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神之力。

「我們現在怎麼做?」他倒是虛心請教江納蘭。

江納蘭練成了兩條大道,又掌控主神號光腦的控制權,實力加起來,江離現在遠遠不是對手,就算加上母巢,紫長夜等人也都不是對手。

在以前,小帝在的時候,利用自身的生死大道,加上奪天大道,用裁決大道三道運轉,還是能夠抗衡。

但是現在,江離只有奪天大道和斬仙大道,雖然斬仙大道比任何一條大道都要厲害,但他根本催動不出來玄妙。

「很簡單,在地球上布置下來禁法,然後層層搜索,把此人逼迫出來,我們用精神搜索,除此之外,必須要我們兩人一起配合,你擁有主神號光腦50%的控制權,我也擁有這麼多,一旦加起來,那就是百分之百,虛擬神格激發,威力相當於修真世界天意全力出手,這聖者就算是擁有神器也沒有任何作用。」江納蘭道。

「我們聯合?怎麼聯合?」江離笑了,「你是不是想說,我把光腦控制權暫時給你?這似乎真的是痴心妄想吧。」

「那不用,我們暫時合作,放開光腦的最高許可權,其實就好像是兩個公司的董事長,相互合作,資源整合在一起,但其實財產和股權還是分開。」江納蘭笑了起來:「江離,我知道你只差一步就可以晉陞為聖者,現在就是你的最好機會。如果我們兩人把控制權合璧在一起,主神號光腦就可以真正的激發出來最強威能,絕對不是現在表現出來的這種。在合璧一瞬間,你可以得到大極樂,我可以肯定的說,百分之百可以使得你晉陞為聖者,怎麼樣?有沒有興趣?」

「我知道了。」江離道:「你是想凝練第三條大道,所以也需要主神號光腦的合璧?是不是?」

「你的猜測不錯。」江納蘭道:「從兩百年國家時代到現在,主神號光腦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合璧過,現在萬界通道被激發,地球怪獸成群,很快就會佔領整個太陽系,你看見沒有,有一些怪獸是智慧種族,開始建立太空基地,他們的科技也很強大。地球人類的局面遲早會崩潰,你我遲早要合作。這是互利共贏的事情。」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吧,我不相信你,你的陰謀很重啊。」江離道:「也許,在我開放控制權的一刻,你會把所有的控制權都奪取走,也許你得到了混沌古氣,要獻祭?我又怎麼可能相信你呢?」

「你不是大仁大義么?捨生取義?現在地球人類危在旦夕,難道你就不想絲毫有所奉獻?」江納蘭絲毫不為所動。

「那為什麼你不奉獻而要我奉獻?」江離淡淡的道:「你現在就把所有的控制權給我,我可以讓大帝舍利和主神號光腦徹底結合在一起,然後再和修真世界天意結合,瞬息之間,我們人類不就可以成為最大的贏家?」

「看來,你是不想和我合作了?」江納蘭嘆息一聲:「小帝呢,小帝是什麼意思?」

「小帝在閉關修鍊,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江離回答得很是巧妙。

「我可知道,小帝現在是處於生死存亡的關頭,隨著天道秩序的加強,他會真正死亡,就算是獻祭混沌古氣也沒有絲毫用處,我在猜測,這幾個月小帝一直沒有露面,會不會已經死亡了?」江納蘭突然語言攻擊江離,這一下試探,簡直如絕世劍客,一擊刺殺,頓時之間,風蕭蕭兮易水寒,十面埋伏。

「是嗎?你的想象力很豐富。」江離道:「等小帝練成神功,你就知道猜測得多麼錯誤。」他的心中早就翻騰得厲害,但是表面上卻絲毫不會散亂,因為他知道,一旦被江納蘭看出破綻,事情就糟糕了。

「你在心虛?」江納蘭似乎確定了自己的想法,拍拍教皇的肩膀:「教皇大人,小帝似乎已經隕落,你們可以消滅異端了。」

「是嗎?」教皇有些半信半疑,他也怕江納蘭再耍花招,使得教會古天使和無限集團兩敗俱傷,不過如果小帝真的隕落,這次是一個大好機會。

「小帝一旦隕落,眼下就是無限集團對虛弱的時候。」江納蘭再次道:「我勸你們要趕快下手哦,要不然,等江離晉陞到聖者的境界,那他對大帝舍利的控制權大增,你們再也無法戰勝他,聖者是他的一個飛躍點,你們應該知道他有多麼恐怖。」

