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小型核電站啊我的親哥!

他連仙法核裂變都不會,拿什麼單挑小型核電站?!最恐怖的是,這小型核電站居然還想來一場愛的抱抱?

可去你妹的吧!

連城醞釀了半天的氣憤情緒和裝B力全扔乾淨了。這時候還考慮什麼劉老三,什麼天目派,他們再厲害能厲害得過這朵大黑雲?

人在跑,雲在叫。

連城在哀嚎,大黑雲不止想來愛的抱抱,還試圖玩雷的親親,興奮地噼里啪啦至少劈在他旁邊好幾下,肉眼可見的華麗雷蛇幾乎是擦著頭髮絲咣當一下砸在地上,火花叫的歡快得不行。空氣中激活的強電荷讓連城好生體會了什麼叫楊教授的雷電愛撫。

他渾身毛髮都立起來了,包括這一頭烏黑濃密的秀髮。

馬上就要趕到酒店,遠遠望去。

「高高高高……高塔!避避避避……避暴克斯!呸,避雷針!」連城話也說不利索,舌頭根都在發麻,眼看著大黑雲就要追了上來了,只剩下不到幾十米的距離,他雙手同時召喚出光劍,然後盡全力使出——

猛龍斷空斬!

給我沖!

他埋頭猛衝直接扎向了酒店大樓帶尖的塔樓方向。日他大爺,管他三四五六,先活命再說啊!!!

望山石方向。

劇組成員急忙撐起遮雨棚,人被雨澆了不要緊,機器被水一沾就徹底壞了。

光頭哥不怕下雨,他醞釀了足足半個小時的感情,一直在細細品味如何把台詞念到最有氣勢、最有味道,他現在擅長這個,但力求做到最好。

才舉起喇叭,要對著大山喊出他的自信。

「呼!」

現場誰也沒看清楚,一道淡白色的影子以高鐵過站的速度掠了過去。嚇得光頭哥差點從石頭上掉下來。

石二柏罵道:「怕什麼,山上老鷹那麼多,霧大看不清很正常。我這收音桿舉半天了,你倒是喊啊,我等的雞兒都蔫了!」

光頭哥不好意思的舉舉手,撿起大喇叭,卻沒注意自己剛才是對著山霧,踉蹌的功夫,此時變成了轉身面對酒店。他有勇氣、有信心,單單靠著一嗓子徹底征服這挑剔導演。

他有這個能力。

酒店裡。

寬闊的西式大餐桌,劉老三和卜華阡分別位居兩側首席。十分寂靜,屋子裡靜得只剩下窗外雷聲和服務生上菜時的碰撞聲。

劉老三率先打破沉默:「恆遠集團對那塊地勢在必得。但,我們講究道理。」

「道理?」卜華阡抿了口咖啡,輕輕說:「毛主席說過,拳頭才是硬道理。你們的道理就是不講道理吧。你的人打傷了我的徒弟,他現在還在醫院裡躺著,何須多言,你們的態度表明的很清楚了。」

「這裡面有誤會。」劉老三將叉子放下,說:「要不是你徒弟先動的手,他不會被打。我手下都是講究人,沒道義的事他們干不出來。」

這話把天目派的人氣得不輕。

有人忍不住出聲喝問:「你的意思是我們天……我們昭平市環保協會不講道義?滿嘴胡言歪理!老百姓全都站在我們這頭,於情於理你們都站不住腳!」

聞言劉老三打了個響指。

胖臉男人立刻打開手提箱,從裡面掏出一厚摞紙質文件。「這些都是天目山莊附近居民簽下的動遷意向書,比例為百分之百,沒有任何一家拒簽。」

他這番又把天目派的人懟得不輕。

年輕人沉不住氣,憤然說:「和他們沒辦法講道理!這群人眼中只有短暫利益,不顧市民未來,大好果林全都會被他們毀了!」

「短暫利益?市民未來?」劉老三搖頭輕笑:「如果我告訴你們,恆遠集團在那塊地要建的是廉租房呢?這買賣我們可賺不了幾個錢。」

卜華阡不打算繼續和劉老三玩話術。

他直奔主題:「如果,我們不簽,你打算怎麼樣?」

「當然是繼續和你們講道理咯。」劉老三哈哈大笑:「我又有什麼辦法,你們這種死性不改的人我見的多了——」

卜沖之摘下墨鏡,語氣悠悠:「你仰仗的,多半是你的這幾位門客吧。到了這,你還看不清楚情況,到底是誰在擺鴻門宴,難道你作為老江湖就這樣糊塗嗎?」

他指指點點,一一道來:「張五開,狒狒成精,斗境上位妖修。劉笑西,破戒僧,匹境下位佛修。還有個沒到場的連大師?斗境下位的小傢伙,你也好意思到處張揚。」搖頭,卜沖之不再言語。

