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戰場文學) ?楊易剛進去,就被風沙卷著滿天飛,終於穩定下來,楊易發現自己在沙漠之中。盤腿坐下,感應空間能量的波動。這是白戮在來的路上告訴自己的,能讓自己更快的找到令牌。

心神沉入這個空間中,突然感覺屁股劇痛。楊易下意識的摸了一下,一隻蠍子。楊易猛的一捏,蠍子毫髮無損,但楊易的手又被蟄了。

楊易立刻感覺手動不了。立刻把蠍子甩開,拿出解毒丹吞了進去。站起來看到天已經黑了,開啟靈眼,看到地下撲了整整一層的蠍子。楊易立刻飛到空中。至於冷,楊易在凍原生活過,自然不太在乎。

剛剛到空中,楊易立刻見到了金葉蟲。金葉蟲,可以媲美噬心蟲,同樣少見,以其鋒利的翼出名,號稱巔峰時可以切開界面屏障,不過這只是傳說。楊易猶豫了一下,楊易拿出了噬心蟲,讓噬心蟲把自己包了起來。那些金葉蟲就沒有攻擊了。

楊易讓噬心蟲包裹自己,自己在裡面睜開靈眼,看著外面的情況,同時讓噬心蟲慢慢的向東飛。楊易感覺那裡的空間波動強一些,按照他的說法,這就是令牌的波動。

走了很久,感覺依然不變,只有可能是空間太大,或者自己被什麼東西干擾了。楊易想到這裡,拿出百魂幡,向前飛去。噬心蟲一按包裹著自己。

飛了很久,楊易終於出了沙漠,到了沼澤,同時感覺自己隔令牌也進了一下,想到沼澤中的蟲子可能更多,楊易就沒有再前進了,等天亮了再進去。

楊易拿出六個陣旗,插在四周,一個防禦陣法就出現了,再弄了一個迷陣,楊易就拿出小竹樓住了進去,雖然天快亮了,但楊易依然還是睡了一覺。

這一覺中午才醒,楊易剛剛起來,就看到在陣法的四周都有人站著。楊易有些疑惑了,就聽到有人說道:「大哥,確定在這裡嗎?我怎麼什麼都沒有看到呢?」

「肯定在,有人在他的身上做了標記了,我們跟著來的,沒想到他晚上也敢到處跑。現在應該躲了起來。」

楊易聽了笑了一下,這應該是在守我,畢竟自己是白戮帶來的外人。疑惑的是區區一個陣法,應該難不住他們吧。

「快快,陣法師程燁來了,大家準備攻擊,我們之前沒有看出他的深淺,大家都用全力。」

楊易聽到這無語了,他們不去找令牌,居然來圍自己。楊易看著陣法師龜速解開陣法。笑著把竹樓收了起來,再布了兩個迷陣。想了一下在陣旗下面放了三個陽雷。

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想到自己現在走的話,肯定是會讓這些人也離開的,謹慎起見,楊易用了逃生的秘術,不過這是自己控制的。

楊易用了秘術之後,發現自己感覺輕鬆了很多,身上有很多東西消失了,比如空間守護者的約束沒有了,之前屠城的業力也沒有了,楊易之前感受不到業力,現在感受的到業力,而這個秘術可以去除業力,楊易以後就可以胡做非為了。

到原地撿起自己的戒指,穿了件衣服,楊易直接從地下逃了,用陣法包裹自己,上面的人感覺不到自己。

「怎麼感覺不到了?」

「應該是感覺到了印記,他清除了印記,不過人還在裡面,陳燁大師,您快點。」

楊易就在他下面,聽到這話,笑了,同時感覺這個世界的人怎麼都這麼蠢。向著令牌走,三天後,楊易聽到了一聲巨響,不禁無語了,區區幻陣居然要三天來清除。

楊易直接到了空間中心,沒有經過任何危險就得到了令牌,這應該是白戮準備好的。楊易通過中樞看到那些人是多麼驍勇善戰,不過卻不太精細,全部是走大力的路線。妖獸什麼的直接近身虐,這樣也讓楊易很眼饞。

不過在楊易這個掌控者面前,卻沒有一點的反抗能力。楊易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直接到了外面,舉起了手中的令牌,引起了一陣的驚呼,之前那麼多有可能成功的人全部都被淘汰,會不會有黑幕。這是下面的人的第一想法。