「江納蘭,你也是簽訂了聖者協議的,古天使對我們人類的威脅極大。你是在危害人類的安全?」江離平靜的道。

「不不不,我是在給你壓力,你的壓力越大,就越容易晉陞到聖者境界嘛。」江納蘭還是笑眯眯的樣子。

「我看你是想逼迫我,到最後把光腦控制權全部給你是不是?」江離深深知道江納蘭的想法。

「江離,你現在應該把光腦控制權歸還給**,我們已經提起了起訴,不出幾日,人類的最高法庭就會開庭審理這個案件,我看宣判下來,你還不還給人類**。」夢江南笑得更加陰沉:「我覺得江離,你自己愚蠢,作繭自縛,簽署什麼聖者協議,現在好好的控制權要送出去,我看人類法庭如果宣判了,你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你不能夠違背人類的秩序,這秩序是你建立的。」

「是嗎?」

江離皺了皺眉頭,這的確是很麻煩,人類最高法庭可以審理一切官司,現在**狀告無限集團,讓其歸還主神號光腦的控制權,一旦**打贏官司,那麼無限集團必須要歸還。

在現代社會,**和私人打官司已經成了常態,在國家時代,私人倒是不敢和**斗,現在法制健全起來,沒有什麼新鮮的地方了。

「你就等著自取滅亡吧。」夢江南大笑起來:「我還是大總統,我還能夠制裁你,制裁無限集團。」

「夢江南,我對你真的無語。」江離搖搖頭:「到達現在你還沒有醒悟過來,一意孤行,你的下場必定會很悲慘。好了,江納蘭,這一次咱們就是聚一聚,搜索那聖者的事情各司其職,我其實也不需要和你合作,我的大帝舍利已經有了很大的奧義,嘿嘿,這聖者我肯定會抓住!你得到了,就可以獻祭,我也可以獻祭,聖者就是資源。」

說話之間,他也不在這裡停留,一步跨出,不知道到了地球上哪一個角落。

實際上,他是進入了地底深處,在地底岩漿的地心之中。

其實,表面上的地球,都不是萬界天球,就算是用最高明的科技,也不可能發現萬界天球的本體,萬界天球是一種神秘的存在,現在地球本體,也許是它幻化出來的。

不過,江離進入地球深處,是想獲得萬界天球的一些奧秘,然後把那聖者搜索出來。 地心深處,熔岩翻滾,星球內部極大的壓力足可以毀滅任何存在。不過江離是超越了聖者的存在,操縱空間在熔岩之中穿梭,感應。

「怎麼沒有任何萬界天球的氣息?」

他的思維觸角在地球內部各個次元空間探索,企圖尋找萬界天球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掌握其中的機樞之秘,而且想找到教會在其中遺留下來的一些上古遺迹。到底是怎麼啟動萬界天球的?

但是,他的思維觸角掃射了許多空間斷層,仍舊沒有發現地球的秘密,不過在地球周圍和內部,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封印迷惑了一切,連聖者都根本發現不了其中的秘密。

一層層的時空迷宮在內部扭曲,隨時都可以把人的靈魂肉體都吸收進去。

「一夢千年,夢中觀看未來,無限未來!」江離開始占卜,他要推算一些未來的變化。

他的精神立刻入夢,就在地心岩漿深處做夢起來。

他的靈魂和許多空間都保持了一種高度契合,參悟玄妙。

良久,他在夢中許多光怪陸離,恍恍惚惚似乎看到了許多巨大世界和次元,整個多元宇宙層層疊疊,如恆沙數目,這也不知道多少年前。

轟隆!

每個次元,每個宇宙都在相互廝殺,萬界一片混亂,突然之間,似乎冥冥之中一股偉大的力量降臨了,這股力量震懾了萬界,萬界都在這股意志面前沉默了,然後這股力量橫貫不知道多少個時間斷層,古往今來縱橫,過去現在未來都存在,時間和空間,存在和不存在這這股力量意志面前都失去了意義。

萬界在沉默之中,似乎達成了某種協議。

然後,萬界的意志,組成了一個球體,這球體似乎掌握在一尊巨人手中,然後巨人就消失在了宇宙深處。

霹靂震蕩,江離從夢中醒來。

「果然,萬界天球是萬界意志凝聚而成,代表著契約,是和聖者協定一樣性質的東西,為的是給萬界帶來和平和秩序,不過我還是沒有發現地球和萬界天球的關係?難道,要把地球煉化,才可以尋找到其中的奧秘?」江離搖搖頭。

現在的地球,其實就是一顆再普通不過的星球,除非是把地球破滅,煉化,否則根本找不到其中的最關鍵部分。

「萬界的意志…….諸天。天道,恆沙數目的大道………等等,我似乎找到了無限神拳第十招的真正核心點。」江離根據剛才做夢,感受那萬界的意志,對於拳法又所有領悟。

「無處可逃……」

就在他繼續推算,要把第十招無限神拳創造出來的時候,突然一股極強的精神意志構成了密密麻麻的天網,籠罩地球外太空所有的空間,然後向著中央收攏,逐漸滲透進入地底。

「江納蘭出手了。」江離一看就知道,為了搜索地球上潛伏的那外星球聖者,江納蘭展開了自己的精神波動,開始搜索,如篩子一般把人給篩出來,江納蘭現在是兩條大道級的強者,精神力舒展開來,雖然不能夠說覆蓋整個太陽系滴水不漏,但是把整個地球覆蓋起來還是簡簡單單的。

