄託於此。

磨刀不誤砍柴工!

此次任務,連個期限都沒有,擺明就是不看好他。

季川走在繁華的街道上,低頭沉吟。

驀然間,季川靈光一閃,恍然道:「對了,林家不是穆師兄的仇家嗎?

或許,這可以作為一個突破口。」

沉浸在思索中的季川,忽然眉頭一皺,臉上閃過一絲冷意。

旋即,一個閃身鑽入擁擠的人群中,迅速走入一個深邃的巷子。

或許深牆大院的緣故,外面烈日炎炎,走不了幾步路,就會汗如雨下。

而巷中卻清涼濕潤,甚至有那麼一絲陰冷。

陡然間,在幽深的巷中,季川停下腳步,轉過身笑道:「穆師兄出來吧。」

說完,依稀可以聽到外界蟬鳴的巷中,似乎安靜了下來。

下一刻,除了季川,巷中的陰暗角落處,走出一人。

正是,穆絕!

「你是如何發現我的?」沉默片刻,穆絕冷冷問道。

自從聽聞季川的消息,穆絕就火速趕來廣陽。

因為,關於玉虛觀之事,他最清楚不過。

季川叛出玉虛觀之後,想要加入錦衣衛,就不得不來找陳巍。

恰巧,陳巍這幾日皆在城中,於是穆絕就在六扇門衙門附近守候。

直到今日,季川剛一出現,穆絕並沒有上前,而是等到他從六扇門衙門中出來,才跟上來。

沒想到的是,在路上就被發現。

自問,他已經很是小心,一般後天境根本無法發現他

這是數月時間闖蕩江湖,帶來的自信。

然而,今日卻在意料之外。

而且,連如何被發現都不知道,難道這個師弟已經晉入先天?

念及至此,穆絕心中陡然燃起一絲希望。

他不在乎能不能活,但他在乎能不能親自報仇。

如今,距離一年之約,還有數月時間,只要有解決辦法,足矣解決他的隱患。

哪怕,拿這條命來換。

這是穆絕心中的決心,也是絕心!

季川笑道:「哈哈,我已晉入先天,你說我能不能發現,師兄如今可是被我甩在後面。」

此時,既是季川,又是顧惜朝。

偽裝的人,偽裝的心。

一切,皆不真實。

……

「難怪!」

穆絕恍然。

先天境靈覺,竟然如此強大,隔著這麼遠,在人群中都能發現。

然而,穆絕卻不知道,先天靈覺頂多在接近時,才會有所察覺,哪裡會有如此誇張。

豪門婚色之老公寵上癮 等他入了先天,就會發現此時被季川誆騙。

實際上,季川仰仗的是元神之力,周身一切風吹草動,皆在掌握之中。

這些東西,季川可不打算告訴任何人,關鍵時刻就是一張無形的底牌。

且,這也不過是元神的初步運用。

其餘,還需季川日後開發。

「呵呵,沒想到你修鍊速度如此之快,讓人望塵莫及,在下自愧不如,師兄之稱還是算了吧。」

穆絕臉上露出一抹希冀之色,笑著道。

興許是穆絕久未露出笑容,此時,穆絕笑的很僵硬,看的季川極為彆扭。

季川很清楚穆絕的目的,能做出如此神態,確實難為他。

想想看,讓一個如此冷漠的人,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是多麼困難的事。

可見,這股仇恨強烈到何等地步。

而,季川正需要這股強烈的恨意。

當這股恨意化為力量,才能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所以,此次任務,季川打算與穆絕一道,靜待這股力量爆發,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兩人相視而立,季川笑著說道:「師兄自謙,以師兄的資質,修鍊合適的功法,定能更上一層樓,與我不遑多讓。

我知師兄尋我之意,我正好也準備尋師兄,不想今日在這裡與師兄見面,也省下尋師兄的功夫。」

lixiangguo

「這人看起來病好了,沉睡著時看起來也挺帥的呀!」

Previous article

將腦中的功法瀏覽了一遍,蘇瑾月臉上揚起一抹驚喜之色,這本功法並不是普通的功法,而是一本可以完善衍生任何功法的功法。她現在修鍊的是天修經,只要用無上決加以完善,便可成為一部更為強大的功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