「既然這位兄弟得到了令牌,就是我薛家的女婿,大家這十幾天也應該有些累了,就在我薛府休息片刻,明天就開始舉行儀式。」老者說著一手抓過令牌,把令牌中的人全部放了出來,只少了幾個人,楊易對這種修鍊方法真的眼饞了,在那種情況下,楊易世界的本土修士肯定會死一半以上。

楊易被帶到了內廳,面對著老者楊易才知道他的厲害,一絲外泄的靈氣就把楊易壓的動都不能動了。

「你叫什麼?有什麼*?」說著手隔空一抓,白戮就被抓了過來。楊易震驚了。「你躲什麼躲,這個令牌是不是你們合夥搞的?」

楊易聽著有些痞氣的話,苦笑著看向了白戮。

「不是,他叫楊易,是我在外遊歷的時候認的一個兄弟,雖然修為差了,但人很厲害,越兩級殺人如殺雞。」

老者把頭轉向楊易道:「你也是空間守護者?」

「是。」

「那你知道他在外面的那個女人嗎?」

楊易楞了一下,這個老頭的思維的跳躍真夠大的。楊易點點頭說道:「我知道,見過了,不過那個女的停厲害的,看了我一眼我就感覺心悸。」

「不錯,這才是我薛家的媳婦,你會畫畫嗎?」

「會啊,我畫畫的天賦極高。」

「那你把她的相貌畫出來。」

楊易楞了,徹底無語了,自己怎麼沒有想到,這個老頭剛剛把自己帶到一個高層次,立刻就轉話題,楊易磨磨蹭蹭的拿出紙,準備隨便畫一個,突然自己的腦海中多了一個相貌,應該是白戮偷偷塞進來的。

楊易揮筆就畫,很快就話出了心中的那個女子,頗有神韻,但有很大的缺陷,至於缺陷在哪裡,楊易也不知道。

「不錯的畫,不過不行。」說著拿起筆,隨手在桌子上畫了一塊鐵,桌子就塌了。特別是畫鐵的地方,居然有明顯被重物壓過的痕迹。

楊易看呆了,明明只是隨手一幅畫,居然有這麼大的威力,竟然可以直接毀壞載體。

老者放下筆說道:「看懂了沒有?」

「沒有。」楊易頗為誠懇的說道。老人這樣說肯定是要傳授自己這畫的技術。

「你把你自己的感悟畫在畫上,自然就會讓畫直接擁有無比的威力,你試試。」

楊易想到了空間,拿出筆在紙上畫了個盒子,惟妙惟肖的盒子。「不錯不錯,竟然一步就成功了。走,我帶你去看我薛家歷代的作品。」說著楊易周圍的環境就改變了,楊易還不知道自己怎麼過來的,想來這個老者的境界應該極高。

「這一面牆壁上全是的,你自己抽出來看,畫掛在這裡是有極大的用處的。對了,你修鍊的是什麼法門?」

「晚輩的世界不分什麼法門,晚輩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我修鍊的一個是金丹,一個是靈修。」

「那就是沒有練神魔**了。」

「應該沒有。」

「這還是一件大事,等你成為我真正的女婿了,我就把我薛家的神魔煉體**交給你,現在這些都對你沒用,你先去準備一下吧。」話剛說完,楊易就回到了大廳。

兩個僕人進來,帶著楊易準備離開。

「對了,你把你的那兩個修鍊的法門借我觀賞一下,不方便就算了。」

「沒什麼不方便的,說著拿出了靈修功法,和青木訣。」

接著楊易被帶到了一處房間,看著裡面簡潔的擺設,楊易拿出了白玉床。躺在了上面。閉目一會,起身,到桌子前面畫起畫來,楊易想到之前的盒子,依然有些心癢。

轉眼,又一個盒子畫成了,楊易慢慢的把手伸了進去,居然摸了個空。最後發現居然可以裝東西。

楊易又畫了一對篝火,把手放在畫上面感覺到了熱,想了一下,拿了張紙放在上面,紙立刻成了灰。楊易又畫了一副空間加火的,這次,楊易可以到畫中烤火去了。

漸漸的楊易迷上了這種神奇的畫畫方式,同時也對各種感悟越來越深。也可以創造出厲害的畫了。最厲害的就是,楊易面前的畫,裡面自成空間,為了把空間弄穩固,楊易把自己的空間感悟不停的向畫中畫,用來直觀表示的就是,地上匍匐這一條蛟龍,他不是被打死的,而是被大地的重力壓死的。楊易還畫了數十個人,手中各拿著一把槍,槍術也是楊易一筆一劃畫上去的,這是戰鬥力。

