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接什麼啊?你沒看見啊?林首長是在英雄救美,你就別去當電燈泡了,還是回去給金旅長覆命吧。”

“哦……對對,我怎麼把這個事情給忘了,是我太笨,是我太笨。” 那兩個狙擊兵果然很識相的離開了印星河,他們可不想當什麼電燈泡,在那種時候,還是離開的好。

他們知道,接下來的事情林晨自己是能夠解決的,因爲他們都是河西軍區的軍人,對林晨還是很熟悉的,雖然林晨與他們不熟,但是他們還是很欣賞林晨的本事。

林晨此時正慢慢的走向陳之情,雖然兩腳還是特別的痛,那幾個死囚出手實在是太狠了,林晨就算是再硬,再剛烈,那也很難忍受,他相信,如果那兩個狙擊兵不及時出手,自己也根本提不出力氣去對付剩下的兩個死囚。

而林晨打敗了這些人之後最先想到的並不是自己,並不是讓自己休息,而是徑直走向了陳之情,並且很快的解開了綁住陳之情的繩子。

陳之情則是一臉心痛的看着林晨,想到剛纔林晨爲自己所受的痛苦,陳之情眼淚再次決堤的流了下來,林晨看到陳之情這樣也知道她是在擔心自己,心裏不免的溫暖起來。

陳之情就這樣撲進了林晨的懷中,將頭深深地埋進了林晨的胸口,還哽咽着:“林晨,你爲什麼那麼傻?你明知道是來送死爲什麼還要來救我?你不要命了嗎?”

林晨輕輕地拍着陳之情的背部,感受着陳之情嬌軀的顫抖,心裏不由得也痛了起來,便溫柔地看着陳之情,並用手將陳之情的臉捧着,兩個人就這樣雙目對視,而身高,自然還是差不多……

陳之情看着林晨溫柔似水的眼睛,林晨輕輕地說道:“之情,我不能讓任何人傷害你,不僅是你,只要是我的任何女人都不允許傷害,如果別人要傷害你的話,那就必須要在我的屍體上踏過去才行!”

林晨這話的含義無疑很明確,任何女人都不能傷害,這也就是說林晨已經把陳之情當成自己的女人了,雖然陳之情以前還是有些抗拒,但林晨今天這一句話,算是徹底的將她的心門打開了。

陳之情聽了這話,嗚嗚的繼續趴在林晨的身上,哭泣着:“傻瓜,真是大傻瓜,誰要你保護了?連自己都保護不好!”

林晨倒是傻傻一笑,這陳之情現在已經沒有冰山美人那種寒氣了,現在對自己已經有了熱情,林晨知道,這一次兩人都敞開了心扉,關係已經算是正式確認了,最後一步就是就地正法了。

“好了,我們回家吧!”林晨溫柔的說道,陳之情臉紅的點了點頭,這個女王範的冰山已經徹底融化,已經成了林晨的小女人,體貼,溫柔。

這時,林晨突然身體顫抖了一下,昏倒在了地上,這一下讓陳之情徹底的慌了,林晨怎麼這個時候出事了?

陳之情連忙扶起林晨,慢慢的拉這林晨向着奧迪A6車走去“林晨,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陳之情流着眼淚說道,一邊向着醫院開去。

其實林晨也並沒有多少的事情,只不過是剛纔強忍着,現在身體控制不住罷了,僅僅是暫時的混了過去,聽到醫生的解釋,陳之情算是放心了。

不過林晨還是要住院,陳之情也給自己的姐妹們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們來看一下林晨,免得讓她們擔心,看一下林晨還是好的,這也算是便宜了林晨,這麼多的美女來照顧他。

陳之情看着林晨熟睡的模樣,不由得輕聲一笑,輕輕地颳了下林晨的鼻子:“小傻瓜,我以後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辜負我,我知道喜歡你的女孩子很多,我也沒有資格一個人佔有你,只希望你心中有我就好了。”

“嗯!”這時,昏睡着的林晨突然睜開眼睛,還嗯了一聲,這倒讓陳之情嚇了一跳,合着這林晨剛纔是在裝睡,真是太壞了,自己剛纔還對他說這樣的話,真是羞死人了。

陳之情臉蛋一紅,瞪了林晨一眼,嗔怒道:“哼,林晨,你就知道使壞,嗯什麼嗯啊,我可什麼都沒有說!”

