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打到暗銅色后,凌天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向念意球中輸入力量。此時凌天咬緊牙關,腦中不斷閃過姑姑臨走時的場景畫面,以及殺害凌天姑姑的黑衣人那不屑的眼神。凌天不停的將力量注入到念意球,念意球的顏色越來越亮。

就在凌天即將堅持不住的時候,凌天感覺到小腹處傳來一陣溫暖,隨後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小腹湧向四肢百脈,再通過凌天的雙手,注入到念意球中。

「銀色!」

廣場下面有人大聲喊了出來。

凌天手中的念意球隨著那股力量的注入,一下子變成了銀色。變成銀色后的念意球不但沒停,而且還越來越亮。

突然間,念意球閃現了一絲金色,緊接著「砰」的一聲,竟然爆炸了。爆炸的威力並不大,沒有傷到凌天的雙手。

廣場上那些黃袍青年都看傻了,其中有的人也見過幾次弟子測試,還沒見過念意球爆炸的場面。此時都呆在那裡,不知所措。

只有那黑衣中年好像看到了剛才那一閃即逝的金色,若有所思。

「好,下面宣布這組成績。」宣布成績的黃衣青年回過神來,大聲宣佈道「張強,不合格。李然,合格…………」

這一組除了凌天測試出銀色外,還有兩個人是暗銅色。其餘包括胖子董虎在內都是鐵青色。

「凌天,合格。」

黃袍青年在念叨凌天名字時,還特意看了他一眼。

能把念意球弄碎,那個黃袍青年還是第一次見到。而且念意球的顏色還是達到了銀色的高資質,難免會多看兩眼。

此時的凌天沒有感受到異樣的目光,而是在暗自納悶。

剛才明明力氣已經用盡,忽然間小腹傳來了強大的力量。凌天自己也搞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顯而言之他是這一組唯一一個天資達到銀色的人。

「董武,不合格。」

在宣布完凌天成績后,黃袍青年馬上宣讀了小胖子董武的成績。

聽了黃袍青年的話,小胖子董武神情沮喪,不過很快便釋然。

對於一個最普通過不過的農家子弟來說,小胖子根本就沒想過能夠通過武的測試,相反如果通過了才奇怪呢。

小胖子原本就沒想過能夠進入武院,只是這次凌天來參加測試,小胖子家中變故,這次逃到五家鎮,也就隨同凌天一起參加。至於能否進入武院,小胖子董武還是不抱什麼希望的。

不過小胖子還是打心眼裡希望能夠和凌天在一起,現在的他無依無靠,凌天就等同於他現在唯一的親人。但現實殘酷,小胖子董武也無法改變事實。

「等一下!」

就在黃袍青年要繼續宣讀下一人的成績時,凌天開口了。

廣場上眾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著凌天,敢在五院門前台上說話的報名弟子,凌天還是第一人。大家都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著凌天,不知道凌天要做什麼。

「我和董武是一起來的,他天資一般,但是他的毅力很好,所以我懇請還請讓他試試第二項測試。」

凌天知道他的話很牽強,人家武院不可能讓一個沒通過測試的人進入。但凌天還是想試一試,現在的胖子無依無靠,凌天想要儘可能的給他爭取機會。

「這小子是不是瘋了?明明那個人天資不行沒通過,他還敢為他說情?」

「可不是嘛,沒通過的人多了,上去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沒有通過的,憑什麼他就能求情?」

「這個人是不是覺得自己天資是銀色就很了不起了?不拿武院的人看在眼裡了,這次考核能夠達到銀色的也不知他一個,你們看台上還有幾個呢,拽什麼拽?」

凌天的話音剛落,人群中不少人嚷嚷起來。其中不屑的,極度的,各種表情的人都有。

「靜一靜!」

台上的黑衣中年人開口說話了,人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我五家鎮武院每年進行招收弟子,歷來的規矩是,如果第二輪測試能夠通過,那第一輪天資能夠達到銀色的,直接拜入武院中長老為師,達到暗銅色的,作為普通弟子進入武院。天資達到鐵青色或是沒有顏色的,作為不合格,不予錄取。這是久以來的規矩。」黑衣男子掃視廣場下方,最後把目光定格在凌天的身上,緩緩的說道。

