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希望自己這二叔真的會娶這個叫做小語的女人么?

還是說,只是希望自己能在人前給秦連一個面子?

「二叔的面子,自然是要給的,只是二叔到現在,都沒給我們介紹一下二嬸,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啊……」

秦琛冷冷的說著,倒是直接把酒接了過來。

至於喝不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瞧瞧我都忘了……」秦連見秦琛把酒接了,便立刻坐直了些身子,一隻手端著酒杯,另一隻手繼續在小語的身上的摸著。

「小語,和侄媳婦一個姓,現在法國讀音樂系的研究生,其實我們認識很久了,只是結婚嘛,是一件人生大事,這不得等著確定了才能把人帶回來了嗎?」

秦連翹著二郎腿,嘚瑟的說著,忽然沖著身後的助理招了招手,下一刻,一疊文件夾就被放在了秦爺爺面前。

「這是什麼?」老人沉聲道,本該是睿智的眼神中此刻都被那滿滿的無奈所佔領了。

「您打開看看就知道了啊,好東西,就當是我提前送給大娘的六十歲禮物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了那份文件夾上,尤其是秦爺爺,動作都禁不住放慢了多少。

他接過管家遞過來的眼睛,打開文件一瞧,便愣住了。

再次抬眼看向陸語的目光里充滿了探尋的意味。

「你懷了我們秦家的孩子?」

「是啊,爺爺,我可是專門還讓她抽了羊水,坐了DNA驗證拿到報告之後才把人領回來的。」

「您不是一直都說,這第三代只有秦琛一個人太寂寞了么?馬上您就又可以有孫子了。」

秦連放下酒杯,繞到了秦爺爺身後,兩隻手在老人的肩膀上捏著,一邊邀功道。

「而且,我這也馬上就是要當父親的人了,您看你是不是也給我找個事干,我也不要求進總公司了,給我找個QID下面的小公司,讓我去混個總裁什麼的,起碼有個養家的奶粉錢啊……」

秦連皺巴著臉,不時在秦爺爺的後面走來走去。

離婚前和老公互穿了 然而秦爺爺並未理會他的話,而是將那證書的簽發機構,以及陸語的資料從頭到尾又看了一遍。

畢竟這不是開玩笑的,前幾年他身體不好,就曾經立過遺囑,如果說秦琛一直不結婚,沒有孩子,那麼QID的一部分股份就會轉到秦連和秦勇(秦琛的三伯,現在還不知道在哪鬼混)孩子名下。

可如今秦琛已經和嬈嬈結了婚,而且還懷了兩個男孩……

這股份……

手心手臂都是肉,哪怕是秦連再不成器,秦爺爺也總是想要給他些什麼。

尤其是,此刻在聽到自己有可能再多一個孫子時。

雖然小琛他很喜歡,而且也和自己年輕時的模樣最像,可是這個性格,卻是始終沒有讓他感受過那種平常人家的其樂融融和當爺爺的成就感。

「那這麼說,你們是準備結婚了?」秦爺爺的內心是糾結的,只是這孩子都有了,他斷然也沒有把人再給趕走的理由,這心境一變,看向陸語的眼神也變的柔和了不少。

「那是自然,就差您一句話了。」

秦爺爺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毛,下意識的朝著秦奶奶投去一個徵求的目光。

老太太笑了笑,便又將燙手的山藥踢給了秦琛。

「既然如此,那就結婚吧。」

「至於老二說的工作的事情,小琛你來處理吧,畢竟你現在才是QID的總裁。」

「是啊,小琛,叔叔以後可就是跟你混了。」秦連翻了個白眼,無比囂張的拎著那一摞檔案袋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兩條腿不時的在那裡抽動著,好似得了帕金森綜合症一般。

「嗯,那二叔明天就來QID總部報道吧,策劃部的經理正好離職,您去可好?」

「什麼,什麼?」秦連激動地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我說小琛,你是不是瘋了,你讓我做一個小小的部門經理!」

「你是不是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你不要忘了,QID老子也是有持股的!」

「那又如何?也請二叔不要忘了,論股份,最多的可是我……」

「還是二叔覺得,一個國外野雞大學都沒讀完的人,能勝任什麼?」

「你!」

秦連氣得不住跳腳,抄起東西就往秦琛身上招呼。

然而他一個天天一半時間都趴在女人肚皮上的身板,又如何能打的到秦琛?

