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的。”馬丁看了一眼地圖,“我們還有兩個小時的路程,比預計時間提前了一個半小時。”

“嗯,大家加把勁而。”山狼招呼大夥。

“跟得上嗎?”馬丁問貝思雅。

“還可以。”貝思雅的深吸了一口氣,“有點累,但還受得住。”

“一夜沒睡了,你的體力真好。”馬丁說。“謝謝。”貝思雅沒說什麼,其實她已經非常累了。上午八點多他們就到了目的地,再往前就是恐怖分活動的活動區域了,不能在輕易靠近了,馬丁確認了一下位置之後說:“就是這裏,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作戰的相關事宜你們纔是行家。” 貝思雅的存在至少在速度上沒有拖慢行軍的進度,這讓本·艾倫還是比較滿意的,爲了保證任務的順利完成,他暗中命令獅鷲多照顧這個‘女’人,在沒有敵情的時候她沒添什麼麻煩並不能說明什麼,最重要的是她別再任務變成不確定因素,作爲一個完全的外行不求她能有什麼貢獻,不搗‘亂’已經算是幫大忙了。

這次行動有全面的情報系統做支持,馬丁提供了事實衛星圖像,他還攜帶了實時衛星傳輸設備,後方的高層任務能看到他們的一舉一動,這讓本·艾倫他們感覺很不爽,他們不喜歡被人看着,於是要求馬丁在任務開始之前將設備關掉,對此馬丁並沒有反對。

重拳和幽靈已經先一步進入恐怖分子控制區進行偵查,他們在原地等消息,有了衛星圖像他們可以清晰的看到這一帶的環境變化,很多時候他們甚至可以看到巡邏的恐怖分子,但當這些恐怖分進入山谷、林地、‘洞’‘穴’的時候就就看不到了,這些地方必須實地偵察。

山區的環境很複雜,等消息這段時間本·艾倫叫大家原地休息,馬丁和貝思雅如逢大赦的癱倒在地上,一路的奔‘波’兩人都累的夠嗆。

“你還能堅持嗎?”馬丁問。

“當然,我可不是‘花’瓶。”貝思雅喝了幾口水,“雖然我是技術人員,但體質也不差,但這麼久了的確很累,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拖後‘腿’的。”

“很好,回去給你嘉獎。”馬丁點了點頭。

“還是算了,能活着回去再說吧,這樣下去不被打死恐怕也要累死,回去不用長途跋涉了吧?”貝思雅問。

“當然,來的時候就是爲了避免驚動敵人,所以纔要長途跋涉,回去的時候我會呼叫直升機來接應我們。”馬丁說,“其實我也很累,這麼遠的距離我也不願意走。”

“有你在真是太好了,和那些非人類相比,我們算是同類。”貝思雅看了一眼遠處的山狼等人,“他們是特種部隊?”

“你還在糾結這個問題?好吧,告訴你,他們是僱傭軍。”山狼說。

“原來如此。”貝思雅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怪不得我在他們身上看不到正規軍的氣息,原來是一羣沒什麼規矩的僱傭軍。”

驚華絕世之全能小廢柴 “好了不提他們,現在不用繼續走,趁機好好恢復一下吧,我們後面還有五公里的路程要走,那裏纔是恐怖分子駐紮的地方。”馬丁躺在地上。

“還有五公里?”貝思雅苦笑,“我真是一步都不想走了。”

兩個小時之後重拳和幽靈完成了偵查,附近的情況已經‘摸’清,本·艾倫按照他們的路線推進。

有過長途跋涉的人都清楚,一旦停下來休息然後在上路的感覺,那種滋味非常的難受,幾乎連腳都擡不起來,現在馬丁和貝思雅的狀態就是這樣,‘腿’沉得的如同灌了鉛。

“能走嗎?”山狼問在後面的二人,他在所有人中表現是比較和善的,貝思雅對他和獅鷲的態度算是最好的。

“當然。”貝思雅倔強的點了點頭。

“嗯。”山狼沒再說什麼走開了。

歷史的屋檐 “上帝,賜我一雙可以健步如飛的‘腿’吧。”貝思雅在心裏祈禱,她很奇怪自己的馬拉松都能跑的輕鬆自然也今天怎麼連長途跋涉都這麼困難。

其實貝思雅不知道翻山越嶺的這種長途跋涉在平淡道路上的馬拉松相比更消耗體力。

就在貝思雅想着如何應付後面的路程時,本·艾倫找到她和馬丁:“我們已經進入敵人的控制區,不要在隨便開口說話,有事情先打招呼,沒得到允許不許隨便發出聲音。”

