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於是乎,彈棉花、落落、鷹擊長空、溫柔一刀、36D奶爸……連新入幫的王大鎚都來了。

四人的旅行團一下子擴充到二十幾人。

「看來小輝夜的號召力還是蠻大的嘛!「清點完人數,有三隻喵滿意地點點頭,一揮手道,「出發!「

當然,帶路的重任肯定不會落到她身上。

暗曜城的正西邊,有一座石砌的建築隱沒在樺樹林中。

有三隻喵一行人根據黎夜提供的坐標找到了那裡。

三米高的牆頭上,無數枚箭頭在豎直向上並閃爍著冰冷弧光,彷彿在警醒世人不可逾矩。

裡面應該就是監獄了。

順著圍牆,有三隻喵一行人終於找到正門。

緊閉的鐵門外,兩個士兵模樣的npc守在那裡,見有三隻喵一行人走來,手裡的長槍頓時交叉著攔住他們的去路。

「這裡不是你們這些冒險者該來的地方。「其中一個守衛冷冰冰道。

另一個守衛看了同伴一眼,以同樣嚴肅且不容置疑的口吻肯定道:「對!無關人等請立刻離開這裡!「

說著,在同伴看不到的地方,左手拇指和食指使勁地搓了搓。

七月流火秒懂,和有三隻喵對視一眼后,朝那個搓手指的守衛走去。

「兄dei,這大熱天的還得在這裡站崗,辛苦辛苦哈!「

摟過守衛的肩膀,轉過身讓他背對另一名同伴。

一枚金幣悄悄塞了過去。

「嘖嘖,這小兄弟挺上道。你們這麼多人到這裡幹什麼來了?「深諳世事的守衛朝七月流火比了比拇指,問道。

「是這樣的,我們有位朋友在裡面,能不能讓我們進去看看她?「

「朋友?’破壞公物’的那個?不行!「守衛直搖頭,「破壞公物還擾亂了城內的秩序,這可是重罪!沒有涅普塞男爵的命令,誰都不能進去!「

「不能通融下?「說著,七月流火又塞過去一枚金幣。

那守衛拿在手裡掂了掂,依舊搖搖頭,嘴上說「不行「卻朝七月流火豎起一根食指。

「好吧……這已經是我最後一點家底了……「七月流火哭喪著臉,佯裝自己是窮逼。

畢竟這已經是第三枚金幣了,誰都不清楚npc的底線在哪裡。

「這樣啊,那可真是遺憾……「見對方已沒有利用價值,守衛露出狡猾的笑容,湊近七月流火壓低聲音一字一頓道,「我可從來沒說過,花了錢就可以進去。「

說完朝七月流火眨眨眼,給了他一個「就算坑了你,你能拿我怎樣「的眼神。

七月流火愣了一下。

不是因為npc沒臉沒皮地坑了他三個金幣,而是就在剛才,他收到了一條系統提示:

您已解鎖團隊模式,是否開始劫獄?