甚至地球上一粒塵埃中的原子都無法逃脫他神念的捕捉。

這幾乎相當於造物主,創世神的威能了。

江離倒是要看看,江納蘭能不能夠搜索出來此人,並且成功的壓制住對方凶威不在地球上造成破壞。

搜索聖者,以天羅地網之勢抓住,這件事情也只有江納蘭才可以做到,江離沒有這種本事。

「不錯,不錯,江納蘭的實力好強,我和他有一定的差距,除非晉陞到聖者,然後逐步把大帝舍利練成本體,才有可能和他平起平坐的抗衡。」江離暗暗分析江納蘭的實力,發現此人不愧為地球上的天才,在當年是自己甚至仰望都無法企及的存在,而現在自己和他還是有差距。

江納蘭的實力暴漲,江離很奇怪,否則的話,現在江離有擊殺他的實力。

不過,真相逐漸清晰明了起來,那是江納蘭吸收或者獻祭了混沌古氣造成的。

一股股的精神波動滲透進入地心深處,越來越劇烈,要把任何異類都搜索出來,就算是任何隱藏都無法瞞過眼前這精神波動。

江納蘭的神念越來越強,幾有翻天覆地之威能。

噼里啪啦!

一些強大的靈魂居然在這種絞殺下,紛紛粉碎。

突然,江離就感覺到地心深處一動,似乎有強大的氣息為了躲避江納蘭的追殺,也和自己一樣,滲透進入地心深處。

「莫非,就是那尊懷有神器的外星球聖者?如果是這樣,那我倒是可以撿個便宜,乘其不備,一舉把聖者封印,我現在的實力,連大道級的強者都可以擊殺,更何況一個普通的聖者?」

江離突然沉寂下去,慢慢感受細微的波動。

他朝著地心剛才波動的地方潛伏過去。

嗖!

一個影子居然出現在他的面前,若有若無,這影子釋放出來強大氣息,本質好像太陽一般熾烈,又似乎冰川一般寒冷,居然是陰陽變化,玄妙無邊。

滋滋滋滋…….這個影子的周身籠罩在一股虛空凝聚的力場中,如果不是江離本身也擅長夢幻之道而且大帝舍利的玄妙,根本無法感應眼前此人。

江納蘭還在縮小範圍,似乎也沒有看到此人的存在。

不過,隨著江納蘭就一步步的把神念縮小,很有可能此人就難逃法網,因為他的實力和江納蘭相差太多,此人不是大道級的強者,面對江納蘭根本不堪一擊。

此人飄忽不定,就是一道影子,而且還在用不同的頻率跳躍,波動,已經漸漸和江納蘭的神念波動頻率開始融合,偽裝起來天衣無縫。

「好機會,我要一擊必殺!」

江離悄悄潛伏接近,靠近了這影子,陡然一拳轟出,這一拳是無限神拳第九招,無限自由,在以前無限自由這招威力本來就很大,後來江離得到「斬仙大道」相互參悟,吸收其中的精華,殺傷力提升了十倍都不止。

這一招的威力,足可以和獻祭聖者得到仙界天意的加持媲美了。

一拳之間。

沒有聲威,沒有氣勢,雲淡風輕,無形無質,如歲月刀刻的痕迹,不知不覺就在人的臉上雕琢下來皺紋。

最凌厲的攻擊,是讓人看不到的,當攻擊到了你身上,你還一無所知,當結束之後,你才會感覺到刻骨銘心的痛苦。

江離現在就是光陰,就是歲月,他在攻擊之中,悄然帶走生命和能量還有物質,被帶走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拳法的包裹之下,一個影子顯現出來,是一個皮膚蒼白的怪人,白髮,雙目是綠光,隱隱約約全身透明,可以看到其中的器官,在他的身上出現一道光芒,包裹住四周的空間,不停蠕動,似乎可以隨時消失,跳躍到任何一個地方。

此人肯定是外星生物,強大,而且體內還有殘忍,陰暗的氣息,那影子法則在體內蠕動著,除此之外,此人還有另外九條法則,都是偏陰暗邪惡的味道。

很顯然,這聖者是邪惡混亂一方面的存在。

來到地球上,這種生物絕對會破壞秩序。

連同影子法則,加上其它九條,這聖者體內一共有十條法則,似乎就要構成一條大道,江離看不出來這條大道到底是什麼。

但是,此人再強,也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無限神拳,尤其是現在的無限神拳。威能無限,鋒利無限,殺傷力同樣無限。

