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說了,你的實力太弱了,這一次可是你自己來尋的死路哦!”

一臉的平靜,對於林毅現在的攻擊那白衫青年依然沒有費吹灰之力,現在就連口中的語氣也變得有些漫不經心了。

然而,對於現在這樣的窘境,林毅卻是不以爲然,嘴角上揚的弧度更盛,而對面之人見着如此的林毅雖有些疑惑,但一時半會依然是不就知道林毅到底是要幹什麼。

“你可以去死了。”

眼神突然變得精亮起來,而此時一直沒有出招的左手也是如同開山之斧一般,徑直朝着那白衫青年的腹部劈了過去。

顯然,那白衫青年並沒有預料到此時的林毅突入的來上這麼一招,轉眼之間,額頭上不禁滲出絲絲虛汗。更爲可怕的是這青年顯然是感覺到了林毅這左手之上似乎是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該死!”

一聲怒罵,原本還將林毅手中長劍死死困住的紙扇瞬間脫離,而那道白色的身影也是以急速朝着身後退去。

然而,對於這樣的情況,林毅手中的速度不禁再次加快了不少。

“砰”

一聲悶響,這一招正好分毫不差地砸在了對手的腹部,雖然後者在最後的時刻連連後退,但林毅還是有信心這一招絕對可以讓對方喝上一壺了。

受到林毅這一招強勁攻擊的白衫青年連連後退,數息之後方纔是穩住自己的身形。

然而,臉上那驚異的眼神死死盯住林毅,分明是有些恐懼。

“噗”

對視數秒之後,那白衫青年方纔是一口鮮血噴灑而出,觀其周身的氣息,更是紊亂不堪。

而在這白衫青年看來,林毅的這一招雖然極爲凜冽,但無論如何也是不可能將身爲噬魂實力的自己傷成這樣。

對於白衫青年來說,他的心中也是極爲明白,那林毅手中的奇異東西方纔是給自己造成了如此大的傷害,更爲可怕的是,現在這青年只覺魂體之外一股焚天滅道的氣息圍繞,讓他幾乎是透不過起來。

“我勸你現在最好自己找一個地方去壓制傷勢,否則,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是拿你沒有辦法的!”

看着那白衫青年還想要對自己實行進攻,林毅直接破口呵斥道。

顯然,白衫青年對方也是對林毅的這一番警告有所顧忌,再看林毅的眼神並沒有任何說謊的痕跡,再加上那魂體之中如同炙烤的感覺,讓的這白衫青年不得不相信林毅的話。

“火雲首領,小子今日不才,現在暫且離去,待得我搬來救兵助首領一臂之力。”

思量數息,那白衫青年當即對着火雲天一拱手,轉眼便是朝着這園子的圍牆上跳去。

而林毅也並沒有阻止,畢竟這一次的目標是那火雲天,現在這白衫青年害怕離去,倒是正合林毅的心意。再說那青年體內的陰火相信也是夠他受的了。

“榮氏小兒,你這不講信用的小子,待得本帥脫險,定當將你這鼠輩碎屍萬段。”

看着那白衫青年越牆而出,身着一身戰甲的火雲天瞬間臉都紫了,現在的他可謂是完全處於劣勢了。

“哼哼!”

對於這火雲天的咒罵,林毅卻是不禁一陣暗笑,原本還擔心那榮氏青年會不顧陰火的焚噬而去搬救兵,現在看來,就算是傻子也不可能回來的了,開玩笑,這火雲天可是要他小命的。

“火雲首領,小子不才,現在還僅僅是處於知魂境界的愣頭青,今日看着火雲首領威風八面的樣子,也想上來討教一番。”

對於這火雲天,林毅卻是一臉的冷笑,心中正盤算着,總要給這傢伙找上一個體面的死法吧? 顯然對於林毅的加入,這火雲天也並不放在心上,畢竟他的實力比上那林莫瑤還要高上不少。

而林毅的實力還僅僅是處於知魂境界的高階而已,就算受到林毅的攻擊,也僅僅是撓癢癢一樣。旋即道:“你這小子難道是活膩了不成?”

對於這火雲天的蔑視,林毅早就預料到了,熟不知,往往輕視敵人就是最大的失敗原因。

“小子的實力如何,火雲首領試試不就知道了嘛!”

說罷,林毅也不再多加說廢話,直接提上手中的長劍對着那火雲天爆衝而去,僅僅是一個瞬息便是衝到了後者的身前。

“鏘”

帶着絲絲火焰的長劍與對方手上的武器直接對撞,這火雲天手上拿的是一枚極小的金印, 顯然這並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在林毅的攻擊到來之際竟是直接發出一股奇異的金光,將身帶火焰的長劍攻伐盡數攔下。

“混賬,這是什麼玩意?”