林晨呵呵一笑,將陳之情抱在了懷裏,陳之情原本是想要反抗的,但想想反抗可能會把林晨弄疼,畢竟林晨現在還是有傷在身,便也不再反抗,任由她欺負着自己。

“之情,我的好老婆,別生氣了,你看看,我都傷成這樣了,我犯的錯都可以原諒不是嗎?還有剛纔你明明說了,我都聽得一清二楚,就別不好意思了!”林晨笑着說道。

“林晨,別這樣,這裏還有別人看着呢!” 陳之情扭動着身體,剛纔她是沒怎麼樣,但現在,她看在隔壁牀位的一個老爺爺正在看着自己,更要命的是,那老爺爺旁邊的老奶奶也一臉笑意的看着自己。

陳之情雖然是個女強人,但是在這種狀況下,還是會害羞的,她可不像林晨,臉皮那麼厚。

林晨看了眼兩位老人,笑道:“沒事,爺爺奶奶這是在祝福我們呢。”說着便對老爺爺老奶奶說道:“呵呵,這是我媳婦,我們小兩口打情罵俏呢。”

陳之情算是投降了,這林晨的臉皮算是厚到一定程度了,碰上這個小流氓,哪裏還有什麼話可以說?

而這時,病房內三個養眼的美女走了進來,這三個正是陳之情喊來的,零雨萌,夏蘭纖,以及在河西軍區訓練的連紫悠,她們得知林晨受傷了之後,都迫不及待地敢來醫院。

當她們看到林晨抱着陳之情,都先是一鎮,但很快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原來林晨這小色狼,把之情姐姐也都收了。

其實三個女人都不介意,夏蘭纖和零雨萌自然是不介意,她們原本就相信林晨和陳之情纔是般配的一對,她們整天生活在一起,自然看得出陳之情對林晨的感覺,都很希望陳之情能和自己一樣,一起關心林晨。

而連紫悠就不用說了,她原本就是陰差陽錯成爲林晨的女人,他是林晨的第三個女人,本來就不奢望林晨怎麼看重她,雖然是個母老虎,但他只要林晨心裏有他就好了,不管林晨喜歡誰,她都會在心裏默默地喜歡林晨。

……

這時,在河西縣一棟別墅內,一個男人手裏握着菸斗,緊捏着拳頭,狠狠的砸在了自己身前的辦公桌上:“李天,你怎麼搞的,快說清楚,小泛他怎麼了?”

那個李天正是被林晨趕出華州金飾的李天,他此時正在那個菸斗男的面前跪着,眼中充滿了恐懼:“王泛少爺……王泛少爺他被林晨給殺了!”

“什麼!”菸斗男失聲尖叫道:“林晨,我與你勢不兩立!” 章節名:第一百二十六章玩威壓?誰怕誰!

杜家主那行人都中了她的桃花瘴,若沒有她的解藥,此生便只能迷失在永無止境的慾念與最慘烈的心魔之中,如墜魔障,在最美好的夢裡與最慘痛的回憶里來回磨折。

這可是她最近新研究出來的毒藥,本來想在璃曄那臭小子身上試驗試驗的,誰知道出師未捷,還被他涼颼颼的看得毛骨悚然,不過話說回來,這毒,可比殺人好玩!

「是!」小三早已興沖沖的跑了出去,搜刮什麼的她最喜歡了!

