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抬手壓了壓,周圍安靜下來,彪哥眯眼輕笑道:「沒問題,不但她我可以放走,這裡幾個小妞,我全都可以放走。」

似笑非笑看著林昊。

林昊依舊背對著坐在吧台前,單手托腮,一邊喝酒一邊問道:「條件!」

「簡單,她們走,你留下來!」彪哥打了個響指,十分爽快。

「我走,她們留下……」嘴裡自言自語念叨著,林昊發笑。

某一刻,他的聲音陡然就變得清冷下來。

「沒問題,她們走,我留下!」

簡單的話語,瞬間場上又一片安靜。

此後不久,都沒一聲感謝,幾個女生拔腿就跑,很快消失在場中。

最後就剩江未雨留在原地沒走!

似乎知道她沒走,林昊也沒回頭,皺了皺眉,淡淡道:「你不走?」

「我走了你怎麼辦?」江未雨咬牙。

聲音有點飄,身子也不由自主顫抖著,顯然此刻她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林昊沒說話。

一口氣將杯子里的酒喝完,他突然站起轉過身來。

目視著神色複雜的少女,他淡淡道:「要不這樣,你留下,我走?」

「……」

「……」

靜!

變化太快,讓人措手不及!

看他真有一言不合直接走人的架勢,連章彪都愣住了。

江未雨呆了一下,看著那張冰冷的臉,頓時忍不住大罵:「混蛋,你以為我非要管你?

既然你自己非要逞能,那你留下吧,大不了讓我媽幫你出醫藥費!」

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 說完氣呼呼走掉了,腿一點都不抖。

而後場面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林昊身上,一個圓形包圍圈也隱約圍成。

林昊視而不見,就看著彪哥淡淡道:「你就是章彪?」

章彪點頭,笑道:「我知道你,林昊,在學校當保安。沒記錯的話,我們這是第二次見面了!」

「是嗎?」林昊笑,繼而搖頭:「抱歉,本帝記性不大好,無關緊要的人,本帝一般不放在心上。」

言外之意,他不記得見過。

就這話,章彪臉色驟變,陰沉如雨,目光也變得空前凌厲。

這時霸天會眾人也忍不住了,紛紛開始叫囂。

眼看一場大戰在所難免,便是連林昊也準備直接動手拿下這單生意,忽然彪哥又笑了。

「好膽色,難怪不動聲色就敢斷霸爺一臂。罷了,今晚霸爺不在,我也不好為難你。

不如這樣,明日子時,你我城西十里長亭一戰,生死各安天命……」 「城西?」

「十里長亭?」

「倒是會選地方,是害怕死相太慘不想被人看到么?」

「……」

霸天會眾人退去,章彪本人也走了。

夜總會大廳里一片安靜,林昊目光清冷,心裡默默想著。

其實他真不在意在這裡動手!

原本他也希望最好能在這裡解決!

實話實說,他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章彪,然而對他來說,章彪其實是一個必須要殺的人。

章彪約戰他,那是因為上次他斷了霸天會老大霸哥……嗯,現在貌似升級叫霸爺了,不過不管叫什麼,總而言之,章彪還是為了幫霸爺報斷臂之仇。

他其實不大記得這事,這些日子他也沒把這事放心上!

他要殺章彪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單純的為了錢。

今天白天柳傾城在茶樓跟他說的就是這事,有人出一百萬要買章彪的命。

當時他就記住了,霸天會章彪等於一百萬!

「也罷,既然今天你給本帝面子,那本帝就容你再活一日!」

雖然沒能動起手來有些可惜,但很快林昊就不在意了。

就在這時,柳傾城打來電話,說約戰的時間已經訂好,就在明晚子時。

「又是明晚子時?!」

「心還真大,斷臂之仇幫會恩怨想要一次性解決么?」

「你們應該沒想到要面對的對手其實是同一個人吧?」

「……」

通話結束,林昊啞然失笑。

雖然事情有些巧合,兩件截然不同的事情攪在一起了,但他並未想太多。

反正都出來了,他也沒想著再回去,就近找了個場子鑽了進去。

一直呆到快要天亮,他才打了車返回學校!

結果剛在校門口下車,他就看見江未雨孤零零站在校門口。

「你在這呆了一夜?」看她劉海上沾著露珠,身上的裝扮也與昨晚離開前一般無二,林昊皺了皺眉。

他打量江未雨的時候,江未雨也在大量他!

原本真的有些擔心,不光因為媽媽的關係,也因為林昊是的的確確挽救了她的人生,所以昨晚她一直在這裡等。

她都想好了,不論如何要說聲謝謝,順便還要道個歉,可現在一看這傢伙屁事沒有,身上還是那副樣子絲毫沒有被人為難過的跡象,突然她就有些生氣。

她微微蹙眉道:「那些人沒打你?」

「他們為什麼要打我?」林昊搖頭。

聞言,江未雨臉色有些變了,眉頭大皺:「你的意思是我走後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林昊點頭,「你走之後沒多久他們也走了!」

事情的確說這樣。

雖然有些事他沒說,但的確江未雨走後不到三分鐘,章彪等人就走了。

這時江未雨臉色已經十分難看,盯著林昊,她冷冷道:「林昊,你太讓人失望了!

既然沒事你為什麼不早點回來,你知不知道一整晚我都在這裡等你?

你難道覺得這樣戲弄我很有意思?」

很生氣!

