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明確目標後,幾人決定前往飛機場,只不過七十公里不是個短距離,這期間先不說會不會遇上高級變異體,就算是體力方面,除了剔骨刀小隊的三人外,其他人恐怕都是堅持不下來的。

“交通工具不是問題,這裏是市區,被遺棄的汽車多的事,從多個汽車中搜集汽油,所以燃料也不是問題。”查爾曼博士說道,不過他臉上帶有一絲無奈之色“最大的問題是安全,一般的喪屍也許對汽車造成不了什麼影響,但一些高級的變異體,力量完全可以撕開汽車,危險太大了。”

“這也不是什麼問題,很好解決嘛。”楚義說道。

蔓蔓情深 幾人都看向楚義,沒想到這小子好像有什麼好辦法,連蘇瑾都有些刮目相看,論戰鬥力的話,楚義在整個剔骨刀小隊裏恐怕都是最強的那個,連自己都不敢說一定能勝他,但是論腦袋的話,不管是自己還是花野真衣,楚義都只有仰望的份,時時刻刻享受被碾壓的感覺。

楚義見幾人都看着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你們別這樣看我,其實很簡單嘛,只要把老大栓在車上,不管什麼變異體都靠近不了吧?!”

“……!”“……!”“……!”

衆人的表情都換成了驚歎號,蘇瑾更是嘴角抽搐,他瞪着楚義道“你把我當看門狗是不是?還拴在車上,信不信我抽死你。”

楚義連連點頭,然後躲到花野真衣後面,如果蘇瑾真的要抽他,也只有花野真衣才能攔得住了。

花野真衣忍不住掩口笑了起來,她先是白了楚義一眼,然後又柔聲對蘇瑾道“楚義這……算是話粗理不粗吧?現在看來也只好把你拴在車上了。”

“……!”蘇瑾想要仰天長嘆,自己明明是隊長,怎麼卻混成了看門狗的品相。

不過雖然蘇瑾心裏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認楚義的這個辦法簡單有效,自己的肉身強度在這個世界也算是無敵了,保住一輛車還是沒有問題的。

蘇瑾和楚義出門找車,正如博士所說,在這個城市想要找車太容易了,兩人找到一個地下停車場,這裏車型很多,蘇瑾準備找一輛比較結實的,畢竟一路上還不知道要面對什麼樣的危險。

“老大,我感覺……這裏不安全啊!”楚義身爲武者,對危險的地形更加敏感,這不像是蘇瑾精神力的未聞先知,現在蘇瑾失去精神力,這種感知能力就消失了。

但是楚義不同,他的這種感知是在一場場戰鬥中積累出來的,只要楚義還活着,這種感知能力就不會丟失。

蘇瑾向四周看去,強大的肉身包括遠超常人的視力,即使在黑暗之中也能夠洞察普通人看不到的地方。

“後退!”蘇瑾輕輕吐出兩個字,然後擋在了楚義的身前,正如楚義所說,這裏不安全,黑暗之中一個個影子晃動着,都是喪屍。

楚義退到入口處,他將子彈上膛,隨時準備支援蘇瑾,而蘇瑾則緩緩走入黑暗之中,此時的他就好像一塊誘人的肥肉一樣,那些喪屍難以忍受這種誘惑,瘋狂的涌了出來。

“大掃除……開始了。”蘇瑾沒有使用槍械,他手中的武器是從圖書館弄來的,一柄東瀛武士刀。

槍械的威力固然不錯,但對於蘇瑾來說,武士刀更順手,他衝入喪屍羣中,手中的武士刀化作一抹抹寒光,而隨着寒光的涌動,喪屍們的頭顱也一個個離開了自己的身體。

數十隻喪屍,轉瞬之間就被蘇瑾切死了大半,不過蘇瑾不敢大意,因爲他早已經發現,喪屍羣的後面,一個巨大的傢伙正在等待。

“在等我體力流失麼?”蘇瑾冷笑,那個大傢伙似乎有了一定的智慧,居然知道先消耗自己的體力,不過恐怕要讓他失望了,幾十只喪屍還不至於讓自己損失什麼體力。

喪屍漸漸消失,終於那個大塊頭忍不住了,他嘶吼一聲,從車庫的深處撲了出來,蘇瑾終於看清這個傢伙,不過他覺得自己有種戳瞎雙眼的衝動。

這大塊頭簡直就是一鍋大雜燴,腐爛的身體上蠕動着粗細不一的肢體,手臂,小腿都有,這簡直是一個被設計錯誤的怪物,他的脖子上是一顆破損的頭顱,讓人奇怪的是他的顱骨中還藏着另一個腦袋,像是洋蔥一般。