「規矩我已明白,只是董武確實毅力有佳,我相信他絕對能通過。您剛才不是說,如果第二輪能夠通過,天資達到銀色的能拜入長老門下么?那我自願放棄這個資格,只想和那些達到暗銅色的一樣,作為普通弟子,來換取董武的第一項測試通過,不知這樣是否可行?」

聽了黑衣中年的話,凌天抬起頭,沖著武院的那些人緩緩的說道。 聽了凌天的話,廣場人群中議論紛紛。在場的眾人怎麼也沒想到,台上的凌天竟能放棄那麼好的條件。

眾人雖說都還沒進到武院,不知武院長老是何人。但再傻的人也能從剛才黑衣中年的話中聽得出,天資達到銀色的弟子,是和其他弟子有區別的。現在見到凌天竟然放棄特殊的資格,貳用來換做一個第一項測試都不合格的人通過第一項測試的條件。

而台上那些黃袍年輕人聽了凌天的話后,更是面色古怪,別人不知道拜入長老門下是什麼意思,他們可是知道的。

武院長老,僅在院長之下。歷來測試中,只有出類拔萃的弟子才能夠直接拜入長老門下,現任長老一共只有五個,能夠拜入長老門下是何等榮耀。長老的親傳弟子個個都是精英,哪一個都是在院中橫著走的主。

而現在眼前這個小子竟不識好歹,白白地把一個別人求之不得的機會讓了出去,黃衣年輕人們都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凌天。

「凌天哥不用這樣,我天生愚鈍,過不了也沒什麼。你天資那麼高,千萬不要為了我而影響你以後的前程。」

小胖子董虎聽到凌天要把機會讓給他,著急的沖著凌天說道。胖子知道自己的天資低,而凌天的天資在測試者中出類拔萃,胖子不想因為自己而影響凌天。

「我意已決,胖子你無需再多說什麼。你若是進不了武院,這武院我不進也罷。」

凌天沖著胖子說道,語氣嚴肅,不容胖子反駁。

凌天這是在報恩,他與胖子董虎從小家住鄰居。凌天家中無地,胖子家算是勉強能維持生活。小胖子董虎的父母見到凌天家中清貧,經常拿些多餘的糧食來接濟凌天和他姑姑。

雖說這些糧食不多,但對於凌天家的生活幫助還是很大的。凌天小時候幾歲的時候,有幾年冬天大雪封門好幾個月,如果不是小胖子的父母送來的糧食,凌天和他姑姑被餓死也說不定。

現在小胖子的父母不知去向,凌天又如何能撒手不管。凌天最注重的就是良心二字,在凌天看來如果連良心都沒有,那麼即便修鍊得再厲害又有什麼用?

