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不是因爲泥地的關係,讓騎兵的攻擊速度無法提起來?”慕容吐谷渾似乎看到了鮮卑騎兵攻擊乏力的原因,於是對慕容廆道。

慕容廆這才恍然而悟,怪不得鮮卑和高句麗投入了這麼多的騎兵,卻始終無法突破漢軍步兵的防線,原來是河畔上的泥土的緣故,由於剛剛解凍,道路比較鬆軟泥濘,再加上鮮卑騎兵不斷地踐踏,整個河畔這一帶幾乎成爲了一片爛泥地,騎兵行進的時候,在速度上自然是大打折扣。

騎兵的強悍攻擊力來源於速度,強大的慣性衝擊力是騎兵的至勝法寶,而一旦減速的話,威力就會大減,再加上漢軍的防禦頑強,鮮卑騎兵想在突破漢軍的防線就變得困難了許多。

慕容廆有些懊惱地拍了拍腦袋,真是千算萬算,漏算了這一點,怪不得進攻乏力,敢情就是這個原因了,自己一心只盯着戰鬥上面,忽略了地形的影響。

不過發現了原因,慕容廆卻依然是一愁莫展,因爲這個戰場上的地理因素並不可能隨着他的意志而改變,而且道路越踩越泥濘,有些泥潭戰馬都能被陷到裏面,再怎麼打下去,半渡而擊的計劃就會成爲一個笑話。

慕容廆趕緊地和索都進行商議,索都一開始也是極爲地興奮,帶兵一路衝殺,但打到後來一次次地進攻無果,讓索都也氣餒了不少,起初他也沒有注意道路泥濘的問題,覺得踏兩腳爛泥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現在聽慕容廆一說,索都也明白過來了,原來進攻不利的主要原因在這兒。

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填路的話時間肯定是來不及的,現在漢軍正源源不斷地殺過河來,戰場上的形勢瞬息萬變,那能容許你慢騰騰地去修路。

最後還是段乞珍提出採用全軍壓上的打法,孤注一擲,依靠人數的優勢來壓垮漢軍,現在形勢緊迫,已經不容許他們這樣一波次一波次地發起進攻了,再敲不開漢軍的防線,等漢軍騎兵殺過來,鹿死誰手反倒是很難說了。

索都立刻同意了段乞珍的建議,現在高句麗所佔據的優勢,也僅剩下了人數的優勢,與其輪番攻擊不給力,倒不如全力進攻,發揮人海戰術的優勢,徹底地將漢軍給逼到河裏。

就已經是高麗人最後的進攻了,所有的騎兵和步兵都壓了上來,密密麻麻,層層疊疊,完全覆蓋了遼河東岸的荒野。

不過就算高句麗人攻勢如潮,漢軍的防線依然是不動如山,無當飛軍和陽安軍那可是久經善戰的兩支勁旅,此刻再加上虎步軍,三個軍形成了一道堅固無比的防線,將高句麗和鮮卑人擋在渡口之外。

高句麗人此刻有如殺紅了眼一般,瘋狂地向前衝去,所有的人都投入到了進攻之中。就在此時,突然從東北方向,殺出了一支騎兵,向着高句麗的後隊猛衝了過來。

此刻高句麗人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前方,根本就沒有提防到側後翼會出現一支漢軍的騎兵,頓時陣形大亂,虎騎軍是一路衝殺,劈波斬浪,所向披靡,如入無人之境。

索都、慕容廆、段乞珍等人得到後隊遭到漢軍襲擊的時候,皆是大驚失色,他們都萬萬沒有想到漢軍居然會有一支騎兵繞過了遼水,繞到了他們的背後發起了攻擊,看來漢軍這是早有預謀的行動,己方的半渡而擊的計劃早被人家給識破了。

隨着虎騎軍的到來,漢軍立刻是展開了全面的反擊。

這個時候,白虎軍已經大部完成了渡河,正在東岸集結候命,玄武軍也有一部分人馬渡過了遼水,其大部正在渡河之中。虎騎軍發起攻擊就是總攻的信號,漢軍已經不需要再等待玄武軍完成渡河了,現有的兵力已經足夠展開攻勢了。

配合着東西兩面虎騎軍和白虎軍的行動,無當飛軍、陽安軍、虎步軍也發起了全線反擊,此前漢軍一直處於守勢,讓漢軍將士是分外地憋屈,現在轉入了反擊,個個士氣高漲,鬥志昂揚,向着高句麗人的隊伍是猛衝了過去。