“額……!”入口的楚義一臉嫌棄。

“嘔……!”變異體的喉嚨裏發出難以分辨的音節,他朝隨手抓起身邊的一輛汽車,然後砸向蘇瑾。

蘇瑾一個跨步閃開,他有些意外這變異體的力量,那可是一輛汽車,對方仍起來跟仍皮球一般,這力量雖然還不如自己,但也相差的不遠了。

變異體再次抓起汽車仍向蘇瑾,他身上的手臂不是擺設,居然都是能夠自由操縱的,一輛輛汽車以極快的速度被扔出來,居然讓蘇瑾躲閃起來都有些麻煩。

“殺!”蘇瑾想要速戰速決,他一刀劈開一輛汽車,然後欺身過去,手中的武士刀宛若星光閃爍,楚義確實是剔骨刀小隊中武道造詣最高的,但他蘇瑾也不是一點不會。

變異體身上的肢體,眨眼間被蘇瑾斬去大半,不得不說這個變異體的智慧確實已經出現,他立即選擇後退,面對自己無法戰勝的對手時,逃跑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蘇瑾怎麼會給他機會,他的速度比變異體要快的多,後發而先至,武士刀橫在胸前,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單純持刀從變異體的身後跑過去,便直接將變異體腰斬。

讓蘇瑾和楚義驚訝的是,被斬成兩半的變異體居然沒有絲毫死去的意思,他的上下半身分開逃離,速度居然不慢。

“蚯蚓麼?”蘇瑾意外,這東西難道和蚯蚓一樣,上下半身能夠各自生長,重新分裂成一個新的變異體不成?

斬草除根,這變異體對蘇瑾來說就是積分,他自然不會放過,完好無損的變異體都跑不過他,何況是被斬成兩半的,幾個起縱,蘇瑾將變異體的兩半身體都徹底殺死,不過他的臉色卻不是太好。

“老大,你怎麼了?”楚義見沒有了危險,走過來看見蘇瑾的臉色後,好奇的問道。

蘇瑾凝眉道“以後要小心了,這個變異體應該只是三級的,但居然到達了這種地步,我們如果真的遇上四級變異體……雖然說未必能挑戰我,但他要是發瘋殺人,我怕沒有辦法保護你們周全。”

蘇瑾很是擔心,喪屍是所有變異體中最弱的,就算是普通人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也能解決,但是二級變異體,那種像是小孩子一樣的東西就強大多了,普通人遇上十有八九要完蛋。

而現在三級變異體更加強大,每一個等級之間實力增長的速度讓蘇瑾驚訝,粗略的做一個估算,如果真的遇上四級變異體,那個怪物應該是有資格挑戰自己了。

兩人最終在車庫裏找到了一輛非常霸氣的越野車,讓人欣喜的是油箱裏的汽油還有很多,跑個幾十公里絕對沒有問題,但讓兩人意外的是他們兩個居然都不會開車。

“老大,你居然不會開車?”楚義不敢相信。

蘇瑾撓了撓頭,苦笑道“還真不會,你呢?你小子不也不會?”

“拜託,我還是個學生,我這麼着急學開車做什麼?”楚義理所當然的說道。

沒有辦法,蘇瑾只能直接將越野車抗了起來,遠遠的看去就好像越野車會飛了一樣,楚義則站在車頂替蘇瑾留意周圍,免得有變異體突然冒出來。

兩人回到圖書館的時候把衆人嚇了一跳,特別是幾個新人,對蘇瑾這種變態的力量感到不能接受。

“蘇先生,是不是這個時代的汽車已經非常輕了?”張磊問道。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張磊立即走到越野車區,雙手抓住越野車的一邊,但是別說像蘇瑾那樣把越野車弄起來,連讓越野車晃動一下都沒有做到,這一次衆人才知道蘇瑾的力量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問了一圈,最後幾個男人都不會開車,反倒是幾個女人,包括陳朵在內都有駕照,這讓在場的男性異常無奈。

