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被自己堂弟當成奴隸的亞森只好忍氣吞聲地回答。

“哈哈哈哈————人差不多也夠了,就等開戲了!” (又是一年的情人節了,又到了一個情侶們白天秀恩愛晚上修*愛,一個單身狗們拿汽油遊行,一個一到晚上旅店就沒有空房,一個第二天避孕藥就脫銷…說多了,總之這個節日就是這麼神奇,小弱目前單身是沒法和人一起過了,乾脆就把這個時間花在碼字上吧。

記得以前有說過會出番外篇的,這裏就是一篇了。

哦?如果你說今天已經不是情人節了,沒關係,小弱這邊還是就行了。)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情人節,肖張想想就有些激動。今天可是旅店客服爆滿,藥店服務脫銷的大日子,雖然這些都跟自己沒有什麼大關係,不過在這個節日和美女們出去玩可是最重要的。

女孩子都是嚮往浪漫的,在這麼一個浪漫的節日去約她們出來玩,不管是幹什麼都很有趣啊!至於那所謂的旅館一夜遊嘛,開什麼玩笑自己還這麼小!等以後長大了再找誰去吧。

而學校竟然還十分鼓勵這個節日,特意在今天放了個假,而且還爲學生設計了一系列的活動比如情人節情侶逛街減價買賣等等活動,真是太貼心了!在學校的大力支持下,一羣本來相互不算熟悉的男女們紛紛以一起去買減價物品的理由走到了一起,至於他們最後會不會就這麼在一起嘛,似乎也不是很難。

最後學校也算是賺了,促成了這麼多情侶檔,讓校生相互的連接和實力大漲,雖然聽起來利益成分很大,但又何嘗不是在鼓勵學員追求美好的事物呢?

肖張已經約好了艾琳出去逛街,然後計劃了一系列的特殊活動,心情格外舒暢,所以從大早上就像癲了一樣的哼歌亂抖,搞得34樓宿舍的其他人都有意見了。

“肖張!拜託你能不哼得這麼大嗎?你有女友你很開心可不要得瑟我們啊。”即使是學校大力支持下都懶得出去找女友的李軼聰十分不滿地發起了牢騷。

肖張哼了一聲:“我就愛哼哼,我樂意!你要是不滿,你也可以去找個女朋友然後哼啊,我保證不攔你。”

李軼聰立刻沒聲了。對他這個懶傢伙來說,直接去和女生搭訕還不如在家裏多玩幾盤遊戲呢。再說了,現在的一年級裏哪兒有配得上我的啊?

李軼聰對待女生的水準就只有兩個:一,她長得這麼臭,我幹嘛要去搭訕?二,他她長得這麼漂亮,反正不可能是我女朋友,我幹嘛要搭訕?反正兩邊都不是了,搞得趙衣和柯凝在背後很不善地拿他的女朋友打了幾個賭:如果他五年之內找不到女朋友,那趙衣就贏了,如果他五年之內找不到男朋友,那是柯凝贏了。賭注是一頓飯。

李軼聰聽到這個賭約時差點跟柯凝決鬥。


說起柯凝來,他似乎也被一羣情侶秀恩愛給刺激到了,這次難得十分積極地出去轉了一圈。等回來的時候…什麼都沒發生,按他的說法,現在的女生都太做作了,短時間他是不想什麼女朋友了。

肖張還是繼續得瑟下去,不過也沒幾個人真的在意他,所有人都各有各的事呢,比如說趙衣。

趙衣可真是愛情白癡的代表,上次表白的時候都是肖張無數次慫恿,並且爲他設計出臺詞排練了幾個小時他纔敢去找慕容夜的。不過最後還是發揮失常了些,也罷也罷,至少表白成功了不是嗎?但現在趙衣又麻煩了,每當和慕容夜在一起的時候他就有種渾身上下沒力氣的緊張感,比起情侶他們甚至更像普通朋友。肖張知道了差點沒扇他兩巴掌:還有比你更蠢的愛情白癡嗎?

對此趙衣自然要想很多辦法去彌補,比如說每次見慕容夜之前都想好臺詞然後去背。最後搞得約會都像是演戲一樣,而且愈來愈緊張,愈來愈容易出錯,比如最近出的這個大錯:

“夜兒,我真的好喜念你…”等等,喜念這個詞是怎麼一回事啊!就算你想把喜歡和想念這兩個意思一起表達也不用這麼省字數吧!

對於這個,肖張是真的愛莫能助了。愛情這東西本來就不是能幫忙的,要是每次都讓他來支招,到底是誰在追慕容夜啊?

