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有人顧不得眼睛尚在昏花,急忙望去。光影散去后的令狐絕還挺立不動,手中的黑龍槍微微垂直的觸著地面,唇角上那抹凝重依舊。科說實話,他現在也不好受,侵入體內的電弧,要不是有思思的凈化,他的表現不會比雪秋好多少。

沒辦法,雪秋施展的大狂電術是他迄今為止遇到的攻擊力最強的一招。術是法則的進化版,只有極度圓滿的一系法則,或者是雙系融合的法則才能被稱為術。

「我敗了。」雪秋羸弱地道。令狐絕想過去扶,卻被他擺手阻止,他盤腿坐了下來,靜靜的調息著。


令狐絕知道他是好意,是怕其他人趁火打劫,才做出這番舉動。也靜靜的盤腿坐下,調息起來。

變身荒野女主播

不過,也有幾個天賦妖孽的異族年輕強者戰意更加旺盛了,其中包括傲石。他微微下抿嘴唇,喃喃道:「瞬移神通,還有光系異寶,是個不錯的對手。」他把令狐絕最後施展的大鏡像術和其他人一樣,都理解成寶物的功勞。畢竟,就算是一個真正的王者也不能憑藉自身力量如此輕鬆地硬抗大狂電術。

已不止一次的揉了揉眼睛,李嗇有些失魂般道:「影姐,他們怎麼這麼厲害?」

紫影沉默了,憑藉zi臉上的玉石面具,她自信可以和雪秋一戰,可對令狐絕,她沒有一丁點的把握,因為她知道,令狐絕的實力絕不止眼前表露的這些。

「影姐,他們倆個這麼厲害,怎麼沒進百爵榜?」李嗇有些迷惑地追問道。

紫影輕輕嘆了口氣道:「真正的天才,又豈會在乎這點虛名?」說完,她又沉默了,她可以想象這次即將開始的百族精英弟子大賽絕對要比以往慘烈的多,畢竟,百族入世在即,真正的天才都該出世了。

「難怪吳天兄要對一個小輩下手,這小子,太妖孽了。」猛德長老目不稍瞬注視著起身的令狐絕,口中低沉的道。

白衣斗篷人更顯焦慮了,急聲道:「那怎麼辦?」

猛德長老雙眸掠過一道寒光,冷冷地道:「本王辦事豈會有差池,不管這小子多強,你就等著給他收屍吧。」

說音未落,他的瞳孔內一道黑影虛空橫掠,落在戰龍台上。(未完待續……) 「傲石。。。」

「是傲石。」

四周圍觀的年輕異族強者們剛從方才的震撼中醒過神來,目光就被剛上台的身影所吸引,情不自禁的驚叫出聲道。和令狐絕的橫空出世不同,傲石是一致公認能在戰龍台脫穎而出的幾個天才之一。

傲石靜靜的卓立在令狐絕的對面,全身包裹的黑衣黑巾讓他看上去沉冥得似一座雕像,只有流露在外的雙眸閃爍而冷厲。

「小心,阿絕哥哥,他是影族人。」思思在這個時候提醒道。

令狐絕一驚,目光朝傲石的身後望去,骨石檯面上,有一個光線映射不到的淡淡黯影輕輕搖晃,這是影族人特有的標誌,他們不管光線如何,姿勢如何,身後的影子都是固定的,以腳跟為軸和身軀呈一個對應的直角。

