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擠進人群的林鑰欣,在詢問事情的經過後,蹲了下來,說:「史老,您看您都一把年紀了,身子骨經不起這般折騰,要不我先扶您起來,再商量嘛!」

史老頭打量眼前亭亭玉立的林鑰欣,瞥了閉目養神的天奇一眼,問:「你是這小子的女朋友?」

「不是不是,我是他。。。」

「不是他女朋友就走開,老夫現在需要養精蓄銳,以備跟這小兔崽子死磕到底有精神!」

林鑰欣也相當無奈,她移到天奇身邊,小聲的問:「小叔叔,這咋辦啊?你都快成猴子了!」

「死磕!」

天奇心平氣和,可邊上的流小溪卻說:「這要死磕到什麼時候啊,晚上氣溫較低,史老要是出了什麼事,可就不好了!」

聽力敏銳的史老頭一聽這話,朝天奇嘿嘿笑道:「聽見了吧,小子!老頭我出了事你就麻煩了,我勸你還是答應了吧!你要是答應了,老頭我所有家產全給你,京都古宅也歸你,我還能罩著你,你說這多好的事啊!別人別說沾不上邊,想拍馬屁都不沒門。。。」

誘惑!

寶寶來襲:笨蛋媽咪快跑 不要臉的誘惑!

京大了解史老頭性格的人,對天奇是嫉妒加羨慕,心想他怎麼就能得到史老頭這種人物的眷念,自己這些人怎麼就不行了呢。

「老史,你就收起你的美夢吧!這事,沒門兒。」

「行。」史老頭朝天奇做了個OK的手勢,說:「那咋們就繼續,看誰先求饒!」

天奇無所謂聳聳肩!

人群另外一邊,剛走出會場的人校方領導,在看見這邊發生的事,詢問一番,他們都是搖頭,校長讓副校長送夏文豪等人離開,他領著辛空月走了過去。

京大不常出現的校長到來,圍觀同學頓時讓出一條道,也散去!只留下林鑰欣和魯崢他們在這裡。

校長知道史老頭的性格,在看見眼前這一幕,雖然能夠接受,可還是一驚!他在想,剛才的林天奇所帶來的影響力,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史老頭肯放下尊嚴這麼做,看來這個林天奇的造詣深得可怕了。

「老史,你這麼做是嫌我京大還不夠出名嗎,算了吧!」

「老妖你別給我幸災樂禍,你要是遇到書法超越你的小子,我看你也比我好不到哪裡去!」

姚校長被史老頭這麼一說,無奈搖頭,目光移到天奇身上。說:「京大有你的這樣的新生,我代表全體職工歡迎你的到來,同時,也榮幸!」

打量著年過六旬的姚校長,天奇沒有急著說話,而是靜靜的聽著。

果然,姚校長又說:「既然老史都放下了他的尊嚴做到這個份上,你不妨適當考慮一下!」

這是緩和的語氣,可天奇卻嗅到了那不可抗拒的威嚴,京大的校長,昨日寧姨提到過,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跟姚校長見上面了。

「史老能夠看得上小子,是小子的福氣,可有些事,小子不能退步,望校長見諒!」

說實話,姚校長對天奇的答覆有些錯愣,不過他卻沒再多說什麼,輕輕一拍史老頭的肩膀,說:「青年人的思想你是跟不上步伐了!」

「別人的步伐老史我管不著,但這小子的,必須得跟上!」

望著史老頭眼中的堅持,姚校長沉吟之後,輕微點頭,隨即,招呼史老頭一聲,緩步離開。

望著姚校長的背影,天奇陷入沉思中,他總感覺姚校長身上有種熟悉感,只是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辛空月收回目光,美眸在史老頭和林天奇兩人間徘徊!她今晚的目的就是要讓天奇進入音樂界大佬史有才這老頭的視線,可她沒有想到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她的前期預料,想說什麼,又發現自己在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沒有意義的,一旦史老胡扯,很有可能讓聰明的林天奇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對於林天奇這樣的人,辛空月實在是不想提前暴露什麼!因此,她走到一邊,靜靜的等待林天奇會怎麼解決這件事。