「即然如此,便依了你的想法。」

黑衣中年開口說了一句話,然後閉口不言。

而台上那幾個天資達到銀色的測試者,聽了黑衣中年的話,面色都是一喜。少一個競爭者,對他們來說是件好事。

經過了這個風波,測試繼續。測試完的人可以先行回去,凌天和小胖子另找了家客棧住了下來,這幾天經歷的事太多,凌天準備好好休息一下,接下來還有第二項測試要進行。

第三天一早,凌天和胖子來到了那個廣場。經過了兩天的天資測試,原本千人的報名人數,只剩下五十多人。

五家鎮人口十幾萬,武院最終招收五十多人,這個比例,可見進入武院是多麼難得。

過了一會,又有十多人陸續的來到了廣場。眾人盯著廣場最前方武院的大門。

武院大門三丈多高,殷紅透出滄桑,百十顆銅釘鑲嵌於門上。兩座五丈高的燈塔佇立在門前兩側,塔身盤龍,好不氣派。

此時大門被打開,黑衣中年帶著一眾黃袍年輕人從紅色大門內走了出來。廣場上立刻肅靜了下來,眾人有些緊張,都聽說第二項測試是耐力,卻不知具體內容為何。

「第二項測試耐力,合格者方能入院。」門前一黃衣人跨前一步,朝眾人說道。

隨後黃袍年強人帶領眾人在五院門前,兩座燈塔下站定。

「在這燈塔下站立三個時辰,兩腳不能移動,違規者視為不合格。」

黃袍年輕人說完后,不再言語,轉頭看向黑衣中年。

黑衣中年從懷中掏出兩顆石子大,不知是什麼材質的東西,抬手向兩個燈塔頂端扔去。「石子」不偏不倚,準確的飛到兩個燈塔的燈罩內,這個手法看得下面一眾人等羨慕不已。

「騰」的一聲,隨著「石子」被扔進燈塔,兩座燈塔發出萬丈光芒,晃得眾人睜不開眼。緊接著一股熱浪自上而下,撲面而來。

當下就有幾人禁不住熱浪的衝擊,後退幾步。顯然,這些人已經失去了測試的資格。

凌天頂著熱浪,暗自咋舌。一個小小的石子就能夠發出如此能量,這讓凌天對於武院的裡面更是好奇了。

「看來所謂的修鍊不是普通人能夠理解的。」凌天暗道。

而一旁的胖子董虎更是大汗淋漓,他原本就胖,胖子最是怕熱,這一項耐力測試對於胖子明顯不利。

半個時辰過去了,又有幾人堅持不住熱浪的衝擊,後退了幾步被淘汰。

除去最開始淘汰的十多人,眼下燈塔下剩下的人不足四十人。凌天一邊頂著熱浪,一邊打量著。測試者中最前面站著六個人,這六個人就是除了凌天之外其他天資達到銀色的人,其中還有一個女子,十六七歲模樣,長相秀美。六人之中有的神態自若,有的也微微顫抖。天資好的人,耐力不一定強。

一個時辰過去了,凌天感覺還有餘力。一旁的胖子董虎已經開始有些抖動,但是還在咬牙堅持。

兩個時辰過去,有有五人被淘汰,其中經包括了一名天資測試為銀色的測試者。

凌風在堅持,額頭滲出汗水。一旁的胖子面紅耳赤,雙手握緊了拳頭。

「我不能放棄,一定不能放棄。凌天為了我甘願放棄拜入長老門下,這都是為了我。我一定不能讓天哥失望,董虎,你一定要堅持下來。」

胖子內心瘋狂的吶喊,握緊拳頭的指甲已經刺入掌心之中,滲出絲絲鮮血。他不斷的告訴自己,一定不能倒下。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好,時間到。現在我宣布,你們通過了第二項測試,正式成為五家鎮武院的弟子。」不知過了多久,武院門口走出一個黃袍年輕人,眾人終於聽到了最為動聽的話。

「結束……結束了?」

凌天一旁的胖子董虎迷糊中聽到了黃袍年輕人的話,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 測試結束,分別有黃衣年輕人來到眾人面前,給昏迷的幾個弟子每人餵了一顆不知什麼名的丹藥,包括胖子董虎。