不多時,他面前的杯子碗啊,都被摔的差不多了。

一桌子好好的菜肴,也都變得面無全非。

「好了,二叔要是沒意見的話,就明天8點準時人事部報到,不然遲到了,我可不保證你的上司還會要你。」

秦琛冷眼旁觀著對面越來越激動的二叔,以及那個一直都不曾開口的自家爺爺。

忽然間對於老宅生出了一抹厭煩。

秦連是什麼樣的貨色,自己爺爺怕是最清楚不過了。

當年他接手危機重重的QID時就明確的說過,自己的兩位叔叔不能插手,拿錢就行。

可如今……

爺爺竟然自己不說,還讓奶奶幫他開口。

真當他秦琛是個可以任人擺布的么!

「夫人,我們走,為夫帶你去看煙花。」

秦琛接過Ben遞過的大衣,披在嬈嬈身上,隨即轉身沖著秦奶奶微微欠了欠身子,便拉著嬈嬈朝外面走去。

耳邊,秦連的聲音似乎就從未停止過。

只是那又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呢?

他現在想要的,只是安安靜靜的拉著自家小女人的手,不管幹什麼都行。

兩人並未直接上車,而是直接從秦家老宅出來開始散步。

晚風習習,吹散了剛剛在老宅的壓抑。

嬈嬈緊緊的挽這秦琛的手臂,將自己的腦袋靠了過去。

「阿琛……」

「嗯?」

「我們就這麼走了,奶奶和爺爺會不會不開心啊?」嬈嬈小聲的問道,雖然她不明白秦家複雜的關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可是卻也能感覺的到,好像秦爺爺,對待那位秦連二叔,很特別。

「沒事的,他們都習慣了。」秦琛扯了扯嘴角,想給女人一個寬心的笑容。

然而卻弄出了一個比哭還嚇人的表情。

「習慣了?」

「嗯,還有我那個二叔,如果你在公司里看到了,別理他就是,我會吩咐下去,以後和策劃部對接的事情,都不用你。」

「你們倆之間……」陸嬈嬈欲言又止,想要關心秦琛,幫他分擔,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我們之間是我們之間,嬈嬈,你只要做好秦太太就行了,其他的事情,都不用操心。」

「還有,你是不是應該給我解釋下,到底下午那個男人和印章是怎麼一回事……」

秦琛忽然止住了腳步,一把將嬈嬈抱了起來,放在了一塊石頭上。

兩隻手又穩穩的托住了女人的腰部,讓她不得不和自己平視著。

嬈嬈吃驚的張著小口,一五一十的把下午的事情通通說了一遍,本以為秦琛會釋然,畢竟那都是一個40多歲的人了,自己就算是犯花痴也不會找那樣的目標。

然而讓她意外的是,秦琛的眉頭不僅沒有舒展的跡象,反倒是越來越擰巴了。

「玉家……」

「那不是隱世家族的四大家族之首么?」 「算了,既然是玉家的人,那應該不會有什麼壞心。不過你把那枚印鑒收好,不要輕易拿出來。」

思量了片刻,秦琛決定不再糾結。

至於車漆,那對於他來說更是無所謂的東西。

放下心事,他低頭用下巴輕輕的在嬈嬈腦袋上蹭了蹭,輕聲道:「走吧,我們坐車回去,明天還要上班呢。」

嬈嬈點點頭,乖巧的任由秦琛拉著,她不知道什麼是四大家族,也不知道玉家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存在。

不過只要秦琛不再去糾結下午的事情,她就已經是很開心了。

正準備上車,忽然腳腕處痒痒的。

一低頭,一個毛茸茸的小傢伙便鑽進了她的懷裡,正是剛剛自己跑去玩的小糰子。

小傢伙爪子里還捧著兩個紅彤彤的小果子,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饒是嬈嬈晚飯已經吃了很多了,卻還是忍不住被勾起了食慾。

真是個鬼精靈,竟然還會討好人!