咳咳咳。。。

人群散去,涼風襲來,夜裡空氣下降,天奇身子不由一緊,頓時咳嗽起來。

「天奇。。。」魯崢蹲在天奇身邊,想說什麼又覺得不妥,倒是蠻牛,對史老頭說:「老爺子,天奇身體不好,您能不能別再折磨他了!」

身體不好?史老頭一聽,細細打量天奇,當發現不知何時天奇面色蒼白,是有那麼一點虛弱,真心想要收天奇為弟子的他,立即解開腰間牛皮帶,起身不悅道:「你身子不好怎麼不早說?」

「我。。。撲。。。」

現在的天奇最不宜的就是受到夜間涼風吹打,一句話未能吐完,口中便是噴出一口鮮血,鮮血在昏暗路燈的斜射下,顯得格外耀眼。

「小叔叔。。。你怎麼了小叔叔。。。」

天奇吐血,這可把林鑰欣她們嚇了一跳!林鑰欣撲向天奇,嚇得花容失色。「誰傷了你,小叔叔你告訴我,我宰了他!」

「天奇。」蠻牛緊握天奇手掌,擔心道:「我扶你去校醫院!」

那邊的辛空月見狀也大步走上來,史老頭也嚇著了,他萬萬沒有想到音樂驕子竟然有傷在身。

然,在天奇擺手說什麼沒事時!黑暗中出現一道黑影,黑影絕色面龐被絲巾擋住大半邊臉,她柳眉緊皺,出現在天奇他們的視線里,眾人直覺來人擁有無可匹配的身段,沒看不清她的臉。

咦。。。這不是昨日出手幫天奇的人嗎?

在魯崢、蠻牛他們驚訝之際!黑影蹲在天奇身前,雪白玉掌緊貼天奇胸前,一探究竟。

「第二季?你怎麼會在京都?」

看見黑影不怎麼熟悉的身影,林鑰欣驚呼一聲!這些年,她只見過第二季一次,其他時候只是聽到清風道長身邊還有一位女徒,而關於第二季的事迹,在邊陲也是一個傳說。

第二季只是輕瞥林鑰欣一眼,並沒因為她們都是邊陲之人而覺得親近,對第二季來說,天奇就是一切,如果天奇有什麼意外發生,那就什麼都結束了!

史老頭到現在都沒能反應過來,林鑰欣和魯崢他們的目光也都聚在第二季身上,辛空月更是暗暗打量這個橫空出現在京大的女子,從第二季身上,她嗅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片刻,第二季抽回玉掌,美眸迎上天奇投來的詢問神色,她輕聲淡淡道:「跟我離開,我有事要跟你說!你的傷勢暫時也不易呆在這裡。」

「我為什麼要跟你走?給我個理由!」

「我的理由已經給了你,走不走,你給個答覆!」

感受著第二季這熟悉的語氣,天奇冷笑一聲,眼盲餘光瞥了魯崢幾人一眼,一字一句的說:「如果我不跟你走呢?」

「我會直接選擇用武力帶你走,你心裡應該很清楚,此時此刻的你,不是我的對手!」

聞言,魯崢面色一沉,與蠻牛瞬間擋在天奇身前!低喝道:「你是幫助過天奇,可你想在我們面前帶走他,必須踩著我們的屍體過來。」

「等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史老頭一點第二季,問天奇。「小子,這咋回事!你惹禍了?」

天奇沒有回復史老頭的問話,重重吐了口氣!苦笑起來。

林鑰欣上前對魯崢和蠻牛說:「第二季不是外人,她不會傷害我小叔叔的。」

不是外人?那。。。她跟天奇怎麼像仇人似的。

扭頭看向天奇,天奇遲疑了一下,點點頭!魯崢和蠻牛這才閃身讓開。第二季回眸,沒有再給天奇任何說話的機會,扶著天奇便走。

沒有人阻攔,是因為天奇對第二季沒有一丁點的敵意!可辛空月她們望著天奇和第二季遠去的背影,心頭卻有一番滋味。

任誰都看得出來,天奇與第二季的關係不一樣,究竟怎麼個不一樣法,就耐人尋味了。

到目前為止,史老頭都還處於迷糊中,他想不明白了,怎麼煮熟的鴨子就這麼飛了,失望的他,心情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他真懷疑天奇是不是對他玩苦肉計! 「你說什麼?趙以諾和蘇菲菲在醫院裡鬧起來了?」顧忘不敢置信地問道,真沒想到發生這種事。

「是啊,大哥,嫂子看起來很難堪,所有的人都在指責嫂子,說她是小三,蘇菲菲一直趴在地上……」山貓著急地說著。

這個蘇菲菲,怎麼就沒有安靜的時候!

