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有人,包括蘇慕婉在內,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了洪錚的身上。此刻可謂是萬眾矚目。

他驚才絕艷,在九階天梯上,力壓中域三王,這種資質簡直是可怖。所有人都很敬佩他的心智與天資。想要看看,他在最後的關頭,能否搏出一個新天地。

所以,蘇慕婉,蘇震天,蕭薔薇,琉璃盞,胡昭,所有人,都密切的關注著洪錚。

洪錚閉上了眼睛,不斷積蓄著自己的力量,將狀態調整到了自己所能達到的極顛。 總裁的前妻 第九階梯上,已經沒有了壓制力,他可以完美爆發了。

而後,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洪錚睜開了眼睛,一步跨越而出,向著序列圖追擊了過去。他推開了鳳凰翅,翼展開來,足有三丈,神威凜凜。而後,身軀極速拉伸,化為一道十幾丈長的金光,迅速衝擊。

縱地金光施展!

他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衝過萬箭穿心大陣,摘取序列圖!

轟隆隆!

蒼穹變色,萬箭穿心大陣,在這一瞬間,全面復甦! 第五百零四章橫推九階天梯

蒼穹之上那口黑洞,在一瞬間復甦到了極致,萬箭齊發,殺氣如麻,如同雨點一般降落而下。全面攻殺向洪錚,咻咻咻,破空聲響起。足足有上萬道箭羽,拖著長長的尾光,似萬道驚虹,裂開蒼穹而來。

場面上一下子寂靜下來,鴉雀無聲。眾人獃獃的看著那道黃金色的身影,皆是無言。他身軀站的筆直,如同一桿標槍。

孤獨,堅毅,一往無前,毫不畏懼的向序列圖的方向走去。

洪錚抬起了眸子,罡風出來,將他滿頭的長發吹的飛起。露出了他的眸子,冰冷的如同玄冰。而後,他一抬手,祭出了手中的神塔!

神塔發光,懸浮在他的頭頂,護住他的周身。

叮叮叮!

無數道箭羽擊在了神塔上,砸出了無數的火花。金鐵鏗鏘聲不斷響起,此起彼伏。神塔搖搖晃晃,就要墜落而下。很多的地方,都被擊穿!

這只是一尊初生的帝器,蛻變的很不完整。並沒有達到無堅不摧的地步,被箭羽擊中,不斷的搖晃著。

「撐住!」洪錚面色漸漸的猙獰起來,迅速的向前方靠近。

第九階梯,無比的寬闊,足有方圓千丈大小,如同平地一般。序列圖,就在前方千丈處的高空!

縱地金光施展之下,他一下子衝出了百丈的距離。身後,落下了無數道箭羽,擊在了第九階梯上,將這座九階天梯擊的都是在不斷的震蕩著。

殺機太旺盛的,簡直如同天威。

中域三王早就退出了很遠的距離,不敢與這些箭羽硬抗。

眾人看的都是捏了一把汗,此刻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就看洪錚能不能衝過去了!

中域三王臉色發白,心有餘悸的看著這些箭羽,齊齊的打了個寒顫。

「萬箭穿心大陣,好可怕,一個不小心,絕對會被射成了刺蝟!」胡昭說道。

「他過不去,萬箭穿心大陣,不射中目標,永不停息!」

「對,一定會擊碎法相的心臟部位,那是一種秘力,射入到法相的心臟中,本體的心臟也會爆碎。連神魂都是不能留下!」金翅禽王計不落說道。

蘇慕婉突兀的發現,已經多年沒有緊張過的自己,居然在這一刻,有些緊張了。她玉手捏的發白,表面了她心中極度的不平靜。

叮叮叮!

一道又一道箭羽不斷的從九重天上降落,攜帶無上威力。洪錚頓時感覺到了壓力,離九階天梯,還有八百丈!

但就是這八百丈,就如同天塹一般,難以逾越!

手中仙魔龍齒棍橫掃,到處都是棍影,覆蓋了方圓十丈。那些箭羽,不斷的被他擊碎。

咔擦一聲,神塔上居然出現了裂紋,一支善於徑直的打穿了神塔!箭尖透過神塔而出,離洪錚的天靈蓋,不過三寸的距離,而後靜止不動!

洪錚冒出了一身冷汗。

兩聲慘叫從神塔中傳來,卻是大日如來焰與九幽魄,被洞穿!

那一箭,直接將神塔七層全部的貫穿!

叮!神塔再次被上千道箭羽射中,一下子砸落在了地面上!

當的一聲,一聲沉重的鐘鳴聲傳來了出來,洪錚的頭頂出現了一尊銅鐘!

帝器,東皇鍾!

東皇鍾此刻不完整,其內並沒有極顛神威,但是材質驚人。懸浮在他的頭頂,垂落下迷濛的霧氣。箭羽擊在其上,不斷撼動著東皇鍾,鍾波聲陣陣。

借著東皇鍾護體的功夫,洪錚再次衝出了兩百丈。

第九階天梯上,方圓幾百丈的範圍內,一地的箭羽,幾乎難以下足,間隙很少。但洪錚手中仙魔龍齒棍橫掃,硬生生在萬箭叢中擊穿了一條道路,迅速向前方橫移。

寵婚難逃:總裁的祕密情人 「不好,萬箭穿心大陣在醞釀蓋世一擊。」蘇慕婉眸子一縮,只見穹頂之下的那輪黑洞,當中有一道血色的閃電在積蓄著,足有百丈長!