一下警惕起來,他清楚的記得,當日雪祖說過的話;影刺客是所有魔法師的噩夢。

「開始吧。」已拋入號牌的傲石一邊說,一邊輕輕的逼近了幾步,這一逼近,讓令狐絕在無形中感到一股陰沉的壓力。

「請。」令狐絕祭出護盾的同時,平靜地道。

傲石古怪而奇異的注視著令狐絕,倏地,整個人似流光微閃,這迅速的一閃,是如此的利落與自然,讓令狐絕的視線驟然一空。

好快。令狐絕心弦驀然抖索了一下,而這時,劍光出現了,一溜冷冷的,森寒的。泛著藍銀色眩目透瑩的光直刺他的胸口。

令狐絕的反應也很快。在護盾擋住劍光的同時。猛一仰身,手中的黑龍槍追著空中那抹急速移動的殘影而去。

幾乎是毫無預兆的,那急速掠來的浮影一分為二,前者擋住黑龍槍,後者又冷電流蛇一般眩映入令狐絕的眼眸,那抹熟悉的藍銀色眩目透瑩的劍光再度出現,重重的擊在令狐絕的護盾上。

「砰」的一聲,罡芒閃爍。令狐絕退了半步。幾乎在退的同時,光箭暴飛,尖端穿透空氣,發出一聲刺耳的呼嘯射向緊隨的浮影。

緊隨的浮影倏地消失,而幾乎在所有人意念尚未形成的一剎,又突然出現,還是原地,只是光箭已經飛過。

心弦再度一緊,令狐絕倏旋向右,連串的槍影流射后。彈躍而起。空中的浮影倏停,現出傲石的身影。虛空點出幾刀,布成了漫天的刃芒狂飛,非但阻止了令狐絕的退路,更似凌空落下一片刀雨!

黑龍槍猝而橫架,帶起一條虹光似的匹練,當匹練映形,令狐絕怒叱一聲:「黑龍翼。」槍影流射宛如千百隕星的曳尾,在尖銳的嘯聲里形成黑龍之翼,反卷向傲石。

傲石眼眸一寒,刀罡隨身影旋轉,他的護身旋刀與眾不同──如若漣漪,圈圈擴展,但越近中心越為嚴密;一時但見銀雨烏光,交激閃耀,連串的金鐵撞擊聲交融在四濺的火星里,兩條人影一上一下,又驀而分開。

斜刺里浮影暴掠,一溜冷茫突刺令狐絕的背脊,還是傲石先前分離出來的影分身。

黑龍槍反挑,在迷眼的烏芒掠掣中,同流燦而來的冷芒交觸,瞬間把浮影逼退。

可傲石的本體已追魂般緊隨而落。寒光眩目,顫移不定的指向令狐絕的頭頂,讓令狐絕幾乎沒有一丁點的喘息之機。

沒辦法,只能瞬移。

鷹隼般罩落傲石面罩內的唇角含起一抹鄙夷的冷笑,這笑意初現的一剎那,先前分離出來的影子再度和他融為一體,整個人的氣息頓時暴漲,半步王者。

令狐絕的身影在離他七丈外顯現出來,這次,傲石沒有急於動手,而是凝注令狐絕的同時用一種略帶沙啞的聲音道:「熱身結束了。」

說完,舉刀,在刀尖還在凝映那一抹寒光時,整個人消失於虛空。

令狐絕雙眉微蹙,他知道,對方現在施展的是影族最可怕的秘技——影遁術。可他早有準備,冷叱一聲:「綻放吧,精靈之鎧。」

一道白光透體而出,瞬間凝成盔甲罩住他的全身,暴漲的氣息讓他的魔法護盾更加凝實。這讓遠遠圍觀的所有年輕異族強者又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驚嘆。

傲石出現了,冷電揮霍間又驟然消失。如此重複了幾次,讓令狐絕好似成了傲石的靶子,只能眼睜睜的挨打,卻沒有任何反擊的目標。

這就是影刺客的厲害之處,如果對手沒有特殊的技能輔助,他能活活把一個魔法師給耗死。

遠處旁觀的李嗇有些哀嘆似的喃喃道:」輸了。」她是在替令狐絕不值,明明身居強大的法則,可偏偏碰上影刺客,有力沒處施,輸的憋屈。

凝眸注視的紫影這次沒有反駁,雖然潛意識裡,她有種感覺,令狐絕不會就這麼敗了。可理智告訴她,令狐絕應該沒有反敗為勝的可能。

就在所有人以為令狐絕必敗的時候,一直穩守的令狐絕突然清嘯一聲,騰躍而起,快逾電光石火刺出一槍,寒罡所交織成的線條倏然映凝穿舞,宛如銀河倒懸爆開之後那一剎那間的璀燦景色──

