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開門的一瞬間,只見周亮亮從門縫裏面鑽進來,壓低了帽檐。

“怎麼是你?後來警察找到你沒有?”我問道。

周亮亮很急的樣子,問道:“告訴我。芙蓉是怎麼死的?”

“我爲什麼要告訴你?”我警戒地說道。

周亮亮一把槍拿了出來,貼在我的腦門子上面:“說,你說不說嗎,不說,我一槍打死你。”

“你最好還是把槍收起來,我讓你倒在地上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我的女保鏢可以在是一瞬間弄死你。”我伸手推開了他的槍。

“告訴我,我求你告訴我。”周亮亮最終還是服軟。

“郭芙蓉是自願死亡的。不過可能跟她的家族有關,她被鎖在了302裏面,就是爲了吸收石棺的屍氣。我想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要把郭芙蓉煉成香屍,爲他們郭家所用。舊樓的風水我看過,如果在下面埋下一具石棺,是形成了一個極具煞氣的陰地,再加上郭芙蓉獨特的特徵,活人養屍,一定可以成爲了不起的殭屍。”我把我推測的結果告訴了他。

周亮亮顯然不相信:“沒有一個人活得好好的,忽然想死掉的。你不要騙我,我不是那麼好騙的。”

“不管你信還是不信,真相就在那裏。”我感覺周亮亮的信心正在崩潰。

“她一定有苦衷,一定有苦衷。”周亮亮抱着頭,自己安慰自己。

“事實上,我們都是一樣,生活世界這個大謎團之中,看到的只是真相的一部分。甚至我們看到的真相都是虛假的。周亮亮,你一定深愛着郭芙蓉。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地生活下去。找一個工作,結婚生子。活得好好的纔是對死人最好的安慰!”我對周亮亮說了一頓心靈雞湯。

事實上,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歡心靈雞湯,特別是有某種信念的人。

周亮亮悽慘地笑道:“不管是誰,我一定要查清楚,一定要查清楚。”

“如果你非要查清楚。我告訴你去一個地方,河東郭家,或許有你的答案。”我說出了郭家地址。

周亮亮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忽然問我有沒有窗戶。

我指着我的臥室,周亮亮傳過我的臥室,將窗戶推開,很快就順着窗臺上面的縫隙和樓下的空調,如同蝙蝠一樣落到了地面。

就在這一瞬間,門被一腳給踢開了。十幾個裝備精良的警察左手拿着電燈,右手放在左手上面握着手槍,幾束光全部照在我身上。

“不要動。”我怕玉屍衝過來,大聲喊道。

“周亮亮呢?”領頭警察盯着我。

“我不認識他。他從窗戶下面跑。”我冷靜地說道。

“可惜了,又讓他跑了。就是他殺死了石大克的。”警察嘆道,“我知道你是蕭棋,我也知道你是清白,但是周亮亮要是聯繫你,希望你及時通知警察。對了,周亮亮是個職業殺手。”

一行人飛快下樓,去追周亮亮。

周亮亮是一個職業殺手,他爲什麼要殺了石大克,我完全找不到原因。

知道我偷跑回來,陳荼荼很是不高興,每天都熬了骨頭湯給我喝了,喝得我一嘴的豬氣。

謝小玉很是不歡迎陳荼荼。不過小賤歡迎得很,每天都能喝到骨頭。

到了十月底,基本上丟開柺杖走路。

我準備了工具,到舊樓面前。舊樓已經完全拆除了,聽過當時拆除的時候,機器幾次失靈,有幾個工人受傷,最後易淼過來看了一下,才讓舊樓接着拆掉。

我把舊兩棵桃樹連根都挖出去,一把火給燒了。只見青煙散開,兩棵桃樹真的是一扇牢門,把葉文心他們鎖在裏面,現在把門打破了,他們得以自由。

石棺裏面的畫卷已經有了很長的歷史,但是燒掉之後,已經結束了在歷史裏面接着行走。

到底是誰控制住舊樓不被拆除?

迷霧背後,是意想不到的開始。

修養了兩個月,我想了很多問題。

生與死的體會,愛與恨的交纏,都讓我成長了不少。我把我所有想法打電話告訴了戒色,他是佛教徒,看問題的高度比我要高,站得遠也能給我答案。

我跟他說,我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聽了我的想法,戒色道,你自己決定。

我在花店取了一百朵的白玫瑰,到了紀千千的病房外,我一句話都沒有,安靜地坐在外面。

我把悲傷打開,又藏在心中。

戒色把紀曉曉也帶來了。小女孩並不瞭解多少事情,以爲媽媽要醒過來,格外地高興,高興的不得了。

“你下定決心了嗎?”戒色問我。

我點點頭:“不管怎麼樣,無望地逗留在世界上,對她是不公平的。來世,若能在路上見到她,我不會再錯過她的。”

戒色沒有說什麼話,他鬆開來着紀曉曉的手,小聲說道,你去跟媽媽說話,過段時間,你舅舅就要來接你嗎,跟媽媽說說你想幹什麼?