雙方短兵相接,殺得是天昏地暗。

高句麗人腹背受敵,陣型被衝了個大亂,很快地抵敵不住了,許多人開始奪路狂逃,逃離這片戰場。

論勇猛,高句麗倒是一點也不輸於匈奴鮮卑人,但和匈奴鮮卑人一樣,他們也是善打順風仗的,一旦打順了,他們會打得很瘋,所向無敵,但處於逆境的時候,卻是最容易崩潰,一個逃跑之後,很快就會引起一隊人馬的逃往,發展到後來,便是整隊整隊地逃跑,亡命竄逃。

索都不禁大怒,儘管高句麗軍遭到了漢軍的腹背夾擊,但此時論勝負還言之早,只要高句麗軍隊形完整,能保持足哆的戰鬥力,未必沒有與漢軍血戰到底的可能。

但此刻高句麗人一戰即潰,索都想要決戰,奈何沒人配合到他,眼看着逃兵越來越多,索都也快成了光桿司令了。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無論他們發動怎樣的攻擊,就是無法破開漢軍的防線,這漢軍步兵的防禦,高得有些離譜吧?

慕容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半渡而擊的計劃是他提出來的,具體佈置和實施他也參與了,原本以爲可以穩操勝券的,但在鮮卑和高句麗聯軍的狂攻之下,漢軍只有三四萬人的步兵竟然奇蹟般地頂住了這樣猛烈的攻勢。

戰鬥越拖下去,形勢便越發對鮮卑和高句麗人不利,漢軍的那些木筏在河面上往來穿梭,一次次地運送漢軍部隊趕往遼河東岸,漢軍的步兵基本上已經全部完成登陸,接下來渡河的將會是騎兵部隊,而一旦漢軍的騎兵部隊投入到戰場上,那形勢很快就會被逆轉過來。

“是不是泥地的關係,讓騎兵的攻擊速度無法提起來?”慕容吐谷渾似乎看到了鮮卑騎兵攻擊乏力的原因,於是對慕容道。

慕容這才恍然而悟,怪不得鮮卑和高句麗投入了這麼多的騎兵,卻始終無法突破漢軍步兵的防線,原來是河畔上的泥土的緣故,由於剛剛解凍,道路比較鬆軟泥濘,再加上鮮卑騎兵不斷地踐踏,整個河畔這一帶幾乎成爲了一片爛泥地,騎兵行進的時候,在速度上自然是大打折扣。

愛你一笑傾 騎兵的強悍攻擊力來源於速度,強大的慣性衝擊力是騎兵的至勝法寶,而一旦減速的話,威力就會大減,再加上漢軍的防禦頑強,鮮卑騎兵想在突破漢軍的防線就變得困難了許多。

慕容有些懊惱地拍了拍腦袋,真是千算萬算,漏算了這一點,怪不得進攻乏力,敢情就是這個原因了。

不過發現了原因,慕容卻依然是一愁莫展,因爲這個戰場上的地理因素並不可能隨着他的意志而改變,而且道路越踩越泥濘,有些泥潭戰馬都能被陷到裏面,再怎麼打下去,半渡而擊的計劃就會成爲一個笑話。

慕容趕緊地和索都進行商議,索都一開始也是極爲地興奮,帶兵一路衝殺,但打到後來一次次地進攻無果,讓索都也氣餒了不少,起初他也沒有注意道路泥濘的問題,覺得踏兩腳爛泥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現在聽慕容一說,索都也明白過來了,原來進攻不利的主要原因在這兒。

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填路的話時間肯定是來不及的,現在漢軍正源源不斷地殺過河來,戰場上的形勢瞬息萬變,那能容許你慢騰騰地去修路。

最後還是段乞珍提出採用全軍壓上的打法,孤注一擲,依靠人數的優勢來壓垮漢軍,現在形勢緊迫,已經不容許他們這樣一波次一波次地發起進攻了,再敲不開漢軍的防線,等漢軍騎兵殺過來,鹿死誰手反倒是很難說了。