然而她們還沒來得及走出密室所在的主宅,便看到前面的路突然一片燈火通明亮如白晝。

裊裊瞭然的抬眸看去,意料之中的看到了最後出場的某物大牌的太子殿下。

小二和小三警惕的從裊裊的身後擋到了裊裊前面,皆是暗自將內力和原力提升到極致,防備的看著上清太子為首的一行人。

只見為首的太子南宮擎一襲明黃色的蟒紋勁裝,在日光石那猶如日光般明亮的光芒下愈發襯得他身份非凡,一雙下場的鷹眸隱含厲芒,此時正滿含陰鷙的看向裊裊。

眸底,是掩飾不住的怒火和恨意。

就是這個小女孩,那日抓了他的,絕對就是她!

膽敢讓他堂堂上清太子在那麼多人面前顏面盡失,他一定要將她抓回去,百般折磨萬般凌辱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裊裊卻毫不在意的直接將他忽視了個徹底,只是漫不經心的看向站在南宮擎身後不敢現出身形柔柔弱弱垂頭而立的素心,忽然笑了笑,竟然對著她打起招呼來:「素心姑娘好啊,真是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素心的原本就顯得柔弱單薄的身體不禁一顫,即便是素來善於心計的她也不禁有些茫然的抬頭看向裊裊。

南宮擎眼中閃過詫異和懷疑,素心竟然和她認識?

質疑的目光頓時落在素心身上,「素心,你認識她?」

素心趕緊鎮定心神,攏在袖中的手緊緊握了握,頓時一臉自然的對著裊裊恭敬的福了福身,嬌滴滴的聲音在這詭異的夜色里顯得愈加楚楚可憐,「素心拜見閣下,上次在天下酒樓被溫家少主為難,幸得閣下的相救之情,素心無以為報,有幸讓閣下還記得隨手相助的小女子,謝閣下垂詢,素心一切都好!」


裊裊終於正式的看了她一眼,竟然一臉的讚賞:「嘖嘖,高,實在是高,一句話把我們的關係撇開了不說,還把你和溫家父子的關係也撇得一乾二淨,敢情我還成了你的證明人?不過話說回來,我為你作證什麼的倒是沒什麼,可你我明明相視已久,你為何會怕太子知道呢?哦,不好意思,你看我,這一激動,就說漏嘴了,真是不該!不該!」

綿綿軟軟的聲線配合著那漫不經心的慵懶語調,這一番話竟然被她說的格外的讓人浮想聯翩。

素心臉色一白,下意識的去抬頭去看南宮擎的臉色,果然見他一雙鷹眸中的質疑更甚,她心中苦澀,面上卻是故作傷心的咬了咬唇,臉色蒼白眼眶微紅,泫然欲泣,眼角那顆嫣紅的淚痣更是妖媚嬌柔,她只是語調凄楚的嬌聲喚道:「殿下……」

明明只是兩個字,一個稱呼,卻被她這般一喊,偏偏生出萬般柔情千般纏綿來。

南宮擎作為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即便再如何處事老練也逃不開作為一個男人心中的那股屬於男人的虛榮心,當下擁了擁素心,低聲道:「乖,你的苦衷我都知道。」

轉頭卻是對裊裊道:「這位小小姐可是與素心有些什麼誤會?」這話看似在為素心解釋,其實不過是拋下個話引,想引得裊裊繼續說下去。

雖然相信素心因那相救之恩寵愛她是一回事,可是心存質疑他自然會問個明白,只是這問話還需技巧,免得素心傷心。

素心自然也聽明白了這話中有話,頓時臉色更是蒼白了幾分,哀求的看著裊裊,希望她放過她一回。不過她卻不敢抱什麼希望,雖然裊裊上次竟然給了她那樣的機會,不知是有何目的,但是她也知道眼前這個看似年幼的小女孩可不是什麼善茬!

再加上,從前她的冒犯,以及她此次更是在太子面前明示暗示了不不少不能饒過她們主僕三人的理由,若是萬一被她知道……

素心不敢再想下去,整個杜家都毀在這個看似天真無邪玉雪可愛的小女孩手中,她可不敢相信她會有善心放過她!