紀曉曉問道,我舅舅要來接我了,媽媽會不會跟我一起走的?戒色笑道,會一起走的。

紀曉曉歡快地跑進了屋裏面,開始跟紀曉曉說話,說了很多很多的話,媽媽,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你在白雲上面飛來飛去。說了很久的話,戒色陪我坐在房間外面,戒色站起來,蕭棋,我去把曉曉帶出去,你進去。

等紀曉曉出來,我進去拿走了紀千千脖子上面的鬼淚珠。

紀千千不用沉浸在綿延不絕的黑暗之中,不用睡在冰冷的黑夜之中。

晚上,勾魂者FOX上來帶走了紀千千。

屍體送到了殯儀館後,鍾離簡單化完妝。準備焚化的時候。

紀千千的哥哥紀買臣趕來了殯儀館,他們兄妹相依爲命,有着人間最醇厚的情感,紀買臣一拳打在我的鼻子上。紀買臣之前和戒色聯繫過,兩人是相識的,戒色把紀買臣給拉開了,紀曉曉似乎感知了什麼,開始哭泣。

裝在盒子裏面的紀千千終於推了進去。

一股青煙之後,剩下了一堆的骨頭,碾磨成灰之後,裝在了骨灰盒裏面。

紀買臣帶着骨灰,還有紀曉曉,離開了江城。

戒色不捨紀曉曉,但終究還是放下。

“蕭棋,你知道《金剛經》講了什麼嗎?”戒色忽然問道。

“你不是一直在上《金剛經》研修班的嗎?爲什麼還要問我?”我不解地看着戒色。

戒色面容虔誠:“一個星期前研修班已經結束,我也要走了。那個《金剛經》裏面什麼都沒有講,我一點收穫都沒有,還是解不開小僧我心中的困苦……”

“那是你渡不過情劫,不知道佛典的奧義……”我嘲笑道。

戒色要走了,鍾離肯定不會跟他走的。

不知從何處傳來了歌聲:

起初不經意的你。

和少不更事的我。

紅塵中的情緣。

只因那生命從此不語的膠着。

想是人世間的錯。

十一月中旬。

我無情地送走了紀千千之後。

有一天,在捉了三隻小鬼之後。明亮的一條小路上,冷峭的月光傾瀉而下,路邊的一棵桂樹,枝椏上的桂花紛紛落地。

花開無語,葉落無聲。

卻能聽到自己心裏面的聲音。我忽然感覺到,我要去找謝靈玉謝姑娘。即便人鬼相隔,我送她最後一程,讓她渡過情劫,也是好事。

紀千千是我過去的愛,不會再回來。就好像兩塊破碎的圓鏡子。拼在一起,好像還是完整的,但是中間的縫隙永遠存在。而我,不應該和她遇上,繼而把災難帶給了她。這一點我將永遠無法改變。我愛你,失去的青春。

我在謝靈玉房間裏找到了一張紙片,上滿寫着“佛骨身邊,彼岸花開……”,是謝靈玉娟秀的字跡,只是最後的“開……”字最後一筆沒有寫完。

佛骨指的是什麼?沒能想通。可能是佛骨舍利一類的。

我怕謝靈玉回來,做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將這間房子給買下來,這樣謝靈玉要是回來的話,也能看到我留下來的消息。因爲隔壁房子是凶宅的原因,在價格方面我佔了很大的便宜,最後花了二十萬就買了下來,正好是許俊給我的酬勞。第二件事情,是讓魚雨薇接着經營花店,畢竟****花店是我和謝靈玉一手經營下來的花店,不能讓它倒閉。經營的費用都可以給魚雨薇自己收起來。 「是的,她確實非常的可愛,也確實是天使,但是她不是你能夠看上的目標。」

許曜當然不可能讓這個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公子的男人,去追自己的妹妹。

且不說人品如何,現在也不是談戀愛的時候,自己的妹妹可還是在讀著書,是一位上了高二的學生,之後還要讀大學。

綜末代帝王求生記 不管如何,這個男生若是想要對自己的妹妹下手,自己是絕對不同意。

而那男生聽到了他的話后,卻是訕笑一聲說道:「果然你的目標也是她,沒辦法,她實在是太善良太過於可愛,所以會有許多競爭對手,這讓我也非常的頭疼,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她必須是葉辰的女人!」

