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他,畢成,這人好似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陳明君也曾經聽說過畢成這人,不過未曾謀面。

“對,畢成的確是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要說智慧恐怕在座的沒有一人能夠抵得上他。”

陳美珊向來十分佩服蔣高昌,聽說畢成這麼的厲害便說道:“蔣伯伯,難道你的智慧也不能比嗎?”

蔣高昌呵呵笑了笑:“那我的小智慧與他相比,那是小巫見大巫,他處事總是能夠謀定而後動,料敵先機,你們要知道他可是中科院的院士,享受國務院津貼。”

“既然是這麼大的人物,怎麼不見流傳?”

“你們不知道畢成這人的遭遇,他曾經因爲研究出某方面成果,引起某些人的謀奪,結果妻兒子女慘遭黑幫的人的殺害,後來他以自己智慧和出神入化的武功將黑幫的人一一繩之以法,並且瓦解了那幫黑幫。”

“他也有武功?”

蔣高昌笑了笑說道:“你們聽說過鐵手飛龍吧。”

“什麼?那個三江的不敗戰神。”

“對,就是那個不敗戰神,在畢成的面前絲毫無招架之力。”

“畢成竟然這麼神?”

“據說畢成幼時曾經得到武功高人的指點,後來又結合自己的科學理論,創造出一套武功,如果這套武功用在古代,那又將會是獨步天下的武功,又會引起多少人的爭奪。幸虧現在是現代社會,武功已經不能構成對社會的極大破壞力,畢成當初創造這一武功的時候也是抱着學術方面的研究。”蔣高昌對畢成是相當的瞭解,因爲他們在北大讀書的時候是最要好的同學,因而知道好些關於他的事情。

陳明君對這畢成引起了很大的興趣:“那麼後來呢?”

“後來畢成幾乎是隨走到一個地方便在一個地方居住,可以說完全是個孤家寡人的生活。直至前段時間他纔出現,我甚至還想素素之所以到現在也還沒有出現,也不知是不是受了他的計策?”

“你是說素素和畢成在一塊?她不是被鐵手飛龍抓在手中嗎?”陳美珊疑惑道。

蔣高昌說道:“如果素素真的在鐵手飛龍的手上那就好了。”

“爲什麼這麼說?”

蔣高昌覺得此時沒有必要隱瞞下去。於是說道:“你們知道鐵手飛龍是誰嗎?”

三人同時問道:“是誰?”

“就是龍雲。”

“什麼?是龍雲?龍雲就是三江的黑道大哥、不敗戰神。”三人同時驚異道。

陳明君想了想說道:“對,我曾經見過鐵手飛龍,並還和他交談過,他並不像傳說中的那樣蠻不講理,相反很懂道理,也就是他的幫忙下,我才找到我那批沉海的產品,不過他的說話和思維方式的確和龍雲的很相似,所以我當時便懷疑龍雲就是鐵手飛龍。如今看來應該是。”

蔣高昌說道:“怎麼應該是,根本就是,這是他親口告訴我的,不過他曾經對我說過,要我保密。”

“那你現在不是已經說出來了嗎?”

“其實現在事情已經到了尾聲了,龍雲不會怪我的。”

陳美珊這時卻嘆道:“小弟是鐵手飛龍也好,不是也好,關鍵他現在還在不在世上?”

“前一陣子,不是傳言鐵手飛龍和泰國飛來燕在西山頂對決嗎?結果鐵手飛龍戰敗逃離。”陳明君消息比較靈通。

蔣高昌卻道:“不對呀,根據龍雲的戰鬥力來說,他不可能打不過飛來燕,即使打不過飛來燕也不至於不敢露面,我想那可能不是龍雲。”

“如此說來,我小弟還是沒有消息?”陳美珊一臉的悲哀。

正說着話,電視機卻在播放着國際新聞。

“你們看那不是童光宇和馮百城、馮鋒嗎?他們怎麼在泰國被捕了?”