索都立刻同意了段乞珍的建議,現在高句麗所佔據的優勢,也僅剩下了人數的優勢,與其輪番攻擊不給力,倒不如全力進攻,發揮人海戰術的優勢,徹底地將漢軍給逼到河裏。

就已經是高麗人最後的進攻了,所有的騎兵和步兵都壓了上來,密密麻麻,層層疊疊,完全覆蓋了遼河東岸的荒野。

不過就算高句麗人攻勢如潮,漢軍的防線依然是不動如山,無當飛軍和陽安軍那可是久經善戰的兩支勁旅,此刻再加上虎步軍,三個軍形成了一道堅固無比的防線,將高句麗和鮮卑人擋在渡口之外。

高句麗人此刻有如殺紅了眼一般,瘋狂地向前衝去,所有的人都投入到了進攻之中。就在此時,突然從東北方向,殺出了一支騎兵,向着高句麗的後隊猛衝了過來。

此刻高句麗人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前方,根本就沒有提防到側後翼會出現一支漢軍的騎兵,頓時陣形大亂,虎騎軍是一路衝殺,劈波斬浪,所向披靡,如入無人之境。

索都、慕容、段乞珍等人得到後隊遭到漢軍襲擊的時候,皆是大驚失色,他們都萬萬沒有想到漢軍居然會有一支騎兵繞過了遼水,繞到了他們的背後發起了攻擊,看來漢軍這是早有預謀的行動,己方的半渡而擊的計劃早被人家給識破了。

隨着虎騎軍的到來,漢軍立刻是展開了全面的反擊。

這個時候,白虎軍已經大部完成了渡河,正在東岸集結候命,玄武軍也有一部分人馬渡過了遼水,其大部正在渡河之中。虎騎軍發起攻擊就是總攻的信號,漢軍已經不需要再等待玄武軍完成渡河了,現有的兵力已經足夠展開攻勢了。

配合着東西兩面虎騎軍和白虎軍的行動,無當飛軍、陽安軍、虎步軍也發起了全線反擊,此前漢軍一直處於守勢,讓漢軍將士是分外地憋屈,現在轉入了反擊,個個士氣高漲,鬥志昂揚,向着高句麗人的隊伍是猛衝了過去。

雙方短兵相接,殺得是天昏地暗。

高句麗人腹背受敵,陣型被衝了個大亂,很快地抵敵不住了,許多人開始奪路狂逃,逃離這片戰場。

論勇猛,高句麗倒是一點也不輸於匈奴鮮卑人,但和匈奴鮮卑人一樣,他們也是善打順風仗的,一旦打順了,他們會打得很瘋,所向無敵,但處於逆境的時候,卻是最容易崩潰,一個逃跑之後,很快就會引起一隊人馬的逃往,發展到後來,便是整隊整隊地逃跑,亡命竄逃。

索都不禁大怒,儘管高句麗軍遭到了漢軍的腹背夾擊,但此時論勝負還言之早,只要高句麗軍隊形完整,能保持足哆的戰鬥力,未必沒有與漢軍血戰到底的可能。

但此刻高句麗人一戰即潰,索都想要決戰,奈何沒人配合到他,眼看着逃兵越來越多,索都也快成了光桿司令了。 美川王悠閒地坐在軟榻之上,堂上幾名歌姬正在翩翩起舞。這幾名舞姬皆是被擄掠來的漢人女子,身姿樣貌俱是上等,玲瓏的曲線,曼妙的舞姿,撩撥得美川王是渾身燥熱,慾火焚身。不過美川王並不着急,反正這幾名舞姬都是他的菜,早吃晚吃隨心所欲。

說實話,美川王很享受現在的生活,美酒佳人,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以前呆在窮山溝裏,茹毛飲血,這樣的生活簡直就是奢望,美川王不禁感嘆自己有多英明,果斷地拿下了遼東郡,才換來如此奢華的生活,想想坐在洛陽皇位上的那個天子,美川王不禁是一陣豔羨,怪不得中原王朝的人爲了一個皇位爭得你死我活,光是這享盡天下美人福的待遇,就足夠他們爲之拼命了。

一曲舞跳罷,美川王隨手點了兩名姿色最佳的舞姬,準備讓她們今晚侍寢。

兩名舞姬強顏歡笑,剛剛坐到了美川王的身邊,就見一名近侍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上氣地稟報道:“啓稟大王,大事不好了,索都將軍……索都將軍……”

美川王臉色一沉,喝道:“索都出了何事,快快稟來。”

近侍喘了幾口氣,道:“索都將軍在雙柳渡不幸陣亡,麾下五萬將士,折損了四萬,我軍是大敗而回。”

“啊?”美川王驚得是目瞪口呆,原本他在襄平城中悠閒地享受着美女,就等着雙柳渡那邊的捷報傳來了,但沒有想到聽到的不是捷報,而是大敗而回的噩耗,美川王的好心情頓時是蕩然無存,臉色慘白,如喪考妣。

他不耐煩地攆走剛剛入懷的兩名美女,追問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不是說設下半渡而擊的計劃嗎,卻是如何敗了?”