裊裊微微勾唇,似笑非笑,卻只是懶懶的瞥了南宮擎一眼,竟然沒有接過他的話頭如他所料的接著說下去,竟然似乎剛剛的話沒有說過般,瞬間話鋒一轉:「上清國的太子殿下,不在房中享受軟玉溫香,大晚上的來擋本姑娘的路是有事?」

漆黑如墨燦若星辰的眸中滿滿的是毫不掩飾的不耐煩,一點都沒打算給人好臉色看。

事實上,裊裊現在是真覺得無聊,想把事情都辦好,至少把溫家和木家的欠債收好然後存著讓小二小三幫她去買藥材器材什麼的,或者換成金燦燦的金幣還有亮晶晶的寶石,本來她現在已經了再呆在這麟城的興趣,再加上那個詭異卻讓她嗅到熟悉氣息的陣法,還有那個詭異的男子,她就更沒心情玩了,想著趕緊收完債回去睡覺,然後明天拍拍屁股走人。

她要加緊提高自己的實力,否則,這一世還真指不定就很快玩完了,她知道,那些人一旦開始出現,就會接二連三的來了。

南宮擎見眼前這個小女孩竟然如此不客氣的跟他說話,鷹眸中的陰鷙更甚。

他身後的一位外貌看似年約六旬的老者猛地上前一步,七階強者的威壓鋪天蓋地的強壓而來,聲若驚雷怒斥道:「放肆!」

然而他所預料中的主僕三人的跪地求饒沒有發生,小二小三絲毫沒有反應。

小三甚至在心底暗暗鄙視,這麼點威壓就對著她們在這施展來施展去的,也不嫌丟人!

想她們可是被小紅大爺時不時被自家小姐氣得炸毛后隨意散發的神獸威壓都壓得習慣了,哪裡還會怕他這個,七階原師的威壓,跟小紅大爺那隨意泄漏的一點點威壓比都是小巫見大巫,對她們的影響也不過就是動起手來有點壓制,站在這裡不動她們可沒什麼感覺,想憑藉這個傷她們可沒戲!最多有一點點不怎麼舒服,畢竟被東西壓著總不會舒服的。

「哼!」裊裊卻不過一聲冷哼,便將他那施展過來的威壓盡數談了回去,忽然一挑眉,瞬間冷聲道:「跟本姑娘玩兒威壓?」

話音剛落,武聖的全部氣勢對著南宮擎那一行人鋪天蓋地的碾壓過去,將南宮擎等一行人全部鎖定。

素心在其中修為最低,「噗」的一聲噴出一個心頭血,連聲音都沒來得及發出,直接硬挺挺的暈倒在地,發出「砰」的一聲悶響,死活不知。

南宮擎此時可沒有心力去憐香惜玉,因為他此時也是唇角溢血,無法動彈,要不是皇族付出大代價所得的九品防禦靈器軟甲護住心脈與內臟,恐怕以他三階原師的修為,也會當場重傷直接暈過去。

那個七階原師傷的最重,原本他自己發出的威壓被盡數反彈了回去,然後又是裊裊武聖的威壓傾瀉而出,他只感覺周身的空氣被禁錮,似有萬重高山狠狠對著他壓下,撞擊,「噗」猛地一口鮮血噴出,含著被壓碎內臟碎末,他費盡全力的抵抗著這股威壓,卻終究不支倒地,抬眼朝著裊裊看去,眼裡帶著驚懼和不敢置信:「……武……武……聖……」


怎麼可能?


一個七歲的小女孩!怎麼可能是武聖?

不可能,不可能……

裊裊仔細看了看南宮擎等一行人的修為,頓時沒興趣的撇了撇嘴,她也很挑對手的好不好?經常跟璃曄那變態級別實力的人物鬥智斗勇,她雖然沒有修鍊什麼強大到逆天的原術,但是這眼界已經早不是當初可比,換句話說她現在還真看不上這些人,給她練手她都覺得沒意思。