馬丁點了點頭,其實他明白本·艾倫這番話是對貝思雅說的。

“上廁所也要打招呼嗎?”貝思雅問。

“沒錯。”本·艾倫點了點頭,“如果你不希望我們在接近目的地之前就被敵人發現的話。”

“好吧,我照做就是。”貝思雅點了點頭,表情有點無奈。

本·艾倫沒多說什麼,轉身走了,因爲進入恐怖分子活動區域的原因他們走到非常謹慎,隊伍散開,將馬丁和貝思雅護衛在中間,他們的速度不快,四十分鐘後才接近幽靈和重拳選定的停留點。

這是羣山中間的一個峽谷,下面是一個臨時建造的營地,有十幾頂帳篷,山腳下有一個天然的‘洞’‘穴’,裏面有恐怖分子出入,營地的邊上停着幾輛破舊的汽車。

“這裏不是有汽車能進來嗎?你還讓我們走路。”貝思雅說。

“噓……”山狼瞪了他一眼。

貝思雅捂住嘴,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點大。

“我們不能冒着被恐怖分子發現的危險到這裏來,如果敵人有了戒備我們就很難採取行動。”馬丁低聲解釋說,“這個我不是在之前和你說過了嗎?”

“我只是覺得有點不公平,長途跋涉到現在我的‘腿’都要累斷了。”貝思雅壓低聲音。

重拳將自己的偵察報告傳給本·艾倫:“這裏的敵人不多,不知道是去了其他地方還是呆在山‘洞’裏,統計了一路上見到的固定哨和巡邏哨以及營地裏的恐怖分子大約在四十人左右,沒有馬丁描述那麼多,沒發現核彈。”

“根據衛星提供的圖像顯示恐怖分子在五天前將核彈運入山‘洞’,從此再也沒見他們運出來,我們的衛星對這裏進行全天候監視,所以核彈就在裏面,這個絕對沒問題。”馬丁說。

“情報上顯示這是個廢棄的地下礦井,深度達三百米,內部空間巨大。”本·艾倫說,“最糟糕的是我們還沒有這裏的地圖。”

“那豈不是很麻煩?也就是說他們很可能把核彈藏在任何地方,而我們的行動一旦驚動他們會很被動,他們尅隨時引爆核彈。”貝思雅說。

“的確,我們是很被動,所以只能採取祕密行動,不驚動他們的情況下把外面的人全都殺了,然後進去,爭取在最短時間內找到核彈,把危險降到最低。”馬丁說。

“這是個好主意。”貝思雅點了點頭,她根本不清楚悄無聲息的幹掉外面的這些敵人又多困難。

“這個計劃成功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十,所以難度非常大。”山狼說。

“可這是我們目前位置成功機率最高的辦法。”馬丁說。

“你可難住我了。”本·艾倫苦笑。

“我可不想成爲核爆的犧牲品。”幽靈靠在一邊的石頭上說。

“你知道核爆的威力嗎?”貝思雅問。

“沒見過真的還沒看過電視嗎?”幽靈撇了撇嘴,“再說我受過正規的核污染環境生存培訓,只是沒你多,但足夠用。”

“放心吧,核武器引爆過程沒你們想像的那麼簡單,除非他們拆了保險裝置,但這不符合安全‘操’作流程。”貝思雅說。

“和恐怖分子將安全‘操’作流程?”重拳笑了,“他們用白糖做炸‘藥’的時候可是沒有任何安全‘操’作流程的,只憑借經驗。”

“不是所有人都是白癡,保證自己的生命是首要的,恐怖分子也不至於把自己的‘性’命當兒戲。” 天降醫妃,王爺靠邊站 貝思雅不同意他的看法。

“那你覺得那些人體炸彈把自己當什麼?他們能捨棄生命只是爲了虔誠的信奉。”山狼撇了撇嘴,“沒打過仗的人是不懂得什麼是戰爭環境下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的。”