近侍稟道:“啓稟大王,我軍原本在雙柳渡設下了埋伏,開始進展的倒也順利,漢軍半渡之時,我軍便發起了進攻,正在激戰之戰,不料漢人竟有一支騎兵從背後殺來,我軍腹背受敵,招架不住,索都將軍陣亡於亂軍之中,餘者潰散而回。”

美川王道:“那段乞珍、慕容廆他們何在?”

“段乞珍、慕容廆倒是逃了回來,倒也慕容廆的長兄慕容吐谷渾也死於了亂軍之中,他們此刻正在宮外候見。”

高句麗攻克了襄平城之後,美川王便將原來的太守府改成了王宮,並修建的富麗堂皇。

“將他們帶上來。”美川王臉色很不好看,這計策原本就是這幫鮮卑人出的,他們現在沒事,卻折損了美川王的愛將索都,美川王自然有些氣不順。

很快段乞珍、慕容廆和宇文普撥被帶到了美川王的面前,三人剛剛逃回了襄平,衣甲不整,渾身血污,狼狽不堪,見到了美川王,伏地而拜。

美川王冷冷地掃了他們一眼,質問道:“當初你們是誰在孤王面前說此計萬無一失,定可以打敗劉胤的?”

慕容廆暗暗地叫苦,這個計劃確實是他提出來的,而且當時慕容廆也覺得把握性比較大,這纔在美川王面前誇下海口,可最終卻是這麼一個結果,不得讓高句麗損失慘重,而且就連他的兄長也失陷了在了亂軍之中。而現在看美川王的態度,分明是不肯善罷休的。

美川王如何不知道是誰獻的計策,不過他故意如此說,顯然是另有用意的,慕容廆如何能推諉的得過,只得硬着頭皮道:“是卑下所言。”

想當初慕容廆在慕容鮮卑部族之中,是何等的自傲,可如今寄人籬下,卻不得不卑躬屈膝,這份屈辱慕容廆也只能是悄悄地咽回到了肚裏。

美川王冷哼一聲,道:“來人,拖出去斬了,算是祭奠索都將軍的亡魂吧。”索都可是美川王的心腹愛將,聞他陣亡,美川王是心痛無比,現在想要找殺他的仇人來報仇估計不太現實,美川王只能是讓出餿主意的慕容廆去給索都陪葬。

慕容廆滿臉土色,知道美川王要問責,但沒有想到居然一開口就要他的命,這讓慕容廆是嚇得渾身發抖,好不容易纔出戰場上逃回來,而且還付出了他兄長慕容吐谷渾的性命,他可不想死。

不過,現在的慕容廆小命攥在別人的手裏,死不死他自己可說了不算。

宇文普撥看到美川王動怒要殺慕容廆,趕緊地上前道:“大王休怒,此事也怨不得慕容頭領,原本半渡而擊的計劃是比較成功的,但好象漢人已經識破了此計,故而纔會有一支偏師繞過遼水從背後攻擊我軍,慕容頭領雖然料算不周,但也罪不致死。”

宇文鮮卑與慕容鮮卑原本是死敵,在遼西之時,雙方就爭鬥不休,不過現在他們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脣亡齒寒,所以宇文普撥率先爲他求情,若擱在以前,宇文普撥還恨不得慕容氏的人去死。

段乞珍也道:“大王,現在漢軍已經是兵臨城下,正是用人之際,如斬慕容頭領,勢必會動搖軍心,還請大王給他一個機會,讓他戴罪立功。”

段乞珍和美川王的關係不錯,正是在他的力薦之下,慕容部和宇文部才投靠的高句麗,既然慕容廆是他帶來的,那至少段乞珍是要保他的。

美川王也猶豫了,如果他執意要殺掉慕容廆,那麼整個鮮卑人之中,必然會引起震動,漢軍襲來,光憑他高句麗是不足以抵擋的,正是用人之際,他也不想把事情給搞僵了。

“既然衆頭人爲你求情,那本王就暫且饒你一命,許你戴罪立功,以退漢敵。”