下午很快就到了,肖張早早地就去找艾琳了。其他人也都有自己的事情啊,李軼聰玩遊戲去了,柯凝照常補覺(學校作業繁重,認真的人都很難睡個好覺),趙衣和慕容夜…也不知道哪兒去了,只剩下墨尊一個人…哎呀我的天啊!怎麼連墨尊也不見了!

還不止他一個人消失了,連陳狐這幾個二年級的學長學姐都紛紛不見了。整個宿舍就柯李兩個人分別呆在宿舍裏,難道清淨一回。

學校19層的交易處此時可熱鬧了,很多學生還是學校工作人員(稱爲四級教師)都在一個個櫃檯前擺滿貨物出售,櫃檯滿了就擺地上,地上要是都沒位置了就乾脆在自己衣服上寫上要賣的東西和價錢,然後等人來問。以前一直空曠無比的交易處此時熱鬧了許多。

因爲學校的特殊活動,很多高年級的學長也都回來了。學校有很多特殊的科技研究都是別無賣處的,能趁機撈點便宜,何樂不爲?

肖張就拉着艾琳站在交易處前,一副不知道從哪兒開始逛的樣子。不過買東西這件事本來就不是肖張在意的,能拉艾琳出來逛街纔是最重要的。此時的他右手環抱着艾琳的腰間,將後者拼命地拉往自己身上靠,艾琳都可以靠着他不用自己走路了。

小美女的臉色顯然還是因爲害羞而微紅,輕聲道:“我這可是爲了買半價商品才讓你這麼抱着的,你可別以爲我真的就讓你這麼爲所欲爲了!”

肖張不以爲然地點頭道:“是是是,丫頭你就放心吧,我不會做什麼出格的事的!”

聽着這傢伙沒心沒肺的話,艾琳不自覺地翻了個白眼。哎,自己跟他說這個幹嘛,反正嘴巴上也說不過他,該乾的事情這傢伙可一個沒忘,比如說現在正觸及在自己股部上方的“鬼手”,不但沒有收回的意思,反而有往下滑的趨勢。

兩人很快就進入了買賣圈。不一會兒,艾琳就看中了一個小巧的手鍊,晶晶亮亮的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

“老師,請問這個多少錢?”艾琳越看越喜歡,便出口問道。

“一千學校貢獻,小姑娘你眼光挺好的,這個項鍊可是學校高級科技設計出來的合金項鍊,不但輕巧好看,而且還有很堅固,外面可是買不到的哦,絕對是好東西!”那個看店的老師笑着說道。

一千,這個價格說貴不貴,說便宜不便宜。但不管怎麼說,買之前一定要先講價。

“老師,我今天沒帶多少錢,你看這個項鍊能不能稍微打個折?”艾琳輕聲問道,那刻意發出的嬌嫩聲音讓人聽着就全身發麻。

“這個啊…我也不好定啊。”櫃檯老師無奈地笑道:“我就是幫學校看店的,他們說要這麼多,我也不能降價啊。”

“不過你也別擔心。”這老師看艾琳眼中盼望的目光又趕緊說道:“今天不是情人節嗎,你只要有個男朋友,就可以享受半價待遇啊。”

艾琳聽了登時就樂了,反手抱着一旁的肖張說道:“這不就是我的男朋友嗎!”

櫃檯老師搖搖頭:“光這個可不行啊,今天有很多人都假裝情侶出來逛街,我們要是一律半價的話,豈不是有點虧。”

艾琳啊了一聲:“那要怎麼辦啊?”

“你們不能用什麼辦法證明你們是情侶嗎?”櫃檯老師笑了笑,眼神裏透着些許玩味。

“有!當然有。”回答的是肖張。他反手一鉤艾琳腰間,將她拉到自己身前,右手從後面托住艾琳的脖子,在這個小可人還沒反應過來前,一下吻住了她的嘴脣。

艾琳先是一驚,然後有些微怒,但轉瞬間眼神就軟下來了。

算了,反正和這傢伙出來總是要隨時應對他這些突然的把戲的。要不是這樣,愛情怎能有趣呢?

想到這裏,艾琳反手抱住肖張,開始享受這一個愛情狂吻。 (現在真心不是情人節了,沒關係就當遲到的禮物吧)

在一邊沒人注意的角落旁,崔雨很不滿地拿着電話不知道在和誰講。

“什麼!姐姐,你怎麼能不回來了呢?我還想買很多東西,從去年都開始攢起錢了,你們不回來不就不夠了嗎!就算你不回來,能不能把劉浩廷大哥還是關子川哥哥發一個回來啊?不讓我真的找不到人當我的假男友了!什麼?你們都很忙?…姐姐!我很乖的,可是,可是你不是很我說好了嗎!我纔不要你從外面帶回來的東西呢,這些東西我要自己買!誒,姐姐,姐姐!哼,這個姐姐,竟然把電話給掛了!”崔雨一副暴怒的樣子像是要摔校卡(也就是手機)。

這可怎麼辦呢?本來還想讓那幾個哥哥當自己假男友去享受今天的半價待遇呢,怎麼都不回來了!崔雨心裏暗暗詛咒他們吃方便麪沒調料包,一邊愁着該把自己的貨物單子裏的哪樣東西去掉。

突然,她眼睛像是一亮,像發現了救星一樣地跑了出去:“肖張,肖張等我一下!你這臭小子,沒聽見姐姐在喊你嗎!”