“那是脅迫好不好。”貝思雅不同意。

“好了,不要再掙了。”本·艾倫說,“重拳說的不是沒有道理,恐怖分子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否則也不叫恐怖分子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山狼問。

“讓我想想。”本·艾倫閉着眼睛,“給我點時間。”

“好吧,我們不打擾你。”山狼揮了揮手示意大家跟他走。

“貝思雅,這可核彈的威力有多大?”山狼問。

貝思雅思索着說:“但從衛星圖像上是無法看出威力的,不過按照大小判斷應該足夠將整個山谷夷爲平地,運氣好的話很可能直接見到地下水,污染範圍隨着時間的推移會在一週後擴散到俄羅斯和納米比亞,這要根據風向和風速從新計算。”

“也就是說我們別想活着。”黃蜂說。

“當然,你連殘渣都省不下。”貝思雅說。

“我看你也只能剩下點渣。”黃蜂冷笑了一下譏諷道。

“依我看還是先觀察一個晚上,夜間戰鬥是我們的強項,所以我們把夜戰列爲優先考慮。”重拳說。“獸人當然知道這一點,但現在的情況是,不管什麼時候動手都無法保證不驚動敵人,我們的目的是儘量安靜的接近核彈,把敵人引爆核彈的風險降到最低。”山狼說。“關鍵是我們不知道核彈到底放在什麼地方,這是最麻煩的問題,殺敵不困難,大不了冒點風險,萬一敵人被‘逼’急了把核彈引爆了就完蛋了,任務完成與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們的‘性’命也保不住,這可是核彈,不是手榴彈。” 經過長途跋涉之後本艾倫他們終於來到了這個位於崇山峻嶺中的恐怖分子臨時營地,可是等到了目的地之後他們才發現這是個很棘手的任務,敵人手中的大殺器核彈不知道被他們放在了什麼地方,而這直接影響他們採取行動

“在確定核彈位置在之前我們沒有保證完全的計劃。?”本艾倫揉着太陽穴,“除非我們有能力在他們驚覺之前把所有人都殺了,否則他們很有可能在最後時刻引爆核彈,和我們同歸於盡。”

“我們可以抓個活口,逼他說出核彈的存放地點,然後在針對其制定行之有效的作戰計劃。”幽靈說。

“這個問題必須慎重,的確,我們可以從俘虜口中弄到線索,但問題是如果外面的俘虜不知道核彈的存放位置呢那豈不是打草驚蛇你們也發現了,從我們到這裏之後外面的恐怖分子從沒進入過那個山洞,或許他們根本就沒有資格進去如果這樣我們抓了人也白抓,不但問不到有價值的東西,還驚動了敵人,反倒麻煩。”

“那你打算怎麼辦如果這個辦法也行不通那我們可能真就被難住了。”幽靈問。

“不是不可以抓活口,但我們應該先觀察一下,確認外面的人知道不知道核彈放在哪裏,這樣能保證在敵人發覺之前採取行動,所以”本艾倫嘆了口氣,“等吧,繼續觀察,先把基本情況高清再說。”

“最沒效率,也最穩妥的辦法,一直在這麼耗着。”山狼皺着眉說。

“強攻肯定不行,就算夜戰我們也沒把握在驚動敵人之前找到核彈,不等能怎麼樣”本艾倫說。

“其實敵人只有在失去希望的情況下才有可能主動引爆核彈,如果他們沒覺得你們有能力把他們殺光是不會輕易動核彈的。”貝思雅說。

山狼搖了搖頭:“我們不能以猜測的結果作爲採取行動的出發點,畢竟他們是恐怖分子,不能用常理去考慮他們的行爲,我們要儘量考慮到足夠多的可能,把風險降到最低,所以如果和可能,不是冒險行動的理由。”

“那你們打算怎麼辦難道就這麼等着等着他們把核彈從洞裏運出來”貝思雅略帶譏諷的問。

“等待不丟臉,至少比不慎引爆核彈好得多。”本艾倫倒是不覺得丟臉,“其實我比你更希望他們把核彈運走,這樣我們就可以清楚核彈的位置,然後採取針對性的行動。”