陳明君的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蔣高昌說道:“馮百城和劉全是莫逆之交,而童光宇則是劉全的手腳,這一事件無疑是敲山震虎,劉全肯定會有什麼動靜的。”

果然,童光宇等人在泰國被捕的事情很快傳遍了中國,傳到了三江,更傳到了劉全的耳朵中。 “怎麼回事?童光宇和馮百城父子怎麼在泰國被捕了?”這段時間一直在家裏休養的劉全,偶爾從電視中看到童光宇和馮氏父子在泰國被捕的消息,感到不可思議,他心憂童光宇會將一些關於自己的祕密向警方公開,同時更惦念着那次與馮百城合作吞併了陳明君的那五億鉅款的電子產品,他生怕馮百城一下子將這祕密公開,那麼那五億產品不就完全泡湯了嗎?不行得將那些產品轉移,反正自己是幕後人,並且沒有在他手裏留下任何的把柄,即使馮百城供出了自己也沒用,他們完全沒有證據找自己麻煩。

劉全這人對白素的感情付出遠沒有云飛龍的真,他愛的只是白素的美色,真的大難臨頭的時候,他最先考慮的就是自己的安危,故而在自己‘中邪’的那段時間,他考慮最多的就是自己,根本就沒有考慮到白素的安危。如今也是,關係到自己非法得到的那陳明君五億韓國進口的電子產品,他哪裏還會去考慮白素究竟在哪裏?是否平安?

劉全看了看身邊可用之人,飛來燕已經奔赴泰國爲自己請法師去了,童光宇偏偏又在這個時候在泰國被俘,身邊的十二殺手多是沒腦的爲多,要他們做自己的保鏢或者去教訓某些人還可以,可是要將這樣呢的大事交給他們去辦,那是萬萬不行,除此之外,可供自己驅使的人雖多,但真的能夠完成這件事的人卻是極少。劉全想來想去還是覺得自己前往比較好。其實這也體現了劉全這人的多疑性格,他可以說從沒有真正的相信過誰?就連自己的養父母姐弟也從沒真正的相信過。他唯一能夠信任的人就是自己。

正當劉全帶着那十二殺手前往華東地區相鄰的小鎮三名鎮,也正是劉全以非法手段盜取陳明君的那五億進口電子產品的儲藏地方的時候,雲飛龍一行正前往三名鎮。他們是喬裝改扮後分兩組行走,雲飛龍仍以泰國飛來燕的形象出現,與陳山東、白天成爲一組,白天成就是事先商議好喬裝成那個被請回來的法師,畢成則和白素一組在雲飛龍相距不遠的地方。本來他們沒打算往三名鎮的,是雲飛龍突然想到姜秉承一個人在三明鎮保護陳明君的電子產品可能會比較危險,再說現在已經是收線的時候,應該去看一下。於是便朝三名鎮趕來。

再說姜秉承自從那次見到陳明君,將事情對他說明白以後,心中便放下一塊大石頭,爲了報答陳明君的知遇之恩和鐵手飛龍的相助之恩,他便盡心保管好這些電子產品。這裏上上下下包括馮百城安排在這裏做保安的和一些臨時僱傭的工仔大概有二十來號人,姜秉承在這裏是技術兼管理人員。他爲了預防萬一,或者說是爲了便於蒐集情報揭開這次事件的幕後黑手是誰,於是早就在倉庫的周圍安裝了好些的微型攝像頭和竊聽器。這一切這裏的工仔和保安一概不知。

這天上午,劉全帶着十二殺手駕着一部寶馬和一部奔馳來到這個儲備倉庫。

“劉全怎麼來這兒呢?”姜秉承認識劉全,但卻不知道劉全就是這件事件的主謀,他看到劉全帶着十多個人前來,知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出於禮貌姜秉承說道:“劉董,你今天怎麼有空來這兒呢?”

劉全打量了一下週圍的情形,然後冷笑道:“你就是這裏的管事叫姜秉承對不對?”

“正是,不知劉董有何見教?”姜秉承不失禮節卻又不失人格應道。

“這裏的東西都是我的,我怎麼不能來?”

姜秉承說道:“這裏的產品都是馮總的,我這裏有他的憑證在此。”姜秉承拿出那份馮百成僞造的所謂產品代表證書。

劉全冷笑一聲,接過那份所謂的產品代表證書,然後將其撕了。

“你怎麼?怎麼撕了?”

“馮百城僞造的產品代表證書,我隨手便可以做他十份百份,你信不信。”

姜秉承此時知道劉全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他開始拿話引他了:“可是這一切都是馮總一人經手,沒有他的點頭你怎能擅自將這份證書撕毀?”

