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當初引他進血獵的人。

「吉姆叔!」穆爾·唐納德有些意外布得·吉姆的出現。

「穆爾,我是來救你的。」布得·吉姆說,「只是我們需要你的配合,只要成功了,人類就不用再受到血族的危害了。」

穆爾·唐納德現在的心情是複雜的,面對父母舊友來救他,他自然是感動的,但是他並沒有受到脅迫,是他自己不願意離開的,不願意離開那個血族。

「什麼計劃?」

「你如今很受血族的一位大人物的親昧,我們希望你能套出血族的弱點,想辦法讓血族亂起來,最好能殺了那個所謂的大人物,這是為了全人類。」

穆爾·唐納德的眼瞳擴大一圈,就在剛剛他起了殺心,在他說要殺了靈的時候。

但是布得·吉姆卻沒有發現不對,他只以為穆爾·唐納德只是震驚,然後對血族起了殺心。

「我知道了。」穆爾·唐納德垂下眼帘,掩下眼中的殺意。

「好孩子。」布得·吉姆滿意的笑了,「這個耳釘是通訊器,你收好。」

布得·吉姆在穆爾·唐納德接過耳釘之後,叮囑了兩句就離開了。

葉靈也正好在這個時候換好衣服出來了。

一身淡藍色的連衣裙讓葉靈看起來越發的年輕,只是那雙血紅的眼神,也清冷的氣質,硬生生的讓青春洋溢變成了晶瑩結冰。

「果然很適合你。」這時候怕也只有穆爾·唐納德會說這樣一句話吧。

「這個給你。」 「給我耳釘做什麼?」而且還這麼丑,這審美真的是沒救了,嫌棄。

穆爾·唐納德嘆氣,「你是知道這耳釘是誰給我的吧。」

「知道。」葉靈頓了一下,眼睛微微睜大。

穆爾·唐納德笑,看來是剛剛沒反應過來……

「你不想要就把丑東西丟給我!」

噗!

這時候不是應該擔心血獵那些人想要讓他做什麼嗎?

沒想到靈的關注點一直都在耳釘的美醜上。

不過看看。

這耳釘……

的確是很醜。

「耳釘這麼丑就不要帶了,想要帶我找人給你定製,別帶那些丑不拉幾的東西。」

葉靈是真的非常的嫌棄那個耳釘,怎麼就要帶這麼丑的呢。

?_?`

穆爾·唐納德連忙將耳釘收起來,免得葉靈一個看不順眼就扔了。

有了這個就可以關注血獵的動態了,雖然可能並不會告訴他全部的過程,但是關鍵的還是需要他的配合的。

「我去把衣服換回來,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

「好。」

我有一個庇護所 穆爾·唐納德就專心的逛起了女裝區,一個大男人,還是一個長得帥的男人逛女裝區,還是很引人矚目的。

這一看就是給自己女朋友選的。

只能一個人,或者和閨蜜女性朋友出來逛街的女人們,對於那個還沒有見面的女人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他們的男朋友,別說這麼主動的給他們挑衣服了,就是讓他們在休息區等著都不願意。

於是等著葉靈從試衣間出來只是,就看到一個大帥哥帶著一堆衣服,興奮期待的看著她。

「……」

葉靈緊繃著嘴,不停的釋放冷氣,這是要造反嗎?

「這些都是我給你選的,你都試試,要是合適就買下來。」穆爾·唐納德溫柔的將一件衣服遞給葉靈。

「好帥!他對女朋友好溫柔。」

「他剛剛選衣服的時候眼神也是好溫柔的,不過他女朋友好像感覺不太好相處,好冷。」

「這女人怎麼就這麼好命呢,男朋友陪著出來逛街,還給她選衣服,居然不樂意,要是我男朋友這麼,我就是睡著了也會笑醒的。」

「的確是太冷了,不過感覺好帥,雖然她是女人。」

「啊!是的呢,雖然感覺她這麼不樂意實在是太任性了,但是她好像要比帥哥還要帥誒!好吧,我承認,她比帥哥要帥多了。」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是她在寵著帥哥。」

