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春雨怔怔的看着芷瑤,一時間想不明白她爲何會說這些。

“這天也不早了,別等父親了,你歇息吧。改日我再來找七夫人聊家常。”芷瑤不等她回過神便推開門,突然彷彿忘了什麼似的轉過頭,“下次我再來,希望七夫人能想明白。”

直到芷瑤的身影消失不見,春雨繃着的一口氣才一下子呼出來,口中喃喃道:“這下子可麻煩了,掉進泥坑了。”

芷瑤走後,她忽然明白那些話的含義。

黃昏時刻是後院夫人、姑娘們喝茶閒聊的時候。

不過這日的黃昏,衆人可都沒有這樣的心情。幾個夫人聚在一起,個個神情緊張,誰也不想多說一句。

而芷容如往常一樣坐在內室的桌旁看書,眼睛雖一直盯着書本,心裏卻有些煩亂珠簾被人掀開,春花進來輕聲道:“那邊情況不太秒,產婆已經回了老祖宗說怕是保不住大人。”

這麼說麗兒的命保不住了。若是生下來便沒了娘,那孩子也真是可憐。

春華應了一聲,卻沒有走的意思,而是一臉神祕的湊過來:“方纔撞見大爺,他竟是不知那邊的情況,還要跟婢子打聽才知曉。”

芷容冷冷一笑:“這也沒什麼奇怪的,大哥早把麗兒娘倆往到九霄雲外去了。大嫂子現如今翻了身,只等着麗兒一死便收了那孩子。誰會去在乎一個風塵女子的死活。”

春華悶悶的嘆了一聲退了出去。

親們,對不起,隔了這麼久才更,這段時間真的很糟亂。我會繼續努力的,雖然不敢保證日日更,但會盡量。

一百五十三章密: 朱門繡卷 一五四章 命如草芥

“恭喜夫人,恭喜大奶奶!”崔氏的心腹孫嬤嬤臉上的皺紋因爲誇張的笑容深深的陷下去,歡喜的聲音老遠便傳進來。

堂內的幾位夫人聽了這個消息全都放下手中的茶盅,打起精神。

崔氏和趙茹對視一眼,這時候門簾掀開,只見孫嬤嬤快步進來,微微一福,“恭喜夫人、恭喜大奶奶,是位公子!”

“太好了!”趙茹第一個出聲,她抑制不住的喜悅立刻浮現在眼中、臉上。

從前她千方百計的要害死這個孩子,而當她不能生育的事情敗露後,倒是希望麗兒能夠生下男孩,這樣一來,她變成了那孩子的母親。

逼婚,總裁乖乖就範 真是天助我也!她在心裏默唸,眼珠悄悄斜着睨向崔氏,婆婆自然也是難掩歡喜之色。

“孫嬤嬤,你趕緊的去把這個好消息報給老祖宗、老爺和展元。”崔氏剛坐下突然又急急道:“瞧我樂昏了頭,趕緊叫產婆把孩子包好了送過來!”

“奴婢這就去!”

白老太太在得知自己有了曾孫之後也是欣喜不已,雖說那孩子庶出,但他是白家的長子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她便帶了司芳和百靈趕往崔氏的院子。

途中進過趙茹的院門口,突然聽到一陣撕心裂肺的哭聲。

“把孩子還給我!”

“求求你們,把孩子留給我!求求你們!”

這淒厲的聲音透露着疲憊和虛弱,更多的則是悲慟和絕望。

“司芳,進去瞧瞧,怎麼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嚇到孩子怎麼行?”白老太太眼中閃過的寒光使得司芳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此時此刻的老祖宗更方纔的慈愛曾祖母可是截然相反。

院內的聲音還在繼續。孫嬤嬤無情的聲音也傳出來。

“這孩子可是主子,怎麼能養在你這裏呢。”

司芳不敢再看白老太太推門走了進去,因爲沒有任何的準備,所以內室的情景着實讓她心驚肉跳。

只見對面的牀上一個面容蒼白如雪的女人披着溼漉漉的長髮,奮力的朝着孫嬤嬤的方向伸出手臂哀嚎。

眼淚混着汗水在那慘白的臉上形成一條條溪流。

“啊!”在看到女人下身的大量血紅色液體流出來後司芳驚叫着向後退了幾步,瞪大雙目的她朝着產婆大吼:“快,快救人啊!”