「天樞滅。」

恍如電殛般,那突來的強大攻勢,令虛空內剛準備攻擊的傲石僵窒住了,臨身的冰寒感觸讓他機伶伶打了個寒噤,急忙收招換勢。可慢了些許,在「當」一聲的顫響里,他的身影被震出三丈,胸口一道血痕立現。

「怎麼會這樣?」

「他找到傲石的位置了。」

令所有圍觀的人震駭、驚悸、惶恐又激動的不僅僅是令狐絕的絕地反擊,而是他能破影刺客的遁術。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已經不會把眼前的一幕理解為碰巧和運氣。

令狐絕,你到底身上還藏了多少秘密?紫影美眸中異光盈溢。

而她身旁的李嗇早被震驚地口呆目瞪。

「你是怎麼做到的?」傲石努力平靜自己的情緒。竭力保持著語調平緩。沉冷的道。

令狐絕沒有說話。深沉而高貴的面甲后的雙眸看不出一絲的興奮。其實說穿了,一點都不稀奇,在釋放精靈之鎧的同時,他施展了大鷹眼術。只是傲石的速度太快,他防禦了這麼久,才找到這個最恰當的時機。

不過他也挺佩服傲石,在這種情況下,才受了那麼點的傷。沉吟了片刻后冷然地道:「認輸吧。」影遁術是影刺客最大的依仗。失去了影遁術,傲石絕不會是自己的對手。他相信這一點,傲石也很清楚。

傲石奇異地瞥了令狐絕一眼,仰起頭,對著空中的雷雲呢喃:「本來我還以為要到大賽時才能遇到真正的對手,不過這樣也好。」說完,垂首凝視令狐絕,極其深刻地道:「該認輸的是你。「

令狐絕隱於面甲后的雙眸流露出些許的凝重之意,從傲石此刻散發的氣勢中,他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自信。

傲石手中的刀再次舉了起來。令狐絕這才看清這把奇異魔武的真正形貌,比尋常的刀要短。也就一尺多點,背脊窄而不厚,由刀柄處向刀尖延伸,形成了一個微微的、優美的弧度,通體光芒晶瑩隱流,毫無半點瑕疵,宛似一**的暗紋在浮動──

「好刀。」令狐絕由衷地讚歎道,他知道這暗紋不是刀本身材質所表現的光彩,而是凝刻符文後產生的幻影,只要速度一起來,刀既無影。

面對令狐絕的讚歎,傲石目光深邃,紋絲不動,甚至連視線的方向也固定不變——就這樣直勾勾地凝注著令狐絕。一切都在靜默中趨向緊張,在凝視中透露殺機

驀然——傲石消失於原地。幾乎同時,令狐絕藏於面甲后的臉色大變:怎麼會這樣?在大鷹眼術傳入靈台的影像中,他看到了令自己難以置信的一幕,三個,整整三個傲石隱於虛空之內。

因為這影像不是令狐絕用雙眸所見,所以思思不能分享,但她能感受到令狐絕瞬間的震驚寒懍,剛想發問,一股無法閃避的威脅就涌了過來。

三個傲石同時出手了,驟現的身影呈品字形突襲,往下切斬的同時又映現向上,凝成一個奇大的,嚴密又猛烈旋轉的刀輪,彷佛穿織成一面光網罩落!