當下一揮袖直接將南宮擎和素心扇到一邊去,氣勢再次猛地提升,直接憑藉威壓將那一行人壓得經脈寸斷,丹田盡碎,識海湮滅,元神盡毀。

不過一瞬間,十餘個五階以上的強者,一息斃命,裊裊卻是甚至連手都沒出。

裊裊懶懶的瞥了一眼硬撐著一口氣沒有昏過去的南宮擎,不屑的撇了撇嘴角,沒意思。

當即衣袂飄飛,身姿妙曼,凌空飛躍而去。

南宮擎暈過去最後的一瞥,便是親眼看見這一幕,那雙曾經讓他一瞬迷失沉溺其中的璀璨若繁星閃爍的雙瞳的主人,那個他曾以為他不過揮手間便可據為己有的女孩,他以為可以肆意凌辱百般折磨的女孩,卻在此刻讓他只能仰望。

她衣袂飄飛,踏空而去,天邊的雲霞如織,艷麗高貴到讓人自慚形穢,此刻卻似在她的腳下匍匐,她高在雲端,絕塵而去。 “王書記,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李天緊張的問道,他怕這個王康,他是王泛的父親,和自己的兒子一樣,哦不,是他的兒子和他一樣,都有着輕微的精神分裂,只不過受到刺激之後,將會變得異常嚴重。

王泛就是受到了刺激,而對林晨出手,導致自己的滅亡,而現在,自己兒子死亡的刺激深深地打擊了王康。

王康此時就有一些精神恍惚,想來很快就會瘋了。

“給我滾!”王康怒吼道,李天聽了這話,馬上退了出去,只見王康一臉的猙獰,面部的表情也因爲失去兒子的痛苦耳邊的扭曲,將手中的菸斗拋在一旁,之後便開始了冷笑:“林晨,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現在我就來會會你!”

……

醫院內,林晨正安靜地玩着手機,那啥天天酷跑的,林晨好友也沒有多少,這些還是零雨萌教他玩的呢,不過林晨的技術還是挺差的,這裏幾個人都在玩,林晨偏偏分數是最低的,林晨鬱悶了,是不是他就是沒有玩遊戲的天分?

而夏蘭纖和連紫悠正快樂的聽着陳之情講着林晨和自己發生的一切,包括林晨怎麼來救自己,怎麼被王泛傷害。

弄得兩個女人都不住的豎起了大拇指,林晨真是鐵血真漢子。

她們相信,如果被抓住的是他們,林晨也是會鳳不顧神的,就像上次夏蘭纖林雨萌被狼牙幫抓住,林晨也是不顧自己的性命去救她們,雖然當時的情形並不瞭解,但是看到林晨一個人在暢林山上,也可想而知林晨的勇氣。

所以這些女人只要把心交給林晨,那就絕對不會捨棄林晨,對他們來說,林晨不僅是她們的依靠,不僅是她們的男人,更重要的是,他們生活在一起,他們要一直幸福的生活着。

“老大,外面有一箇中年男子,說是河西縣的王書記要來見你!”這是,一個狼牙幫小弟從外面進來,看着躺在病牀上的林晨,一臉恭敬地說道。

林晨點了點頭,想來這個王書記就是王泛的父親了:“檢查他的身體,看有沒有什麼危險的東西,如果是想做什麼危險的事情你們就看着辦吧,但如果並沒有危險,那就讓他進來。”

那個小弟點了點頭,走出了外面。

林晨知道,這個王書記找自己一定不是什麼好事情,因爲這個王書記的兒子就是死在自己的手上,想必他也已經知道了自己兒子死掉的事情,恐怕就是上門來找麻煩的。

林晨這也是爲了自己和自己的女人的安全考慮,萬一王書記手裏拿着槍或者什麼的,那不就是將自己和美嬌妻們暴露在危險之下嗎?