慕容廆趕忙拜謝道:“多謝大王不殺之恩。”

就在他們說話之時,聽得外面殺聲四起,美川王大驚,連忙命人出去查看情況,很快近侍回來稟道:“大王,漢軍的騎兵已經殺到了襄平城下,正在四面圍城,我軍已關閉城門,嚴守城池。”

美川王沒想到漢軍來得竟然如此之快,當場便驚得是面如土色。

:。: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

說實話,美川王很享受現在的生活,美酒佳人,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以前呆在窮山溝裏,茹毛飲血,這樣的生活簡直就是奢望,美川王不禁感嘆自己有多英明,果斷地拿下了遼東郡,才換來如此奢華的生活,想想坐在洛陽皇位上的那個天子,美川王不禁是一陣豔羨,怪不得中原王朝的人爲了一個皇位爭得你死我活,光是這享盡天下美人福的待遇,就足夠他們爲之拼命了。

一曲舞跳罷,美川王隨手點了兩名姿色最佳的舞姬,準備讓她們今晚侍寢。

兩名舞姬強顏歡笑,剛剛坐到了美川王的身邊,就見一名近侍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上氣地稟報道:“啓稟大王,大事不好了,索都將軍……索都將軍……”

美川王臉色一沉,喝道:“索都出了何事,快快稟來。”

近侍喘了幾口氣,道:“索都將軍在雙柳渡不幸陣亡,麾下五萬將士,折損了四萬,我軍是大敗而回。”

“啊?”美川王驚得是目瞪口呆,原本他在襄平城中悠閒地享受着美女,就等着雙柳渡那邊的捷報傳來了,但沒有想到聽到的不是捷報,而是大敗而回的噩耗,美川王的好心情頓時是蕩然無存,臉色慘白,如喪考妣。

他不耐煩地攆走剛剛入懷的兩名美女,追問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撒旦危情:總裁,我要離婚 不是說設下半渡而擊的計劃嗎,卻是如何敗了?”

近侍稟道:“啓稟大王,我軍原本在雙柳渡設下了埋伏,開始進展的倒也順利,漢軍半渡之時,我軍便發起了進攻,正在激戰之戰,不料漢人竟有一支騎兵從背後殺來,我軍腹背受敵,招架不住,索都將軍陣亡於亂軍之中,餘者潰散而回。”

美川王道:“那段乞珍、慕容廆他們何在?”

“段乞珍、慕容廆倒是逃了回來,倒也慕容廆的長兄慕容吐谷渾也死於了亂軍之中,他們此刻正在宮外候見。”

高句麗攻克了襄平城之後,美川王便將原來的太守府改成了王宮,並修建的富麗堂皇。

“將他們帶上來。”美川王臉色很不好看,這計策原本就是這幫鮮卑人出的,他們現在沒事,卻折損了美川王的愛將索都,美川王自然有些氣不順。

很快段乞珍、慕容廆和宇文普撥被帶到了美川王的面前,三人剛剛逃回了襄平,衣甲不整,渾身血污,狼狽不堪,見到了美川王,伏地而拜。

美川王冷冷地掃了他們一眼,質問道:“當初你們是誰在孤王面前說此計萬無一失,定可以打敗劉胤的?”

慕容廆暗暗地叫苦,這個計劃確實是他提出來的,而且當時慕容廆也覺得把握性比較大,這纔在美川王面前誇下海口,可最終卻是這麼一個結果,不得讓高句麗損失慘重,而且就連他的兄長也失陷了在了亂軍之中。而現在看美川王的態度,分明是不肯善罷休的。

美川王如何不知道是誰獻的計策,不過他故意如此說,顯然是另有用意的,慕容廆如何能推諉的得過,只得硬着頭皮道:“是卑下所言。”

想當初慕容廆在慕容鮮卑部族之中,是何等的自傲,可如今寄人籬下,卻不得不卑躬屈膝,這份屈辱慕容廆也只能是悄悄地咽回到了肚裏。

美川王冷哼一聲,道:“來人,拖出去斬了,算是祭奠索都將軍的亡魂吧。”索都可是美川王的心腹愛將,聞他陣亡,美川王是心痛無比,現在想要找殺他的仇人來報仇估計不太現實,美川王只能是讓出餿主意的慕容廆去給索都陪葬。

慕容廆滿臉土色,知道美川王要問責,但沒有想到居然一開口就要他的命,這讓慕容廆是嚇得渾身發抖,好不容易纔出戰場上逃回來,而且還付出了他兄長慕容吐谷渾的性命,他可不想死。