偷偷跟著穆爾·唐納德過來,裝作在周圍選衣服,實則是好奇讓帥哥這麼對待的女孩是誰。

小聲的討論著葉靈和穆爾·唐納德,不過這只是她們自以為是的小聲,實際上兩人都聽得到。

而且這些女孩在幾句話之後好像忘了自己的目的一樣,都誇起了葉靈。

葉靈是完全不在乎,而穆爾·唐納德是喜聞樂見,因此沒有一個人去阻止那些女孩的討論。

「不去,不要。」葉靈冷冷的吐出兩個詞,並且用眼神和氣息冰凍穆爾·唐納德。

只是穆爾·唐納德現在已經對葉靈的寒冰有了抵抗力了。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我給你精心選的衣服都不願意換。」穆爾·唐納德失落的低下頭,一副很傷心的樣子。

「……」葉靈瞟了瞟那堆衣服,一點也看不出來是精心選出來的。

不過,萬一真的是精心選出來的呢。

而且不換衣服就是不愛嗎?

不對,她本來就沒有愛國。

「別鬧。」葉靈板著臉,清冷卻難免硬邦邦,顯得更加的冰冷了。

「我沒鬧。」完全無懼,「這真的是我精心挑選的。」

葉靈「……」

「給我。」

伸手的動作顯得有些凶,然而男人卻是興緻沖沖的拿起一套衣服放到了葉靈的手中。

葉靈渾身冒著寒氣走進試衣間,寒氣簡直可以冰凍三尺,讓一旁看戲的小姐們都大氣不敢出。

「呼!」

葉靈進了試衣間之後,這些小姐們齊齊鬆了一口氣。

「我剛剛還以為自己會被冰凍起來呢。」

真的是心有餘悸,不過就算在危險,也不能阻擋她們八卦的心。

「小姐姐果然是寵帥哥的,明明都那麼不願意,還是拿著衣服進去換了。」

「是啊是啊!而且帥哥那個『你是不是不愛我了』簡直要命,小姐姐當時就蒙了,怎麼能這麼小狼狗呢。」

「小姐姐當時的想法估計是:我能怎麼辦呢,只能寵著。」

穆爾·才不管其他人怎麼說,他就是想看著葉靈寵他的樣子。

而且葉靈做模特的時裝秀真的是非常的好看啊!