看著那萌萌噠身影,秦大總裁忽然生出了一種莫名的危機感。

南宮老頭和自己搶人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出來了一個會邀寵的小傢伙,這可怎麼辦?

「阿琛……你知道這是什麼嗎?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嬈嬈從小糰子手裡接過果子,又將它抱起來放到了腿上,這才看向秦琛。

「不知道,別吃了,萬一有毒呢!」

秦琛一本正緊的說著,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正在預謀往嬈嬈領口裡鑽的小糰子。

一抬手,就將兩個果子從嬈嬈手中拿了過去,丟在了一旁。

「你!」

嬈嬈沒想到秦琛會這麼直接,頓時氣得雙頰緋紅。

「你憑什麼扔我的東西!」

「你的東西?」秦琛冷哼一聲,又一次抬手朝著嬈嬈的胸口探去,只是這次的目標,卻不是女人,而是小糰子。

「不知來歷的小傢伙,我不把它扔出去就不錯了。」

「還有陸嬈嬈,你人都是我的,東西自然也是我的!」秦琛無比淡定的說著,直接將小糰子打開車內擋板丟在前座。

小東西重重的落在地上,凄慘的叫著,聽的嬈嬈的心都揪了起來。

「秦琛!你講不講道理!」

「小糰子那麼可愛,你怎麼可以這般對它!」

嬈嬈憤怒的控訴著,作勢就要把隔板打開。

秦琛看著她那激動的模樣,愣了一下便迅速反應了過來,手臂輕輕一動,便將嬈嬈牢牢的固定在了自己懷裡。

「聒噪!」

某男布滿的哼了一聲,便直接吻上了那嬌嫩的紅唇。

感受著女人漸漸癱軟的身子,秦大總裁心裡那叫一個暗爽,看來多看點大總裁小說還是有用的。

對於不聽話的女人,要麼砸錢,要麼砸人。

可惜的是嬈嬈好像對錢並不感冒,他也只好親身上陣了。

漸漸的嫻熟的吻技將嬈嬈帶入了迷離的境界,她下意識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慄著。

「唔……」

嬈嬈不安的扭動著自己身子,秦琛真是越來越沒有下限了,簡直是要把她弄窒息了!

二婚不昏,繼承者的女人 感受著小女人是真的要喘不過氣了,秦琛這才心滿意足的挪開自己的唇,在一旁悠閑的欣賞著小女人怎麼看都看不厭的臉。

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著,在她細緻的臉蛋上掃出淺淺的憂慮,讓她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見猶憐的心動。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為什麼他覺得自從嬈嬈和自己在一起后,好像越來越看好了。

還是說,自己也中了那條男女中戀愛的規律,就是再丑的媳婦,在自己的眼裡,那也是西施一般的存在。

「少爺,少夫人,到家了。」

Ben的聲音突兀的出現在耳邊,打破了秦琛的思考,一開門,嬈嬈便飛快的跑了出去。

和她同步的,還有被秦琛丟在前座上的小糰子,跳上嬈嬈肩膀前還刻意回頭沖著他比劃了個鬼臉,簡直是要把秦琛氣到爆炸。

越看它,也就越覺得礙眼了。

「Ben,你說我要是把這傢伙燉湯怎麼樣?」秦琛摸著自己的下巴,開始思考這方案的可行性。

現在可是越來越多的人要和自己搶嬈嬈了,這可不是什麼好趨勢。

趁著這小傢伙和嬈嬈在一起的時間還短,自己是不是應該來個把錯誤扼殺在搖籃里?

Ben一哆嗦,立刻回頭阻止:「老大,您可千萬別,誰都看的出來少奶奶很喜歡這小糰子,您要是弄死了……」

「誰都看的出來?」秦琛挑眉。

lixiangguo

宋晏殊拿起一口雪茄來,吐露出煙霧。

Previous article

忽然一道空間浪潮席捲而來,竟然緊跟在法則之後,焰一瞬間沒有及時釋放出力量對抗,竟是被空間帶動,往後飛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