不過,現在的慕容廆小命攥在別人的手裏,死不死他自己可說了不算。

宇文普撥看到美川王動怒要殺慕容廆,趕緊地上前道:“大王休怒,此事也怨不得慕容頭領,原本半渡而擊的計劃是比較成功的,但好象漢人已經識破了此計,故而纔會有一支偏師繞過遼水從背後攻擊我軍,慕容頭領雖然料算不周,但也罪不致死。”

宇文鮮卑與慕容鮮卑原本是死敵,在遼西之時,雙方就爭鬥不休,不過現在他們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脣亡齒寒,所以宇文普撥率先爲他求情,若擱在以前,宇文普撥還恨不得慕容氏的人去死。

段乞珍也道:“大王,現在漢軍已經是兵臨城下,正是用人之際,如斬慕容頭領,勢必會動搖軍心,還請大王給他一個機會,讓他戴罪立功。”

段乞珍和美川王的關係不錯,正是在他的力薦之下,慕容部和宇文部才投靠的高句麗,既然慕容廆是他帶來的,那至少段乞珍是要保他的。

美川王也猶豫了,如果他執意要殺掉慕容廆,那麼整個鮮卑人之中,必然會引起震動,漢軍襲來,光憑他高句麗是不足以抵擋的,正是用人之際,他也不想把事情給搞僵了。

“既然衆頭人爲你求情,那本王就暫且饒你一命,許你戴罪立功,以退漢敵。”

慕容廆趕忙拜謝道:“多謝大王不殺之恩。”

就在他們說話之時,聽得外面殺聲四起,美川王大驚,連忙命人出去查看情況,很快近侍回來稟道:“大王,漢軍的騎兵已經殺到了襄平城下,正在四面圍城,我軍已關閉城門,嚴守城池。”

美川王沒想到漢軍來得竟然如此之快,當場便驚得是面如土色。 美川王根本就沒有想到漢軍的來勢竟然會如此之快,聽到高句麗大軍慘敗,心腹愛將索都陣亡的消息,美川王既震驚又哀痛,本來還想着將出餿主意導致兵敗的慕容廆給正法了,但在衆人的告免之下,美川王權衡利弊,也就沒有再追究慕容廆的責任了。

本來接下來還想着商量一下應敵之策,但沒有想到漢軍的動作會這麼快,根本就不給他們任何的喘息之機,幾乎是慕容廆等人前腳踏入襄平城,後腳漢軍就緊追而來,將襄平城給團團圍住了。

美川王聽聞到這個消息,驚得是瞠目結舌,瞬間腦袋就大了,原本漢軍在遼河之西的時候,美川王還感受不到威脅,照舊是該享樂就享樂,但現在漢軍兵臨城下,他這回卻是真正地慌了神,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其實對於高句麗人來說,他們都是一羣投機者,只善長於在山地間躲貓貓,敵強我退,敵弱我進,如果正面跟漢軍硬抗,他們確實不是對手,雙柳渡之戰無疑就證明了這麼一點,佔據着兵力優勢的高句麗和鮮卑聯軍,居然會一敗塗地,這讓美川王對接下來的襄平之戰很難再抱有信心。

如果可能的話,美川王會在第一時間就逃離襄平城,雖然說襄平城有美酒,有女人,但你首先得有命才能享受這一切,美川王對這一點可是知之甚明的。

可惜漢軍根本就沒有給美川王逃跑的時間,等美川王反應過來,漢軍已經將襄平城給包圍了,再想逃跑已經是來不及了。

美川王是愁眉不展,打城池防禦戰,可不是高句麗人的強項,他們最大的本事就是躲在深山老林之中,依靠着原始森林的闢護,打游擊戰。就連丸都城歷史都曾兩次失守,便證明了這一點。

美川王帶人登上了城樓,漢軍此刻正忙着紮營安寨,並沒有對襄平城發起攻擊,這讓美川王稍稍的心安了一點,但漢軍四面圍城,高壘深壕,顯然有準備長期圍困的打算,襄平孤城一座,如果真的被圍困住的話,一旦糧盡,那他們就是死路一條了。

“大王,唯今之際,也只有派人潛出城去,召集我國中之勇士前來救駕,以破漢軍。”高句麗左丞相進言道。

美川王看了看漢軍鐵桶一般的陣勢,有些憂慮地道:“漢人包圍的如此之緊,派出去的人能突得出去嗎?”