不過葉靈在試了五套衣服之後就不願意再試了。

葉靈單手鎮壓了還想要讓她繼續試衣服的穆爾·唐納德,招來服務員。

「都包起來。」

然後拉著穆爾·唐納德去了男裝。

而在這之後男人就再也沒有話語權了,全程被葉靈帶著橫掃整個商城,比男人還要可怕。

只是沒有讓男人去試,只是拿著衣服或者飾品在男人身上比了一下,合適的留下,不合適的放回去。

而到後面,穆爾·唐納德全程處於麻木狀態,事實證明,男人就算逛街買東西再可怕也沒有女人可怕。

「暫時就這些吧,過兩天讓葛蘭·雨果來給你做衣服。」葉靈將商城整個橫掃了一遍之後才收手。

穆爾·唐納德看著整整五車的東西,已經完全不想說話了,這裡面除了他最開始給葉靈挑的那二十多套衣服外,其他的全部是他的。

而且還說讓葛蘭·雨果來給他做衣服……

如果他記得沒錯,並且不是同名同姓的人話,靈說的是世界公認的第一服裝設計師雨果大師吧。

據說雨果大師的一件衣服可以比得上一座島嶼的價了,而且還不是所有人有錢都能請得到的,畢竟人家還是皇室首席設計師。

但是靈這語氣實在是太平淡了,好像是隨意請了一個普通的裁縫一樣。

黑道第一夫人 葉靈不管穆爾·唐納德心中所想,直接付了帳之後,讓人開著車回去了。

這一下被羨慕的人就完完全全的變成了穆爾·唐納德。

但是卻沒有無故的仇富嫉妒恨,畢竟,這已經讓人連羨慕的心都不怎麼能提的起來了,只能仰望了。 葉靈和穆爾·唐納德還去了餐廳,電影院,遊樂場。

兩人相對這吃飯,沒有一個人說話,甚至連眼神的交流都很少,但是卻顯得和諧異常。

葉靈突然猛地將穆爾·唐納德抱進懷裡,離開了坐位,同時手中的餐刀直接飛了出去。

一顆子彈將桌上的瓷盤打碎炸飛,而軌跡正好是穆爾·唐納德……的額頭。

如果剛剛葉靈的反應慢一點,這個世界上說不定就沒有穆爾·唐納德這個人了。

狙擊手見葉靈的動作就知道不好,但還沒等他為自己撤離的想法付出行動,就被一把餐刀給射中了手臂。

狙擊手可不單單是驚恐了,隔著一棟大樓,那柄餐刀究竟是怎麼做到扎到他胳膊上的?

那根本就不是人可以做到的!

逃!

必須逃!

然而葉靈根本不會給狙擊手逃跑的機會。

在狙擊手驚恐絕望的表情中,一隻蝙蝠撲上去,吸幹了狙擊手的血。

「菱寧,是誰幹的?」菱寧從傳音里都可以聽出來,葉靈此時生氣了,雖然葉靈的並沒有表情,聲音也很是平淡。

「是科茲莫家族。」菱寧此刻只能為科茲莫家族點個蠟了。

做什麼不好,非要作死。

穆爾·唐納德只感覺抱著他的女生在停頓了兩秒之後,周身的氣勢更加的冷了。

發生了槍擊案肯定是有人報警的,而這個地方又是有名的高等餐廳,能來這裡用餐的都非富即貴,警察是絕對不敢怠慢的,出警速度絕對是極快的。

警察先是了解了下有沒有人受傷之後,才開始詢問關於槍擊案的事。

「請問二位平時有得罪什麼人嗎?」警察一本正經的問。

站住你馬甲掉了 「你們不用管了,我們知道是誰了。」葉靈說完就直接攬著穆爾·唐納德就要離開。

她現在要去找科茲莫家族的人算賬,可沒耐心在這兒陪這些沒用的警察磨磨唧唧的。

但是警察是絕對不會就這麼放兩人離去的,見兩人不願意配合,當即就板起了臉,「事關民眾安全,還希望小姐配合,既然小姐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還希望小姐可以告知我們,以便逮捕歸案!」

所有認識葉靈的人都知道,在葉靈生氣的時候,絕對不要再惹她。

「靈,警察也上課秉公辦事……」穆爾·唐納德見勢不妙,拽了下葉靈的衣服。

然而葉靈平靜卻冰冷異常的眼瞳,讓他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不自覺的將剩下的話吞了回去。

「就算告訴你們了你們也不敢抓。」葉靈紅色的眼瞳泛著冰冷的光,顯得非常的兇殘。

那警察著實被下了一大跳,不過好在還有職業精神,沒有一害怕就讓路。

他也沒將葉靈的話太放在心上,這種買兇當街的事,就算是女王都會受到制裁。

只以為葉靈是不信任他們,他認為有必要讓群眾相信他們。

「這位女士請相信我們,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罪犯的。」

然而葉靈卻不想和他多說,拉著穆爾·唐納德直接離開了這裡。

明明葉靈的速度看起來並不快,但是很奇怪,在場的十幾個警察,沒有一個可以攔得住兩人的。

「隊長!」這時,去對面樓查看的警察驚恐的叫到,還顧忌著其他人,後面的話並沒有喊出來,而是在警察隊長的耳邊耳語。

「對於大樓發現一聚全身血液盡失的屍體,屍體旁邊有狙擊槍,而且所在的地方也正是射擊的地方。」

「去現場看看!!!」

「你在城堡等我。」

穆爾·唐納德眼疾手快的拉住葉靈,「我和你一起去。」

冷情暖少:愛妻哪裏跑 「不用。」去了除了拖後腿也只能看戲,帶去做什麼。

lixiangguo

記得上一次丟臉,是天璇宗弟子大比。

Previous article

關門開燈,顧念瑩白的小臉便清晰地在眼前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