看着眼前之物,林毅也不禁暗罵一聲,這樣詭異的武器自己還真是第一次見到,一枚小小的印也能當做武器?

“林毅小心,這金印已是上等的寶器,不可輕視!”

一聽林莫瑤的話,林毅立即警覺,之前在魂籍之中也是看到過天魂大陸上對於武器的劃分的,只是一直沒有怎麼注意罷了,現在看來,還真是有這麼一回事。

如果按照魂籍之中的劃分來看的話,此前林毅所見的大部分也只是普通的武器而已,然而在這魂籍之中,卻是將武器劃分爲普通的武器、寶器、靈器、仙魂器、神魂器、聖魂器共六大等級。

即使現在這火雲天的手上僅僅是一枚上等的包括其而已,可相對於普通人來說,也算是一件難得的寶貝了,而威力定然也是要強上不少。

“你小子怕什麼,那天逸老頭給你的寶劍還是一件中等的靈器呢!”

看着林毅猶猶豫豫的樣子,噬魂提醒道,這倒是讓林毅有些詫異,沒想到這天逸還這麼大方,一件中等的靈器肯定價值不菲。

有了這噬魂的提醒,林毅瞬間有了不少的信心,只是這噬魂現在不想再幫助自己,否則,打敗眼前這火雲天也是片刻的事情。

“噬魂,再看看這火雲天是什麼實力?”

既然噬魂不願意幫助自己,林毅也不好強求,這種要求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吧。

“人魂者,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地魂的實力了。”

淡淡地在林毅的腦海之中說出自己的分析,這噬魂便是再也不肯說半句話了。

對於這樣的實力顯然是出乎了林毅的預料,更爲驚訝的是那林莫瑤雖然也是人魂者,可是相對於這火雲天顯然是有着不小的劣勢,然而還能盯着對方如此大的壓力,實屬不易。


“林隊長,你我換武器可好,我這是一件中等靈器!”

思索一番,林毅終於作出決定,自己這把中等的靈器顯然要比那火雲天手上的金印強上不少,而在這的幾人,顯然是林莫瑤才最有可能打敗對方,也許這柄長劍就能縮小兩者之間實力的差距。

“好!”

林莫瑤也不矯情,直接應下林毅的要求,說罷便是直接退至林毅的身旁,將手中的烏黑長槍直接扔了過來。


長槍入手,卻是沒想到奇重無比,手持長槍的林毅連忙將自身的一些魂力運出,方纔是能夠勉強使用這杆全身黑漆漆的長槍。

“你不是有種魂技麼?試試用魂技控制這長槍,應該能夠讓你輕鬆運用!”

看着林毅吃力的樣子,那林莫瑤結果天逸贈送的長劍,提醒道。

聽及此話,林毅明白,顯然這林莫瑤的長槍也是一件上了檔次的寶器,不然也不會要求自己用魂技來控制。

四象火訣再次運轉,果然,又是一股火焰在這長槍之中不斷地跳動,而捏着長槍的雙手頓時感覺一輕。此時和之前拿着長劍沒什麼兩樣了。

“嗯,不錯,這柄寒金槍雖然只是一件上等的寶器,可重量達到了數百斤,你現在憑藉知魂的實力能夠將它運用到這樣的地步,天賦不錯!”

這一次,那林莫瑤是由衷的讚歎林毅的天賦,眼神之中甚至流露出欣賞的神情。

“那好,現在就滅了這狗屁首領吧!”

對於林莫瑤的誇獎,林毅倒是不以爲然,自己這一輩子受到的誇獎連自己都計算不清了,又怎麼可能在乎呢?

說罷,自己竟是先林莫瑤一步,對着那火雲天爆衝而去,而手上的長槍此刻也是“嗚嗚”作響,好似要撞破前方的一切似的。

“哼,不自量力!”

看着衝過來的林毅,那手持金印的火雲天顯然是沒有放在心上,甚至還拿着手上的金印對着林毅向前衝了幾步。

光華縈繞,林毅雖然手提重槍,可速度來說沒有多大的減緩,不到一息時間,兩者便是撞擊在了一塊。

顯然,少了靈器相助的林毅,此時進攻的威力已是弱上了許多。那金印早在兩者相撞之時,就已經激射出一道道凜冽的金芒,聽着那呼嘯之聲林毅便是知道這金芒絕對帶有強烈的攻擊之力。

果然,隨着數聲“叮叮”作響之聲,林毅瞳孔劇驟,手中的 長槍連連揮舞,直接將不少的金芒掃開,饒是如此,身上依然是有不少的地方被刺穿,劇烈的疼痛差點讓他忍不住直接叫了出來。