剛剛像傻了一樣的產婆這纔開始緊張起來。開始救麗兒。

“司芳姑娘。這裏味道不好,咱們趕緊出去吧。”孫嬤嬤說罷便掀開簾子出去,根本沒管麗兒的死活。

司芳擡眼望向牀上的人。麗兒此時已經沒有力氣喊出聲,整個人像個棉花團子,軟弱無力,好似隨時都會離去。她的心跳加快。今晚怕是不好。

“你們要盡力把她救活!”司芳知道自己若不提醒,這幾個產婆必定不會盡力。

聽出她聲音裏的認真。幾個產婆也不敢唬弄。

這邊人命關天,崔氏院子裏卻是笑聲一片。

崔氏喜盈盈的將緊閉雙眼的孩子抱到白老太太跟前,“老祖宗您瞧,這孩子就像是跟展元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白老太太喜笑顏開點頭道:“嗯。都那麼俊俏!”

“就是,這還跟大爺真像。”趙茹往前湊了幾步,不過在看到那孩子的臉龐時。她的眼睛不禁微酸,心中暗暗道:若那是自己的骨肉該有多好!

四娘和六娘互相看了一眼。相繼走上前說了些附和的話語,二孃花氏則暗自撇嘴,罵那兩人是馬屁精。

不過儘管心裏這樣罵着,表面上也還是做出一副諂媚的樣子。

“展元怎麼還不來?自己當了爹還不知道呢。”崔氏這樣說,語氣中卻沒有絲毫的責備。

“老爺和大爺馬上就回來,想必老爺和大爺心裏定是急得很。”孫嬤嬤回答完,外面有人來報說產婆有事求見,言語中好像是麗兒大出血的事。

白老太太朝司芳使了一個眼色,對方立即會意的出了門。

“司芳姑娘,我等無能,保不住那位夫人的命。”

司芳早就有了心理準備,所以也並未震驚,不過畢竟是一條人命,她心裏也不好受。

“她還有一口氣,說是要見三姑娘。”產婆面露難色,用詢問的目光盯向她。

麗兒之前受了芷容不少照顧,所以在自己臨死前纔會想要見她吧。司芳如此想道。“我差人去叫三姑娘,不過這事你可不能跟別人說,否則對你也沒好處。”

產婆忙搖頭:“姑娘儘管放心,我老婆子記性不好,這事也記不得。”

司芳點點頭,往產婆的手裏塞了一兩銀子,“這就好,這樣咱們都省心。”

餘下的事情就讓白芷容來處理吧。

當芷容看到麗兒時怔在原地好一會兒,眼前的情景不是悽慘可以形容得了的,刺鼻的血腥味鑽進鼻孔直達喉嚨,讓她想要嘔吐。

而牀上好似布偶一樣的人更是讓人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她深呼一口氣,快步上前細細打量麗兒,對方髮絲凌亂、眼神渙散,好似沒了生命氣息。

“麗兒,你,你還能說話麼?”她顫抖的雙脣強擠出這樣話,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孩子……”麗兒蒼白無色的雙脣微微抖動。

芷容湊過去,把耳朵靠上去,“你說什麼?”

“孩子,我的孩子被他們搶走了。求求你,救救他,和他們在一起,他會變壞。”

這回芷容聽清了她的話。眼前這個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女人,在最後的一刻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她不想讓自己的骨肉變成和所恨之人一個模樣。

“你放心,我不會讓他變壞的。”芷容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緊緊握住麗兒的手,“我會教他讀書、寫字,教他如何做人,教他做生意,或是考取功名,還會告訴他,他有一個好孃親。”

麗兒的眼睛慢慢閉上,兩行清淚從眼角劃下,姣好的容顏瞬間枯萎,最後的氣息也剎那間消散,這個人永遠的消失在世上。

芷容瞪大眼睛緊緊盯着她,感覺自己的心彷彿停止了跳動。

“姑娘,咱們快走吧。”春華上前提醒,她們不宜久留。

芷容木然的點點頭,一路上面色冰冷,一言不發,使得春華倍感擔憂。

聽說你曾愛過我 “姑娘,你這是…….”

“別說話!”芷容打斷她。

確定周圍沒人她纔在湖邊停下,對着湖面出來的風大口的喘着氣,沉默了半晌才轉頭道:“春華,看見了麼,一個人就那麼死了,而那些人卻只顧着孩子,好像她從來不存在一樣。”

春華長舒了一口氣,自家姑娘開口說話她懸着的心才放下來,隨即安慰道:“這就是命,姑娘不要太過傷心。”

芷容搖搖頭,再次面向湖面:“我不是傷心,而是覺得很可怕,本來我什麼都不怕,可又感覺什麼都怕了。一個沒有多少交情的人死去我尚且不能承受,若是親近的人出了事,又該如何面對。”

肩上出現春華溫暖的手,芷容輕輕的拍了兩下,回眸,亮晶晶的眸子裏卻是堅定,“你放心,我絕不會讓你們其中的任何人受到傷害,我會盡快解決那些人!”