拳意通天,降臨這聖者身上。

這聖者一臉驚訝,不明白江離為什麼發現了自己,他在拚命的吶喊,企圖催動自己身軀內部的法則,但卻無濟於事,在拳法的壓迫下,他似乎靈魂和身軀法則都脫離了,根本沒有半點指揮的能力,他似乎陷入了一個噩夢之中,無**回。

「嗯?」

就在江離拳法不停剖開這聖者身軀防禦的時候,一個聲音響徹在地心深處,整個世界似乎鮮活了起來。

江離的攻擊受到了阻擋,然後,一隻大手抓向了這個聖者,那大手憑空出現,白皙,細膩,是江納蘭的手。

「江離,你居然躲藏在地心深處,占我的便宜,我施展最強精神步步為營,把這個聖者逼迫到這裡,這全部都是我的功勞,你倒好,就隱藏在這裡搶奪。我又怎麼會讓你如願?」江納蘭的手掌和精神波動阻隔抵擋了江離的攻擊,同時控制這尊聖者。

兩人都要搶奪聖者,聖者是資源,無論是獻祭,還是研究,還是做什麼別的,都非常難得。

「斬仙大道。」

江離雙目一橫,殺氣四溢,一條金黃色的長劍飛了出去,直斬江納蘭的手掌,哧啦一下,江納蘭手掌居然被斬得支離破碎。

「嗯?斬仙大道,居然是斬仙大道!」江納蘭也似乎出乎意料,他更強的精神凝聚起來,手掌更加凝聚,而且在地心中出現一個時空隧道,他的身軀就要踏出來。

一旦身軀踏出來,就是他真正和江離戰鬥的時刻,到時候江離根本不是對手。

這危急關頭,江離大吼一聲,精神高度集中,似乎開閘放水,大江東去滾滾流向海洋。

無限神拳第十招終於呱呱墜地。

「無限諸天!」

他一招轟擊,似乎萬界諸天的意志凝聚在一起,化為了萬界天球。 無限諸天就是第十招。

無限自由之後的再度變化,以諸天萬界之力把無限神拳再度催動到一個新的高度,重新讓人仰望。

無限神拳每多出一招,威能就翻倍疊加,一招一式之間幾能操縱所有的一切元氣流動,靈魂思維,甚至生滅變化,宇宙造物。

無限諸天是江離剛才夢中參悟萬界天球而得到的靈感,更加大氣滂沱,和前面九招疊加在一起,層層推進,勢不可擋。

轟隆!

這一招和江納蘭對拼在一起,居然把對方的攻擊一轟而散。

江離隨後就是一抓。

啊!

血肉磨盤一般的大手惡狠狠抓向眼前這個九道法則的外星球邪惡聖者。

這聖者根本無法抵擋如此威猛的一擊,當場慘叫一聲,整個人都被拳法震成了粉末,然後被封印起來,化為一團光球。

「神器?」

江離發現,這聖者手持一件神器,也是一枚球體,不過這神器是白色,似乎是一枚骨丸,上面散發出來濃烈的神之力,毫無疑問,是神的屍體,神的骸骨,不過真上面沒有蘊含法則和大道,但是卻可以輔助人的大道或者法則威力倍增。

現在,連人帶神器都落入了江離的手中。

「哈哈哈哈……..」江離一招得手,身軀衝天而起,脫離地心,到了天上。而這個時候,面前就出現一個人影,是江納蘭的本體。

他神色凝重:「江離,把這尊聖者和神器交出來吧。」

「誰先捕捉到就是誰的,你棋差一招,難道還想從我手中搶奪?」江離笑了:「我們之間最多只能夠切磋,不可能生死搏殺的,有命運泥板的束縛,除非你擁有了打破命運泥板的力量。」

「你的無限神拳居然創造到了第十招。」江納蘭並沒有動手,而是看著江離上下打量變化:「看來這套神拳的確是為你量身定製的,你的無限神拳殺傷力增加了十倍,完全沒有以前的那種幼稚,是參悟了斬仙大道的神力吧,你是從哪裡得到的斬仙大道?這是太古大道之中,**裸的攻擊之術,誰得到了,誰的武道就會倍增。」

「是又如何?」江離淺笑:「莫非,你想要這條大道?也可以,你拿光腦的控制權交換如何?」

「光腦控制權價值十條大道都不止。」江納蘭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你身上的寶貝太多了,沒有人可以庇護得住你,如果我猜測得沒有錯,小帝應該是真的死了。」

「是嗎?等他出關你就知道厲害了。」江離並不否認和辯解。

lixiangguo

「來了。」

Previous article

「啪——」馬尚拍桌而起,怒視著葉聖天。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