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於是三人二獸,在鄭廉的指引下,由劍鳴帶路,將那座光禿禿的小山看了個通透。

這兩個小鬼頭甚至還鑽進鍛體專用的小房間里試了一會兒,他們給出的評語是:沒什麼感覺。

劍鳴也在納悶。這兩個小傢伙,怎麼就會對這光禿禿的小山頭那麼感興趣呢?

其實鄭廉和小火精的修為都達到了鍊氣化神的階段,而劍鳴也就煉精化氣中階的實力。

這鄭廉和小火精兩人的孩子氣行為,甚至劍鳴都沒有探出神念來看看他們的修為。

要是他知道了這兩個小鬼頭的修為實力甚至還在他師父之上,真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經過這麼一陣瞎逛。時間也過去了很久了,陪著殷貝兒喂完螞蟻的雲升也回來了。

直到此時,空雲和殷孟奇才又出現在八角大殿的大門外。

殷孟奇微笑著看著雲升說道:「雲升啊,怠慢了,看到了相交數百年,最近又好久不見的老友,將你們冷落了,多包涵啊。」

說著話,殷孟奇探出神念,雲升感覺到一縷稍顯微弱的神念在他的身上掃過。

他知道,這是殷孟奇在查看他的修為,也就不做抵抗,讓他看個透徹。

事實上,即使是這樣,如今神元已經完美融合的雲升的修為,殷孟奇也不可能看得透。

他臉色微動,之後將眼神看向了空雲。

空雲微笑道:「別看了,和他比起來,我們真的是老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殷孟奇自是不願連雲升這個小輩的真是修為都不清楚,他急道:「這雲升到底是什麼修為呀,你這是要急死我呀。」

雲升見他們兩位前輩打啞謎,不想讓幫助過他的前輩著急,雲升上前一步說道:「晚輩如今是鍊氣化神後期接近巔峰的修為了,這一切,還得要感謝前輩之前的慷慨相助呢。」

殷孟奇瞪大了眼睛興奮地說道:「見外了不是,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師叔,空奇師叔!沒想到,你的天賦,際遇,都不簡單啊」

他的感慨還沒有發表完,雲升就打斷了他的話:「這個,對不起啊,我為什麼要叫你師叔啊,你不是屬於桃源一脈嗎?這裡面一定有什麼故事吧?」

殷孟奇瞪了一眼空雲后說道:「你看你,你自己的弟子,你甚至連師承關係都沒給他講清楚。」

然後轉向雲升露出笑臉說道:「來,我給你說,是這樣的,這個桃源秘境,就是現在隱仙劍派的根基,我們這裡的人都是隱仙劍派的一份子。」

「而我,就是你師傅的師弟空奇,自從它在百年前前往駐守秘地,這是我們百年之後的第一次會面啊。」

雲升若有所思的說道:「哦!我知道了,我的師爺那裡如今一個弟子都沒有嗎?」

空雲似乎是在回憶似的說道:「基本上是這樣了,當年我們師兄弟離開的時候,師傅他老人家還只是煉精化氣的後期,如今他的兩個徒兒都已經突破了,不知道他老人家怎麼樣了。」

直到這個時候,雲升才搞清楚了所有的事情。

忽然,雲升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看向空奇道:「師叔,那個七彩芝實酒其實應該是我師傅求你給我的對不對?」

「不是,這個真不是,師叔不會哄你的。」說著話,他和空雲交換了一個眼神,雲升也注意到了,可他就是不明白這眼神的含義。

就在這時,他們感覺到了地面一陣劇烈的震動,伴隨著轟隆隆的聲音傳來。

「發生了什麼事?」空奇一聲大喝的同時,身形也迅速的消失在原地,直奔那些用來熬練肉殼的小房間而去。(未完待續……) 雲升和空雲,也在瞬間回過神來,各自一個閃身,就來到了那座光禿禿的小山上空。

就是這麼一轉瞬的時間,當他們穩住身形的時候,一股強大的熱浪已經排山倒海般的向著他們席捲過來。

龍魄劍在雲升的腳下瞬間長大,一道土黃色的匹練,瞬息間就將他們三個卷在裡面,並迅速上升。

空奇本來想要閃到一邊,然後下到地面看看情況,卻在雲升的防禦圈內無力動彈。

就在雲升帶著二人急速上升的時候,另兩道人影也在此時順著衝天而起的熱浪向上衝來。

眼尖的雲升已經在瞬間看清了這兩道人影的真面目,不是鄭廉和小火精還是誰?