前方林毅身形劇退,後方手持長劍的林莫瑤緊隨而來,後腳蹬地,再加上已是有了御空的能力,快如閃電,直接對着那火雲天的咽喉之處瘋狂地刺去。

而原本想要將林毅直接斃於印下的火雲天見此情形也是不得不連忙收回自己的攻勢,手中的金印直接在身前形成一道金色的屏障。

“鏘鏘鏘”

一連數聲攻擊,和火雲天的接近的林莫瑤直接連環式的左右橫劈,並沒有給那火雲天絲毫的喘息之機。

“蠻力暴擊啊!”

看着林莫瑤的進攻方式,林毅雖然現在體內有些翻江倒海,但精力還是被那林莫瑤給吸引了過去。


凜冽的招式,再加上快如閃電的身法,每出手一招,便是朝着那火雲天的要害之處,若不是這火雲天靠着手中金印形成的光罩,恐怕早就被林莫瑤剁成肉泥了。


現在的林毅只擔心這林莫瑤如同雨點一般的攻擊不會把天逸老頭贈送的寶劍給撞缺咯。

而再看那火雲天的臉龐,原本有些黝黑,現在竟是滿臉通紅,看來一件中級靈器的幫助確實有着不小的作用啊。

“啊,印焚三魄!”

最强戰兵

但是,在這一瞬間,此人的身後竟是直接衍化出了數道暗紫色的光劍,帶着陣陣寒芒。

“萬里冰封”

眼見着火雲天這一招勢要擊破一切,林莫瑤不僅沒有退讓,反而是直接使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戲。

對於這一招,林毅是再熟悉不過了,自己上一次就是險些因爲這一招喪命的,不過好在摸到了一些陰火和四象火訣融合的方法了。

看着林莫瑤手上的動作,原本還想要上前幫忙的林毅此刻竟是身形連連後退,自己的屬性和那林莫瑤相剋,現在不逃,到時候恐怕非要活活被凍死不可。

“砰砰砰”

兩者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完成所有的招式,瞬間氣勢暴漲,一個要焚盡一切,一個要冰封萬物,對於這樣的爭鬥林毅自知參合不了,如同碰到鬼魅一般,竟是直接逃出數十米之遠。

而對於其他的破軍將士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脫離對手的攻擊,和林毅一樣不要命地向着四周逃竄。

而那些火雲天的守衛卻是完全不明所以,眼睜睜地看着衆人如同猴子一般上跳下竄的。

轉眼之間,那兩者直接的撞擊便是在這園子之中響起,巨大的轟鳴震得林毅的耳膜一陣陣刺痛。“這樣的動靜實在是有些太大了!”

聽着這轟鳴,林毅知道,恐怕整個鄘城都能聽見了,也就是說不到半刻鐘便會有援兵趕到,到時候恐怕就算衆人將這火雲天消滅也難以逃出生天了。

而那兩大攻擊相撞,直接將這後園給轟擊的一片狼藉,冰霜天降,不少火雲天的守衛已是凍成了冰雕模樣。

而火雲天自己的下半身此刻已是被一層又一層的寒冰所包圍,至少短時間之內沒法動彈。

林莫瑤此時也是捂着左肩,顯然適才的數道金芒並沒有完全被擋下,此時她的左肩之上已是鮮血直流。

“就是現在,儘快解決這老東西!”

看着動彈不得的火雲天,林毅一聲怒喝,現在正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當即便是提着烏黑的長槍,橫衝而去,衆多的破軍將士也是不顧那一股寒氣齊身而去。

“殺”

轉眼直接,殺聲在這園子之間四起,長劍支撐在地的林莫瑤也是直接朝着身後一掃,轉眼便是將那火雲天還剩下的幾名守衛盡數湮滅。

此刻,破軍將士所有的攻擊之力都瞄準那被半冰凍的火雲天的身上,能否成功,只看此舉了。 “火雲老東西,現在該是你歸西了!”

此時,林毅的身形最先到達,對着那冰凍之中的火雲天一聲怒喝,長槍之上的火焰灼灼閃爍,而左手之上的陰火也是隱隱跳動。

“鏘”



lixiangguo

寧無華看到前臺小姐這副神情,心驟然一沉,眼中更是浮現出了一絲陰狠的神色,冷冷的開口問道。

Previous article

查克斯的耳邊,響起一陣令他十分興奮的聲音。放眼望去,貝蒙的臉上,濺起一小片血跡。兩側胳膊的護肩,也遭受到無數冰針的擊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