為了讓這個天地更像一些,楊易把距離拉遠了,空中的雲是五彩的,是楊易的五行能量,隨時可以組成斧頭,不過只能用一次。楊易在費勁心思畫完這副畫后,直接倒在地上睡了,連拿出來的床都沒有用。

楊易不知道的是,他睡著后,他的畫中的人開始動了起來,先走過去把蛟龍給剮了,然後走進了一間房間,從裡面帶出了兩男一女,女的開始弄吃的,男子就被帶出了畫的範圍。這個範圍不是畫的範圍,而是紙的範圍。在楊易沒有畫出來的地方,居然還存在著其他的東西。

(戰場文學) ?早上,楊易醒來,看到畫上多了個女的,其他的一概沒變,楊易疑惑了,怎麼會多出一個女子呢,猶豫了一下,楊易自己跳進了畫中。

這時,外面有個侍女敲了半天門,沒有人應,猶豫了一下推門進去了,什麼都沒有看到,就準備去告訴其他人,這時,看到桌上一幅畫,感覺應該是好東西,就捲起來,放到了櫃檯上。

楊易剛剛到裡面,感覺重力太嚴重了,強化身體,走在街邊看著兩邊空洞的房屋。突然天黑了,楊易楞了一下,自己好像沒有把天黑在畫上表現出來吧。楊易不知道外面的人把他鎖了起來。

又過了片刻,天亮了。楊易向上看了一眼,太陽從五彩的雲上落下來。實在很美。走到幾人那裡,聽到幾人在竊竊私語,走了過去。

「你是誰?」

「我是,楊易。」說著,楊易離開了。幾人繼續坐下說著什麼。

楊易看到了盡頭,猛的向上跳去,但沒有出去,只是向前移了幾步。繼續飛,始終在這個地方的空中前進。

畫被卷了起來,楊易自然不能出來,猶豫了一下來到畫的邊緣,楊易穿了過去。剛過去就看到了一個城牆。上面寫著什麼城,名字已經模糊了,勉強看的到一個清字,算了,就叫清城。

楊易走進清城,感覺遇見的人全部都是虛幻的,但真實的武力又很真實。城中的規矩很嚴格,不能在城中殺人,不得逗留三天以上,否則去除記憶,重新由筆畫開始修理。

楊易看到後面的話,楞了一下,難道這裡真的是畫中的世界。楊易進城逛了一下,感覺和其他的城沒有什麼區別,就是人雜了一些。既然來了楊易自然要搞清楚。

突然一個人吸引了楊易的注意力,那個人明明是自己筆下的人物。楊易走過去,看到他在賣妖獸身上的材料,仔細一看,是蛟龍。楊易楞了一下,自己之前確實沒有看到死去的蛟龍。楊易的耐心足夠,但外面的人沒有那麼多的耐心,更何況還有一個女人在外面要和自己結婚。