最後三個女人決定輪流開車,越野車容量很大,但也不夠所有人都擠在裏面的,到最後除了蘇瑾之外,楚義也被趕上了車頂。

“呦,看來被拴在車頂的不止我一個啊!”楚義笑嘻嘻的說道。

楚義垂頭喪氣,他帶着槍械,兩人就算是越野車的護衛了,越野車發動,衆人向着七十公里外的機場前進,他們希望能夠在兩個小時之內到達,不過蘇瑾對路況沒什麼信心,一路上恐怕他需要多次進行清理,但他心裏最擔心的是出現四級變異體,在見識了三級變異體後,他覺得心中不安。 車速很慢,當初喪屍危機爆發後,整個人類社會都亂了,城市作爲人口大量聚集的地方,產生的混亂更是讓人頭皮發麻。

“又走不了了,先清理一下吧!”花野真衣此時是司機,她無奈的敲了敲車頂。

蘇瑾從車上跳了下來,他對楚義道“小心點,有什麼東西靠近的話,立即通知我!”說完敲了敲腰間的一個對講機,這也是從圖書館抄來的。

堵住去路的是一堆汽車,之前這裏似乎是發生了車禍,弄的場面很亂,大量的汽車擠壓在一起。

蘇瑾手裏晃動着武士刀,他的腰帶上則彆着一堆餐刀,他發現這玩意當暗器還挺順手的。

“吼吼……!”

“錚……!”

不停有喪屍從周圍竄出來,向着蘇瑾撲去,不過蘇瑾手腕一抖,一柄餐刀就能夠收掉一隻喪屍的性命,經過一些車輛的時候,發現裏面的人已經變成了喪屍,他也會隨手處理掉。

蘇瑾就像是一個人形搬運機,一輛輛汽車被他搬開,然後重新回到越野車上,等待下一次出動。

七十公里的路程,一行人足足走了四個多小時,如果再晚一些的話,蘇瑾就準備找個地方先駐紮下來,他絕對不會同意隊伍在夜間趕路。

好在下午兩點多一行人終於來到了飛機場,偌大的飛機場此時非常空曠,幾乎看不到什麼飛機,看來當初出事的時候,這裏被很多人盯上了。

“博士,等下你跟着我,千萬不要亂跑!”蘇瑾對查爾曼博士說道。

查爾曼博士一副我是乖寶寶的表情,沒有了之前的傲慢之色,在面對生命的安全與否時,這老頭子非常務實。

一行人的陣型不變,蘇瑾打頭,花野真衣和楚義分列首位,其他人在中間,飛機場上還有幾架直升機,和一架客機,不過絕大部分有肉眼可見的損傷,根本不可能起飛了。

蘇瑾查看一番後確認了哪些飛機有損傷,哪些沒有損傷,他道“直升機有三架應該是可以使用的,那個客機應該也沒有問題,不過還需要確認一下,大家分頭確認吧!”

飛機場裏並看不到喪屍,暫時看是安全的,大概是當初這裏被軍方接手,曾經清理過的原因。

大家各自分頭確認,查爾曼博士是衆人中唯一一個會開飛機的,也只有他明白飛機的構造和是否能夠使用,他只要求衆人確認飛機的儀表盤和油箱是不是有油,然後由他親自確定哪一架能夠使用,這樣比較節省時間。

沈宏江和鞠新蘭決定查看唯一的客機,直升機空間有限,又不可能把人扔在車頂上來湊合,到時候肯定擁擠不堪,而如果客機能夠使用的話,那倒是能夠讓大家有個舒適的旅程。

兩人想辦法弄開了客機的艙門,這個時代的艙門只需要操作艙門外的觸摸屏就能打開,非常方便。

走入進去後,兩人直接向操作室走去,可當他們走入第一截機艙時,忽然都愣住了,因爲他們看見機艙的座椅上,一個個喪屍靜靜的坐在那裏,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

兩人感覺自己渾身都在發抖,鞠新蘭更是雙腳動彈不得,沈宏江拉了她一把,居然沒有能夠拉的動。

“蘇先生,客機的機艙裏有大量喪屍,我和鞠小姐在這裏。”沈宏江通過對講機向蘇瑾求救。

“我們馬上就到,你們小心點。”蘇瑾接到信息後立即帶着楚義向機艙衝了過去。

“走……走啊!”沈宏江牙齒打顫,此時他再次用力拉了拉鞠新蘭,這次鞠新蘭總算反應了過來,不過就在她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手掌不小心按到了一個按鈕。

咔哧……!

