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基本上,他都是只用了一個時辰,最多兩個時辰的時間,就通過了六十幾層的最後幾層,進入到這第七十一層血煉空間了。

不過,張風似乎也發現了,他的血脈好像已經進入了另一個階段,在這階段之中,若是修為沒達到一定的境界,應該再也提升不了了。

哪怕是在這血煉空間之中也不行,張風心中也很快的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就是他最多是通過這第八十層,進入到八十一層,然後就會被這血煉空間傳送出去。

不過,對於那最後的十層,張風卻是更加期待起來了。

因為張風明白了,自己血脈突然提升了這麼多,若是進入那可也是規則本源的最後十層血煉空間,他的規則本源肯定也可以大爆發的提升不少。

最起碼,千重規則本源這樣境界,是少不了的了。

而且一想到,自己還有進入第十層的一刻鐘,張風心中更是興奮了。

此刻。他都有些期待自己出了這血煉空間,回到神國與蠻大三兄弟。再次比劃比劃的念頭。

這一次,自己應該可以一雪前恥了吧?

張風心中異常興奮的想道。

這若是要葉一鳴知道了。他小子心中的想法,葉一鳴只有報以同情了。

這才提升,就去跟蠻大他們找不自在?

這小子已經沒救了!

不過尚且不知道張風變化的葉一鳴,此刻正無聊的在第五十一層四處使用探查術呢!

還是一個時辰一層,一個時辰之後,葉一鳴進入了第五十一層空間。

如此變化,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這葉一鳴速度怎麼這麼快?

才一個時辰就搞定第五十一層了?

難道這葉一鳴還能趕得上沅江?

有人心中疑惑道。

但對此所有人都保持意見,沒有議論什麼。

可三個時辰之後,終於有人忍不住了。

因為三個時辰過去之後。葉一鳴已經進入到第五十五層的空間了。

「不會吧,一個時辰一層?」

「這葉一鳴到底是什麼情況,速度居然如此之快?」

「這有些說不去啊,按照葉一鳴現在才進入都這五十層階段的空間,他的速度沒理由會這麼快啊?」

「是啊,這太說不過去了!」

還留在這五十多層階段空間的人們,此刻都紛紛議論了起來。

突然,有一人似乎猛地想起了什麼,算了一下。不由的失聲驚呼了一聲:「天啊,我知道了,這葉一鳴真的就是一個時辰,可以通過一層血煉空間。因為現在距離血煉開啟,剛好過去了五十四個時辰啊!」

什麼?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讓所有人都愣住了。也都驚呆了。

也是,這仔細算一下。還真是如此。

距離血煉空間正式開啟的時候,這已經過去了。剛好五十四個時辰。

而葉一鳴也剛好,通過了五十四層血煉空間,進入了第五十五層。

沒有人認定這只是一個巧合!

就算是心中自我安慰,這只是一個巧合的人,在六個時辰,葉一鳴進入到第六十一層之後,也終於徹底相信了。

葉一鳴還真是一個時辰,就能通過一層血煉空間!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詭異?

驚人?

還是不符合常理?

可不管眾人心中如何想法,在眾人有些獃滯的目下,經過六個時辰的探查,葉一鳴通過第六十層,進入大了第六十一層了!

……

「呼,哈哈終於通過了!」

那處於第六十多層的階段當中,在那第七十層之中,一聲狂笑突然響起。

此刻在這第七十層之中,也只有一人。

這一聲狂笑,也是異常的響亮,同時也有些讓人無語。

笑就笑了!

可至於笑得如此喪心病狂嗎?

能擁有此行為的人,自然就是那沅江了。

原本在自身血脈,突破到中等達到上等一階的沅江,還以為自己與張風一樣,能一個時辰通過一層了呢!

可哪想,事實上並不如此。

雖然他的速度快了一些,敢感受到自己血脈被淬鍊的情況,沅江發現一個時辰,就像通過第六十九層,這完全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最終沅江也是花費了,將近十個時辰的時間,才通過了第六十九層。

可即便如此,也能讓他心情大好了。

畢竟若是他此刻依舊還不是上等血脈的話,他要想通過第六十九層空間,那最少也需要十五個時辰才行。

如今只是十個時辰就通過了,他心情自然很好了。

但一想到張風之時,他眼中就是冷光連閃,心情也是有了一些低落。

「那張風實在太可惡了,居然敢趕到我前面,實在是罪不可恕!」

「哼,不過這也不要緊,等出去之後,他張家就要完蛋了!」

冷冷一笑之後,沅江便開始準備向第七十一層進軍。

可就這時,一個讓他既熟悉,又是異常痛恨的氣息。突然出現在地六十一層了。

這氣息的出現,讓沅江有些意外。更是完成出乎他的意料。

葉一鳴?

居然是他!

