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戰神宮雖然神秘,卻與蕭晨並無間隙。再者道魔此人胸懷坦蕩,又與他多有交情,否則蕭晨豈會冒然應允。

道魔聞言大喜,「蕭晨大人不必擔心,此去滿則半年,快則三月,大人就可歸返,必然不會耽擱太多時間。」

蕭晨笑著點頭,「既如此,你我這便走吧。」

「善!」



戰神宮,入口石壁前,兩道身影邁步而出。

「蕭晨大人,請。」

道魔恭謹開口,在前虛引行禮。

蕭晨微微點頭,一路行來,兩人對答時,道魔盡皆保持著足夠的敬畏,禮儀周到。並非是刻意做作敷衍,而是發自肺腑中。但以戰神宮之神秘莫測,暗中必有大背景,應當不必對他這般曲意小心小心才是…看來這其中必有隱情,或許跟道魔此番前來請他之事有關。心中雖有了這般念頭,但他未曾露出半點異樣。道魔應當對他並無惡意,既然不便言明,那就緩一緩,等下結果自然知曉。

道魔揮手,戰神宮入口開啟,蕭晨在前,兩人邁步進入其中。

黑色汪洋,無盡海畔,早有戰神宮修士束手等待在內,為首者正是當年蕭晨初入戰神宮時所見兩名紫袍異族修士,眼看蕭晨、道魔到來,恭謹施禮,「羅葉,一純,參見兩位大人!」神態間,皆是滿滿的敬畏。當年初到時,兩人是高高在上的古極修士,蕭晨不過荒古境界,面對兩人需仰望敬畏。但如今,卻換做羅葉、一純兩人心中惴惴,俯首施禮。

所謂世事變幻,正是如此。

蕭晨目光微掃,並未有半點停頓。以他如今修為,面前這些修士皆如螻蟻一般,自然沒有讓他留心的資格。

「嗯,本座吩咐你們布置的傳送陣,可已完成?」道魔淡淡開口。

「傳送陣已架設完畢,經調試后可順利使用。」兩名紫袍修士中那羅葉趕忙開口。

「好,即刻準備開啟,送本座與蕭晨大人歸返主宮。」道魔淡淡開口,卻讓羅葉、一純等戰神宮修士心中一顫,差點腿軟倒在地上。

大人!

居然連道魔月主都要稱呼他為大人!

這蕭晨…如今修為究竟在何種境界…

雖然心中震撼,暗暗思索早年未曾有得罪這位之處,羅葉、一純等心中微松,恭謹引路,親自動手,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傳送法陣調試完畢。

「蕭晨大人,請。」

道魔拱手,蕭晨微微點頭,兩人踏入其中,靈光一閃,身影直接消失不見。



戰神主宮,傳送廣場。

四界修士匯聚在此,交換資料,打探消息,一派熱鬧繁華景象。幾名人族修士行在其中,所至之處,周邊異域強者臉色微變,交談間隱有敬畏。

蕭晨自封聖主,開啟世界之源,融合四方小千界之事,早已傳入戰神宮中,一時間,人族地位大幅度上漲,無人願意招惹。

好在戰神宮地位超然,凌駕小千界之上。即便蕭晨如今勢大,也未必敢與戰神宮為難,一時間人心尚算安。不過從前曾與蕭晨交惡的三石、洞天兩界修士眼下卻變得極為低調,心中惴惴不安,生怕某日大難臨頭。

突然間,廣場傳送大陣陡然亮起,釋放出奪目光華,兩道身影從中出現。

「蕭晨大人,已經到了。」

「嗯。」

「請您隨老夫前往石塔,便可解除心中困惑不解了。」

「好。」

兩人邁步而出,行至傳送陣處,邁步進入,道魔淡淡開口,「石塔。」雖然他竭力保持著平靜,但說話間的那一絲顫抖,足以表明此人心中激蕩。

「是…大人少待!」傳送陣修士猛然驚醒,手忙腳亂開啟傳送,靈光微閃,目送兩人離開。可直到此刻,這修士臉上依舊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蕭晨大人…回來了!

轟!

原本寂靜無聲的傳送廣場,如同熱鍋中的沸水,瞬間炸開…

數名人族修士心緒最為激動,急匆匆離開廣場,直奔人族居處而去。蕭晨大人歸返,消息必須馬上告訴太阿、明霞兩位大人。



傳送陣靈光微閃,蕭晨、道魔兩人身影出現。便是在他們到來的瞬間,不遠處,沉默無聲佇立大地的黑色石塔,突然顫抖,一股磅礴戰意從中爆發,悍然重霄!