“馮百城現在已經進了班房了,誰知道他還能不能出來?再說了,誰說這裏的商品是他一人經手?你看看這纔是真正的產品代表證書。”劉全拿出一份蓋着工商部門和質檢部門的公章的產品代表證書,這份倒是比馮百城留下的那份要逼真的多,但是對於從事這方面的高精尖人才來說,那就一眼也看得出來,更何況陳明君手中有一份真正的帶國際電子產品防僞標誌的訂單的產品認購證書和產品代表證書。

“哦,原來當初製造沉船事件都是你主謀? 花式撩妻:撈金總裁要放血 。”

劉全看了看周圍並沒有其他的人存在,就是讓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不怕,反正姜秉承在自己的眼中已經是個死人了。於是他嘿嘿冷笑道:“對,就是我炮製的那次沉船事件,誰讓陳明君一直跟我作對,我也不怕告訴你不但這件事情,還有陳明君公司中出現的芯片危機也是我派人經手搞定的,你看看這人你應該認識吧?”


劉全將旁邊的一人叫過來。

“是你,肖漢東。”姜秉承驚訝道。

原來這人正是陳明君的一個技術員肖漢東,只不過他早就被劉全收買了,當初和姜秉承一同出海到韓國的技術員就是肖漢東,事件發生以後,劉全以重金收買了肖漢東,因爲肖漢東的確是陳明君的電子公司的技術骨幹,所以關於公司的機密,他知道得一清二楚,於是便有了後來的芯片事件,幾乎將陳明君的公司推向倒閉的情形。

“秉承,是我。識時務者爲俊傑,當初陳明君那裏辛辛苦苦的幹才領到那麼些錢,還是跟着劉董前途無量啊,在劉董這裏幹一個月就是那邊一年的收入。”

姜秉承不理會哪邊的前途遠大,卻問道:“這麼說陳董公司中出現的芯片事件是你的大作了。”

“是的,我知道陳董自從那次沉船事件後,如果想大翻身仗,便得引進日本的進口芯片PKJK008,這個機密是我在一次偶然中聽陳明君和你交談時知道的,所以在陳明君的眼裏你纔是製造芯片事件的人。”肖漢東將芯片事件的罪魁禍首嫁禍到姜秉承身上。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陳明君之前已經與這個已經‘死’去過的姜秉承會面了,更不知道他們現在站立的位置早已經被微型攝像機拍攝下來了,他們的表現和所說的話已經成爲重要的證據。

“不要與他羅嗦了,問他願不願意跟我們一起幹?”劉全不耐煩了。

姜秉承冷笑幾聲,沒有再應話。

劉全見說不動姜秉承,於是失去了耐性。他將外面的人一同集合進來,將大門關閉,然後將儲備倉庫門打開。

“我知道你們當中的一些人原本是跟着馮總的,可是你們不知道馮總日前因爲做了違法的事情,在泰國被中國與泰國的警察聯合抓獲,他再也回不來這裏了,所以你們如果以後跟了我,吃香的喝辣的肯定少不了你們,只要今天將所有的產品給我安全轉移,那麼每個人都可以領上這個大紅包,就一天的功夫便攢一千塊錢,另外每人再拿一千作爲給你們的見面禮,何樂而不爲呀!”劉全說着將一大疊的大紅包交給當中的一個殺手,讓他按參加的人次發放。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片刻間全部人都舉了手。

“好,你們真識時務,這樣來好了,原本是保安的現在在前後門守着,其餘的便開始整理這些貨品,整理完後統一裝車上,運到一個安全之所,不過我可有言在先,各位該說的就說,不該說的便不能說,否則就像他一樣。”

大家驚愣着眼看着姜秉承被兩名殺手帶出去,誰也不敢吭聲。

“別愣着啊,開始動手啊。”兩個殺手代表劉全在倉庫裏監督他們,其餘八名殺手便站在倉庫門外做好一切應急工作。劉全則穩坐在大廳中的沙發上閉目養神。

那兩名殺手將姜秉承帶到三名鎮的一個密林中。這個地方也正是三不管地帶,因此也是違法犯罪最多的地方。

“你們想幹什麼?你們可不能一錯再錯了,你們無權取我的生命。”姜秉承臉露驚恐,但是他卻還是不低頭,看來終是個硬漢子,蔣寒玉跟了他的確值得託付終身。

“對不起,姜先生,這是你的命,也是我們的命,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罪惡的殺手緩緩的舉起了彎彎的尖刀。

姜秉承知道必死無疑,於是便閉上了眼睛。所幸的是劉全這個幕後黑手已經完全暴露在攝像機面前,他們的一言一行都被攝像機拍攝下來,成爲將劉全繩之以法的有力證據。

就在殺手將彎彎的尖刀刺向姜秉承的胸膛時,殺手的手一麻,尖刀直接插進一旁的樹身。

兩名殺手瞪大着眼睛。 緊接着一道黑影掠過。在兩名殺手面前驟然出現一個全身黑衣的人。

“啊,鐵手飛龍!”