左丞相道:“臣仔細看過漢人的佈防,雖然看起來嚴密無比,但每座營寨之中卻有一些小的空隙,我們可以在夜間再派人出去,多派幾撥,總有機會突出去的。”

美川王點點頭,他現在擔心的不是人員傷亡,而是萬一情報送不出去,豈不要壞事了,既然左丞相建議多派些信使試試,美川王也沒有意見,反正現在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看着天色將晚,美川王意興闌珊,他吩咐守城的諸將用心戒備,以防止漢軍夜間偷襲,至於派出信使的事,則交給了左丞相去辦。美川王則是返回了王宮,不過這一夜他並沒有再召美人侍寢,也沒有睡得安生,在碾轉反側之中,迎來了又一天的黎明。

慕容廆和段乞珍、宇文普撥亦是一夜未眠,他們一直堅守在城牆之上,現在他們的命運同高句麗人是綁在一起的,城在他們就在,城破他們也就亡了,所以他們的心情和美川王沒有什麼區別,都是異常的沉重,堅固的城牆,也無法讓他們得到任何的安慰,反倒有一種劃地爲牢的感覺。

還好漢軍除了加固城外的營寨之外,並沒有任何的動作,襄平城在被圍困之後,度過了難捱的一夜。早晨的時候,許多人都是頂着一對黑眼圈打招呼,神色倉皇,慼慼不安。

左丞相向美川王稟報了派出去信使的情況,雖然大部分的信使被漢軍截獲俘虜,但還是有幾名信使僥倖地突出去了,此刻正快馬加鞭地趕往前去丸都的路上,相信兩天之內,他們就可以將告急的書信帶到丸都去了。

美川王終於可以安心下來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只是他卻不知道,這只是漢軍故意放走的信使,如果漢軍真得不想讓這些信使逃出去的話,以漢軍嚴密的防線,區區幾個信使又如何能突得出去。

劉胤得知高句麗已經派出了信使前往了丸都,微微地點了點頭,所有一切到目前爲止,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相信高句麗信使返回丸都之後,他們很快地就會出兵,來解救被困在襄平城的美川王。

高句麗人天生就有一種趨利避害的本能,這也是他們立國三百餘年來屢遭打擊卻始終未曾亡國的原因,當他們感覺到敵人強大的時候,根本就不會去硬碰硬,而是主動進行避戰,敵進我退,敵退我進,迂迴周旋,趁勢再起。

但這一次劉胤對他們這一手早有防範,雙柳渡之戰後,劉胤不顧其他的,首先就是派出了騎兵包圍了襄平城,不給美川王任何逃脫的機會,如此一來,就等同於是將美川王綁做了人質,留在高句麗國中的軍隊,不可能眼看着他們的國王蒙難而不去解救。

而他們一旦出兵的話,就會完全地落入到了劉胤的圈套之中。

得到了高句麗信使東去的消息後,劉胤也立刻開雲貴分兵佈署,安排在醫巫閭山的朱雀軍和麒麟軍此刻也就沒有什麼顧慮了,很快地調到了一線上來,這回劉胤下令以白虎軍和陽安軍、虎步軍三個軍來組成圍城軍團,繼續地圍困襄平城,虎騎軍、朱雀軍、麒麟軍、玄武軍、無當飛軍五個軍組成打援軍團,向東開進,在襄平以東的白涯山一帶設下了埋伏,佈下了天羅地網,就等着高句麗人的援兵往裏面鑽了。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但在衆人的告免之下,美川王權衡利弊,也就沒有再追究慕容廆的責任了。

本來接下來還想着商量一下應敵之策,但沒有想到漢軍的動作會這麼快,根本就不給他們任何的喘息之機,幾乎是慕容廆等人前腳踏入襄平城,後腳漢軍就緊追而來,將襄平城給團團圍住了。

美川王聽聞到這個消息,驚得是瞠目結舌,瞬間腦袋就大了,原本漢軍在遼河之西的時候,美川王還感受不到威脅,照舊是該享樂就享樂,但現在漢軍兵臨城下,他這回卻是真正地慌了神,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其實對於高句麗人來說,他們都是一羣投機者,只善長於在山地間躲貓貓,敵強我退,敵弱我進,如果正面跟漢軍硬抗,他們確實不是對手,雙柳渡之戰無疑就證明了這麼一點,佔據着兵力優勢的高句麗和鮮卑聯軍,居然會一敗塗地,這讓美川王對接下來的襄平之戰很難再抱有信心。