這位名為葉辰的公子哥,說完居然就這麼將許曜丟在這裡,徑直的朝著前方走去,來到了三女的面前,友好的向她們打了一聲招呼。

「嗨,許琳同學,沒想到居然那麼湊巧,能夠在這裡遇到你,實在是太有緣分了。這兩位是你的朋友嗎?」

葉辰上來就熱切的跟她們打了一聲招呼,並且如同自來熟一般的就坐在了她們的位置對面,與她們同在一張桌面上。

「葉辰同學?沒想到你也來參觀這個動物園。」

許琳看到能夠在這裡遇到自己的同學,也有一些意外。

重生九零之小家女 這位葉辰同學在他們班上是紀律委員,聽說在京城有一定的家業,同學們都非常的樂於與他進行交好,而且他出手也非常闊綽,經常帶著全班同學去參加一些聚會。

是個好人。

這是許琳對於葉辰的第一印象,之後就是成績非常的好,充其量也就這兩點而已。

她完全沒有想到,葉辰這一次是沖著自己而來,就連葉辰出現在此處也並不是巧合,而是他在經過調查之後故意安排好的偶遇。

「許琳同學,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要告訴你很久,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對你說出口而已。」

葉辰坐下來后,用著一股非常正式的語氣說道。

「哦?小馨我要去一趟廁所,陪我一同過去吧。」

馮樂姍眼前一亮,她僅是從神態就能夠看出葉辰對許琳有意思,現在突然如此正式的說出這麼一番話,一定是打算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於是立刻來到了林馨的面前,不顧她的疑惑,硬生生將她拉走,給兩個人騰出了空間。

「唉?你們要去廁所嗎?要不我也一起去吧?」

許琳看到眨眼之間自己的兩個姐妹就這麼溜了,也察覺到了不對勁,想要跟她們一同離開。

馮樂姍卻說道:「你先在這裡陪一下你的同學吧,我跟小馨有些事情要說一下,你就不要過來了。」

隨後非常不仗義的就將林馨給推走,隨後就只留下許琳和葉辰兩人,坐在台上面對面尷尬的互相看著。

「是這樣的,現在已經高二了,過不久就要分班了,雖然我不確定是否能夠跟你分在同一個班級里,但我不想要再繼續這樣下去,我想要再向前一步,想要與你拉近一步距離。」

葉辰突然十分正式的對許琳說出了這麼一番話。

「葉辰同學,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許琳雖然已經察覺到了風雨欲來,但還是繼續問道。

「我發現了,兩個人之間做朋友其實是有極限的……我不做人了!或者說,我不願意在你的眼中只是一個人!」

葉辰心中也是無比的緊張,雖然他的語氣極其平靜,但是從他的措辭中可以感受得到,他現在已經語無倫次。

「你……你不做人,那你想要做什麼?」

許琳一臉尷尬的問道。

「我想要成為你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葉辰一臉認真的進行表白,這句話說出來的那一瞬間,就連他的臉色也變得無比的通紅,他因為按捺住心中的激動和興奮,而將自己的一張臉憋得泛紅。

「我……我……我現在沒考慮那麼多,我只想要好好學習而已。」

許琳也被他的這麼一句話給嚇得不知所措,她還從來沒有注意過,在班上居然有這麼一位男生在默默的注視著自己。

「沒關係,現在我並不著急才,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就是講我的真實想法告知於你,想要在你的心上留下一定的地位僅此而已。」

葉辰用著自己那堅定的目光,死死的盯著自己眼前的女孩,越看越是心動。

「好……我知道了……但是我現在還不想那麼快答應你,因為我只想好好的學習,沒有太多的想法。」

許琳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也就只能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明白了他的想法。

「沒關係的,你應該還沒有男朋友吧?」

葉辰問了一聲,他還是有些在意許曜的存在,從剛剛他就看出,許琳距離那站在門口的大叔非常的近。

他害怕許琳因為不知道世間險惡,而被某位花言巧語的大叔給騙了去,所以才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畢竟葉辰一直注意著許琳周圍的異性朋友,還從來沒有見到過她跟哪個男同學能那麼親密的走在一起有說有笑。

也正是因為許曜的出現,才使得他下定決心要在今天對許琳表白。

「我怎麼可能會在這個時候找男朋友呢,我還打算要拼一拼衝上京城大學呢。」

許琳看到葉辰居然開始問起了這種問題,心中多少有些抗拒。

葉辰看到這個問題讓許琳不是很舒服,於是立刻岔開了話題。

就在此刻許曜也走了過來,他毫不客氣的就坐在了許琳的身邊,看著葉辰說道:「小夥子如果你想要追她,那麼就好好學習,更專註的提高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將心思花費在兒女情長之上。只有自己的能力變強,才會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葉辰看到許曜居然直接坐在了許琳的身旁,眼中突然爆發出一陣足以殺人的光芒。