一聲脆響,原本喪屍身上的安全帶忽然間全部彈開,原來那按鈕是用來控制安全帶的,不過喪屍們依舊沒有動作,他們似乎被困在這裏太久了,已經忘記該怎麼行動了。

鞠新蘭長出一口氣,她和沈宏江的額頭已經佈滿了汗水,兩人小心翼翼的向外退去,可就在這個時候,操作室裏忽然走出一個壯碩的大塊頭,正是三級變異體。

“吼!”三級變異體一聲怒吼,機艙裏的喪屍們好像被激活了一樣,猛的起身向兩人撲了過來。

鞠新蘭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沈宏江也懵了,而就在這個時候,蘇瑾的身影出現了,他衝了進來,武士刀狠狠的抽了出去,數只喪屍被攔腰斬斷。

但是三級變異體也衝了上來,他直接撞向蘇瑾,三級變異體在力量上很強,連蘇瑾都要稱讚一聲,此時蘇瑾被他狠狠的撞了出去,不過蘇瑾反應也快,他一把抓住三級變異體,將他也拉了出來,不然三級變異體在機艙裏,沈宏江他們肯定是活不成的。

不過蘇瑾雖然把三級變異體拉了出去,但一大批的喪屍還在,好在楚義此時也衝了進來,他先是一把沈宏江扯了出去,然後又將鞠新蘭拉過來。

喪屍們已經涌到了他們面前,楚義一把抓住身旁的一根扶手,然後縱身而起,一腳將最前面的一隻喪屍踢力量出去。

贏得一點喘息的空間,楚義對鞠新蘭道“走啊!發什麼呆!?”

鞠新蘭被楚義一生怒吼震醒,她連滾帶爬的爬出了機艙,楚義剛想走,喪屍便又撲了上來,他只能回身再將其逼退。

此時在艙門處的鞠新蘭忽然停止了逃跑的腳步,她回頭看向楚義,眼中的怨毒之色完全爆發了出來,她忽然在艙門外的觸摸屏上點了幾下,艙門緩緩關閉。

機艙中的楚義還不知道艙門被關閉了,他好不容易將喪屍逼退,回頭忽然發現艙門關上了,透過艙門上的透明玻璃,他看見了鞠新蘭怨毒的眼神。

“開門,快開門!”楚義瘋狂的砸着艙門,但鞠新蘭卻冷笑連連,絲毫沒有開啓艙門的意思。

楚義知道鞠新蘭是故意的,只不過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鞠新蘭,他只能轉身去找內部開啓艙門的按鈕,只不過他一個武校的學生,連飛機都沒有做過,想要找到艙門的開門哪裏有那麼容易。

外面,蘇瑾將武士刀插入三級變異體的腦袋,三級變異體終於停止了掙扎,徹底死去。

“呼,真是難纏!”蘇瑾嘆了口氣,他轉頭去看沈宏江他們,只見沈宏江躲在一角喘着粗氣,顯然剛纔他被嚇的不輕,而鞠新蘭則站在艙門出冷笑不已。

“神經病,看着喪屍有什麼可笑的。”蘇瑾搖了搖頭,花野真衣等人也跑了過來。

“怎麼樣,沒事吧?”花野真衣問道。

蘇瑾搖了搖頭,花野真衣又問道“不對,楚義人呢?”

“楚義!?”蘇瑾一愣,他連忙轉頭看向艙門,鞠新蘭依舊看着艙門冷笑,他暗道不好,立即衝了上去。

蘇瑾一把將鞠新蘭扯到一旁,他沒有時間去操作觸摸屏,直接一把將艙門給扯掉,然後衝了進去。

喪屍此時都聚到了一起,他們瘋狂的向前涌,甚至不惜將自己的同伴擠開,蘇瑾眼都紅了,他一把將最外層的喪屍扯開,好像剝洋蔥一樣,層層將喪屍扔出去,最後終於看到蜷縮在牆角的楚義。

蘇瑾將楚義拉出來,護着他出了機艙,反正他的肉身強悍,這些喪屍根本損傷不了他,蘇瑾將楚義弄出來後交給了花野真衣,又折身返了回去,這些喪屍是禍害,必須全部解決。

機艙裏的喪屍不算太多,而且在狹小的環境裏,蘇瑾屠殺起來就更容易了,幾分鐘後所有的喪屍都被蘇瑾殺掉。

蘇瑾一身污穢的從機艙裏走了出來,他走到花野真衣身邊,卻看見花野真衣臉色鐵青一片。

“怎……怎麼了?”蘇瑾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花野真衣抿了抿嘴,雙眼泛紅道“楚義他……被咬傷了!”