「啪!」

男人一個拳頭直接打在牆上,手指尖流出一股鮮血。

看來,這件事必須解決!顧忘的眼睛里閃現一絲寒光。

「哇,這個男人的好帥啊!」

「是啊,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完美的男人?」

一個個護士驚嘆著。

「這個小三還真是了不得哦!」

「如此心狠手辣的女人,怎麼會活到現在?」

周圍的人還在議論著,諷刺著。

「都給我住嘴!」

突然,一個熟悉的男人的聲音傳到趙以諾的耳邊。

「哇!」瞬間,一片唏噓。

一雙雙崇拜的目光,一副副花痴的表情……

他怎麼會來?蘇菲菲停止了哭喊,看著緩緩而來的男人。

「以諾。」凌辰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心疼。

「蘇菲菲,如果你真的不怕鬧出什麼事情的話,那就繼續!」男人冷冷的吼著。

猶豫了一下,地上的女人緩緩站了起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這個臭男人,什麼時候來不行,偏偏在如此關鍵的時刻來搗亂!

「我要去拿點葯。」蘇菲菲很識趣的離開了包圍圈。

「沒事吧?」凌辰看著面前的女人,擔心的問道。

趙以諾什麼也沒說,只是搖了搖頭,眼睛里閃過一絲哀傷。

「以諾,這是誰啊,快給我們介紹介紹啊。」旁邊的幾個同事趕忙問道,臉上一副興奮的表情。

凌辰自知此時的趙以諾心情糟糕透頂,便向旁邊的幾個女人主動介紹了自己。

「以諾,我送你回家吧。」凌辰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啊好啊。」旁邊的幾個同事吆喝著。

「顧忘雖然很帥,也很多金,但是那個男人太花心,不是招惹這個女人就是去找那個女人,不太適合咱們以諾,我覺得啊,這個男人倒是不錯哎。」一個同事突然低聲說道。

「是啊,你看剛才以諾那麼難堪,這個男人毫不猶豫的過去替她解了圍……」

幾個女人一致商量出一個共同的結果。

凌辰要比那個顧忘靠譜!

前邊的凌辰小心翼翼的看著旁邊的趙以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表情極為尷尬。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女人看著窗外,眼神黯淡。

「那個,其實,顧忘和蘇菲菲之間的事情,我之前有所耳聞,都怪我沒有提前告訴你。」凌辰確實後悔了。

「沒事。」趙以諾的語氣里沒有一絲波瀾。

已經知道的事情,就算髮生再大的波動,心情也不會起伏太大。

或許這件事情早就已經傳到了顧忘的耳邊,只是不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想要如何解決?

「大哥,我們好像來晚了。」山貓的聲音里有一絲可惜。

「人呢?去哪裡了?」顧忘狠狠地吼著。

「剛才鬧事人呢?」突然,男人直接抓過來一個護士,狠狠地問道。

瞬間,護士被嚇得愣了許久,才反應過來。

「她們,都走了。」

顫抖的聲音,彰顯的是顧忘身上的凜冽。

「有沒有人受傷?」顧忘著急地問著。

護士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好像並沒有人受傷。

「沒有吧,我不確定,當時我們很忙,沒怎麼注意。」

男人將護士放開,直接走向監控室。

「先生,您沒有資格看我們醫院裡的監控!」負責人直接大聲喊著。

顧忘一個用力將負責人直接甩到牆角,徑直走向監控。

「先生,您不能這樣……」

「你最好去找你們院長問清楚,他到底是誰!」山貓直接將負責人拉了出去。

到底是誰,竟然敢這麼為所欲為,私自調看醫院裡的監控!負責人撓了撓後腦勺,有些好奇。

「哎呀你就別管了,人家可不是好惹的,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他應該就是資助我們醫院的大戶。」突然,一個年輕的醫生過來拍了拍負責人的肩膀。

頓時,負責人臉色鐵青,眼睛隨即黯淡了下來。

合著這次是,得罪到大人物了么?