“姑娘,不要太急。”春華真怕芷容性急而身處危險。

“過幾日我便要去都城拜訪玉碧師父,等我修習回來她們的好日子也便到了頭。要知道坐以待斃不是好辦法,不過在那之前自會有人讓白家天翻地覆!”

白芷瑤可不是省油的燈啊,在出嫁之前的一年恐怕會報仇吧。

“那個孩子姑娘打算怎麼辦?”

“他會被歸到大嫂子的名下,成爲長孫,想必會被當做嫡孫一樣吧,趙茹不能生育,也會寶貝他。這樣也好,吃不了什麼苦頭,等我報了仇,再把那孩子領養過來便是,那樣也算是兌現了承諾。”

她還是不夠強大,所以眼下不是考慮這些事的時候,關鍵是要讓玉臂幫自己進入官家繡坊,取得頭銜,有一番作爲,那樣不但有利於報仇,還有機會打聽到師父的下落。

她思及至此仰望星空,在心裏問:師父,您現在是否平安無事?

展元是在第二日才得知麗兒的死訊,不過他聽了之後也只是皺了皺眉,隨即“嗯”了一聲,就連安葬的事都沒有過問。

而對於那個小小的嬰兒,他則表現出了慈愛的模樣。不過,喜悅的心情並不強烈,女人以後還會一個個的娶進來,兒子也會再有。所以當看見趙茹興奮地抱孩子時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這個不會生孩子的女人如今連庶出子都當了寶貝,可笑至極。

趙茹是個聰明人,自然看出了他的心思,不過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笑眯眯的逗孩子。

“大爺,你瞧瞧,他可像你了,眼睛、鼻子、嘴巴,像極了。”

“嗯。”展元瞄了孩子一眼,確實很像。他心底也感覺喜滋滋的,這就是血肉相連的感覺吧。

趙茹把他的表情盡收眼底,心裏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都要把這個孩子培養成才,而且不能讓其他女人生出兒子。

這個孩子的降生、麗兒的離世給白家帶來了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氣氛,也在無形中改變了一些人的心態。

春雨便是其中一個。麗兒的死深深的刺激了她的神經。她彷彿看見了自己的未來,黑暗的,絕望的深淵就要把自己吞沒。

“看來,是下決心的時候了!”她一個人站在門前緊緊握拳,自言自語道。 一五五章 狐狸帶來的驚喜

因爲各種原因沒有更新,是這本書坑了這麼久,現在小海決定回來把坑填上,爲我自己也爲讀者負責,後面將展開全新的一卷,進度也會緊緊跟上,女主的都城揚名之路就要開啓啦!對不起各位我現在纔回來填坑,愛你們

一轉眼麗兒的孩子已經到了百天.白府新添了一位小公子可是開州人都知道的事,以如今白家的地位不只是開州第一家族,名聲也已經傳到了都城和各地.這日不僅開州當地的世家來道喜,各地凡是與白家有那麼一丁點來往的家族也紛紛派人來到賀.

不僅如此白彥昌和白老太太更加驕傲的是都城也有貴賓到來,這可讓他在衆賓客面前要足臉面.一個嬰孩百天而已,就算白家在都城也有了聲望,可一般只需派人送來賀禮便可.但是這次卻是真正的貴客到來.

而這幾位貴客可是攘芷容震驚不已,她一早.無錯.就被叫起來梳洗打扮並且早早去給崔氏請安,本以爲外客是不需要姑娘們見的.卻不想這幾位卻是可隨意進入內院的貴客,而且是熟人.

";真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三姑娘越來越美了!";只見一個淡黃色錦衣華服公子,長着一張迷惑衆生的臉,兩眼笑眯眯好似一隻狐狸.他手中玉扇輕搖大跨步的朝着芷容和芷煙所在的涼亭走過來.

芷容揉了揉太陽穴,她早上聽說都城文家公子來到開州,就是怕這人是文宇,所以拉着芷煙在白家最小的後花園不起眼的地方躲清閒.可是現在看來還是沒躲過去.