心中微微一驚,可隨後沅江心中就大笑起來。

說實話。在很早之前就沒得到葉一鳴的消息之後,沅江就已經認定自己贏定了,所以他都已經差不多將葉一鳴忘記了。

如今見到葉一鳴進入第六十一層,自然有些意外了。

居然這個時候,才進入第六十一層?

這葉一鳴實在夠愚蠢啊!

就這樣的水準也敢與自己進行這樣的賭局?

真是自不量力!

心中冷笑幾聲之後,沅江心中微微一動,然後便開始向葉一鳴神念傳音了。

這一傳音,沅江的語氣之中,儘是對葉一鳴的嘲諷。

「喲。這不是葉一鳴嗎?怎麼你終於趕上了呢?」沅江冷笑了一聲。

對此葉一鳴並沒有搭理他。

事實上,在之前的時候,葉一鳴心中可是有些有些擔憂,雖然寶靈兒已經再三保證過了,但他還是有些擔心沅江已經通過了第七十層。

畢竟他要是輸了,可是要向對方下跪磕頭的啊!

說實在話,面對這一次的賭注,葉一鳴心中多少有些後悔了。

下一次,自己絕對不會進行這樣的賭局了。

除非是自己擁有絕對的把握。對方的賭注足夠的豐富,要不然自己絕對不同意。

葉一鳴心中暗暗的決定到。

不過,最終的結果,也是讓他放心的。

因為在他剛進入這第六十一層的時候。寶靈兒就告訴他,沅江才剛剛進入到第七十層,而且沒有十個時辰的時間。他也根本不可以通過那第七十層的。

十個時辰?

這對葉一鳴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雖然他現在才是第六十一層,可只要十個時辰。他就能通過第七十層了。

而且若是到了最後關頭,他都還可以。直接忽略第七十層,直接九個時辰就通過第七十層空間。

因為以他的情況來說,若是他願意,完全可以忽略這血煉空間,隨意進入之後的空間。

見葉一鳴沒理會自己,沅江更是得意了。

之前在張風那裡收到的打擊,如今他終於可以在葉一鳴身上找回來了。

這可是讓他心情極為的舒爽了。

當然了,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罷了。

在葉一鳴心中,他不過就是一個送錢的小丑,除了帶給自己一些笑料,就是一些靈晶,僅此而已,根本無需在意。

「唉,葉一鳴要不要我等一等你啊?」

心中大爽的沅江,對葉一鳴繼續諷刺道。

哪怕是葉一鳴並不理會他,他也依舊不停的說著。

「嘿,我說葉一鳴啊,你別不理我好,我知道你心中不好受,說出來啊!」

「這樣吧,要不你現在就對我下跪磕頭認錯,我就不要你在其他人面前出醜了,怎麼樣我很大度吧?」

「……」

這沅江不斷的刺激這葉一鳴,而且似乎覺得葉一鳴一定追不上自己,大可放心了。

所以連帶這樣的情況下,他都沒有開始第七十層血煉空間的血脈淬鍊,而是一直對葉一鳴傳音嘲諷著。

如此情況下,這六十多層階段另外幾人,也看不慣了!

「操,這沅江有必要這樣嗎?他都贏定了,根本沒必要對葉一鳴再冷嘲熱諷了吧?」

「嘿,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可是堂堂的沅家大少,身份尊貴著呢,人家想怎樣不就怎麼樣了?」

「唉,說來,也是這葉一鳴有些不自量力了,居然與沅江這樣的人對賭,而且賭注還那麼大,這一下可不好收場嘍!」

「噓,小聲點,別讓那沅江聽見了,要不然可有你們受的!」

往往弱者都是會讓人們同情的,而且沅江此人的行~事作風,也讓人看不過,所以在這一階段的幾人,此刻都看不慣沅江。

只不過,因為對方的身份,也沒人敢說些什麼。

最終葉一鳴實在受不了,沅江如此行為,皺著眉頭回了一句:「你丫的屬狗的吧?怎麼這麼有精力在這裡亂吠?」(未完待續。。)

… 沒有意料到葉一鳴會突然說出如此一番話,那抱著對葉一鳴同情目光的幾人,瞬間有些忍不住,不由的噗嗤一笑。

好在他們也知道沅江不好惹,趕緊收斂了笑聲,裝作不知情的模樣。

可此刻他們心中早就放聲大笑了。

與他們一比,那沅江可是肺都快氣咋了。

敢把他沅江與狗相比,這葉一鳴實在可惡、該死!

「葉一鳴,你這是在找死!」

低沉嘶吼的怒喊了一聲,沅江的臉色陰沉到極點。

可葉一鳴卻是不屑的一笑,道:「找死?我看還是你自個慢慢的去找屎吧!說了一句,你還真對號入座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

lixiangguo

方恆這時候點頭,「這樣,才算是符合你血冷霜的身份,如果剛才那一劍真殺了你,我還會覺得沒意思了。」

Previous article

頂尖宗門中,都有神明境強者,神明境強者的手段高明莫測,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厲害。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