肖張正拉着(或者說是被拉着)崔雨到處逛櫃檯呢,突然聽見身後有人叫自己名字,一回頭,發現崔雨就站在自己面前。

“崔雨姐?叫我有什麼事嗎?”肖張奇怪地問道。

“肖張!你這次可得幫我!不然我就把你上次的錄音給別人聽!”崔雨真是個魔鬼,一上來就先提醒了一件肖張很不想回想起的事情。

本來還很正常的肖張登時就怏了,苦着臉說道:“崔雨姐,你到底想幹什麼啊?”

崔雨真是抱着不把人嚇死不罷休的想法繼續說道:“我要你當我男朋友!”

“什麼!”肖張和艾琳同時大驚,像是夫妻相互有感應一般地同時出聲道。

“怎麼?不樂意?本小姐可是很吃香的,我要是說要找男朋友追的人能把學校都給擠爆了呢!你現在難得有這個好機會就不好好珍惜?”崔雨氣呼呼地叉着腰說道。

肖張看了看艾琳,又看了看崔雨,都不知道說什麼好。要說崔雨的確長得不賴,純粹的東方人面孔加上已經進入發育期而相對成熟的身材氣質更是對他吸引萬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肖張還真不願意放棄。不過,你就不能換個時間來問?沒看見我這邊正牌女友還在嗎?

艾琳可不願意了:“你是誰啊?這可是我的男朋友!他今天已經被我預定了,其他人等以後再來吧!”

崔雨毫不在意地說道:“那也和你沒關係,我就讓他當我一天的假男友,又沒真的要跟你爭!等今天一過,他還是你的,我絕不參合!”

“你!”艾琳的嘴巴說起話來可絕對比不上毫無肆忌的崔雨,登時被逼得說不出話來了。

“什麼你啊你的,趕緊逛街去!”崔雨說着就拉起了肖張的另一隻手:“肖張,你現在就是我們兩個的男友了,這種一夫多妻甚至一妻多夫的情況在學校也不是絕對沒有的現象,保證不會有誰懷疑的!你可別說不願意我當你的小三哦,要不然上次的錄音…”

“走走走,趕緊逛,別說了。”肖張嚇得背後出了一身涼汗。媽的,艾琳就在自己身邊呢,你把那個錄音爆出來不是要殺人嗎!

他當然不會知道崔雨早就把那個站存儲量的錄音刪除了。不過此時被兩個小美女一左一右地抱住,恐怕他就是知道也裝不知道吧。

不遠處一個少女唯一皺眉,拉了拉身旁的青年說道:“志廣,你看那不是崔雨嗎?”

青年曹志廣迷迷糊糊地看了過去:“咦,她怎麼去摟着肖張了,肖張不是有女朋友了嗎,而且還就在他旁邊!哇塞,這小傢伙豔福不淺啊!”

少女呂天兒不滿地掐了掐曹志廣:“你很羨慕嗎?你羨慕也去找一個啊!”

“不不不我不羨慕!哎呦!我曹志廣發誓這輩子,哎呦,只愛呂天兒一個人。肖張簡直就是男人中的敗類,男人中的公敵,應該早日除去!天兒啊,你能不能先放手,這樣真的很痛誒。”曹志廣一邊呼痛一邊求饒。

另一邊,幾乎無人注意的角落,陳狐和秦巧靠在牆壁,若有所思地看向中央。

“奇了怪了,崔雨這小丫頭怎麼和肖張參合在一起了?”陳狐吐了吐舌頭:“這些年輕人可真有趣。”說話的他似乎根本就忘了自己也不比他們大多少。

“嗯。”秦巧永遠都像平時一樣,輕聲應道就不說其它的話了。不過陳狐也非常瞭解她,不但沒有覺得這樣令人不耐,反而能從這幾句嗯的語氣裏聽出秦巧的意思。

他笑了一笑:“不說他們了,我們還是管好自己吧。”

趙衣此時在哪兒呢?要是肖張知道了肯定會笑到吐爲止。他竟然又去了高級圖書館!