暴烈的叱喝一聲,令狐絕舉槍硬擋,在一連串嘩啦啦的擾心震響中,他連退數步。

還沒等他回過氣來,漫天飛舞,寒氣縱橫的刀芒就緊跟而止。

「法則,輪迴。」令狐絕再度吟唱道,體內的魔力急速的抽取,輪迴神火虛空蔓延。

在刀光,火芒中,三個傲石削瘦的身形長躍而起,那麼虛無縹緲閃身向後。像消散的幽靈般再度消失於虛空。

四周圍觀的各族年輕強者都愣了,有一個幾乎忘卻自我存在般驚駭大叫:「影傀儡,是影傀儡。」

這話音隱隱落在令狐絕的耳內,還來不及分辨,思思已急聲提醒道:「阿絕哥哥,小心,這不是影分身,是傀儡術。」她不能說得太詳細,在這個時候,令狐絕是絕不能分心的。

輪迴神火漸漸熄滅,令狐絕體內的魔力已消耗了大半,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他輕吟道:「法則、冥滅。」

一股黑光透體而出,似有形,又無形的蔓延出去。在令狐絕所有領悟的法則中,以輪迴神火最為強大,可覆蓋的面積不廣,以歸寂土雷的攻擊力最強,可對空間隱匿的人無效,唯一能對傲石造成威脅的,就是這攻防一體,無視空間的冥滅光波。

果然,三個傲石的身影都被逼了出來,令狐絕雙眸一寒,身影已倏而閃出,黑龍槍帶出一溜寒芒已然如橫跨九天的飛虹,霍然暴卷而出,帶起一道炫目而美麗的圓弧,直取其中一個傲石。

那個傲石雙眸沒有丁點的神采,可反應卻是極快,瞬息之間,布成了一面勁氣滂匯的護盾。

就在槍芒和護盾要接觸的瞬間——令狐絕驀地一個旋轉,以腳尖為軸,滑移開去。槍尖帶起一圈小小的弧光,朝左側迎來的另外一個傲石飛去。

那個傲石不閃不退,手中刀勢挾著萬鈞之力猛然擊向令狐絕。

一聲的鏗鏘脆響傳出,令狐絕長嘯一聲,高躍而起,一股暴卷而至的刀芒擦著他的腳底而過。

在空中連連閃挪,三個傲石連番追擊,或藏或隱,快捷得不容令狐絕有絲毫思維的餘地。

看到周圍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冷氣。連在巨石內的一干裁判長老都目不轉睛。

令狐絕已經退到了戰龍台的邊緣,再退一步,就是輸!可他仿似並未察覺到自己的處境,整個人的形態不見絲毫的慌亂。

倆道刀罡迎面而來,仿似幻影夢魔一閃而進。瞬移。令狐絕再度施展了水靈母的天賦神通。

「該結束了。」其中一個傲石冷冷的自語道:「天道、影擊。」隨著他的轉身反躍,另外倆個傲石的身影分散開去,他手中的魔刀泛起一股奇異的光芒,如鱗光秋月,寒瑟之極的抖起一個半弧,朝虛空彌擊而去,瞬間化為無影。

「不好。」瞬移中的令狐絕敏銳地察覺到空間的波動,蒙蒙的刀氣倏地出現,朝他虛斬而來。

避無可避,防無可防,令狐絕側身橫截,斜斜的、細細的,由頸下至胸前的鎧甲碎裂開來,一道血痕出現,思思在靈台內痛哼出聲。

可危機遠沒有結束,在他身影顯現的那一刻,滾盪的刀罡從左右倆側席捲而來!(未完待續。。) 「天道,涅盤。..」令狐絕石破天驚的怒喝一聲,思思的痛哼已經讓他有些憤怒了。全身鬥氣齊匯黑龍槍,身軀在剎那間霍然縮成一團,北斗七式中的前三式狂卷而出,寒森森的黑色槍氣在剎那間已將周遭的空氣排除一空,四處滾盪呼嘯,更有著無窮沉重的壓力!