他有五分鐘的倒計時間選擇「是「或者「否「。 腹黑老公太囂張 黎夜百無聊賴地逛著論壇。

現在有的是時間,她想找找丹尼爾家族,也就是路人npc提到過的、以瑪格麗特為族徽的那個家族的相關線索。

至少也得將這個家族的勢力分佈弄清楚。奇迹大陸那麼大,地圖那麼多,不能兩眼抓瞎。

也許有玩家在問題貼或者技術貼裡面提到過這個家族也說不定。

然而令她失望的是,現在的論壇基本都被無聊的八卦給佔據了,翻了好幾頁只看到一個id叫「暮久「的玩家在貼子里提問說做任務找不到任務品怎麼破,問能不能取消任務。

而樓下的回復里,有一半都是「美女求交往「「美女你在哪裡,給我坐標,我來幫你「以及「小姐姐快到碗里來「之類的回復。

黎夜本來想給對方一個正經回答,但正要發送的時候發現自己這邊顯示的id是「輝夜「而不是遊客編號。

大概這就是遊戲里直接登錄和現實中用手機登錄的區別。

以「輝夜「的身份回答可能會引起意想不到的麻煩,想想還是算了。

退出官網切換視角,黎夜這時候才發現外邊好像有些響動。

噼里啪啦,嗖嗖嗖的,還夾雜著些許嘈雜的人聲。

囚牢外巡邏的守衛也都聽到那陣動靜,紛紛頓住身影把手按在佩劍上,目光警惕地遙望向通往地牢之外的那扇大門。

外面突然安靜了下來,沒過幾秒,緊閉的大門被人直接踹開。

地牢里燃燒著的燭火因突然進入的新鮮氣流而微微晃動了下,顯得地牢里昏暗的光線更加搖擺不定。

「會長,我們來救你了!「

明亮的光線自門口灑下,打照在如潮水湧入的眾人身上。

戰士的板甲、法杖上鑲嵌的寶石、銳利光滑的劍身、牧師潔白的法袍……一切細節在那一瞬間都格外清晰。

見有人私自闖入,巡守們頭上那表示中立的黃色名稱剎那間變成刺眼的紅色。

變身成22級紅名怪的他們拔出刀刃,揮舉過頭移動著向「入侵者們「砍去。

打頭陣的我是大魔王、36D奶爸、王大鎚等人見狀,二話不說直接開啟了嘲諷。

接著是後面的溫柔一刀、落落、以劍問道等劍士紛紛上前對砍。

巡守身後的空間一陣扭曲,兮枕、月下影、孤注生等刺客顯露身影,舉著匕首直往巡守的菊處送去。

寡言會長請息怒 大後方,有三隻喵、彈棉花、七月流火、鷹擊長空等遠程,遙遙往巡守堆里丟著火球和箭矢。

牧師們和遠程輸出們站在一起,專心吟唱著不斷給近戰抬高血線。

「大大你還好吧?「所有的巡守已經被嘲諷住,幽影穿過怪堆直奔黎夜所在的牢籠。

地牢里,牢籠空空蕩蕩,黎夜被安排在第一間,一眼看去有個人影很好找。

「我沒事,你們這是……「

黎夜有些懵,小夥伴們探監的動靜似乎搞得有些大啊……

「待會解釋,先把你救出來。「說著,幽影要去解牢門上纏著的鎖鏈。

「沒用的,上了鎖。「黎夜搖頭,「鑰匙在那些巡守身上。「

她親眼看見巡守扣上鎖后把鑰匙拔出丟進了自己的口袋。

「稍等一下。「幽影擰了眉頭,然後往後喊道,「鑰匙,有沒看到一把鑰匙,在怪身上——「

已經有巡守倒下,若兮探手從浮動的光圈裡掏了掏,果然取出一把。

「找到了!「

幽影接過若兮松來的鑰匙,插在鎖眼裡轉動了幾下。

「不對,不是這把!「

「有有有,這裡還有一把!「遛狗遛死你舉著鑰匙興沖沖地跑過來。

結果還是不對。

一連試了4把,第5把才將鎖打開。

一出牢籠,黎夜便收到來自七月流火的組隊邀請,同意后黎夜立刻發現隊伍界面似乎與以往的很不相同。

足足25個坑位!