蕭晨豁然抬首,臉色化為肅然。在這石塔戰意爆發瞬間,他體內氣息竟也不受控制瘋狂運轉,感悟石塔中戰技所得奧義自心間如流水般劃過。

一元境…兩儀境…三才境…水到渠成,當奧義感悟流轉達到九極境巔峰時,阻擋在蕭晨面前的桎梏瞬間崩潰。

踏足,十方境!

便是在蕭晨悟透石塔十方境奧義瞬間,他整個身體略微一震,神念被生生拉出體外,進入一方璀璨星空中。

一道身影背負雙手而立,抬首望天,無一絲氣息流露,但其腰背卻如松柏一般挺直,似乎天地重壓,亦無法讓他彎曲半點。

「老夫戰天而亡,留下道統,為後輩所得,繼承吾輩未完成之心愿!石塔百座,得其一承認,便有繼承道統之資格。」

「然前路漫漫,不可放鬆大意,持昂揚向上之信念,方有得吾道統之機,切記!」

聲音如雷,滾滾浩蕩。下一刻,這身影直接潰散。

蕭晨意念歸體,面色瞬間化為凝重,他體內法力瘋狂流轉,一股戰意自胸膛間生成,翻滾中破體而出,與石塔戰意氣息遙相呼應,沖入雲霄。

兩股戰意,皆是昂揚霸道,貫穿天地,卻並未產生半點對碰衝突。在相遇的瞬間,水乳-交融般完美融合。

戰意融合,或者可以稱之為意志的交融。

這種體會,當年初至石塔時,蕭晨也曾親身經歷,但當初他體內戰意只是依附在石塔意志之上,兩者間氣息的融合也僅有極其有限的部分,可今日這番融合,且從根源處完美歸一。

蕭晨可以清晰的感應到,伴隨著戰意融合,他元神已然與石塔之間有了一絲聯繫,而這絲聯繫,現下正在以極快的速度飛快增強。

他心中突然生出一股預感,當這聯繫加深到某種程度的時候,他甚至可以掌控石塔,成為石塔之主!

道魔身體已然被蕭晨身上爆發出的氣息生生逼退,眼中盡皆是激動之意。

果然是他!

雖然心中早有預料,但一日未曾驗證,便一日做不得准。如今感應著蕭晨與石塔之間的融合,他已經再無半點懷疑!

蕭晨,便是他們這一支脈苦苦等待之人!

黑色的石塔,突然散發出淡淡的靈光,一道道細密精緻的紋理在其上緩緩亮起。這一方沉睡了無數年的至寶,現在終於找到了他的主人。

唰!

唰!

靈光閃過,數百名正在石塔中感悟修士被生生迫出,面露震驚之意,看著眼前一幕。

道魔心中一喜,石塔排斥進入修士,則表明融合即將完成,石塔為有主之物了。既是有主之物,若無主人允許,自然不會容修士私自進入其中。

蕭晨眼眸豁然張開,雲霄上融合戰意猛然一顫,隨即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瘋狂收縮,未曾歸返石塔,而是盡數向蕭晨湧來。

強悍無比的戰意,近乎化為實質一般。

蕭晨仰首,元神中閃爍著淡淡靈光的戰字訣陡然脫離,自其眉心逸出,迎向那宛若銀河落九天的恐怖戰意大潮。

轟!

浩瀚戰意,如江河如海,浩浩湯湯瘋狂灌注進入那戰字訣中。隨著戰意灌注,此物之上靈光頓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瘋狂提升,光彩奪目,宛若珍寶。

蕭晨與石塔融合后的戰意何其強橫,卻被戰字訣盡數吞噬,未曾有半點散溢。吞噬戰意后,在那奪目靈光包裹中,這戰字訣頓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其形體並未增加,但紋理卻時陡然生長起來,細密層疊,其繁雜程度比較先前何止百倍以上,精緻圓潤,隱隱給人一股沛然威壓。

強橫,霸道,凜然,不屈!

