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撲嗵一聲,一名武者從馬上跌落,面容泛黑,形容痛苦,身體不停的抽搐。

魏蘭連忙轉過頭來,旋即瞳孔一縮,射出震怒的精芒。

眾人眼前,卻是一條不過五寸多長的青黑小蛇,一口咬穿了那名武者的脖子,注入了毒液。

「蛇啊……」

「哪裡來的蛇啊!」

「一頭蛇類妖獸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

見眾人望來,楚天根本沒空管腦海里響起的系統提示。

蛇瞳陰冷,倏地一竄,再次鑽上另外一人身體,又是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

「大小姐,就是它,就是這條妖蛇,殺了少爺!」鼻子微塌,頭髮稀少的劉三報完信后,氣喘吁吁的追來,正好望著這一幕,不由大聲驚呼起來。

楚天瞬間再次擊殺一人,聞得聲來,蛇瞳毫無人性的盯著出聲的劉三,倏地一竄,迅速欺近。

「給我殺了它!」魏蘭翻身下馬,手持一柄狼牙刀,身形連連竄動,刀如一道寒光匹練,兇猛卷向楚天。

危機驟升,楚天蛇瞳一縮,隨後兌換了一張下品疾行符,使用后速度大增,藉助著人群,曲折蛇行。

「不,妖怪別過來……」劉三心神大駭,魏明身死的恐怖一幕在他腦海里回想,直接嚇得渾身一軟,差點癱倒在地。

楚天藉助著附近的人群,行跡莫測,悄然出現在劉三面前,迎面一竄。

「大小姐,救我!」劉三瞳孔驟縮,眼中一條青黑蛇影越來越清晰,他甚至能清楚的看到楚天身上細密的鱗片。

以及,那顆泛著死亡氣息的森森毒牙。

楚天竄上對方身體,蜿蜒而上,對準脖子,毫不留情一口咬下,天賦淬毒發動,霎時注入大量毒液。

「救我……」隨著蛇毒入體,劉三渾身一陣擺動,目光漸漸渙散,下體更是一陣惡臭傳出,竟然直接被嚇得失禁。

噗的一聲,劉三脖子一歪,倒地斃命。 「系統提示:擊殺一名三重武者,獲得經驗40。」

「給我滾開!」魏蘭出掌震開面前的人群,終於趕到,當空一刀劈下。

楚天心中驚兆大起,下品疾行符加持己身,貼地疾竄。

一道刀光狠狠斬進青石路上,火星四射,隨之地面赫然開裂出一條裂縫。

還好楚天有身形細小的優勢,加上下品疾行符的二倍速度加持,這才堪堪躲過。

饒是如此,楚天還是嚇出了一身蛇皮疙瘩。

「這樣下去不行,這人形女暴龍是煉體境六重武者,我才剛剛晉陞四階,不是她的對手。」

楚天現在是藉助周圍的人群和下品疾行符的效果,才能在速度上有所優勢,一旦下品疾行符失效,下場可想而知。

而且對方並不止一人,還有其他實力不等的一眾武者反應過來,一起圍殺他。

「我吃!」楚天一邊游竄,一邊將剛剛交換來的那瓶清靈丹取出來,一把把往嘴裡塞去。

「系統提示:吞食四星靈丹一枚,獲得經驗100。」

「系統提示:吞食四星靈丹一枚,獲得經驗100。」

「系統提示:吞食四星靈丹一枚,獲得經驗100。」

……

隨著楚天狼吞虎咽,系統的提示一串串響起,不一會,就直逼五階妖獸而去。

「恭喜宿主楚天,晉陞為五階妖獸,體形得到增加。」

「目前經驗值:42/2000,離晉陞六階妖獸還需1958經驗。」

當楚天直接吞服下五枚清靈丹后,加上殺了三人得到的經驗,直接晉陞為了五階妖獸,氣息頓時一漲,體型增加至六七寸有餘。

但這仍然不夠,楚天一邊逃竄,一邊繼續往嘴裡塞著剩下的清靈丹。

「魏家清場,閑雜人等,給我滾開!」魏蘭見眼前這條妖蛇滑不溜秋,專往人多的地方鑽,不由揚刀大喝一聲。

一眾魏家武者也目光不善地驅趕著人群。