一天後,男子終於把妖獸賣了出去,賣了數百上品晶石。離開的時候有兩個男子過來了,手中拿著一個戒指。

楊易跟著三人到了畫中,看到有人開始煉化寶貝,有的修鍊。楊易呆了,讓他們修鍊是不是會讓畫的威力大增。楊易走到他們面前,說道:「我能出去嗎?」

「主人?」之前擺攤的男子突然跪下,看著楊易。

楊易楞了一下,居然還有人認得自己。

「您把我定為首領,自然比他們幾人強一些,認得主人也很正常。畫被人從外面關上了,應該是捲起來了,您可以從豁口那裡出去。」

楊易聽了,向反方向飛去。果然很快就出來了,看到天已經黑了,搞不好錯過了婚禮。

楊易剛剛出現,老者就出現在楊易的面前,看著楊易道:「你今天去哪裡了?」

「在畫中,不過後來被人關上了,我費了好大的勁才出來,今天的事沒有錯過吧?」

「算了,她跑了。」

「什麼?」

「你的未婚妻跑了,就這麼簡單,不過我說話算話,你就在這裡呆著,學習神魔煉體**,我去找她,找到了就讓她和你結婚。」老頭剛剛說話還有點臉紅,到後面就是決然了。

楊易剛剛點頭,他就消失了,楊易的面前多出了一本書,上面寫著神魔煉體**,過了片刻,白戮就來了。

「你今天怎麼了?怎麼不見了?」

楊易只好再重複了一次,加上了老者的話。

「這樣啊,你確實可以學習一下神魔煉體,這樣到外面近身簡直無敵了。神魔煉體是少量星球才有的,夠你橫行了。」

「這個星球我感覺好彆扭。」

「這個世界更新了七次,流失了大量的資料,底蘊也不厚,那些人又藏拙,能這樣不錯了,那些地層崛起之路的最前端往往是入贅。」

「原來如此,你為什麼不改變一下,以你的守護者身份應該夠了。」

「影響進化的進程,那是找死,我不幹這事。」

楊易沒有在說話了,點點頭開始看神魔煉體**。書的名字就是『冥』字,楊易稱之為冥典。有解釋,楊易很簡單就練會了第一層,傷口好的極快,但這些楊易不需要。就在楊易繼續練的時候,楊易想到了畫,就用筆在上面畫了一些稀有的妖獸,全是死的,用來供他們修鍊。

三天後,第二層修鍊成功,傷勢癒合的速度變快了很多。轉眼半年過去了,楊易之前就把畫放到了獸域,畫裡面的東西已經產生了質變,但依然很弱,因為楊易不知道如何抬高自己的畫中人。

楊易的神魔煉體到了第七層,斷肢重生,寸步難行了。用白戮的話來說就是缺少戰鬥,於是一場擂台戰出現了,對手是天下,煉體八層以下的人,包括八層。

楊易只能用神魔煉體的手段,就是只能肉搏。

第一天,楊易是被人抬下去的,第二天,楊易是被扶下去的。第三天,楊易是慢慢走下去的。第四天,楊易飛下去的。第五天,楊易突破了。到了滴血重生的程度,只要自己有一滴血是好的,自己就能復活。

即使丹田沒有了,依然可以用神奇的手段恢復,就是天地法則。

楊易感覺自己的時間夠多了,準備回去,卻被白戮的一個令牌搪塞了。「這是神魔九府的第一府,第一次有人進去,裡面的寶物無數,更重要的是有神通,比如之前虐你的那個號稱刀魔的傢伙,他就擁有神通,可以讓自己的身體重要地方出現刀,這只是低級的。那個神魔府中全部都是上品,甚至極品,只要你能得到一個,那你就厲害了。」

楊易無法拒絕,接過令牌,回到房間睡了。

三天後,隨著他一其到了一個地方,那裡已經有七人等待了,看到楊易,紛紛拿出令牌。楊易也學著拿出了令牌,八塊令牌合在一起,空中慢慢的出現了一個漩渦。楊易瀟洒的走了進去。

七人剛剛進去,上面立刻有無數身披鎧甲的妖獸衝下來。數萬和楊易同一等級的。楊易猶豫了一下,拿出畫,丟在空中,趁著間隙,楊易奪取了一個妖獸。妖獸剛剛到畫中,立刻被重力壓死了。既然有這個底子,楊易也不在擔心,大片大片的吸收著妖獸。

幾人驚訝的看了看楊易,開始突圍。

幾人頂著壓力向前飛,遇見了一個宮殿。楊易看了,畫鋒一轉,直接把七人收了進去自己向大殿走去。剛剛進大殿,就看到前面的椅子上有一個身著紫袍的男子傲視著下面。

楊易的目光和他的目光對視,一會,他突然消失了。楊易知道剛剛的一絲威嚴已經耗盡了他的能力,畢竟這不知道已經過了多少年了。楊易看到他消失的地方有一盞燈,猶豫了一下,走過去把燈提了起來。