似面對天地,也無法將其鎮壓半點。戰字訣中所釋放出的,便是這樣一股驚天動地的意志! 紋理生長,似是損耗了戰字訣所吞噬的強悍戰意,其上璀璨光芒逐漸暗淡下去,漸漸露出本體。當最後一絲靈光消散,此物直接落下,融入蕭晨眉心處,顯化了數息,最終隱沒至血肉中,消失不見。就在戰字訣融入血肉瞬間,蕭晨與石塔間的關係瞬間建立,這件至寶,此後便歸他所有。戰神宮,本就是以石塔為核心建造而成,掌控石塔,也就將整個戰神宮收入手中。此時,整個戰神宮在他看來,再無任何隱秘之處,目光所至,盡皆瞭然。

雲霄之上,一座金色圓頂殿宇懸浮其上,氣勢恢宏磅礴。只因為這殿宇隱藏在戰神宮一層重疊空間內,若非蕭晨掌控石塔,也未曾有任何察覺。

而此刻這金色圓形殿宇外靈光微閃,兩名修士身影出現,身著紫色長袍,胸口荊棘花紋上綉了一彎新月。

這兩人,正是戰神宮道魔、道賢。

石塔處道魔元神凝聚分身迎上,融入本體之中,兩人落在蕭晨面前,單膝跪倒:「戰神宮道魔、道賢,參見少尊!」神態敬畏,恭謹自肺腑之中。

蕭晨看著面前兩人,沉默少頃,方才緩緩開口,「看來今日之事,你等早已察覺了。」

「是。」道魔低聲開口,「早年少尊在宮內之時,我與道賢心中便有了猜測,您十有八九便是我們苦苦等待之人。但因為涉及隱秘未曾提前言明,還請少尊莫要怪罪。」

「無妨,此事本座尚有許多不解處,你們或許應當與我好好解釋一番。」蕭晨擺了擺手,今日他未曾受到半點損傷,反而得到極大的收穫。

石塔奧義玄妙莫測,留下此番傳承者,必然是這世間巔峰大能者,若能得其道統,自然是天大的造化。這般機緣他人求都求不到,蕭晨豈會不喜!

石塔百座,得一承認可有繼承道統資格,顯然想要最終繼承道統,唯有擊潰所有繼承者,才能做到。這其中,必然還有無數風波。可世間之事便是如此,欲得機緣,豈能妄圖坐享其成。

大機緣中隱藏著大兇險,富貴險中求,一切還需要自己去博取,誰都幫不了。

修道至今悠悠萬載有餘,蕭晨前行之路從無半點安穩,一步一步攀爬前行,皆是屍山血海,白骨成山。但他依舊走到了這一步,未曾畏懼,未曾退縮。

眼下,依舊是如此!

這道統,他既有資格爭取,便必然不會錯過!

「少尊所問,但凡我等知曉,必定言無不盡。」道魔、道賢拱手開口。

而此刻,石塔周邊修士,面龐瞬間僵硬,瞳孔收縮,露出難以置信之意。

石塔認主!

蕭晨他身上究竟隱藏了怎樣的秘密,竟可以做到小千界億萬年來無數大能修士想都不敢去想之事。而道魔、道賢現身,顯然此事已成定局!

道魔抬首,目光在周邊掃過,「少尊,眼下您已執掌戰神宮,是否留各界修士繼續在此,由您一念而決。」

蕭晨微微皺眉,略微沉吟,道:「本座開創人道神國,唯有我神國中對本座信仰堅定者,才有進入戰神宮內修鍊的資格,你等現在便退去吧!」

執掌戰神宮,自然又是一件令蕭晨威名大振之事,再以信仰堅定選擇進入戰神宮之人選,必然可以極快推動神國的建造,使他可以儘早獲取足夠多的信仰之力。

瞬息時間,蕭晨已想通其中關節,作出決定。

語落,他袍袖一揮,甚至未曾給戰神宮內修士開口辯駁的機會,直接將其送出戰神宮外。執掌戰神宮,欲要完成此事,不過在一念之間而已,甚至於人族修士,也被盡數送出。

蕭晨創建神國,若是不能做到一視同仁,沒有公平可言,怎能得到真正的信仰。即便他出身人族,在此事上也不能徇私,需秉公處理。

道魔、道賢心中一凜,蕭晨如今出手,已有戰神宮主威勢,兩人自然更多了幾分敬畏,「少尊,此處非交談之處,請入戰神上宮。」

蕭晨微微點頭,袍袖一擺當先前行,道魔、道尊恭謹跟隨。

三人進入金色圓頂殿宇,蕭晨落座高位,道魔、道尊卻不敢坐下,執意立於下首以示敬畏。

蕭晨並未急於開口,微微皺眉,待到整理了一番心中的困惑,方才緩緩開口,「道魔、道賢,本座心中存有幾個疑惑,你兩人為我解釋一番。」

「少尊開口就是。」兩人恭敬開口。

「戰神宮,究竟是何來歷?」蕭晨目光微閃,問出了心中最大的不解。

道魔、道賢對視一眼,前者上前一步,道:「回稟少尊,我戰神宮為大千界勢力,麾下強者無數,實力強橫無比。小千界中戰神宮,僅是一方分支。」

「如你所言,戰神宮勢大,為何要下放分支進入小千界中…想必以戰神宮的實力,應當不會看重小千界的力量才是?而石塔傳承,又是如何而來?」

「我戰神宮中,有五位道尊。遠古歲月之前,第三道尊殞落,留下道統。經四道尊裁定,將第三道尊道統融入百座石塔中,投放小千界位面,尋求繼承者。所戰神宮不斷吸收各方潛力修士,入石塔修行,為的便是尋求可以得到石塔承認,擁有繼承第三道尊道統之人。而大人,便是被石塔選定之人。」