頓時,除了早已經逃遠的人群,剩下的一部分膽大的人也四散開來,空出來一個空地。

空地中,楚天的身形突顯出來,正舉止怪異的在吞食著一枚枚靈丹。

楚天將十二枚清靈丹的最後一枚咽了下去,朝著遠處繼續遁走。

晉陞五階妖獸后,吞食清靈丹增加的經驗也變成了90,現在他的經驗值為672/2000,離晉陞六階妖獸還差著一千多。

「將它圍起來!」魏蘭命令著魏家武者,自己持刀殺向楚天,一雙眼睛緊緊鎖定著他。

「真是陰魂不散。」下品疾行符的持續時間消失,楚天又一連兌換了好幾張,使用後繼續逃跑。

清靈丹消耗殆盡,楚天又繼續吞食起靈石來,可是這些靈石數量太多,一顆漲的經驗又太少,全部吞食下去花費的時間太長了。

楚天瘋狂調動著系統,將這些靈石全部回收了,然後全都兌換成更容易吞食的靈丹妙藥。

咻!

一道勁風刮過,發出破空之音。

卻是一根利箭突然射來,沿著楚天的身旁不足一寸貫入地面,箭羽簌簌作響。

楚天驚的蛇鱗抖動,回首望去。

只見那男人模樣的女子,將手中狼牙刀置於身旁,雙手拉開一張勁弓,搭箭疾射。

「我問候你全家!」楚天渾身發寒,蜿蜒逃竄。

咻咻咻……

一道道利箭破空襲來,部分落在楚天的四周,但大部分都落在他的前方,阻住了他的去路。

去路被封,身後又有十幾名魏家武者目光森冷,持兵器圍了上來,逃無可逃。

「找死!」楚天暫時停下吞食丹藥,蛇瞳狠厲,直接返射而回,落在當先一名武者身上,倏地鑽了進去。

張口發出一聲長嘯,聲浪如龍捲,直接將這名武者五臟震碎,倒地氣絕。

「系統提示:擊殺一名四重武者,獲得經驗250。」

楚天三階時擊殺煉體境四重境界的魏明能增加300經驗,當他晉陞為五階妖獸時,就只能獲得250經驗。

從屍體上竄出,楚天再次彈空,欺近另一名煉體境四重武者身前,張口咬下。

溫熱的鮮血噴薄而出,染紅了蛇軀。

楚天一雙蛇瞳無絲毫人性,氣息冷厲無比,如一根四下出現的死神之索,收割著生命。

一連串系統提示經驗增漲的聲音連續響起,楚天恍若未聞,只是無情殺戮著。

唰唰唰……

數柄長刀齊齊斬來,楚天吐著腥紅的蛇信,瞳孔爆發出冷芒,從中倏地穿過,但還是有一柄長刀堪堪從他身旁劃過,刮落下幾片蛇鱗。

楚天昂首嘶鳴,望向長刀的主人,是一名煉體境五重的黑臉武者。

鏘鏘鏘鏘鏘!

數柄長刀再次交叉襲而,楚天蛇軀驀地一震,蛇尾連連拍空,一道道暗沉的真氣凝聚,形成一道道蛇形勁力,沖盪而出。

這一招是從虎魔狂拳變化而來,雖然他沒有雙手雙腳,但已經身為五階妖獸的他,仍然可以通過相應的變化強行施展出來。

數道蛇形虛影衝出,撞上迎來的數柄長刀,發出金戈銳音,攻擊頓消。

趁此間隙,楚天鎖定其中那一名黑臉武者,從其雙腿鑽過,攀爬而上。

黑臉武者臉色一變,身軀劇烈抖動,渾身真氣更是湧出,要抵擋楚天的攻擊。

吼!

楚天口中發出虎魔嘯空,雖是蛇類,卻隱隱帶著虎吟,一道無形的聲浪衝出,直接震的黑臉武者頭暈目眩,動作一時僵直下來。

蛇牙閃爍寒芒,毫不遲疑,直接刺入對方胸膛,毒液順著心臟流遍四肢百骸。

黑臉武者臉色死氣籠罩,轟然倒地。

楚天從屍體中鑽了出來,昂首吐著蛇信,對著四周一眾武者低沉嘶鳴。

剩下的一眾武者心底發寒,都有些躊躇不前,只是持刀將黑臉武者的屍體圍住,注視著屍體上的楚天。

「讓開!」魏蘭臉色陰沉,她還是有些小瞧了這條蛇類妖獸,只不過一會功夫,就讓它殺了自己好幾名手下,連煉體境五重的心腹也沒能躲過一命。

「被一條畜生嚇成這樣,像什麼樣子!」魏蘭撥開眾人,面色不忿地訓斥了一句。 魏蘭望著眼前的楚天,居高臨下,冷哼一聲:「一條畜生,竟然能接連殺我幾名手下,難怪能殺了我那親愛的弟弟。」