“我還以爲你們有多厲害,沒想到連個像樣的注意都想不出來,不過如此而已。”貝思雅撇了撇嘴。

“是嗎”本艾倫只是笑了笑,被一個外人嘲笑並不值得他生氣。

“好了,他們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我們還是不要過多參與的好。”馬丁見情況不妙趕緊過來打圓場,把貝思雅拉到一邊,“別搗亂,他們現在正爲這事兒心煩,所以給他們點時間,不能提供有效的建議就別搗亂,至少不能幫倒忙。”

“本以爲你找的人肯定是特種作戰高手,可現在看來,傳言並不可靠,這些人也沒什麼特別的。”貝思雅的口氣中滿是輕蔑和不屑。

不管貝思雅怎麼想山狼和本艾倫又商量了半天,最終也沒找到一個穩妥的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最後他們自毀繼續蹲守,看看情況再說,這種事情不能操之過急,辦法可以慢慢想,畢竟他們剛到,時間斷,很多事情還了解的不夠全面,沒準敵人有什麼漏洞他們還沒找到,所以不能急於一時。

晚上營地裏點起來篝火,二十幾個人恐怖分子圍坐在以前吃完飯,氣氛很熱鬧,過了一陣十幾個人穿着山地迷彩的軍人從山洞裏出來,這些人與恐怖分子有着明顯的不同,更像是合格的軍人。

關河未冷 “這些就是斷手的人嗎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屬於這個組織的人。”山狼低聲說。

“根據情報顯示這些人的確直接受斷手組織的控制,但至於是否是他們的人就不得而知了,從已知的情報上看,他們控制着一些僱傭軍和武裝組織,也和一些恐怖組織有着廣泛合作,他們的觸角伸得很長也很遠,作爲你們的勁敵他們是稱職的。”馬丁用專用的相機把這些軍人拍下來傳回去,這樣可以查出他的身份。

“看樣子是他們在看守核彈。”本艾倫說。

“應該是,否則他們不會整天都呆在洞裏。”山狼說。

“那麼我們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對付他們”幽靈問。

“還不知道,我沒主意。”本艾倫苦笑。

“你說的核武專家在哪怎麼沒見他們露面”山狼問

大娛樂家

“情報顯示,他們進洞之後就沒出來過,不知道在裏面搞什麼鬼。”馬丁說,“這也是我們最擔心的,萬一他們在裏面對核彈進行拆解或者重新裝藥就麻煩了。”

“可能嗎他們怎麼可能有核裝藥那玩意又不是土**,不是誰都能弄到的。”本艾倫說。

“國際上每年丟失的鈾235多的超乎你的想像。”馬丁說,“所以,他們手裏很有可能有這玩意兒。”

“那我們還真的快點動手。”山狼說。

“我請在總部的同時幫忙尋找這個礦的結構圖,如果阿塞拜疆的地質勘探部門有這個礦的勘探記錄我們的特工就能找到,不過這個過程可能不會太快,而在這種荒山野嶺中的礦井可能是附近居民開鑿的,所以這種礦井是沒有記錄的。”馬丁說。

“也就是說多了個渠道而已,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山狼說。

“沒錯。”馬丁點了點頭。

“我下去看看,希望能找到點有價值的東西。”幽靈根本艾倫打了招呼說。

“可以,注意安全。”本艾倫點了點頭,對於幽靈的活動能力他還是信得過的。

重拳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幽靈突然開口說道:“要是我們逼他們把核彈從洞里弄出來然後在動手呢”

“這個辦法我也想過,你打算用打草驚蛇的辦法是嗎可是我們人太少,一旦他們警覺了我們就更沒把握了。”馬丁說。

“那我們就這麼等着等你的地圖”重拳看了他一眼。

“也是個希望,我們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完成詳細的偵查。”本艾倫倒是不着急。

貝思雅見他們就這麼耗着沒什麼意思感覺很無趣,就找了個避風的地方睡覺去了,她鑽進睡袋,把手懷裏握着槍柄,感覺踏實了不少,在一個以男人爲主的隊伍中她是個弱者,這種與生俱來的自我保護意識是人的一種本能,儘管她知道就算有槍也無法和這些男人中的任何一個抗衡,但摸到槍柄的一刻她心裏升起了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當晚本艾倫將大家分組監視恐怖分子營地的動靜,或許這是他們目前能做的唯一有效的工作。

