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聽到了方子軒的話,心頭猛然咯噔了一下子,立刻我就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了。

“告訴你吧,我們來找的東西就是李沁,你這個窩囊的上門女婿,應該還沒有嘗過李沁這個美人的滋味吧?”

方子軒一邊說着一邊伸手在我的身上幫我整理着衣服,臉上一臉囂張得意的神情,繼續對着我說道:“你的這個綠帽子,我今天就給你戴上。”

方子軒肆意的笑了一聲,然後便是向着樓上走去了,他這麼刺激嘲諷我,也是因爲我之前在酒吧裏嘲諷過他。

而且這個方子軒的話也真的刺激到了我,我憤怒的一下子就握緊了拳頭。

我這才意識到,這個方四爺從來都沒有把我當成人,只是把我當成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要利用我上了李沁,就因爲我是李沁家的上門女婿。

李沁不拿我當人,連方子軒父子都不拿我當人,我這下子真的怒了。

先不說我受不了方子軒對我的嘲諷,李沁都給我吃葉酸,要跟我一起生孩子了,我怎麼可能看着別人在我的家裏玩弄她?

想着我立刻就回到了自己睡着的客房裏,然後我就找到了之前藏起來的小丑面具,連忙我就戴在了臉上,而且我還專門換了一身衣服,防止方四爺認出我來。

我一切準備就緒之後,立刻我就在下面大聲的慘叫了起來:“救命啊,有人!”

我慘叫了一聲之後,立刻就小心的向着樓上走了上去,我就聽到了屋子裏傳來了方子軒和方四爺議論的聲音。

“怎麼了?外面有人?”方四爺問道。

“不會是鄒運那煞筆讓人打了吧?”方子軒也連忙說道。

“去看看,別壞了咱們的好事,”方四爺連忙對着方子軒說道,接着我就聽到了有人快步的向着外面跑了出來。

我早就準備好了,方子軒剛從李沁的臥室裏跑出來,我直接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臉上,方子軒慘叫了一聲直接倒在了地上。

我對這個小子真的忍了很久了,再加上之前他刺激我的話,這一拳打得我渾身舒坦,終於出了一口惡氣。

“你——!”

方子軒還想爬起來,我直接用膝蓋狠狠的頂在了他的臉上,頓時方子軒就昏迷了過去。

“怎麼回事?”

方四爺估計聽到自己兒子的聲音,也出來看看了,而我躲在一邊,他剛露頭,我就把之前蘸了**的毛巾捂在了他的鼻子上。

頓時方四爺也昏迷了過去,而我則是急忙進到了李沁的臥室裏,只是進來之後,看到房間裏的情況,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弄倒了方氏父子,我纔看向了房間裏的情況,只見李沁此時睡衣還在身上,不過在牀前放了一個三腳架,而且上面還放着一個攝像機。

我這才意識到這個方四爺有多不要臉,竟然想要拍攝李沁的視頻,估計之後也想要利用這個視頻要挾李沁嫁給方子軒吧?

正是因爲想到了這點,我才立刻怒了,而我也立刻不敢久留,連忙抱起了李沁,就離開了家裏。

因爲我怕繼續留下的話,會引起方四爺的懷疑,所以我抱着李沁到了家裏附近的一處公園裏。

到了這裏之後,風有些大,李沁身上只有這麼一個吊帶睡衣,我怕她冷,所以我就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披在了李沁的身上。

雖然我用那個藥水把李沁捂暈了,不過這麼冷風吹着,李沁很快就有些清醒了過來。

我低頭看到李沁迷糊的睜開了眼睛,我立刻就用腹語說道:“你醒了?”

李沁這才忽然反應過來,連忙擡起頭看向了我,她看到我的時候愣了一下,不過馬上她就開心的喊道:“小丑?是你?你怎麼在這裏?”


我繼續用腹語說道:“黃四爺父子去了你家裏,弄暈了你,想要對你不利,我打暈了他們,才帶你出來的。”

李沁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她大概也回憶起她忽然被人弄暈的事情了,而她又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外套,她立刻就對着我說道:“你把外套給我了,你不冷嗎?”

“我不冷,”我直接用腹語回答着。

李沁有些害羞的笑了一下,因爲我外套給她了,所以李沁一下就看到了我胳膊上的傷疤,她連忙抓住了我的胳膊,仔細的看着那個刀疤,說道:“這個傷口,是你上次救我的時候,被弄傷的吧?”

“你還記得?”我用腹語問道。

“當時很迷糊,記不太清楚了,隱約的看到好像你被弄傷了,”李沁連忙關心的對着我問道:“還疼嗎?”

李沁這樣關心的語氣,讓我的心頭一陣溫暖,原來這個女人也有溫柔的一面。

“小傷而已!”我用腹語低聲說道。

“小丑,這是你第二次救我了,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暗中保護我啊?”李沁忽然看着我問道。

“我……”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猶豫了一下之後,我就搖頭說道:“沒有,我只是碰巧知道你遇到危險了而已。”

“怎麼會這麼巧,”李沁明顯不相信我的回答,她立刻想到了什麼,說道:“你該不會是蕭叔叔派來保護我的人吧?”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李沁提到蕭叔叔,這個人是誰?

“不是!”