對面來人正是文字世家的嫡公子文宇.他看着芷容的表情覺得甚是好玩,也不管芷容同不同意邊大刺刺的坐下來.眼光環繞一週一臉感嘆:";這園子景色真是好啊.怪不得三姑娘在這裏偷閒.";

芷容白他一眼,景緻好?好纔怪.這個園子景緻那是一般的不能再一般了.往常迎接貴客時白彥昌是不會帶過來的,芷容真懷疑這眼前這位文宇公子是不小心走錯的還是故意找上來的.不過,要說特意找她又是說不過去的.

而她旁邊本來安靜的芷煙大眼睛綻放異樣的光彩直直的轉盯着文宇旁邊的一位姑娘.

這位姑娘芷容一早便發現了,她長的十分美麗並且與文宇十分相像,只是身爲女子卻並沒有那種魅惑的感覺,倒是一身清麗脫俗的貴氣.這樣的女子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看那長相怕也是文家人.

";是你,真的是你.";芷煙喃喃說着,眼睛裏卻充滿了淚水.她真個人就好似個木頭人.

";煙兒?煙兒?";芷容在旁喚着妹妹.見芷煙沒有反應又輕輕的拍了怕她的肩膀:";煙兒,你這是怎麼了?";

芷煙的性格她是清楚的,活潑好動卻也十分機靈,一般的情況絕對不會這樣失態的.

而對面的文宇則嬉皮笑臉道:";是我,姑娘居然如此想念本公子啊,文某未曾想姑娘居然是如此癡心一片.";

他旁邊的女子則嗤笑一聲:";三哥你可是到留情啊,沒想到這白府裏還有一位紅顏知己.";那女子打量着芷煙:";以如今白府的地位你嫁到我們文家倒是沒問題,可你是庶出吧,庶出做個平妻可是要難了.而且我這哥哥極爲花心.姑娘你…咦?你在看我?";

";你是女的?女的!俠客哥哥是女的!";芷煙眼睛瞪得大大的滿是震驚不敢相信她轉頭定定看着芷容:";三姐姐.救我那位俠客哥哥就是她,可是怎麼成了女子了?";

她這麼一說芷容方纔明白過來,原來眼前這位文家的小姐就是當年救過芷煙的俠客.怪不得當初芷煙問狐狸有沒有兄弟.而當她再細看才發現這位小姐眼熟的很,可不就是當初在都城遇到那個跟文宇極爲相似的公子麼.

原來那時候她竟然是女扮男裝.也難怪當時她說自己確實是文公子.

確實姓文但卻不是公子!

她以爲芷煙對斜候被救事只是當成一個美好的回憶,對那位公子也是隻當做一個模子.可萬萬沒先到原來芷煙心裏早就裝了那麼一個虛幻的人.

而今日芷煙一眼便認出了她,一個女子.文字世家的小姐,這個打擊着實不小.

";芷煙.你冷靜一下,許是你看錯了.";芷容安慰道.

她的話芷煙卻聽不進去直勾勾的盯着文小姐:";你是不是來過開州.救過一個小女孩,你當時男裝?還是你的兄弟,還是……";說這話芷煙的眼淚便止不住的流下來,流進人心裏,滾燙的讓人心疼.

文宇一怔,隨即笑道:";這是我家小妹文心,可是我們文家唯一一位嫡出小姐.不過";文宇這樣專門以戲弄別人爲了樂趣的人竟然也頓了下才道:";我這妹子和我一樣從小習武,也甚爲調皮總以男裝跑出府.她幾年前確實曾離家遊歷過.";

文心也被芷煙的舉動嚇了一跳方纔回過神,聽了兄長的話也點點頭:";我與我三哥是一母所生自然是最爲相像的.白姑娘你說的話我倒是記得,那次遊歷我確實在開州救過人,不過,不曾想確實白家的小姐. 快穿:不服來戰 ";

她皺了皺眉:";只是我不明白小姐你爲何要哭呢?我又不需要你報答,你們白家的東西我也是不稀罕的.";

芷煙聽了這話真個人都呆了,眼中也空了.這人就是那個公子,可是卻完全不是她心中的俠客了,而且尖酸刻薄的言語中透露着嫌棄,是嫌棄她庶出身份麼?

芷煙不再多想蹭的起身,踉蹌的走出涼亭,婢女見了趕緊去攙扶主僕像是逃亡似的走了.

芷容一聲輕嘆,看來芷煙這丫頭要些日子才能緩過來.不過,文心的話她卻聽出了不同的意味.想起當初文宇與炎華一起並且處處與金子軒作對.她隱約明白文家與金家是對立的

的,而白家卻與金家走動很多.