幽靈的偵查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他回來的時候天還沒亮reads;。

“洞口的位置並非不能潛入,但因爲裏面的情況不明纔是最麻煩的,根據我的觀察裏面至少有五個人把守,這潛入的話我沒把握在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把他們全都幹掉。”幽靈喝着水說,“你猜測的沒錯外面的人的確沒有自資格進入山洞,外面的人有事情也只能到洞口,裏面會有人出來。”

“果然。”馬丁輕嘆了一聲,“斷手的人信不過這些恐怖分子,這麼說來的話,裏面只有十幾個人,恐怖分子都在外面,可是我們衛星監視的記錄顯示有二十幾個恐怖分子進入山洞之後沒出來,這又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是他們分組活動外面的人只負責防衛,裏面的人負責保護”山狼猜測這說。

“有可能。”本艾倫點了點頭。

“外面的人沒資格進去,看來抓活口的計劃行不通了。”重拳搖了搖頭。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能想的辦法都想了,但沒有一條能保證安全的拿到核彈,這很麻煩,核彈就在那裏,他們卻無能爲力。

“等吧,如果拿到礦井結構圖我們還有一絲希望。”馬丁說。

等,除了等他們沒有其他辦法,只要沒有絕對把握的計劃他們就不動手,現在他們反倒是希望敵人儘快把核彈運走,在路上動手總比在這裏更容易成功。

“我們還要在這裏呆多久”貝思雅無聊地坐在一邊的石頭上,見他們沒有動手的意思就問。

“直到任務完成,可能是一兩天,也可能是十幾天。”馬丁頗爲無奈的說道。

“我的食物只能維持三天。”瑪麗有點擔心。

“沒關係,我們可以野外生存。”幽靈深吸了一口微涼的空氣,“這裏的豪豬和野狼味道都不錯,我們可以換着樣的吃。”“對這些野獸我沒什麼興趣。”貝思雅皺着眉說。“放心,我保證你會喜歡上那種嗜血的感覺。”幽靈舔了舔嘴脣。 貝思雅的確不適合野外生存,對於這種野人一樣的生活習慣讓她極度不適用,幸虧她的身體素質較好,沒有生病,但她的確受了不少的苦。就在她心存不滿的時候,獅鷲告訴他,這是一種嘗試,也是一種磨鍊,作爲一名爲cia服務的高級職員,她必須經歷非常環境的非常磨鍊,練就一副能應對任何突發事件的身體,聽這麼一說貝思雅的心裏總算是平衡了一些,但她又將面臨一個問題,那就是吃飯問題,她的作戰口糧已經所剩無幾了,對於其他人來說野外生存就是家常便飯,就連馬丁也不會在乎吃幾頓生肉,但對她這個野外生存能力無限接近於零的人來說這恐怕就是致命的弱點了,雖然有人照顧,並且能給她提供食物,但她是否能吃下去纔是真正的問題



爲了照顧她馬丁奉獻了自己的作戰口糧,然後是獅鷲和本·艾倫、山狼……最後大家幾乎都把自己的口糧給了她,這並不是大家慷慨,也不是他們憐香惜玉,而是他們實在是想換換胃口,在他們看來吃野味好過吃作戰口糧。開始的時候貝思雅還對大家感激不盡,但過來兩天之後他才發現,原來這些傢伙是不想吃軍用食品了,就連她自己在內都對這種作戰食品產生了厭倦,但她還得吃下去,畢竟和那些幽靈他們弄回來的半生不熟的野獸肉相比這些東西還不算太難吃。在他們改吃野獸的第三天cia那邊終於查到了一些消息,這是個蘇俄時期的礦井,久遠的可以追溯到上世紀七十年代,後來因爲礦藏枯竭而關閉,結構圖的確有,但這個礦井大的離譜,橫向跨度十五公里,深度超過一千米,井道多達上百條,如同一個被蟲子蛀空的巨大蘋果,交錯的井道構成一個複雜的迷宮,而地圖也是開鑿出去的結構圖,只有整個迷宮的百分之六十。