倆側攻來的是傲石分影煉化的影傀儡,境界稍弱,雖勉強擋住了第一輪的攻擊,可在第二次的涅盤攻勢下,擊飛出去。

傲石瞅准了這個機會,身影宛如電光石火般,一閃即逝后出現在令狐絕的身前,一道角度刁鑽卻異常犀利的刀弧劈落。

「認輸吧。」他說著,唇角浮起一絲微笑,這絲微笑有些得意,有些驕傲。在他的認知里,令狐絕是絕不可能躲過這一刀的。

可當他的目光接觸到令狐絕的瞳孔時,那絲得意變成了驚駭,因為在那雙瞳孔里,他看到的是一片令人心底起寒的,帶著無窮死意的黑色。

死亡凝視。見多識廣的傲石瞬間認出了這要命的神通,可認出又能怎麼樣?雙方几乎已接近到呼吸相聞的距離了。黑光入體,傲石的雙眸霎時失去了神采,變得黯淡而頹喪。

槍尖冷冷地抵住傲石的咽喉,令狐絕收起了精靈之鎧,唇角那抹冷酷依舊,用一種凝沉的眼神望著傲石。

「我輸了。」僵化效果退去的傲石微一聳肩,有些自嘲地道。

倏地收起黑龍槍,令狐絕深刻的瞥了傲石一眼。對於這個對手。他給予了足夠的重視。要不是最後他心急了點,鹿死誰手還稍不可知。

傲石也自認敗的不冤,像他這個年紀,能達到如此境界,心智早就磨練的異常堅定。短暫的沮喪過後,恢復了平靜,含有深意的一瞥后道:「我記住你了,令狐絕。下次我一定不會再敗。」說完,雙足一點,迎風而去,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交戰的倆人沒有太多的感觸,反而是圍觀的人心裡很不是滋味,這倆人,不論那一個,別說他們了,就算是普通王者,也未必能穩勝他們一籌。

貓女李嗇早已目光痴獃。心靈上巨大的震顫從她驚愕的表情中就能體會一二,她現在才明白。為什麼一直以來影姐會對令狐絕有如此高的評價。

趁這個間隙,台上的令狐絕盤膝坐了下來,頸下到胸口的刀傷並不礙事,令他憂心的是體內的魔力和鬥氣,已經不足全盛時的三層。


「思思,你怎麼樣?」在凝神回氣的同時,令狐絕在靈台閃過一道意念。

「沒事。阿絕哥哥。」思思略有些疲弱地道。作為元素精靈,她自愈的能力遠超一般人。

令狐絕當然清楚思思的狀況,剛才一問只是出於關心,有些好奇地繼續道:「那影傀儡到底是什麼東西?」他見過的傀儡不少,其中還有王級境界的銀傀武士,可和剛才的影傀儡一比,他以前見過的那些傀儡簡直就是渣。這倒不是說影傀儡有多強大,而是太逼真了,而且還能隱匿虛空。

思思正想說這個事情,立刻介面道:「影傀儡是影族最大的秘密,據說是強大的影刺客坐化前,剝離自身的影子,再配以獨特的秘法、材質所製成,極其稀有。這個人竟然有倆具影傀儡,可見他在影族的身份之高。阿絕哥哥,以後遇見他,可要小心點。」

令狐絕深有同感的嗯了一聲,直覺告訴他,傲石應該還有未曾顯露的底牌,否則,就算心智再堅定,也不會敗的如此洒脫。

好似思忖了一會,思思略有些餘悸地道:「接下來應該沒有這麼強的對手了吧?」


令狐絕想了一下,輕輕的道:「不會再有弱的了。」

思思開始不明白,但想了一下,便體會出其中的意思。也是,像傲石這樣強的對手都認輸了,弱點的那好意思上場?敢上場的,一定自認不會比傲石弱。那怎麼辦?她有點忐忑。

令狐絕也有點緊張,說實話,上台前,他沒想到對手會這麼強。一個雪秋,一個傲石,幾乎已經逼出了他所有的手段。看來萬不得已時,只能讓烈炎出場了!他自我盤算著,在回復魔力的同時,靜待著下一個對手的上場。