文心那句話是朝着白家而不是因爲芷煙庶出的身份.可是芷煙怕是要誤會了.

芷煙這樣走了文心卻滿不在意,在她看來白家是一個依附安郡王狗.對立的家族就沒話可說,多年前的一面也沒什麼可提.她與芷煙本就是萍水相逢.這次出來也是想出來透氣纔跟哥哥出來的.

";你們白家的姑娘就是怪得很.";文心冷冷道.

此時文宇又恢復了他的慣用狐狸表情:";話可不能這麼說的妹子,眼前這位三姑娘可就是不一般的人物.在都城的時候你們不是也見過嗎?繡試榜首的人物.";

芷容白了他一眼,哪壺不開提哪壺,繡試榜首是真,可是鬧的滿都城風波也是真好不好.他是成心的!狐狸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文公子說笑了,我連尚宮局都進不去呢,榜首談不上的.";

";倒是繡的真好,你那副繡品我也看了.我雖反感白家,可是對你的才能確實佩服的.難怪玉璧師父對你那麼上心.";文心說着拿出一個信囊遞到芷容面前,第一眼看上去甚是普通,可在自信看就能看到暗紋.

芷容心裏忽然漏了一拍,這暗紋,她認得,是宮中尚宮局專用.";這是?";

文宇搖着扇子嘖嘖道:";你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居然能讓玉尚宮另眼相看,當初在都城發生案子取消資格還能成爲她的弟子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我隨九公主入尚宮局.現師承玉璧師父門下.也算是你師姐.";文心心裏十分別扭,她原以爲玉璧只會收她一個入門弟子,可是當玉璧把信囊給她讓她帶給芷容時,她內心極爲不平衡.如她這種在與九公主自小便是好姐妹的人怎麼會與白家區區一個庶女成爲同門.

芷容從她高傲的神色上看出了她極不情願的心思,卻也並不在意.雲娟那樣的人尚且看不起庶女,又何況是都城第三大世家的嫡出小姐.

這些人都不重要.她白芷容的路與任何人都沒有關係,別人的言語和攻擊對來她說根本不值一提.唯一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的向前.

芷容越是不在意,文心倒是多瞧了她幾眼.卻還是越瞧越是不順眼,";三哥,我的事情已經辦好,便先回都城了.";說罷便離開涼亭.

文宇無奈的搖搖頭低笑一聲,玩味看向仍在歡喜之中的芷容:";小妹她心高氣傲,在文府便是一枝獨秀,又自小與九公主要好,三姑娘日後在尚宮局的日子未必好過呢.";

他腦子進水了?芷容心中奇怪.她與這隻狐狸的可談不上什麼交情.再說文心是他親妹妹,而她則完全是個外人,還是出身對立家族的.

她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文宇又開口道:";你一個弱女子進都城雖說有玉璧師父教導,可是若是家世不好依舊會受到旁人冷落,所以你即便再怨恨家族,家族卻仍舊是你的靠山,儘管它已經開始腐爛發臭,在外人看來還是大家族的小姐,除了大世家也都不會爲難你.";

芷容忽然一震,眸光中一瞬的冷厲,然後漸漸溫和,可是卻是更加的迷惑.這個文宇竟然知道這麼許多.

文宇把她的神情菊眼底,仰頭望天甚爲無奈:";這話是炎華那小子讓我帶給你的,他還說,金子軒爲人陰險狡詐,不要被一點小恩小惠就收買了,你可是他陣營裏的人.";

炎華?竟然是他?那個強悍的男子又要打什麼主意?因爲知道她要入尚宮局,所以才覺得她有可利用之處?

可是即便如此也不用讓文宇親自來這麼一趟.

芷容轉而暗笑嘲笑,自己是被算計怕了,對任何人都有戒心,也許炎華只是好心提醒而已.

可是,那個人,芷容想起他狹長深邃而又讓人看不懂的眼眸和他霸道的做事風格.那是個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卻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她疑惑這邪,可又莫名的覺得溫暖.炎華是要利用白家也好,打壓白家也好,與金子軒作對也罷,可卻真的沒有傷害過她.

一想到金子軒她心裏五味雜全,那個人面冷心冷可是對她也多般維護過.此時炎華的話是否也是警告她不要再與金子軒走的太近.

唉,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吧,如金子軒那樣的人也不會再多見的吧.

lixiangguo

龍泉山莊。

Previous article

看到這女銷售的眼神,三人頓時明白了過來,原來這貨是狗眼看人低啊,以爲自己三人買不起別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