那哪是什麼閃電,分明就是一桿長有百丈的巨大箭羽!

在黑洞中沉浮著,就像是一桿擎天之柱一般,上面有閃電在遊走。箭尖上,吞吐出了赤紅色的神光,對準了正在迅速前行的洪錚!

洪錚亦是感覺到了一股莫大的危機,後背的汗毛都豎了起來,生死危機感大生!那是一種直接能夠威脅到生命的感覺。他抬頭看向天空,看到了那桿巨大的血紅色箭羽,雙眸微微的收縮著。

「完蛋了,那蓋世一擊,他根本過不去。」

「都散了吧,洪錚要涼了。」

「這麼多年,序列圖都沒有爭奪成功,肯定有它的理由。」

咔擦!

那桿箭羽似乎積蓄起了足夠的力量,箭體輕輕一陣,蒼穹就在裂開,如同玻璃被打碎!

片刻之後,箭羽降落而下,若彗星撞月一般,帶起了風雷聲,轟了下來。虛空寸寸的破碎,這一擊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一種極限!超過了靈體大境的層次,殺傷力無雙。

「滾!」洪錚大吼一聲,不顧危險,強行的推動了原始真身,將自己的修為推到了自身極限。恐怖的氣息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他化為了百米高,如同一堵神山,橫亘在天地間。

「你不要命了!」蘇慕婉喝道。

「卧槽,這傢伙是不是在找死,在這個時候,化為原始真身,目標增大啊!」

「這下子更完蛋了!」

領主與戰爭 在這個時候,推動原始真身,根本就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但洪錚已經沒有了選擇,他必須要全力以赴。

洪錚身軀高大無比,矗立在天地中,抬起頭,看著那驚天一擊。面色冷峻的可怕,眸中神光激蕩。他全身神力都灌入到了東皇鍾內。這尊東皇太一的遺寶極速放大,像是一顆星辰,迅速升起,迎擊那巨大的箭羽!

巨大的箭羽極速在虛空中劃過,像是一道閃電,裂開長空,尾光長達百丈,轟在了如星辰般的東皇鐘上!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緊接著,第九階梯被光芒湮滅,刺目無比,一片的白茫茫,天地間像是重新歸於到混沌中,一切都消失。整個摘星山脈都是在瘋狂的震顫著!

在一片的白茫茫中,眾人聽到了有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亦聽到了東皇鐘的哀鳴。東皇鍾,似乎難以抵擋那桿巨大的箭羽! 第五百零五章北斗七星箭羽

蘇慕婉鳳目中光芒閃爍,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無比緊張的感覺。她搖搖頭,將心中的雜念剔除出去。看向摘星頂,那裡白光正在緩緩的消退著。

片刻之後,天地回歸於平靜,露出了摘星頂之上的景象。

洪錚龐大的身軀依舊屹立在第九階梯上,身上布滿了縱橫交錯的傷痕。法相精氣如同血液一般的流動。

他手中持著東皇鍾,但此刻的東皇鍾情況很不妙。幾乎處於半廢的狀態,半面鐘體都是被打的塌陷了下去,癟成了一大塊,如同破銅爛鐵一般。不過上面有無數的符文在遊走,正在自我修復中。但一時半會間,東皇鍾已經難以在催動。

咳!

洪錚吐出一口法相精氣,肩膀上還插著幾根箭羽,不過並沒有給他造成太嚴重的傷勢。

眾人看的都是呆愣了一下,而後心中均都是有些駭然。他的力量太強大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沒有死去。

胡昭眼中出現了敬佩之色:「平心而論,那一擊,我根本擋不住。」

金翅禽王沉默了許久,也開口:「我亦擋不住。」

萬箭繼續發動,洞穿虛空,繼續向洪錚殺來。他低喝一聲,此刻已經再也沒有了防禦法寶,只能硬抗。

他額骨發光,一道妖紋閃現,那是諸神的符文!

諸神符文閃爍發光,詭異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升起。他化為了三頭六臂,每隻手臂中都持有一桿寶物。

白帝額骨矛,天羅傘,仙魔龍齒棍,青銅古鉞等,三頭六臂鎖定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沒有一個死角,全部都是在他的掌控中。

六隻手臂瘋狂舞動著,一邊推進,一邊擊落箭羽。

這是一場艱難而又危險的路程,他一路無所畏懼的橫推了過去。噗噗噗!箭羽太密集了,有些突破了他的封鎖,擊在了他的肩膀上,後背上,將他的身軀都是炸開。

還剩下一百丈的距離!

這一百丈,乃是最為艱難的距離,箭羽比之前密集了十倍。而且,黑洞中出現了虹光,那是七星北斗神箭!