聽見連大師,戚薇的臉色再次一白。

她終於忍不住,低聲與師傅卜沖之說道:「當日傷我之人,正是……連大師。 異界最強神棍 對不起……現在才告訴您。」

卜沖之愕然。

這兩位一個長相極丑的狒狒精,一個半禿方塊臉的大和尚,紛紛露出緊張神色,他們沒想到天目派這麼快就查出了他們的底細。這同樣說明天目派有所仰仗,是帶著絕對殺心而來。

劉老三臉色一冷:「你們還能殺我不成?有這兩位高人相助,單單想跑恐怕不難吧。」

卜華阡輕笑:「看看外面,你覺得你能跑得了么?」

白茫茫一片大霧封鎖了所有景色。

「試試。」

劉老三沉聲回答,他向來就不是個怕事的主,能坐到如今的位置,正是從街頭血海里殺出來的地位。

「料理了你,再提那連大師!」卜華阡忽把咖啡杯往地上一摔,沒來得及喊動手。

伴隨著房屋地震般的劇烈晃動,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從窗戶出炸開。眾人齊齊望去,只看見一片黑到無比濃密的雲。

同時,從雲的深處,傳出一聲正氣凜然、如同得道高人的威嚴大喝,讓人不禁感到莊重威儀。

「瓊華東來,一劍誅邪!舉頭外望,無我這般!」 這瞬間,在很多人眼中,堪稱終身難忘。

窗外雷雨陣陣,廳內劍拔弩張,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意思。但這朵突然到訪的大黑雲突然打亂了全盤節奏。

哪怕是修士,以他們貧瘠的腦洞,能夠聯想到最酷炫的出場方式也不過如此。

騰雲駕霧,裹挾雷霆萬鈞,毫不透光的黑雲阻隔萬千陽光,再有侍童隨聲喝唱,仙音裊裊,就以這樣高逼格的在世仙人姿態,誇嚓一下砸碎整堵牆,火花帶電,然後出現在你面前,你怕不怕?

劉老三眼前一黑,腦子被強烈的聲波震得嗡嗡作響,嘴唇打哆嗦,心中暗罵:天目派真TM太講究!殺我還要請這麼大的陣勢?!

天目派也跟著傻眼了。

作為近代社會長大的修士,他們覺得騰雲駕霧這種東西就是老修士用來騙小修士玩的科幻故事。這違反格物致知的規律啊!世上哪還有這種高明的道法。

可事實就擺在眼前,這麼大一朵雲,哪怕隔著十幾米遠,空氣中的電流依舊讓眾人面目發麻,手腳發冷,告訴他們這是真的!老祖宗也會開玩笑!

黑雲里隱隱傳來的恐怖威壓,凝聚幾近實體的煞氣撲面而來,至少是千人屠的絕世凶星才有這種氣勢。雲霧翻滾,霧氣時而化為飛鳥、游魚、走獸,千變萬化,靈動異常,每一種生命都如真實存在,沒有半分死板獃滯。

卜華阡木立原地,不敢置信低道:「一氣化萬物,此乃……先天之點化?」

宗主的話在天目派中徹底炸開了鍋。

「先天?」

「難道這是位先天高人!」

「根本不可力敵!」

呼呼呼——!!!

黑雲深處傳來低沉的吼聲,似乎有大魔頭潛藏其中。沒人會把這位神秘先天當做正道,光是這幅風格兇猛的出場方式,再結合代表邪惡的黑色調雲霧和哈士奇都能感覺到的濃郁殺機,最後加上貨真價實的先天境界……

嗯,這位邪派高人大概是……偶然路過吧?

卜沖之很想罵娘,如今可是現代社會,又從哪裡冒出來的絕世大魔頭!這不開玩笑呢么,誰知道這種殘暴型的修士會做出什麼舉動。

萬一?!

天目派這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然後陷入到更大的驚恐中。保不齊這位是劉老三的最後底牌吧!

「前輩!」卜華阡前踏一步,雙手合禮,謹慎地向黑雲打招呼。

黑雲低吼。

卜沖之也跟著上前,高聲禮拜:「天目派卜沖之見過前輩!」

黑雲嘶吼。

戚薇作為年輕修士的代表,也硬著頭皮緊跟其後,她勉強把話說完整:「天目派戚薇懇請前輩現身……」

話音未落地上,黑雲稍稍收縮,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膨脹間釋放出一道環形的雷電衝擊波,玻璃齊齊應聲破碎,燈光暗滅,空氣扭曲形變,轉眼間掃過眾人,將人擊飛出去。

在場只有斗境上位和匹境的修士才能堪堪站住,卜華阡和卜沖之原地傲立,劉老三死死抓住了張五開和劉笑西胳膊,才沒像某些天目派的人那樣被拍在牆上。

緩過神來,眾人一同怒視戚薇,都以為是她激怒了這位高人。

戚薇心頭劇顫,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她接二連三犯下如此多的錯,負罪感和愧疚幾乎快要壓垮她的內心,不自知的驕傲自尊接近破碎。半跪在地上,她死死咬住嘴唇,一言不發。

不管這群人如何猜測。

連城此時內心活動比他們還複雜!最後時刻,他還是沒躲開大黑雲愛的抱抱,不過還好大樓外牆稍稍導電,避雷針也吸引去不少火力,讓大黑雲的電量消耗九成九,要不然他就成了烤肉快遞了。

他想出去啊!肉眼可見、皮膚可感,大黑雲內部的電荷量在急速飆升,說不定下一秒,喊著親爹然後來個幾億伏特的親熱大閃電,把他變成一串人肉BBQ!