“日……”重拳看着螞蟻洞一樣的結構圖一陣頭疼,這太恐怖了,丟一個師進去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徹底搜索這個礦井。

“總比沒有強。”本·艾倫的表情也很難看。

“還連通着地下河道,最深的地方已經超過一千五百米,那個地方當初真的有礦嗎?這一點我表示懷疑。”幽靈說。

“沒有礦幹嘛挖那麼深?這可不是螞蟻挖洞那樣沒限制。”山狼說。

“你還別說,這還真像是個巨大的螞蟻洞。”幽靈手。

“這麼大的礦井不可能有一個入口吧?”重拳盯着地圖一下精神了起來,“看,這裏,這裏,還有這裏,離地表這麼近,會不會是之前封起來的入口?”

其他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即開始仔細研究地圖,如果能找到這些入口他們就可以不必強攻恐怖分子的營地了。??最強僱傭兵529

“這些地方的確離地表很近,但這厚度……至少有三到五米,你打算從這裏挖開嗎?我們可只有工兵鏟,沒其他工具。”山狼擡起頭。

“只要不超過五米就沒問題。”重拳說,“挖一個直徑一米五左右的洞應該不難。”重拳想了想,“只要下面不是大石頭我就有把握挖透,只是這地圖和地表對照的並不準確,肯定有我誤差,所以選擇挖地點有點困難

。”

“這可是幾十年前的老地圖,下面情況不明,很多地方可能已經坍塌,能通過的可能性不會很大。”馬丁有些擔憂,他並不贊成這麼做。

“至少比在這裏等下去好。”貝思雅說。

本·艾倫很久沒說話,他看着下面的恐怖分子營地思索了一陣:“好吧,就按照重拳的辦法試試。”

“那我這就去準備。”重拳起身就走。

“我跟你去。”幽靈也爬了起來。

“介不介意我去看熱鬧。”貝思雅對此很感興趣。

“如果你不覺得無聊就來吧。”幽靈頭也不回地說。

“在這裏坐着更無聊。”貝思雅小跑着追上去。

幽冥剪紙人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本·艾倫接到他們的消息,他們已經選好了位置,已經開工,預計四個小時可以挖到預定深度。

一個半小時之後幽靈又傳來消息,挖掘失敗,遇上了岩層,位置選擇有問題。

“挖土很好玩兒嗎?”貝思雅在一邊低聲說,她在重拳他們那邊看了沒多久就跑回來了,看人挖土更無聊。

“我們的工作涵蓋了礦工和建築工的工作項目,所以,我們是大老粗,而大老粗挖土是正常工作,無聊也得幹。”山狼說。

“他們還在繼續,只是換了個地方。”本·艾倫按着耳機聽了一陣說,“希望這次他們能成功,如果真的找到入口我們的行動就已經成功了大半

。”??最強僱傭兵529

“礦井結構圖和地表對照之後肯定會有誤差,所以這個辦法的難度不小,如果他們能找到更好,找不到的話也不必失望。”山狼說,“我們繼續等,反正恐怖分子不可能在這裏引爆,當然,能早點出來更好。”

兩個小時之後重拳他們那邊再次宣告失敗,這次沒選錯地方,而是下面的井道坍塌嚴重,而且面積很大,根本就鑽不進去,他們只好在換地方,其實剛纔他們挖掘的兩個地點在地圖上看就是一個地方,只是換了角度而已。

lixiangguo

小穎無奈的將手中的菜盤子遞還給四姑,然後在我的帶領下,回到了後院的偏房。因爲我體會過飢餓的滋味,因此,讓小穎坐好以後,我將偏房的門鎖好,快速的跑到外面的超市內,買了一大堆高熱量的食品,隨後我快速的跑回到偏房。此時,四姑貌似還沒有過來,於是,我先遞給小穎一盒巧克力,對方拿在手裏,卻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大腦轉了一下,想到了其中問題的所在—-我沒給開封。於是將小穎手中的巧克力拿了回來,打開盒子露出巧克力以後,再次遞了過去。

Previous article

額頭生著雙角,臉色冷漠,一雙猩紅色的眼珠散發著寒冷的光芒,嘴角是不是的掛著一絲戲謔的笑容,淡粉色的尾巴不時的擺動,猶如毒蛇吐信一般。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