『難道這動靜是他們搞出來的?』雲升不由得一陣頭大。

此時劍鳴也帶著殷貝兒在不遠處迅速的趕了過來,他也被眼前的場景給嚇著了。

兩個人影,像兩發炮彈一般,直直的對著雲升他們三人撞去。

「這兩個小傢伙幹了什麼?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衝擊力啊?」回過神來的殷孟奇不由得沉聲自言自語的問道。

雲升和空雲自然什麼也不好說,雲升帶著他們兩個避開了鄭廉和小火精的撞擊,同時射出一道土黃色的匹練,一下就縛住了這兩個惹禍的傢伙。

五人一起落到地面上的時候,那宛如火山噴發般的熱流,也漸漸的後繼乏力,沒開始時那麼強勁了。

直到這時,大家才注意到。鄭廉整個人都被燒的黑乎乎的。

即使是體外那綠色的衣物,也都出現了不少的破洞。

別人不知道,雲升可是知道的,這個所謂的衣服,可是焰心蓮的葉片啊。

從一發芽就長在岩漿里的焰心蓮。居然會被燒壞,即使在崑崙的天火煉魔窟里,也沒有這麼變態的火焰啊。

小火精倒是沒什麼異樣,只是精神好像有些萎靡不振。

「你們到底幹了什麼?」雲升寒著臉,喝問道。

小火精一貫的在這個時候低下了頭去,因為他的靈性的來源。其實是雲升的神念,所以,雲升能感覺到他此時那後悔的心情。

鄭廉囁嚅道:「我們兩個都感覺到那座小山很親切,我們就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沒想到……」

「那為什麼不來和我說一聲呢?誰讓你們可以在這裡胡作非為的!」雲升的話語依舊嚴厲。只是眼裡的驚奇之意沒人注意到。

這裡這麼大一排小房子,都是作為借用熱能來鍛體用的,這裡一定有熱源,這個雲升是知道的。

而鄭廉和小火精他們兩個,都是無火不歡的傢伙,他們覺得這裡親切,倒也能解釋。

可能將他們,特別是鄭廉。燒的那麼狼狽的火焰,那得有多厲害呀。

這麼一鬧,短短的幾分鐘里。四面八方圍過來了二三十個人,都在一臉好奇的看著這邊。

雲升不得已對空奇稽首道:「前輩,這兩個晚輩不懂事兒,我在這裡先行道歉。您快看看有沒有什麼損失,我好一併賠償。」

空奇和空雲對望一眼之後,他苦笑道:「你呀。天大的損失,我也不能讓你賠呀。別說你還是我的師侄。就算我們兩個的私交,那也不能讓你賠呀。是吧。」

雲升露出一個自以為很嫵媚的笑容后說道:「那怎麼好意思呢?師叔還是先看看有沒有什麼大的損失再說吧。」

空奇的心情好像已經徹底的平復了下來,聽完雲升的話,他只是微微一笑,然後說道:「好吧,我們就一起去看看吧。」

然後對著不遠處看熱鬧的人們說道:「都散了吧,沒什麼大事兒。」

然後,這些人一面悄聲的議論著,一面緩緩的離開了。

空奇帶著空雲、雲升,還有那兩個惹禍的小傢伙,一起向小山頂上走去。

等大家靠近了之後,才發現,這裡已經恢復了正常,根本就看不出剛剛噴出了那麼強大的熱氣流的痕迹。

雲升、空雲和空奇的目光不約而同的聚集到了鄭廉和小火精的身上。

鄭廉縮了縮腦袋之後,還是動作了起來,他緩步走到整個小山的最高處,彎腰就要有什麼動作。

雲升急忙喊道:「不要動,你只要說說原因就行了,你要是再搞出那麼大動靜來,可不好。」

鄭廉頓時止住了動作,雲升很明顯的聽到一旁的兩個人鬆了口氣的聲響。

「這裡有一個很厲害的陣法,封印著一塊石板和石板下面的火山,我和小火精想要那塊石板,所以就……」鄭廉說到後來生音就低了下去,最後乾脆就不說了。

不過只要聽到了他的話的人,都能明白,這兩個小子就是想要這個封印陣法下面的東西。

雲升看了空雲和空奇一眼之後,他緩步來到鄭廉的面前,他的眼神卻一直在小山頂上不住的掃視著。

他不由得越看越吃驚,因為雲升什麼也沒看出來。

這兩個小鬼頭都能看出來,偏偏他看不出來,雲升相信,這個緑蘿仙宮裡面的人也絕對看不出來。

感受到鄭廉和小火精那殷切的眼神,雲升可以確定,這裡面的東西絕對不簡單。

「你說說,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石板,讓你們兩個這麼想要得到它。」雲升掃視一番沒有結果,就轉向鄭廉問道。

「是一部功法,叫做紫陽天卷。」小火精在此時倒也不含糊,見鄭廉吞吞吐吐的不說,他就一下說了出來。

「那你們是怎麼發現的?」雲升沉吟了一下之後問道。

「劍鳴師叔帶我們在這裡閑逛,靠近這座山的時候,我們二人都感覺到了一種異常親切的感覺。

所以,我們支開劍鳴師叔,就想來這裡看個究竟。」鄭廉這時倒是很爽快的說出了原因。

雲升聽到這裡,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返身看向空雲和空奇說道:「師傅,師叔,你們知不知道我們隱仙劍派內有沒有這個功法。」

鄭廉和小火精的話,自然都被這二位聽了個一清二楚。

他們也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小山上還有這麼一個秘密。

光是聽『紫陽天卷』這個功法名字,就知道這應該是一部很厲害的功法。

空雲和空奇幾乎是同時搖了搖頭。

下一瞬,空奇好像忽然響起了什麼似的說道:「我在四絕天裡面看到過一步叫做『皓日殘卷』的功法,不知道和這個有沒有什麼關係。」(未完待續) 「皓日殘卷?聽名字,雖然只是殘卷,應該也是很厲害的功法吧,沒人修鍊嗎?」雲升問道。