燈立刻桌位后,整個大殿都黑了。楊易只好舉著燈向前走。走到盡頭上面寫著功德殿。楊易慢慢的推門走了進去,看到裡面一望無際的武器架,修鍊的功法架子等等。

楊易過去用手拿,卻被擋住了。

鬱悶了一下,聽小貓說道:「我找到中樞了,你退出來,回到那個椅子上坐下,就會發現端倪。

楊易聽了,回到大殿,坐到了椅子上,立刻感覺一股清留從座位下直衝楊易的腦海,不過楊易沒有阻擋,因為寒流所經之處,楊易的經脈的韌性大增,可塑性也增強了一些。

楊易順著寒流的途徑找到了中樞,開始慢慢的煉化,一股月後,大殿被煉化了。楊易沒有再向裡面走了,剛剛到外面,大殿就像一個吊墜一樣,掛在了楊易的腰間。道兵見了楞而了一下,想向前,但又不敢。楊易自然不在乎,慢慢的走向下一個殿。

「大家攻擊,我們被困這麼多年,難道你們還希望你們的後代一直呆在這裡嗎?」

「不願意。」說著全部向楊易沖了過來。楊易把畫反過來披在身上,沒有絲毫阻力的向裡面走去。

「啊啊啊啊,我堂堂大妖,還奈何不得你一區區人族。」最前面一個半龍人說道。不過楊易卻已經進了這個大殿。

有小貓的輔助,楊易直接把五個大殿全部煉化了,然後迫不及待的讓白戮帶自己回去。

白戮沒有說什麼了,帶著楊易穿越了區域,到了本世界。楊易迅速到了霸槍門,看到的確實一個巨獸一樣的大城。

楊易剛剛出現,師兄們,包括木雯蕭月也全部過來了。「楊易,你這十年去哪裡?你出去都不告訴我一聲。」蕭月留著淚說道。

「去了個好地方,我們進去說。」說著,直接飛到了霸槍門內城。楊易拿出了打量的鎧甲說道:「這是我在外面得到的東西,給我們的血煞軍的最強的人穿上,同時我還有好東西給你們。」

大量的神通,秘籍,還有丹藥,毒等,這是楊易拿出來的一小部分,但都是高級的。在他們驚訝的眼神中,楊易回到了房間。

楊易躺下了,自語道:「居然直接過了十年,不過不遲,我的根據不穩,需要靜修。血煞軍差不多有五百多萬了,城也擴大了三倍,也不知道閻飛怎麼擴張的,這麼霸氣。」

楊易拿出了幾本巔峰的神魔煉體,交給閻飛,讓她交給手下的人。而她,純正的魔,自然不需要這種東西。

楊易安排好了后,開始畫大量的畫。

(戰場文學) ?一幅幅畫從楊易的筆下出現,楊易對某些法則的感悟也越來越深,同時也開始創造自己的畫世界,一個小城在他的筆下出現了,是按照楊易對慕城的記憶畫的,用時一年。

看上不過一平米的畫,楊易笑了,一年的不眠不休,終於畫成了這幅畫,自己以後的畫中人物不用再到別人的畫中世界來完善自己了。不過楊易的實力不夠,只能創造出一個小城,再大的話,楊易會承受不住。

捲起畫,看了看周圍牆壁上大量的畫,笑了,這些畫全部是有空間能量參與的,楊易對空間的感悟也有了進展,不再是只能利用空間能量來穿梭空間,還能利用空間摺疊來困人,可以加大空間的承受能力,製造小空間裂縫切割萬物。

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墨,仔細的看了一下,墨就不見了。楊易的樣子也恢復了原先的樣子。走出去,刺眼的陽光,讓楊易有些不適應。

「大家快看,門主出關了。」楊易無意中聽到這句話,向下看去。

下面變得十分的繁華了,楊易卻感覺自己和這裡格格不入,自己安逸不下來,戰鬥可以讓自己很快樂,突破則讓自己有成就感,楊易已經決定去第一大陸了,那裡會讓自己成長的更快。

lixiangguo

路雨安話音剛落,「嘩啦」一下,桌上的飯菜被文墨之一袖揮落。

Previous article

李太極:「你喜歡她,為此不惜違背一直恪守的職權原則,巧的是崔涼也喜歡,為此違背涼薄寡淡的本性,變得那般熱心。」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