兩名殺手無比的驚恐。

姜秉承一聽鐵手飛龍,趕緊睜眼一看果真是鐵手飛龍站在自己的跟前,心想這回撿回一條命來了。鐵手飛龍果然言而有信,對自己真的是暗中保護。其實雲飛龍是恰巧到達這裏的,如果不是恐怕他真的要命喪黃泉了。

本來雲飛龍看到這個情況準備以泰國飛來燕的身份出現的,白天成及時制止他,要他以鐵手飛龍的身份更爲恰當,雲飛龍想到果然是這樣,不然自己以後以泰國飛來燕出現在劉全面時,難免會使他起疑心,反正傳說中的鐵手飛龍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兩名殺手還想起身反抗,雲飛龍只用半招便將他們打趴在地。

“你們聽着,劉全也已經自身難保了,你們還在爲他命?”

“你少放屁,你還不是我們大哥的手下敗將,他不久就快回來了,你有種就直接面對他!”其中一個殺手倒是挺有骨氣的。

這時一個老者瞬間的出現在他們面前對雲飛龍說道:“飛龍,這些人不要跟他們說太多的廢話,他倆得手中的確沾染過鮮血,取過人命,待會便有警察前來緝拿他們。”

“你是誰?”兩名殺手驚奇道,因爲這老人的身法比雲飛龍的更加詭異。

來者當然就是畢成,畢成也不和他們多說,出手如風,將他們兩人的穴道封住了,令他們直接昏睡過去。

姜秉承驚駭莫名,想不到這老人的武功比鐵手飛龍還要神祕,還要厲害,剛纔的是不是就是傳說的點穴?

雲飛龍走過來將姜秉承的繩子鬆開問道:“秉承,你怎麼被他們綁到這來了?他們還想取你的性命。”



“鐵手大哥,快,劉全帶了一幫人要將陳董的電子產品轉移到別處。”

“是劉全,果然劉全就是這件沉船事件的幕後黑手。”

姜秉承說道:“對,劉全手中還拿着一份僞造的相當逼真的產品代表證書,那就是扳倒劉全的非常有力的證據。另外我在倉庫內外安裝了好些的攝像頭和竊聽器,我已經將劉全親口承認是他炮製沉船事件的犯罪過程暗暗地錄下,可以作爲以後扳倒劉全的有力證據,另外陳董公司的芯片事件也是他一手製造的,你一定要將裏面的肖漢東抓住,他即是作案人,也是重要證人。”

雲飛龍大喜:“好,秉承你做的很好,這樣好了,劉全既然以爲你已經被他派出的殺手殺害,那麼你就不妨藉機消失一下,等到日後要你作證的時候,你便出來。”

紀少,你老婆超甜的 好,那麼我躲在那裏比較好了?”

畢成說道:“這樣好了,飛龍與其讓他躲,不如讓他跟着我們也好,有我們保護豈不更安全?”

“好,有道理。”雲飛龍贊同道。

這時,白天成和白素還有陳山東也一同過來了。

“好啊,我爲明君手下有這樣的員工而感到欣慰啊。”白天成笑道。

姜秉承問道:“這幾位是?”

“雲哥,秉承已不是外人了,何不將真相說給他聽?”

雲飛龍想到也是,反正日後他要和自己在一塊的,始終知道真相。

“秉承,我知道你是個正直之人,所以我也不隱瞞你。我就是龍雲。”

“什麼?你是龍雲龍老師?你不是已經?你怎麼會是威震三江的大哥?”這段時間姜秉承暗地裏和蔣寒玉相見時,從蔣寒玉的口中瞭解到龍雲的事情,更知道龍雲被泰國飛來燕他們逼落懸崖的事情,以爲他已經死了。


lixiangguo

“奇怪,這既不是頂角,也不是中間位置……”唐風狐疑地喃喃自語。

Previous article

“天地當鋪!”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