空雲說道:「不是沒人願意修鍊,而是這功法對修鍊者有要求,必須要是先天火體,或者是單一火靈根,否則就會被焚身而亡。」

雲升今天算是又長了見識了,不由得問道:「那個火靈根倒是好理解,可那先天火體是什麼東西啊?」

空奇插嘴道:「就是火焰成精,並開啟了靈智,那就是先天火體。」

雲升忍不住以震撼的目光看了一眼小火精,然後嘀咕道:「可惜僅僅是殘卷……」

他的心思被空雲和空奇的話逗活了,『紫陽天卷』、『皓日殘卷』,這兩部功法一看都很明顯的知道,這是極陽屬性的功法。

要是能被小火精拿來修鍊,那簡直就是天大的造化啊,要是鄭廉也能修鍊,那就更好了。

瞬間轉過了這些念頭之後,他看向鄭廉說道:「你們是怎麼知道那石板上就是這部功法的?」

「神念一掃就可以看到了,不信你試試。」鄭廉期待的看著雲升說道。

『是啊,怎麼就沒有試試神念呢?』雲升強大的神念散出體外,迅速的鑽進山石向下探去,可下一刻,他的臉上露出了驚容。

自從修羅別府出來之後,他的神念還沒有全力以赴的使用過。

這次使用,他也沒打算使出多大的勁,可事實讓他大吃一驚。

他的神念僅僅是投入了山石的表層,深入裡面不到半米深。就受到了阻礙,再難有寸進。

在這個深度上,卻是什麼也沒有看到。

那種阻礙,感覺上就是一個神魂修為極高的人,在用神魂力量阻止雲升的神念的窺探。

這個情況。有些出乎雲升的預料,他難以想象,以他的神魂修為,居然會被另一個人的神魂修為阻攔住。

這說明,這個人的神魂修為已經極為強大了。

可是,擁有這麼強大神魂修為的人。在這裡封印這部功法意欲何為?

收回神念,雲升無奈的看了看鄭廉和小火精后說道:「我的神念沒辦法深入,你們有沒有辦法讓我的神念深入進去?」

「不會吧,我的神念可以看到裡面的熊熊大火,也可以看到那塊被大火燒得隨時都可能要融化的石板。」鄭廉和小火精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在他們三人對話的當兒。空雲和空奇都分別散出神念,想要看看,可最後還是和雲升一樣,沒有絲毫的發現。

「來吧,我用我的神念包裹著你的神念,一起進去看看吧。」小火精倒是積極的配合。

不得不說,小火精自從得到九陽神拳之後,經過這麼久的苦練。他的身體凝實了不少。

僅此一項,就可以讓他的實力倍增。

嘗到了甜頭的小火精,自然是不想放過這個可能會改變他命運的機會。

雲升散出神念繚繞在山石上。下一刻,一道稍弱些的神念波動傳來,轉眼間,小火精的神念就覆蓋在了他的神念上。

這種二人神念的重合,雲升和瑩霜也有過一次,那次他和瑩霜都各得其所。

這次被小火精的神念包裹著。他都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很快就探到了小山內部近三十米遠近的地方。

到了這裡。一陣陣的灼熱感覺迅速的被神念傳了回來。

奇怪的是,小火精那明顯弱小了很多的神念。在這裡面,對那灼熱似乎是毫無所覺。

而一直以來都以神魂力量強大而自傲的雲升,都有些快被烤焦了的感覺。

『難道真是有緣人嗎?有緣之人,就是不一樣啊。』

「看到了沒有。」就在雲升心裡暗暗嘀咕的時候,他的腦海里傳來了小火精的神念傳音。

「看到什麼?」雲升忍住一陣陣的灼燒感覺,傳音問道。

「那塊石板,就是下面那塊紅紅的。」小火精的回答迅速的傳了回來。

「隔著這麼遠我怎麼能看到,你過去用我們的神念將那塊石板表面覆蓋起來啊。」雲升的神念傳音大聲的在小火精的腦海里響起。

這次,小火精沒有回話,而是直接採取了行動。

他的神念迅速的覆蓋在那塊紅通通的石板上,雲升的神念也在這一刻覆蓋了上去。

這東西,說是一塊石板,靠近了細看才知道,這絕對是一件了不得寶物。

更兼在這麼高溫度的地方,經過了不知道多少年年的高溫鍛煉,在品質上怕是又有了一定的提升吧。

lixiangguo

「不過你們氣質截然不同,你比較霸氣,而她比較優雅。」秦羽已經很斟酌用詞了,誰料還是觸了龍之逆鱗。

Previous article

「你……」嫵媚兒知道靈兒這些話語分明就是在敢她離開,心甘情願為靈兒付出的她,沒想到會遭到靈兒的冷言冷語,傷心yu絕的嫵媚兒開始有點痛恨靈兒,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