「據我所知,石塔百座,可是說將會有百人擁有爭奪第三道尊遺留道通傳承的資格?」

「少尊所言不錯。得石塔承認,便可成就少尊之位,但石塔所含道統,僅是極少的部分。想要脫穎而出,獲得真正的道通傳承,需在百位少尊爭奪中殺出一條血路,吞噬其他少尊石塔!我等皆為少尊麾下修士,與少尊氣運相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此後當會全力助少尊崛起,忠心不二!」

蕭晨微微點頭,道魔所言與他所知並無出入,只是尚有最後一點困惑,「本座意志與石塔融合,曾隱約看到石塔鑄就,降落小千以及其繁衍過程。據我所知,應當沒有修士從大千界而來,也就是說,你們都是小千界修士,如何加入了戰神宮?又知曉了這諸多的隱秘。」

道賢聞言臉上露出些許苦笑,上前開口,「少尊不必心有懷疑,我等兄弟七人,盡皆擁有引動石塔共鳴的資格,卻無法得石塔最終承認,只能成為少尊麾下修士。至於所知信息,也是在不得石塔承認后,直接出現在我等元神中的信息,許是四位道尊修為通天,早已預料到了這般事情的發生,專門做下此番布置,也好讓我等為少尊提供些許指引。」

道魔點頭,認可道賢所言,臉上露出感嘆之意,「當年老夫奉上令,追殺大千界修士進入蜉蝣界,重創下不得已暫停療養傷勢,后心血來潮,留下一絲戰字訣,不想卻與少尊結下緣法,有了今日結果。或許這世間事早已註定,合該道魔引領少尊,進入戰神宮中。」

蕭晨眼底異色微閃,「蜉蝣界?道魔,當初你奉何人令諭出手,所為何事?」

「回少尊,當年道魔兄弟等人得上界令諭,傾力出手,狙殺大千界來人,但命令是何人下達,又因何原因出手,我等並不知曉。只是隱隱間察覺,似乎是要破壞他們尋找某件事物。當初的屍王崇山,紫元之主,默罕默等人盡皆在我戰神宮狙殺之列。」言及此處,道魔住口不言,目光在蕭晨身上一掃而過。

大千界火族修士降臨,聯合紫元之主等人出手追殺蕭晨,以道魔、道賢兩人的心智,不難察覺到其中異樣之處。

蕭晨心中念頭急速轉動,片刻后緩緩點頭,淡淡開口,「小千界中發生諸事,本座希望你們可以保密,不要告訴他人知曉。」

道魔、道賢心中凜然,同時單膝跪倒,「遵少尊大人令諭。」

正如之前所言,他們的命運早已經與蕭晨結為一體,若蕭晨出現意外,他們也必然落不到好下場。所以,但凡可能對蕭晨不利的事情,他們自然不會去做。

蕭晨臉上露出滿意之色,揮手讓兩人起身。一番詢問后,他心中雖然還有困惑,卻已經對戰神宮傳承之事有所了解,逐漸心安。

「之前所言,你等兄弟七人,為何如今只剩下了你們兩人在戰神宮內,其餘諸人去了何處?」

「當年一戰,我等立下功勛,得上界大人褒獎。大哥,二哥,四弟,五弟,七弟以此為契機提出請求,放棄一切賞賜,換取可以提前飛升大千界的資格,以便未雨綢繆,為少尊飛升大千界做好準備。」

「少尊日後需要面對其他九十九位少尊的爭奪廝殺,在沒有一定自保力量前絕對不能過早進入戰神宮,我等此舉,也是希望可以為少尊多爭取一些時間。」

道魔恭謹言道。

蕭晨臉色微變,略微停頓,沉聲開口,「你等如此誠心輔佐本座,日後若我有所成,必然不會虧待你們。」

lixiangguo

一旦和樊天寵談這事,就要通知師傅,師傅也會幫忙撮成此事。

Previous article

在漸漸的普及中,所有人知道,原來北斗宗是千年前九州最庄盛的宗門,還是排行第一的。如今落成這副田地,他們亦是吁語不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