通過第二輪測試后,燈塔下只剩下三十五人,其中包括了那五個天資為銀色的弟子。

待到確認通過測試這些人的名字后,一眾人等被帶到了武院內。

踏入紅色大門內,眾人眼前豁然開朗。一望無際的院中樹木林立,鳥語花香。伴有小橋流水,小湖閑庭。眾人看得入了迷,簡直是人間仙境。

黑衣中年人對一旁的黃袍年輕人交代了幾句,帶領其餘黃袍者離開。

「恭喜各位師弟師妹正式成為武院弟子。」

留下的那個黃袍年輕人朝眾人一笑,開口說到。

「我叫黃奇,大家稱我黃奇師哥或者師兄都可以……」

那個叫做黃奇的年輕弟子一邊說著,一邊為眾人簡單介紹了一下武院的構成。

一般的弟子向黃奇一樣,身著淺黃袍。而長老弟子或是其他精英弟子身著深色黃袍,各部門管理者和長輩身著黑衣,而長老級別以上的身著紫袍。

而黃奇自己,是一般弟子,身著淺黃袍。

黃奇帶著眾人來到一片房屋處,找到了一個黑衣老者。

「參見齊師叔。」

來到黑衣老者面前,黃石躬身行禮,恭敬地說道。

黑衣老者點了點頭,打量著黃奇身後的眾人。

凌天同時也打量著這個姓齊的黑衣老者,老者身材高挑,卻消瘦無比。面色有些發黃,陰溝鼻子甚至明顯。

「啟稟齊師叔,本次招收弟子都在這裡,有五個銀色天資弟子。」

黃奇說道,隨後叫那四男一女五名銀色天資的弟子來到黑衣老者面前。

「比上次的要多,不錯。你等五人隨我來去見長老。其他人黃奇你帶他們去安排住宿吧。」

黑衣老者點了點頭,沖著黃奇說道。

送走黑衣老者,黃奇帶領剩餘的三十人進入到被房屋圍成的院子中。院子的三面各有兩個房屋,一共六個房屋把院子包圍當中。

院子內較為荒涼,地上雜草叢叢。院中有水缸,木墩等雜物,除此之外還有幾口大鍋,銹跡斑斑,顯然是很久沒用了。

「放心,不是叫你們來當雜役的。」

黃奇看到了竊竊私語的眾人,笑著說道。

「雜役自有從鎮中雇來的人,這裡只是暫時當作你們的住所。大家先自行安排住處,這裡一共有六間房屋,每個房屋足夠容納十個人,具體怎麼住你們自己協商。我去取些該給你們的東西,一會便回來。」

黃奇對面前這些人笑著說道,同時眼神中抹過一絲笑意。

說著,黃奇便離開了院子。

眾人互相看著,誰也沒有說話。

「我和小安子住一間房,其餘的你們愛怎麼分配就怎麼分配。反正一間房間能住十個人,怎麼住都能住得下。」

就在大家沒有吭聲時,一個錦衣少年站了出來,環顧著四周,大聲說道。

錦衣少年身材寬闊,面色白凈,一看就是富家子弟。就連說話的時候也是高昂著頭,一副高人一等的樣子。

「少爺說的吉是,我們少爺是鎮上戴家大少爺,自然要單獨住一間房間。」那個被叫做小安子的瘦小少年連忙接應道。

聽了他的話,凌天暗自搖了搖頭。這裡是武院,又不是外面,他們這麼說,實在是不妥。

兩人說完,人群中有些人低下頭沒有言語,想來是這五家鎮人,知道這個少年的家世,故而不敢言語。

「放屁,憑什麼你們兩個住一間房?這是武院又不是你家,你要耍大少爺脾氣回家去耍。要是家世好的都單獨住,那我們這些人不都得住院子里?」

果不其然,人群中馬上就有人反駁。說話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少年,身著粗泡,看上去像是鄉間少年。在聽了兩人的話后,憤憤不平的說道。

「放肆,我家少爺是什麼身份,愛住哪便住哪,你個土包子,憑什麼管我們家少爺的事。」

聽了粗衣少年的話,那個被叫做小安子的少年破口大罵。

「說誰放肆?我今天倒是要看看。」

粗衣少年也不和那個叫小安子的人廢話,直接從地上撿起一根木棍,棍尖指向小安子。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架勢。

「算了小安子,跟這鄉下人沒法講理。少爺我也想過了,既然來了,就當鍛煉自己了。要不是老爺子非讓我來,八抬大轎請我來我都不來。我們先進去,找個乾淨點的地方,其餘的他們愛怎麼安排怎麼安排吧。」

錦衣少年見到對方真的要動手,有些害怕,惺惺的說道。

「朋友,如果不嫌棄,和我們住一個屋子吧。」

此時凌天走到那個粗衣少年面前,開口說道。

這粗袍少年的性格合凌天口味,凌天願意交這樣一個朋友。

lixiangguo

「不,我想今日過後,世間可能再也沒有王明了,人力怎能如此,誰可以讓這麼多人一起渡劫?!」

Previous article

他們的壽命,一般都能活到一千歲,就無疾而終。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