蘇瑾渾身一震,他看向楚義,他發現楚義的肩膀上一片鮮紅,那裏被喪屍咬傷,傷口在短短的時間內已經開始發黑了。

“你……你怎麼敢!”蘇瑾怒吼一聲,他一把掐住鞠新蘭的脖子,將她狠狠的撞擊在客機的外壁上。

“咳咳……!”鞠新蘭瘋狂的掙扎,蘇瑾的力量是怪物級的,只要他手掌收攏一下,就能將鞠新蘭纖細的脖子掐碎。

“你怎麼敢,你怎麼敢……怎麼敢!”蘇瑾口中怒吼一停,雖然他沒有看到,但只要想想也就清楚了,是鞠新蘭把楚義鎖在了機艙裏。

“放手……放開我!”鞠新蘭的聲音如同蚊子一樣,她的生命全在蘇瑾一念之間。

“蘇先生,你先放開她吧!你快把她掐死了。”張磊小心翼翼的說道。

蘇瑾怒氣未消,但他不是殺人狂,還是將鞠新蘭放開,但他冷聲道“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保證你會死的比變成喪屍更慘!”

鞠新蘭大口喘着粗氣,她驚恐的看着蘇瑾,解釋?該怎麼解釋?現在她自己都有些驚訝,自己當時居然將楚義鎖在了機艙裏。 楚義對蘇瑾很重要,可以說蘇瑾已經將他當做了自己的兄弟,生死守護,不離不棄,一路走來,他,楚義,花野真衣相互扶持,度過了多少難關。

面對蘇瑾的憤怒,鞠新蘭已經被嚇破膽了,她嘴脣發白,哆哆嗦嗦不敢迴應蘇瑾。

“我讓你說……如果你不把握住這個機會,那就請你去死吧!”蘇瑾聲音冰冷如同來自地獄,他殺意狂涌!

鞠新蘭的臉色從驚恐到憤怒,又從憤怒到瘋狂,她忽然發瘋一樣的吼道“爲什麼?你說爲什麼?他之前這樣對過我,我如今這樣對他,有何不可!?”

“他這樣對你?”蘇瑾雙眼微眯,他完全不相信鞠新蘭的話,楚義這孩子根本不可能做類似的事情。

而鞠新蘭卻肯定吼道“僞君子,你們都只是僞君子而已,之前在圖書館的時候,我們三個女人去引誘那些人,結果呢?他差點讓我被侮辱了,他先選擇的是去救這個小丫頭片子,而不是來救我,他放任我一個女人被兩個禽獸侮辱,你知道我當時是多麼絕望麼?現在……我只不過讓他也品嚐一下這種絕望罷了!”

蘇瑾不敢相信,這個女人居然就因爲這樣的事情,居然就因爲自己的臆測,就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

“不……不是的,當時楚先生覺得陳朵更危險一些,所以就先救了她,不過他沒耽誤時間,馬上就去找你了。”沈宏江在一旁說道。

“沒耽誤時間,放屁!你以爲我不知道,他不就是覺得一開始我和他老大發生矛盾,所以故意整我,我都知道,我都知道!”鞠新蘭繼續吼着。

身旁的人都覺得鞠新蘭有些不可理喻,而蘇瑾的臉上則冷笑連連,楚義啊!楚義居然栽在這樣一個女人的身上。

“好了,如果這就是你的理由,那你可以去死了!”蘇瑾將武士刀揚起,楚義遇難,這個女人也可以死了。

鞠新蘭恐懼的向後退,不過如果她能逃離蘇瑾的一刀,蘇瑾這些事件也就算是白混了,就在長刀當頭的一瞬間,鞠新蘭忽然喊了一句。

“他還有救,還有救!”鞠新蘭喊道。

蘇瑾的刀停在鞠新蘭頭頂不到半指的地方,鞠新蘭立即道“他……他有疫苗,只要有疫苗,他就有救!”