如果可能的話,美川王會在第一時間就逃離襄平城,雖然說襄平城有美酒,有女人,但你首先得有命才能享受這一切,美川王對這一點可是知之甚明的。

可惜漢軍根本就沒有給美川王逃跑的時間,等美川王反應過來,漢軍已經將襄平城給包圍了,再想逃跑已經是來不及了。

美川王是愁眉不展,打城池防禦戰,可不是高句麗人的強項,他們最大的本事就是躲在深山老林之中,依靠着原始森林的闢護,打游擊戰。就連丸都城歷史都曾兩次失守,便證明了這一點。

美川王帶人登上了城樓,漢軍此刻正忙着紮營安寨,並沒有對襄平城發起攻擊,這讓美川王稍稍的心安了一點,但漢軍四面圍城,高壘深壕,顯然有準備長期圍困的打算,襄平孤城一座,如果真的被圍困住的話,一旦糧盡,那他們就是死路一條了。

“大王,唯今之際,也只有派人潛出城去,召集我國中之勇士前來救駕,以破漢軍。”高句麗左丞相進言道。

美川王看了看漢軍鐵桶一般的陣勢,有些憂慮地道:“漢人包圍的如此之緊,派出去的人能突得出去嗎?”

左丞相道:“臣仔細看過漢人的佈防,雖然看起來嚴密無比,但每座營寨之中卻有一些小的空隙,我們可以在夜間再派人出去,多派幾撥,總有機會突出去的。”

超強兵王 美川王點點頭,他現在擔心的不是人員傷亡,而是萬一情報送不出去,豈不要壞事了,既然左丞相建議多派些信使試試,美川王也沒有意見,反正現在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看着天色將晚,美川王意興闌珊,他吩咐守城的諸將用心戒備,以防止漢軍夜間偷襲,至於派出信使的事,則交給了左丞相去辦。美川王則是返回了王宮,不過這一夜他並沒有再召美人侍寢,也沒有睡得安生,在碾轉反側之中,迎來了又一天的黎明。

慕容廆和段乞珍、宇文普撥亦是一夜未眠,他們一直堅守在城牆之上,現在他們的命運同高句麗人是綁在一起的,城在他們就在,城破他們也就亡了,所以他們的心情和美川王沒有什麼區別,都是異常的沉重,堅固的城牆,也無法讓他們得到任何的安慰,反倒有一種劃地爲牢的感覺。

還好漢軍除了加固城外的營寨之外,並沒有任何的動作,襄平城在被圍困之後,度過了難捱的一夜。早晨的時候,許多人都是頂着一對黑眼圈打招呼。

左丞相向美川王稟報了派出去信使的情況,雖然大部分的信使被漢軍截獲俘虜,但還是有幾名信使僥倖地突出去了,此刻正趕往前去丸都的路上,相信兩天之內,他們就可以將告急的書信帶到丸都去了。

美川王終於可以安心下來了,只是他卻不知道,這只是漢軍故意放走的信使,如果漢軍真得不想讓這些信使逃出去的話,以漢軍嚴密的防線,區區幾個信使又如何能突得出去。

劉胤得知高句麗已經派出了信使前往了丸都,微微地點了點頭,所有一切到目前爲止,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相信高句麗信使返回丸都之後,他們很快地就會出兵,來解救被困在襄平城的美川王。

高句麗人天生就有一種趨利避害的本能,這也是他們立國三百餘年來屢遭打擊卻始終未曾亡國的原因,當他們感覺到敵人強大的時候,根本就不會去硬碰硬,而是主動進行避戰,敵進我退,敵退我進,迂迴周旋,趁勢再起。

二嫁冷血總裁 但這一次劉胤對他們這一手早有防範,雙柳渡之戰後,劉胤不顧其他的,首先就是派出了騎兵包圍了襄平城,不給美川王任何逃脫的機會,如此一來,就等同於是將美川王綁做了人質,留在高句麗國中的軍隊,不可能眼看着他們的國王蒙難而不去解救。

lixiangguo

辦公室內,其他人面面相覷,好半晌,莫家主才問,「之淮,你是怎麼結識柳當家的?那個柳珏,是柳當家的心腹。」

Previous article

許曜連忙勸道:「你現在的狀態不是他的對手,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