「你……我知道了,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你還說沒有男朋友……」

葉辰看到許曜居然能夠坐在許琳的身旁,同時兩人還親密無間非常自然的樣子,心中的醋意翻江倒海而來。

從剛剛許琳的言語,全部都成為了他心中炸彈爆炸的導火索。

「你是不是想要騙我,然後讓我成為你的備胎?還是說,原來你是一個擅於玩弄人心的女人?」

葉辰憤怒的指著許琳,目光惡狠狠的盯著許曜。

「啥呀?我又不是她的男朋友,你激動什麼。」

許曜看著對面那炸毛的公子哥,腦海之中一片問號,自己怎麼才剛坐下來,對面那公子哥就對自己發飆了? 戴豪給我的十萬美金,被皺皮老太弄去了八千,花費了一些,還剩下差不多八萬,找高墨幫我兌換成人民幣,大概有六十八萬,對我而言,是一筆橫財。我不敢隨便亂用,存在了銀行裏面,用作急用。

十一月中旬,建國叔回到了江城,奔波數省處理完戰友屍骨之後,心中一顆石頭落下。給我打電話,要感謝我。我其實是想拉着他跟我一起走,就去見他。正好建國叔的半仙壽材店所在那條街涉及到拆遷,建國叔也會閒着一段時間,就答應了下來。

在半仙壽材店見面的時候,建國叔的神情好了許多。

“你現在沒了地方營生,要不跟我一起。我手上有活。”我說道。

建國叔抽菸思考了一下:“行。半仙我以後跟你走了。”我哈哈大笑起來。

建國叔問我這是要去哪裏?我告訴他,先要去見一個人。我要見的人是戒色。建國叔正好沒事,說把徒弟叫來一起,可以一起吃飯,也算跟我見見面。

我沒料想建國叔有徒弟,笑道,你也能收徒弟,那真是很牛氣了。

建國叔有點不高興的說道,你難道沒聽過,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雖然不怎麼樣,但是我徒弟就厲害了,我只告訴你一個人,我徒弟還是個美女。

我打電話給戒色約他一起吃飯,正好我還有事情問他。戒色猶豫不決,在處理鍾離問題上面。修行《金剛經》完全是白修行了,用金剛之力斬斷一切“執……”,看清這個如夢幻泡影的世界。

“一切有爲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我雖然懂這句話的意思,但是看不破還是看不破。在大中華訂了一個位子,和建國叔過去的時候,正好遇到了高墨。

高墨見我和建國叔在一起,很是詫異過來,說師父你怎麼跟他一起了?然後一臉鄙夷地看着我,指着我的鼻子罵,你到底和荼荼是什麼關係,不清不白,又是帶她去醫院打針,她又天天照顧你。

我有點不高興,高墨你真是太平洋的警察,事情管得太寬了吧。我愣笑兩聲,說我和陳荼荼之間沒什麼事情,只是普通朋友關係。建國叔一句話沒說上,自己徒弟和我吵起來,連忙搖搖頭。

看來算盤是打錯了。

沒過一會,戒色就趕來了,見了高墨本來是要躲的,可已經來不及了。 貴公子的極品空姐 高墨又是一頓臭罵,說戒色和鍾離也是不清不白。

戒色唱了一百多遍阿彌陀佛,善哉也說了七十多遍了。我和建國叔就抽菸嘮嗑,說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建國叔說起了各地的喪葬禮儀差別很大,黃河沿岸就有不少地方,死了之後一定要請人過來哭喪,哭得驚天動地別人纔不會說閒話。

高墨可能是罵累了,才低聲下來,開始吃飯。戒色要了一碗米飯,別的沒怎麼吃。高墨惡狠狠地說道,色戒都破了,還裝樣子不破葷腥。建國叔終於出口訓斥高墨不懂事,最後問起了高墨有沒有對象。高墨連忙給建國叔夾菜,說今天天氣好冷啊,馬上就要下雪了。

我笑道,今天氣溫十九度。

高墨瞪了我一眼。我往嘴裏面扒拉了兩口飯,問起了戒色關於佛骨的事情,他肯定是知道的。

“就在小僧所在的法門寺。法門寺裏面就有佛骨,準確地應該叫做佛祖的佛指骨舍利。”戒色斬釘截鐵地說道。

lixiangguo

這隻寶劍是沈青用那冰蟾蜍舌頭上的尖刺所制,有經過金子軒的精心鑄造,成了一把難得一見的寶劍。芷容本不想要的,她覺得自己有繡花針就足夠了,然而此時這寶劍卻成了指揮的標誌,那些野獸似乎也對這柄劍很崇拜。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