語音剛落,魏蘭便暴起發難,手中狼牙刀翻飛,舞出數道刀風,完全籠罩住楚天的所有方位。

危險陡增,楚天渾身蛇鱗快速律動,這一次,他卻不在躲閃,而是張口一聲長嘯,旋即直接迎向對方斬來的狼牙寶刀。

蛇軀剛一騰空,楚天速度飆增,增至數倍有餘,從砍來的狼牙寶刀刀刃滑過,直撲魏蘭面門。

一刀斬空,魏蘭面色一變,對方的速度增加的太快,簡直有些匪夷所思。

不過她去勢不減,雙腳抓地,身體一個擰轉,硬生生打了個旋,躍至一旁。

此時的楚天,渾身有一道道細若未見的半透明青絲流轉,那是中品疾行符的效果。

面對煉體境六重的對手,而且氣息凝實無比,楚天不敢大意,直接花費50兌換點,兌換了一張中品疾行符。

渾身猶如有一層輕風包裹,撲騰閃躍間,速度快若一道閃電。

雖然他只是五階妖獸,但卻藉助系統破天荒的修鍊出了真氣,妖獸異於人類的強悍肉體加上真氣,在六重的魏蘭面前多少也有一戰之力。

加上中品疾行符,楚天並非完全沒有勝算。

鐺!

又是一刀落空,魏蘭不由有惱怒。

這條妖蛇雖然不過幾寸長,卻滑如一條泥鰍,速度太快,她完全鎖定不了對方的身形。

見狀,魏蘭豎刀於前,一口精純的真氣吐在刀上,刀身震顫,發出一道道凶戾的狼嚎。

「狼牙突刺!」

旋即一刀疾斬而出,刀身模糊,倏地竄出數道刀影,如同數根放大版的銳利狼牙,交懸襲來。

楚天目光一凝,迅速游竄,但這幾道狼牙刀影卻像是能被控制一般,一直緊緊追在他身後。

幾名魏家武者圍了過來,楚天心神一動,倏地加速,躲過圍攻,消失在一名魏家武者身後。

數道狼牙刀影洶湧落下,直接將這名魏家武者斬成數截,鮮血灑了一地。

咻!

一塊碎屍突然凸起,破開,楚天的身影從中竄出,疾射向魏蘭。

魏蘭早有準備,冷冷一笑,手中狼牙寶刀再次一轉,劈出道道刀風,如一道人形旋風,裹身而上。

楚天張口一吐,一團含在口中的武者污血噴了出來,直接射向對方的雙眼。

魏蘭手中動作稍一停頓,楚天終於尋得機會,緊接著欺身而上,迎面就是一道長嘯。

震耳欲聾,魏蘭緊急之下匆忙出刀將射來的大片污血掃開。

隨後刀光縱橫,將無形的聲浪震散,緊急著一刀斬向逼近的楚天。

一連貫的動作,不可謂不快,幾乎無懈可擊。

楚天蛇尾拍出,和襲來的狼牙寶刀對拼一記,身形翻退。

魏蘭見狀,身形剛一動,卻猛得一顫,臉上升起一陣灼痛之感,右眼甚至突兀的一黯,視線變得模糊。

「竟然有毒!」

原來她先前在楚天的接連攻擊下,匆忙掃開射來的污血,但還是有數滴濺射到臉上,更是有一滴直接流進了右眼之中。

而這團污血之中,竟然含有劇毒!

右眼視線越來越模糊,魏蘭表情焦急,連忙運轉真氣貫注右眼,清除毒性。

同時,她心底更是驚駭無比,這是一條什麼樣的妖蛇,明明是一頭妖獸,竟然能擁有如此深沉心機!

「就是現在!」楚天雙眼暴發出冷芒,直接沖近,順著對方手中刀身,鑽入對方上身。

楚天鑽進衣物之內,入目之處,便看到雙團高聳。

嘿嘿一笑,楚天絲毫沒有任何憐香惜玉的心思,何況眼前這人也算不上美女,還是仇敵。

直接一口狠狠咬下,同時淬毒發動,大量的毒液注入進去。

lixiangguo

「砰!」右手鬆開了他的脖子,左手卻已經握成拳頭,狠狠的砸在了壯年男子的腦袋上,只聽到一聲悶響,這名前來彙報情況的壯年男子甚至連給自己辯解的機會都沒有,就在昊宇鬼帝的怒火當中變成了一具無頭屍體。

Previous article

月一則是瞪了那些人一眼。知道什麼,他這不是沒骨氣,而是審時度勢,跟了這麼個陰晴不定的主子,沒辦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