但眼下顯然不是仔細詢問的時候,因為被打鬥的聲音驚醒而「睡眼惺忪」從隔壁房間出來的巡守們立馬瞪圓了眼,紅名后舉著劍再次投入戰鬥。

這回的怪等級似乎又高了些,25級,不是這些沒到20級的成員們可以輕鬆應付的,而且繼續在這地牢裡面待下去,黎夜擔心待會刷新的巡守等級會更高。

「小輝夜已經出來了,大家快撤!」有三隻喵也發現情況不對頭。他們進來時候遇到的第一波巡守才19級,第二波22級,第三波25級,再依次遞增下去……

25級的巡守不僅地牢里有,地牢外面也有刷新。戰士在有三隻喵的指揮下分成兩組,一組負責突圍時扛怪,一組負責保護斷後的刺客。輸出和輔助們被戰士保護在中間。

雖然突然撤退有些匆忙,但整個陣型並不顯得多麼凌亂。

直到整支隊伍徹底撤出監獄的範圍並且消滅了追來的紅名巡守,七月流火才收到「恭喜你,你已成功救出罪犯『輝夜』!」的系統提示。

「結束了——」

他徹底鬆了口氣。

下一秒。

在韓國 「叮——玩家「七月流火」「有三隻喵」「幽影」「我是大魔王」……膽大包天,竟敢打傷監獄巡守劫走重犯「輝夜」,嚴重擾亂城內秩序!現暗曜城指揮官涅普塞男爵以2600金巨資懸賞以上人員,請城內居民齊心協力速將逃犯們捉拿歸案!有意者請在2小時內前往涅普塞男爵(341,256)處領取懸賞任務!」

公告在區域範圍內播報了三遍,金色字體也在區域頻道內連著刷了三遍,似乎對此次突然事件尤顯重視。

暗曜城內玩家們一片嘩然,有驚嘆有佩服也有對懸賞任務躍躍欲試的——

「哇靠,劫獄!這麼刺激?」

「觀自在的人就是牛逼!真會玩,也真敢玩,為了個『輝夜』直接得罪NPC!」

「2600金,尼瑪老子要發啊!」

「你小學數學體育老師教的吧?26個人,每個人頭才100金,哪有2600金那麼多!」

「有錢不賺你才傻呢!靠靠靠,老子要去報名!」

「我也去!」

「你瘋啦,被通緝的可是觀自在的成員,你不怕觀自在以後來報復啊?」

「老子拿了錢就去別的城混得風生水起,觀自在有本事追來!再說,被玩家輪一波,搞不好直接散了呢!」 牆倒眾人的事兒,哪裡都有,就算是觀自在駐守的暗曜城也不例外。

在系統公告的一瞬間,觀自在一行人都變成了紅名,堆在一起不細看就像是聚攏的人形野怪。

「我好像拖累你們了。「黎夜沒料到自己的一手竄天猴能引出後面那麼多事。

「別這麼說,畢竟劫獄是我做出的決定,要鍋也是我的鍋。」有三隻喵拍了拍黎夜的肩膀,隨後似意猶未盡地又回味了下,「emmm……不過我怎麼覺得這中間過程還挺刺激的! 戰天嬌,全能酷小姐 感覺還可以再來一次!」

「什麼拖累不拖累的!老實說雖然被通緝,可我還上了回電視不是?這可是我玩遊戲頭一回上電視,我還截圖留念了咧!」36D奶爸嘿嘿笑了一聲,興奮之色溢於言表。

「沒錯,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能讓NPC專門為我發布一個任務!想想咱們也是在暗曜城青史留名了不是!」我是大魔王揮著手掌往後一招,引得後面的成員紛紛出聲附和。

對於他們這些普通玩家來說,像一潭死水一樣毫無波瀾的遊戲生活早已經膩煩了。

能搞點事情出來,上上電視,才對得起在「奇迹「里的這一段時光。

更何況現在是為輝夜會長而戰,一想到這兒,胸中頓時充滿了一股豪情。

這才是熱血男兒該乾的事兒!

「對對!」溫柔一刀點頭,見前面背對著的那道紫色身影望了過來,本也想說點什麼讓輝夜會長別太自責,結果見到那個前不久才看到過的臉,頓時整個人如遭電擊。

第一反應是——

暈,他們該不會劫錯了人?