可此刻,四周是一片靜寂,令狐絕的強悍已經深深地烙印在每一個人的心坎。雖然他們都明知令狐絕現在也應該是強弩之末,如果這時上場,極有可能獲勝,可這樣的勝利有用嗎?恐怕只會招人恥笑。畢竟,誰最終能去金雷秘境,還是藏在暗中觀看的那些裁判長老說了算。

外面除了零星的竊竊私語外,是鴉雀無聲。可在巨石內部,卻是熱鬧異常,五個裁判長老已經聚在了一起,針對令狐絕這個人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依本王看,這次比賽就到此為止吧。」說話的是一個雙眸精光內蘊的中年王者,**的虎軀上身覆有刻滿符文的皮甲,他叫荊忍,是猛甲族荒階王者。

眨了眨眼,端坐在他身旁的猛德略帶寒森地道:「那小子可是人族?」

荊忍狂傲地道:「那又怎麼樣?猛德兄,現在不是你在清道盟的時候了,戰龍台上,強者為尊,是千古不變的道理。」他是接受族裡的任務,來擔任這次戰龍台的裁判,由於出來的比較早,對令狐絕和猛甲族的恩怨並不知曉,只想單純的完成任務了事。

猛德好似有些不悅地道:「諸位不會忘了當初各族成立清道盟的目的吧?」

他的話,讓在座的幾位王者眉宇都微微一皺,當初百族相約成立清道盟,就是因為各族看出了人族的潛力,為了避免隱入秘境后,人族趁機崛起。而做的一番布置。略沉吟了一下。一個容貌秀麗。儀態高雅的中年女子低聲道:「猛德長老的話不無道理,千百年來,百族精英弟子大賽從未出現過人族強者,要是這次破了先例,恐怕有些不妥。」

她說的很婉轉,但每個人都明白她的態度,一個六旬左右的老者捋著頜下長須,不無憂慮地道:「飄仙子言之有理。可令狐絕此子本王有所耳聞,牽扯頗廣,要是我等冒然插手,說不定會惹禍上身,更何況,外面有這麼多人看著,如果只是以人族身份的理由剝奪此子參加百族大賽的資格,恐怕有所牽強。」

他的話音一落,其他幾位在座的王者都眉宇微蹙,畢竟現在百族的後輩。對人族,根本沒什麼忌憚。 洛克王國君臨天下

沉默中,一倆個王者把埋怨的目光投向猛德,猛德是負責登記的,要是一早就以這個理由阻止令狐絕上台,也不會成就現在的燙手山芋。

可猛德有自己的考慮,無視他人的目光,直接把視線投注到坐在首座的一個中年人身上,他叫屠森,是彩虹族的洪階王者,也是他們這群人臨時的頭。

屠森一直沒說話,但並不表示他沒有用心在聽。甚至可以說從知道台上的那個年輕人是令狐絕的那一刻起,他的思緒一直沒有停止過轉動。對於令狐絕,他了解的要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要多。因為,他這次出族的另外一個任務,就是弄清楚,黑妖精之戒到底有沒有落在令狐絕的手中?

微微動了動唇角,屠森聲音嘶啞的開了聲,一開口,就把整件事的基調給定下來了:「如果沒有人在台上擊敗令狐絕,就讓他去金雷秘境。」

飄仙子的秀眉先是一蹙,緊接著就鬆開了,唇角牽起一抹笑意,她聽出了屠森的言外之意,去金雷秘境行,參加百族大賽未必。

擠出一抹陰森,猛德冷颼颼地道:「森王,本王有辦法讓令狐絕在戰龍台上落敗?」「哈,猛德兄,連傲石這個足可以和我等一戰的年輕人都落敗了,本王不信還有誰能戰勝令狐絕?」荊忍有些不屑地道。他自認,就算自己上場,也未必能穩勝令狐絕。


lixiangguo

「坡上有人,我去去就來。」

Previous article

如果是一般的靈獸他們也不吃驚,最讓他們吃驚的就是秦寧竟然把那種無論是防禦還是攻擊力都很強的箭獸磨死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