蘇瑾雙眼一亮,所謂關心則亂,他倒是沒有想到這一關頭,他立即看向查爾曼博士道“博士,請你把疫苗交出來。”

查爾曼博士一愣,立即道“不行,全世界都指着這一支疫苗,不能給你。”

“你看到了,我朋友現在這個樣子非常需要疫苗,麻煩你幫我一把。”蘇瑾求道。

查爾曼博士依舊搖頭,他道“請你冷靜一點,你應該知道疫苗是什麼,你見過得病之後還使用疫苗的麼?對他已經沒用了。”

蘇瑾卻非常堅定,他道“總有一線希望,博士請你幫幫忙,我不想對你動粗!”

查爾曼博士也是見識過蘇瑾那恐怖的力量的,聽蘇瑾這樣一說,立即退了一步,他道“你動粗也沒用,我只能……我只能告訴你,那東西對他沒用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蘇瑾只能得罪了。”蘇瑾不想跟查爾曼博士廢話,他一把將他扯住,然後對花野真衣道“真衣,搜身!”

花野真衣很快就從查爾曼博士的身上找到了疫苗,但查爾曼博士好像瘋了一樣,不停的掙扎道“還給我,你不懂,你不知道那是什麼……還給我,那是人類最後的希望!”

蘇瑾不理會查爾曼博士,現在難辦的是怎麼給楚義注射,張磊忽然拿出了一個小盒子,打開后里面居然真的有注射器。

“圖書館找到的小型急救包,我覺得可能會有用,所以就帶上了。”張磊解釋道。

“多謝!”蘇瑾道了聲謝。

查爾曼博士見狀,立即喊道“蘇瑾,我說了你不明白,你如果給他注射的話,就是害了他!”

蘇瑾一怔,他看着查爾曼博士,博士的眼神不像是在騙人,蘇瑾不是笨蛋,他是剔骨刀小隊的智囊,無論在任何時候,他都要保持冷靜,而對楚義的關心讓他失去了這種冷靜,不過此時他反應了過來,他覺得裏面有什麼不對的。

查爾曼博士乞求的看着蘇瑾,哀求道“求求你,那是人類最後的希望了。”

蘇瑾眉頭緊鎖,片刻後他終於明白了,他死死盯着查爾曼博士道“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疫苗是麼?”

衆人都是一愣,蘇瑾繼續道“你一直告訴我,這是人類的希望,是這個世界的希望,所以……這東西確實和人類有關,你告訴我如果我給楚義使用就是害了他,所以這東西不是疫苗,他是毒藥,對不對!?”

查爾曼博士苦笑,蘇瑾繼續道“如果這是疫苗的話,即使真的帶到了人類的安全區,並且批量生產,那也無非是讓人類不用擔心被咬傷感染,但相對於這個世界上喪屍與人類的數量來看,並沒有扭轉局勢的能力。”

“那麼這個東西真的有資格被稱作人類的希望,這個世界的希望的話!那麼它只能是毒藥,喪屍的毒藥,大量生產之後能夠對喪屍,對變異體造成致命性的傷害!”

蘇瑾的話說完後,查爾曼博士默默點頭,他嘆息道“你說的沒錯,這東西是毒藥,但對於人類來說,它就是希望。”

“但是這東西對人類也有影響,是麼?”蘇瑾又說道。

查爾曼博士渾身一震,他不敢相信的看了蘇瑾一眼,似乎不知道蘇瑾是怎麼知道的。

蘇瑾則理所當然的道“很難猜麼?即使是毒藥,對人類來說依舊是非常珍貴的寶物,但你卻僞裝它,號稱是疫苗,那麼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東西很危險,不管是對喪屍還是人類,都一樣危險。”

“無論什麼都是有風險的,當初的不朽之匙被譽爲人類最偉大的發明,給予人類永生的神賜之物,可是結果呢?不朽之匙給人類帶來的不是永生,而是災難,所以人們應該知道,利益和風險是被拴在一起的。”查爾曼博士緩緩說道。

蘇瑾卻冷冷的一笑,他道“是麼?我倒不這樣覺得,恐怕給人類帶來災難的不是不朽之匙,而是……仇恨不朽之匙的人吧!?”

lixiangguo

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敵意不敵意的,要去親眼見過,才可以確認。就為了一點懷疑,破壞了蹭飯的心情那就不好了。再說了,以他的實力,就算是鴻門宴,他也能吃飽喝足了再全身而退! 領主府的書房之中,日瓦丁現在的領主哈蒙庫克正在批閱政務。

Previous article

郭嘉改行程后,林牧想安排于禁和臧霸跟著郭嘉的,可郭嘉拒絕了于禁同行,只讓他返回領地梳理、訓練青虎軍團,早日成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