畢竟他也見過輝夜,雖說會長大人蒙著臉,但眉眼都是美女的配置,眼前這個五官俱是低配的女玩家與之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

但系統公告是不會騙人的,而且跟輝夜會長走得比較近的有三隻喵、七月流火他們好像也沒表示出什麼異樣。

溫柔一刀覺著自己有點兒暈,打算等這件事結束后問一問七月流火。

「感謝的話我也不多說了。不過現在我們確實遇到點麻煩。我們都是紅名,領了懸賞任務的玩家可能還可以通過某種方式找到我們的位置。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你們有什麼想法現在可以說出來。「

聽會長這麼一說,原本活躍的氣氛頓時沉寂了下來。

是啊,現在還不是發表劫獄感言的時候,暗曜城內無數的玩家可能正霍霍磨刀等著找到他們去領懸賞任務呢!

二十幾個人就算有再大能耐也不可能跟一座主城的玩家硬碰硬。

就算是遊戲第一人,輝夜,也不行。

「要不我們下線,等他們任務時間一過再上來?「站在一旁的飛鴻摸了摸落落的發頂,建議道。

這個時候只能保存實力。

「不行,我們不清楚這個懸賞任務到底持續多久。「溫柔一刀搖頭否定道。

難道懸賞任務一直存在他們就不直不上來?

飛鴻看了他一眼,沒再吭聲。

「任務時間么……「有三隻喵低頭想了一下然後打了個響指,「這個簡單,我們幫會不是有幾個沒劫獄的么,讓他們也去領任務,到時候任務內容、完成方式及時間我們不都清楚了?約個時間讓他們去論壇發貼,我們下線后就能看到。「

「這個可行。「聽完后,七月流火點點頭。

「不行……「我是大魔王沮喪著臉。

「哪裡不行?「有三隻喵問道。

「不是……我不是說副會長你的想法不可行……是你剛說完我就試了下,系統不讓下線……「

「不讓下線?「

有三隻喵重複了句,自己也操作了下,果然不行。

「那怎麼辦?還有其他辦法么?「遛狗遛死你問。

雖然死一次沒什麼,但能掙扎最好掙扎一下,束手就擒不是個人風格。

「要不找個地方躲一下?「幽影沉吟后說道。

「會長不是說,其他玩家有可能找到我們的位置?「鷹擊長空擔憂地皺起眉。

幽影點點頭:「對,所以這個位置最好其他玩家進不去或者找不到。「

「哎,要是幫會領地可以進去就好了……「36D奶爸嘆息道,可惜了這麼個完美的藏身之所。

因為事實上,別說幫會領地,他們根本連暗曜城都進不去。

「誒??「他突然想到什麼,「我們可以從別的主城進入吧?「

「隔了好幾張圖呢,沒法傳送的話,走到那裡估計都已經是明天了……「以劍問道也嘆了口氣。

「要不我們分散開來?「彈棉花看了看士氣有點低落的眾人。

有三隻喵與黎夜商量完,開始安排007去領懸賞任務,黎夜這邊剛好聽到彈棉花的提議。

「分散開容易被各個擊破。「

其實黎夜有兩種以上的辦法可以讓其他玩家完全找不到她。但她的這群成員可就不一定了。

剛才跟有三隻喵商量她心裡已經有了些主意,但具體的細節還得再想辦法確認和落實。

她從隊伍末端喊來了王大鎚。

「會長什麼事?「或許性格釋使然,王大鎚並不緊張自己紅名被懸賞的事,又或許他也有保命的底牌。

但這不是黎夜所關心的。

「還記得上回那個大坑么?「

「嗯。「王大鎚點點頭,彷彿明白了什麼,「你想把他們往那裡帶?「

「不是。我想問你,在沒有鏈子的情況下,有沒有辦法從20碼高的坑底下爬出來?「

「有。「王大鎚也是乾脆,他直接從包裹里取出一支箭矢,箭矢的末端有一個圓環。

然後又取出一捆草繩,指著草繩道:「把這繩子系在箭矢末端,找個弓箭手或者用弩把箭射到想要的位置就行。「

「草繩和這樣的箭你有多少?「

lixiangguo

「別說,我媽媽的眼光還真好!」依依看著衣著純白禮服,俊郎如謫仙一般的辰辰,差點兒都回不過神來了!

Previous article

「扣扣扣……扣扣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