你這小子是有多喜歡這地方啊!今天這麼一個情人節可不能去那麼無聊的地方,再說了,你去那兒慕容夜就跟着嗎?

慕容夜還真跟着去了!

此時的她就坐在趙衣的面前,拿着一本不知道什麼的書正看得津津有味。


“夜兒,那個,我有事情要跟你說。”趙衣不知道怎麼想的,半天沉默後突然憋出這麼一句話。

慕容夜放下手上的書,擡頭朝他看去。

“夜兒,那個,今天就是,這個這個,情人節,我就是想說一聲,情人節快樂。”趙衣一臉緊張地說道,真不知道他哪兒來的本事想出的這麼一大堆臺詞。

慕容夜看着他的臉,半響沒有說話。

氣氛顯得十分尷尬,趙衣心裏都想自殺了。完了,這下完了,慕容夜她一定是對自己厭煩了,自己實在太傻了,配不上這麼美麗的她啊!

“趙衣,你知道,你不用做出這個樣子。”慕容夜淡淡地說道。

“嗯?”趙衣一時沒明白她想說的話。

慕容夜正了正身子,看着趙衣的臉面對面說道:“我的意思是,你真的不用這麼緊張。你不用一定要把自己最完美最好的那一面對我展示,你不用每次和我在一起之前都要被臺詞,這樣太假。我愛的,是真實的那個趙衣,不是現在這個竭盡全力只想把自己最漂亮的一面展現出來的趙衣。”


慕容夜難得說出這麼長的一句話,趙衣也明白她的意思了,低下頭不知道說什麼。

慕容夜嘆了口氣,突然叫道:“趙衣。”

“什麼?”趙衣趕緊擡起頭來看過去。

“情人節快樂。”慕容夜身體靠了過去,在趙衣額頭上蜻蜓點水般地親了一下。


趙衣有些呆滯地看向慕容夜,努力想擠出一個笑容,卻發現自己臉都有些僵了。剎那間,所有的情緒都爆發了出來,對慕容夜的愛意,緊張,害羞,錯愕,渴望,害怕失去的情緒在他腦海裏像是炸了一般。他眼睛彷彿一瞬間紅了起來。

下一刻,他在慕容夜驚訝的注視下,一把抱住了她。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真的喜歡你!”趙衣沒停的功夫不斷地重複着這句話。他愛慕容夜,但他又害怕失去,他努力地想表達出自己浪漫而完美的一面,但是每每都搞砸,他懼怕,懼怕有一天會失去慕容夜,這個想法已經快把他逼瘋了。此時心愛的女孩一個鼓勵般的吻又像是把他拉了回來一樣,所有的情緒都在一瞬間表達出來。

他只是這樣抱着慕容夜,不斷地重複着那三個字——我愛你。

他也就只想說這三個字了,對他來說,什麼浪漫,什麼委婉,都抵不過這三個字的分量。他不需要去說什麼其它的話,因爲只有這三個字是他唯一想說的。

我愛你。

有很多的男人女人爲了得到自己的那個愛,試探委婉地說遍了天下的愛言媚語,卻將愛情變得更加複雜。趙衣這隻有三個字的話,卻顯得更加直接。

在短暫的驚訝之後,慕容夜嘴角微微笑了笑,眼睛不知何時也變得微紅。反手拍着趙衣的背安慰道:“沒關係沒關係,我一直都是愛你的。”

這個感覺她也很熟悉,這種害怕心愛的人離去而努力地去維護的感覺,她以前不就經歷過嗎。

在長時間的哭泣之下,一段時間後,趙衣像是終於平息了下來,看着慕容夜,眼睛不但紅通通的連臉都跟着紅了。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在女生面前哭的稀里嘩啦的竟然還要對方來安慰自己。

他想要解釋,卻又不知道從何解釋。想了半天才說出來一句話:“我真的害怕失去你!”

慕容夜點點頭,看着他的臉笑了笑。

這一頓發泄讓趙衣終於明白了什麼,眼睛也更清明瞭。愛一個人真的不用展示什麼美好的那一面,你只要做自己就行。

什麼浪漫,這些都不是自己擅長的,肖張會的那一套自己不能也根風般地拿過來使。不管在什麼時候,還是做自己最好。

想通這點,趙衣就開心了許多。



lixiangguo

她氣呼呼的把筷子一扔,不管不顧的說道:「厲害什麼啊?不就是一個破酒樓,難吃的要死,就我們這一桌。原來是你開的,那也難怪了,你又沒吃過什麼好吃的,我看你這酒樓遲早倒閉,劉楓你說是不是?」

Previous article

一眼看過去,就知道這是裴家的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