林晨可沒有那麼傻,所以林晨纔在這個病房外面安排了自己的手下,並不多也只有十幾個,但是身手個個都是很矯健的,項虎這種實力的人也在其中,只不過在這些人當中,項虎的身手也算不了什麼。

很快,兩個小弟就帶着王書記來到林晨的病牀前,這時林晨已經在夏蘭纖和陳之情的攙扶下下了病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着王書記的到來。

王書記此時已經沒有了猙獰的笑容,只能夠說他隱藏的很好,這也足夠說明他的喪心病狂,他以爲自己是在演戲,演給林晨看,畢竟他看到了林晨的保鏢那麼多,也不敢輕舉妄動。

他就是一個瘋子,一個喪心病狂的瘋子,但是就是這麼一個瘋子竟然當上了河西縣的書記,地位竟然是那麼的高。

既然是那麼多年的官擋了下來,就算瘋了,那也是瘋的有水平,一般人還真是看不出他已經瘋了,還以爲是他的城府很深呢。

看到了林晨,他露出了冷笑:“原來你就是林幫主,久仰大名了!”

林晨點了點頭,看來這個王康書記是在給自己耍花樣呢。

林晨自然是在莫心河那兒聽到過王康這個人的,他身邊的幾個女的也都默不出聲,看着林晨,想看看林晨到底要做什麼,那個王書記要怎樣對付林晨。

“王書記的名字也是如雷貫耳啊,小生今天也算是見到真面目了,果然是意氣風發!”林晨調侃道,這話中的意思很簡單,我很早就打算對付你了,今天是你送上門來的,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王康雖然是個瘋子,但是瘋子就是有瘋子的好處,就是喜歡琢磨別人的話,林晨說的很平淡,完全就是拍馬屁的語氣,但是王康偏偏是聽出了林晨話中的意思,也不得不說王康的本領強大。

“林幫主,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的兒子王泛吧,我今天來就是爲了我兒子的事情。”王康陰森的說道,不得不說,這兩父子真的很想,同樣的瘋狂,同樣的殘酷。

“哦,你兒子王泛?我還想還真的認識,不過不知道王康書記問這個幹什麼?”林晨笑着說道,看來王康是已經知道了王泛被自己殺死的消息。

不過林晨也不怕,王泛被發現也是遲早的事情,林晨早就已經排晨曦幫的兄弟們去處理了,原本也就打算靠司法的手段解決的,實話實說,自己被綁架,然後靠部隊的力量,這樣林晨也根本就沒有什麼責任。

王康的實力的確很強,但他能和林晨比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就連尤里縣長都栽在了林晨的手上,這個王康難道還能夠扳倒林晨?

“林幫主,你可知道我的兒子在印星河死掉了,哦,對!你一定知道,因爲我的兒子就是被你殺死的!”王康咆哮道,接着就是一陣冷笑。

林晨不可置疑的一笑,既沒有表示贊同,也沒有表示反對,沒錯,他的兒子就是林晨動的手。

“我想林幫主一定不會小瞧我的實力,與我作對,你林幫主也只有死路一條!”王康冷笑道,說着便按下了手機的收聽鍵。

這時,林晨感受到了一道光芒,是陽光反射的光芒,而那光芒,恰好是從對面那幢大樓反射過來的。

林晨突然瞪大了眼睛,連忙鋪上了四個美嬌妻的身上,將他們壓在了身下。

“王康,你他孃的還真狠!” 章節名:第一百二十七章跑路

小二和小三十分熟練的滿杜府搜刮,不對,是撿走一大堆儲物袋順便將杜家剩餘的人殺了個乾淨,嫡系的杜家子弟一個沒留,至於那些下人以及杜家旁支的人只要是識時務的看得順眼的沒有什麼不該有的心思的也就放了。

杜家旁支一向受到嫡系的打壓欺凌,除了杜家成為四大家族之初還顧念手足之情,可一代代的傳承下來,血脈聯繫越來越稀薄,一代代嫡系便將他們旁支都當作奴僕對待,連功法傳承都不再給予,一旦有優秀資質的後代出生,一個個都會莫名死於非命,久而久之,他們如何不知其中齷齪?不就是怕旁支危及嫡系的地位!

尤其到了杜依依這一代更甚,對於他們更是動輒辱罵打殺。


lixiangguo

頓時,文老和火老覺得自己的世界頓時陷入了黑暗,他們今天絕對要完蛋了。

Previous article

一家五口都深夜了,仍然不敢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