赤橙黃綠青藍紫,一共七箭,在黑洞中迅速的成形,對準了洪錚。這七箭,專門轟殺心臟部分,能夠在一瞬間,將法相的心臟給炸開!

「加油啊!」蘇慕婉抿著嘴唇,不知不覺間緊張到了極致。這七箭,能熬過去,就能夠摘取序列圖。若是熬不過去,就會隕落在此地!

咻!

一道赤箭迅速孕育成型,從九天上垂落!

箭羽只有拇指頭粗細,箭刃無比鋒利,輕輕一震,就裂開了虛空。在赤色箭羽的周圍,乃是密密麻麻,如同雨點一般的普通箭羽,全部對準了洪錚。釋放出旺盛的殺機,從九天上壓落了下來。

洪錚撐開一道光幕,六臂上,各種法寶沉浮,他狠狠的祭出了仙魔龍齒棍,迎擊了上去。

箭尖與仙魔龍齒棍的棍端擊在了一起。

咚!

大地似乎都顫抖了一下,仙魔龍齒棍猛然的彎曲出可怕的弧度,像是一張巨弓!

「吼!」洪錚狀若癲狂,全身的力量從臂上吞吐出,灌入到了仙魔龍齒棍上。這桿金屬棍瞬間的綳直,一下子將箭羽崩碎成了碎片!

但洪錚的身軀,也被一股巨大的力道轟的不斷的倒退!九階天梯,被洪錚踩的碎裂!

眾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著洪錚,這是有多麼強大的力量,才能夠硬撼七星北斗箭?

洪錚眼神平靜,借著這股力道,迅速向序列圖衝去。

噗!足足十幾道箭羽擊在了他的肩胛骨上,將他的身軀打了個踉蹌,洞穿了他的臂膀!

他猛然跺腳,摘星頂顫動,體內的箭羽被轟了出來,激射向四面八方。

醫女輕狂:王妃太霸道 第二道箭羽再次成型,乃是一道橙色箭羽,爆發出了無量仙光,像是天河在墜落,射向洪錚的天靈蓋!

洪錚雙臂一展,轟出了十八尊真龍,咆哮著,衝上了蒼穹。

噗嗤!

噗嗤!

噗嗤!

箭羽鋒銳無雙,不斷洞穿一尊尊真龍,將其崩碎成了齏粉,箭羽自身最後也消散在了虛空中。

第二箭,過了!

第三箭幾乎沒有任何的醞釀,黃金光爆閃,裂開了虛無。

一箭比一箭強大,一箭比一箭鋒銳。

叮叮叮!

洪錚瘋狂舞動其他幾隻臂膀,將箭羽不斷的擋開。他神力浩蕩,源源不斷,永遠都不會枯竭一般,法相精氣在他的周圍如同汪洋一般。

這支黃金箭羽,比以往的要可怕不少。但洪錚完美爆發之下,生生以太祖神拳將其轟飛。

到了此刻,洪錚已經全身都是傷痕,沒有一處是完整的。黃金色的霧氣不斷蒸騰著,如同雲霧一般。那些都是他的法相精氣!

第四箭,第五箭,一起來臨,徑直的刺向他的眉心,要是被洞穿,洪錚必定會隕落!

他眉心刺痛,心中警兆大生。他右手一翻,撐開了天羅傘!

天羅傘乃是洪家帝器,防禦力無雙。被洪錚此刻全面催動開,迅速擴大,最後就如同天幕似的,遮籠了整個九階天梯。傘面上,一塊又一塊的乾坤衍化著,像是濃縮了乾坤大世界。

而後,洪錚猛然轉動天羅傘。

頓時,兩塊巴掌大小的小世界飛了出去,直接砸塌的天宇,轟在了兩支箭羽上。

箭羽被破,但天羅傘也被萬箭擊中,傘面瞬間的爆炸,最後化為了無數的黃金符文,飛回到了洪錚的眉心中。

天羅傘受損,開始自我修復!

還剩下最後兩箭,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第六根箭羽,乃是紫色箭羽,紫氣浩蕩著,像是有神靈在誕生,漫天氤氳。

噗!

噗!

噗!

「洪錚!」蘇慕婉輕呼一聲,足足有上百道箭羽擊在了洪錚的身上。將他的肩膀,六臂,雙腿,腹部,全部的擊穿!

洪錚悶哼一聲,半跪在了地上,一瞬間就受了重創,全身上下,盡都是鮮血!

那並不是真正的鮮血,而是法相精氣濃縮而成的!

他感覺到了鑽心的疼痛,臉色都開始蒼白起來。

外界,他身軀一震顫動,嘴角流出了鮮血,面如金紙,氣息極度的不穩定。 第五百零六章絕境

蘇慕婉眸光一陣的跳動,心臟也是不爭氣的劇烈顫抖起來。很明顯,洪錚快要不行了,遭遇到了重創,而且還有兩箭!

「他扛不過去了,要隕落在此地。」

lixiangguo

「啊?」李鑒書顯然有點吃驚,「你…你們是周德財找來的?」

Previous article

「東哥會殺了你的,我相信他。」還不到十一歲的虎子咬著牙喊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