「大哥,你看,這是嫂子!」山貓指著監控趕忙說道,眼睛里有一絲憐惜。

看著視頻里趙以諾跟著凌辰走了的畫面,顧忘心中一陣怒火。

又是那個臭男人,怎麼哪裡都有他!

顧忘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目光很是凜冽。

「大哥,找到凌辰的車了,正開往小山村。」山貓又說道。

他們這是回家了。

顧忘鬆了口氣。

「那個蘇菲菲……好像還在醫院。」旁邊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該死的!她竟然還敢留在這裡!

重生之殺手女王從軍記 顧忘狠狠的走出監控室,去找那個女人。

「顧哥哥,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呢,你不知道,剛才我有多害怕,那麼多人圍在我身邊……」蘇菲菲裝作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試圖獲得男人的同情。

只是可惜了,如果顧忘不了解這個女人,或許他真的會心疼她,可是她的面目,他是最清楚不過了的。

「顧哥哥,我今天在醫院裡遇到了以諾,她一上來就針對我,還要打我,你看,我胳膊上的淤青,都是她掐的……」蘇菲菲突然哭了起來。

「蘇菲菲,你不要再演戲了,趙以諾的人品,我很清楚,你的人品,我也很清楚,這麼長時間了,我已經忍了你夠久了,今天我們就來做個了斷。如果你想把孩子打掉,我同意,如果你把孩子生下來,好,我也沒關係,但是我會給你一筆錢,你就拿著這筆錢,從此消失在我面前……」顧忘低聲吼著。

他再也不想見到這個女人。就算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他的,他也沒有辦法和她一起生活。他容忍不了一個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的女人待在自己的身邊,他痛恨這種感覺。

「不,顧哥哥,我是絕對不會打掉這個孩子的!」蘇菲菲大聲吼著。 。

校外,四星級酒店某高級房間中!天奇靠在柔軟沙發上,閉著眼,不知在想些什麼。

第二季弄了一些紗布,仔細給天奇處理傷口,不溫不和開口:「史老頭是華夏音樂界的泰山北斗,他有心跟你結交,為什麼不拉攏這顆大樹?」

天奇這回沒有跟第二季較勁,而是淡淡的說:「正因為他的身份不凡,我才不會輕易的讓他跟我有任何關係!」

「為什麼?你若在京都立足,必須要有保護傘,錯過這個機會,可就……」

「從手中滑走的魚兒總是最美好的。」

聞言,第二季輕微一愣!點點頭。轉而說:「到了京都,你就不是林家十少爺了,這裡沒有人會懼怕林家實力,你同時惹上二流家族的水家,京都黑幫蒼茫幫和群義會,難道你想一直這樣受人壓迫。你林天奇的功夫再強,也強不過千軍萬馬的圍攻,你沒有想過在京都發展自己的實力?」

「你什麼意思?」

「我想我的意思你比我更清楚,或許你早就想那麼做的,只是你覺得那不是時機!」

「那你覺得現在是時機?」

天奇的反問,沒讓第二季反感,而是點頭沉吟開口:「在我離開林鎮之前,師父告訴我你不是林家的人,那個時候我很驚訝!他讓我轉告你,不要刻意去尋找你的親人!」

「為什麼?」

「原因我不知道,但有一件事師父讓我告訴你,他在十幾年前已經暗中為你培養了一批力量,那些人都是孤兒,是師父託人養大,親手傳授功夫;還有中林寺的空聞大師,也暗中為你布防了不下十位超級高手,那些人的去向師父沒說,只知道他們都在都市中,到了適當時候,他們會一一與你見面。」

聞言,天奇心中一驚,面龐卻是盡量控制那波動的情緒。「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清風究竟給你說了什麼?」

lixiangguo

夜千寵全程沒敢動,因為沒想到埃文會這麼配合,配合的同時很尊重她,角度不對的人一定以為他吻到了,而且是嘴唇。

Previous article

肚子好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