說完根本不給林昊說話的機會,直接轉身走人。

林昊一頭霧水,卻也沒說什麼!

女人就是這樣莫名其妙,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懂過,而且他也不覺得自己有必要去懂。

時間還早,還不到交接班的時候,他回到門衛室坐下。

沒多久柳夏就笑嘻嘻跑進來了!

「噯林昊,昨晚出什麼事了,你怎麼把人江未雨氣成那樣?」

一如既往的自來熟,而且特別八卦。

進來往林昊旁邊一坐,那張嘴就情不自禁有些沒完沒了。

可其實她不是那麼多話的人,她只是在林昊面前忍不住。

林昊看了一眼,也懶得理會。

最後實在受不了了,才淡淡來了一句:「閉嘴,不該問的少問!」

柳夏立馬乖乖不說話了。

一世殄 可她心裡卻很高興,臉上也分明帶著滿足的笑容。

林昊跟她講話了,比平時多了好幾個字,平時他都只說「閉嘴」的,這一次……

想想她就忍不住竊笑,心裡甜得滴蜜!

見好就收,她也沒多在這邊打攪,招呼了一聲,便一溜小跑跑出了學校。

這時林昊才發現她今天穿了一身運動裝,看上去純得不要不要的,也十分陽光。

也沒多久,這小姑娘又跑回來了!

「喏,給你買的,還是熱的,快趁熱吃!」

手上拎著一份熱乾麵,順便還有一兜小籠包,一進門,柳夏便把東西放到林昊面前。

看她手上空空如也,林昊下意識問了一句:「你呢?」

說完臉色一黑,反口道:「我什麼都沒說!」

靜!

柳夏就盯著他,眨眼,在眨眼,最後忍不住捧腹大笑:「嗯,你是什麼都沒說,人家也什麼都沒聽到。

好啦,我要回去洗漱上晨讀課了,下了晨讀才是規定早餐時間。

是了,別忘了哦,你還欠我一頓夜宵呢!」

……

這一天過的十分平靜。

柳夏離開之後不久,徐振海也來換班了。

下班后林昊也沒急著回家,上次寧珊珊給的三萬塊他在商場花掉六七千,之後又給白婉秋留了兩萬給小丫頭買肉吃,現在手上還剩下三千多。

三千多不算多,可買點普通藥材還是足夠的!

而今進入鍊氣境,體內已經具備了少量真元,他已經可以嘗試煉丹了。

這丹藥也不是給他自己用的!

準確的說,三千多塊錢,除非撿了大漏,否則不可能買到真正能煉丹的東西。

他就到藥房揀選了一些比較普通的藥材,然後到野外抽取了一顆老樹的生命精華,之後簡單調配煉製了一下,最後得到兩瓶香膏。

「挺香!」

「賣相也還不錯!」

「糖姨應該會喜歡!」

「……」

正午,城西一處密林深處,看著手上兩個小小的玉瓶,林昊不自覺有些開心。

這算不上是丹藥,這不過是用煉丹方法煉製出來的護膚品。

然而因為手段特殊,藥材搭配合理到位,又特別融入了一株六十年老樹的生命精華,這護膚品效果很強,絕對有返老還童之效。

這是給糖姨準備的,他取名玉顏霜!

玉顏霜,名字有點俗,但效果是實實在在的,他希望糖姨能玉顏永駐,永遠漂漂亮亮。

接下來的時間,他也沒有選擇回去。

「城西,十里長亭……」

他現在就在城西,具體那所謂的十里長亭不過三五里。

是夜,必有一場血戰! 金烏西墜,玉兔東升。

當一輪新月掛上天空,柳城西郊無人的丘陵地帶,某處林昊悄悄睜開雙眼。

夜了,距離子時又近了!

子時,傳統的計時方法,現代社會已經不多見,但某個不為人知的群體里已經沿用著這個方法。

具體來說,子時指的就是午夜十一點至凌晨一點,乃是新舊更替的時間。

煉製好玉顏霜后,林昊便一直蹲在這邊,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

「再有三個多小時就到時間了!」

看了看時間,林昊開始朝著記憶中的方向進發。

柳城西郊的十里長亭他還是知道的!

據說那是曾經某個有名的古代人物為送別友人而特意修建的,過去的某個時期也算的上是此處為數不多的景點之一。

曾經他也去過,還是母親在世的時候帶他去的。

不過那個時候那裡就已經荒廢了,除了一處破破爛爛的亭子空對著濤濤江水,剩下的就只有滿目的荒涼。

「媽媽啊——」

「也不知道現在那亭子是否還是數年前那樣!」

「……」

心中默默想著,不由自主的,林昊被勾起了一絲愁緒。

不過很快又淡了!

正如那日他在墳前所言,母親也就這一世苦,後面的許多世都幸福美滿,兒孫滿堂。

尤其在他渡神劫之前,他還親自找到她,為她脫胎換骨,引她入長生之途。

如此,自然而然他不需要太過感傷!

便在他出發之後不久,「鈴鈴鈴」,有電話過來。

拿出手機一看,林昊下意識皺了皺眉,不過最後還是接通了。

而後火爆女警的聲音傳了過來!

「喂,哪呢?」

林昊沒說話。

lixiangguo

萊娜倒吸一口冷氣,這是種聽起來極其冷血殘忍的方式。

Previous article

嚴子云被拍得一哆嗦,回頭看了一眼花茶,然後哭喪着臉衝着孫良說道:“孫局,那個……那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