連城必須逃出去!

這種白來的傻兒子完全不聽人話,不講道理。他費盡口舌解釋「我不是你爹,你爹是傻嗶銅錢和老天爺」也無濟於事。

光劍出,拔刀斬!

根本沒用!反而把電荷向外釋放不少,連城不知道外面什麼情況,但能猜得到,絕對是一片狼藉。

里鬼劍術,流心升、刺、躍,猛龍斷空斬,破軍升龍擊……能想起來的他全用了個遍,可還是出不去啊!

連城急了,抓起銅錢大爺破口大罵:「CNM,快放我出去!」

銅錢是金屬體,表面噼啪一陣電火花,電得連城頭皮發麻。黑雲又不知趣的添油加醋:親爹,不要罵爺爺……

啥?!

黑雲里上演倫理大戲。

大廳中,繼續緊張對峙。劉老三瞧得出來,那朵黑雲和天目派不熟,最起碼肯定不是一路人。他急中生智,對比了一下敵我實力,以天目派擺出的陣勢,光靠張五開和劉笑西估計難逃羅網。

他頓時來了主意。

此情默默 「天目派你可知錯!」劉老三朗聲大喝:「你我本無仇怨,幾塊死地不必刀兵相見,何不化干戈為玉帛,豈不美哉?若是以禮來降……」

「劉先生,等等……」大和尚劉笑西低聲打斷了劉老三的即興表演。

劉老三疑惑回望。

劉笑西小生解釋說:「以前,邪派高人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弄死那些光BB啥也不會幹的讀書人。首先是這種人特能拉仇恨,其次產量高手感好,要麼有錢要麼有學問,是飯後消遣的首選……您就別玩那套文赳赳的了。」

出家大師講起道理真踏馬通俗易懂啊,怪不得說佛祖普度眾生,就得講這種傻子一點就通的大白話。

劉老三立刻閉嘴,左手擺六,右手比七,交叉搖晃,機智地逃過一劫。

就在此時。

連城終於找到黑雲的破綻,它很怕銅錢大爺。靠著銅錢大爺的威能,他狐假虎威,嘴裡叼著銅錢,兩手一手一把光劍,小心翼翼地向前走。

身邊霧氣越來越淡,逐漸向兩側退散。

以大廳中眾人的視角,黑霧此時的動作就是高人即將出場的開場前奏,微麻的風向四周亂吹,漸漸露出了黑霧中的高大人影。

肉眼判斷,人影至少得兩米多高,仔細一看,眾人大驚失色,此高人渾身黑霧翻滾,看不清面目,頭髮高高豎起,宛如絕世凶人般造型,光是頭髮的高度就佔了將近半米。

果然並非凡人!

連城一見劉老三就明白過來了。

「我在造什麼孽啊……」 怎麼辦!

連城在思考這個重要問題。他慶幸還要有捨不得親爹的黑雲在身體周圍打掩護。

瞳孔里閃著金光,透過黑霧掃視過在場每一個人的面孔。

他認出來倆老熟人,「兩界亨通」劉老三和「沒事找事」戚薇。

前者不多說,是靠人脈和手段吃飯的社會大佬,被天目派嚇得夠嗆,到處找救兵甚至找到了連城身上。

至於後者,如果沒有天台窺探那件事,連城可能就不摻和進來了。可如果發現有人潛伏在四周暗中觀察自己,還不及時處理的話,保不齊會出現什麼大問題。

連成誰也不想幫。

在他看來,這群人都不是什麼安分的老實傢伙,和自己完全不是一路人。「你們……」才出聲,他就停住了。

這天然顫抖加動感電音的聲線是什麼鬼啊?

不過這樣也好,加上遮掩面目的黑霧,去參加蒙面歌王也沒問題了。保證沒人能惹得出他連大作家本人。

說話時,灌進胸肺的黑霧還會從鼻子和嘴巴里翻滾出來,結合金光乍現的雙眼,以及犀利的後現代主義髮型,正常人說不害怕都是假的。

連城先聲奪人:「可知我是誰?」他想了半天,剛準備編個身份出來。

天目派面面相覷,想起這黑霧大佬闖進來時的開場白,卜沖之立刻恭敬回答說道:「前別您許是瓊華真人吧?不知瓊華是前輩師承,或是道號。」

lixiangguo

司機帶吳天昊出去有事情,吳綿念剛好要去公司,劉宛芝就說先讓吳綿念帶她們去商場,等到司機回來了再去商場接她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