我用腹語說道:“好了,時間不早了,方氏父子應該離開了,我也要走了。”

我說着便是起身站了起來,可是李沁忽然着急的喊了我,說道:“等一下,你叫什麼名字啊?還有我以後想找你的話怎麼辦?”

李沁這麼主動的問我要聯繫方式,而且還這麼溫柔,讓我忽然感覺,以後用小丑這個身份跟她相處好像也挺好。

我立刻就給她留了一個我以前不用的一個微信號,然後我才離開了這裏。

因爲我還要趕在李沁之前回到家裏,所以我快速的從另外一條路回家了,而此時屋子裏的方氏父子都不見了,明顯是看事情敗露,就着急的跑掉了。

我回到了家裏之後,連忙藏好了小丑面具,同時我還故意把腦袋往牆上狠狠的磕了一下,爲的就是等李沁回來,告訴她我爲了保護她也受傷了。

過了不一會的工夫,李沁就披着我給她的那個外套回來了,而且還一臉溫馨的笑容。


李沁笑起來真的特別好看,可是當她看到了我的時候,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了。

“你沒事吧?剛纔方四爺父子來了,我沒打過他們,我……”

“鄒運,撒謊有意思嗎?”

李沁冷眼看着我說道:“就你這個窩囊的樣子,你敢跟他們打嗎?”

我一聽李沁這樣說話,我也連忙着急的說道:“我真的打了,你看,我的腦袋都被他們打破了,我是爲了保護你。”

“保護我?說得好聽!”

李沁冷聲對着我說道:“你真是越來越讓我噁心了,明明自己被嚇跑了,還敢在我面前往自己臉上貼金?以前我說你是狗都是誇你了,至少狗還能看家護院,而你,一點用都沒有,你這樣的廢物,不如死了算了!”

李沁冷聲說了一句之後,便是快步的上樓了,我聽到李沁這個話,真的要被氣死了,現在我在她的心裏地位真的越來越低了。

我是真的要被氣死了,不過正當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正是方四爺給我來的電話。

我連忙回到了自己的客房裏,接聽了方四爺的電話,然後我就裝作很疼的樣子,說道:“哎喲,四爺,你沒事吧?我被一個戴着小丑面具的人打暈,拉到庫房裏了。”

“你看到的也是戴着小丑面具的人?”

方四爺立刻就在電話中問道。

“是啊,我都沒反應過來,就被打暈了,”我連忙撒謊說道。

“我知道了,看來這個小丑是李沁身邊的人啊,上次在我的地方打了萍姐,帶走了李佳穎,現在又壞了我的好事,”方四爺氣憤的在電話中說道。

“四爺你沒事吧?”我連忙裝作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這次你做的已經很好了,明天我會給你補償的,”方四爺說着便是掛斷了電話。

我看到方四爺沒有懷疑我,我才鬆了一口氣,好在我上次救李佳穎的時候戴着小丑面具,這樣他懷疑肯定會往那個小丑身上懷疑,不會懷疑我。

這樣一來的話,我纔算是化解了這次的危機,當我躺在牀上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李沁加沒加我那個微信號?

我連忙用手機登錄了給李沁的那個微信號,果然,我才登錄上,就顯示着有人添加我好友。

我看了一眼頭像,正是李沁拍攝的藝術照頭像,十分好看,頓時我就有些激動的通過了她的邀請。

“小丑先生,你怎麼才通過啊,我還以爲你怎麼了呢。”

我剛通過,李沁那邊就發送了一個消息過來,同時還有一個哭唧唧的表情,好像很擔心我似的。


我看着李沁這樣關心的話語,不禁一陣暖心,要是她能夠對我本人這樣的態度該多好,不過我跟李沁馬上就要開始要孩子了,等我倆真的要了孩子,我再告訴她小丑的真實身份就是我,她肯定就不會這樣對我了吧?

那樣我倆肯定也會成爲真正的夫妻了,想着我就給李沁回覆說道:“我不怎麼用微信。”

“這樣啊,小丑先生,你爲什麼要戴着面具啊?可不可以給我發一下你的照片看一下?”

“不行,我很醜!”

“怎麼會?你那麼男人,還那麼強壯,我感覺你肯定不醜。”

“我很少露臉,因爲露臉了,別人都會厭惡我。”

“你放心,我肯定不會,不管你是什麼樣子,我都會覺得你很帥,很男人。”

我跟李沁你一言我一語的聊着天,這還是我倆從見面之後,第一次聊這麼多的內容,我都感覺自己要開心的上天了。

畢竟李沁那麼漂亮,身材又那麼好,我還跟她結婚了,我當然也想着能夠跟她緩和關係,不過她之前對我實在太過分了,我纔有些恨她了。

但是想到我能用小丑這樣的身份跟她相處,以後慢慢讓她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她肯定也會接受我的吧?

就這樣,我跟李沁一直聊天到了凌晨三點多,我倆才互相說了晚安,這一夜,真是我睡得最舒服的一晚上了。

接下來的兩天,我基本上都用小丑的微信號跟李沁聊天,而且到了明天就到了我可以跟李沁要孩子的日子了。

加上用小丑跟她聊天我也很開心,想到了這麼兩個好消息,我感覺自己都走上了人生巔峯。

這天,李沁又是出門了,不知道做什麼去了,只有我一個人在家裏,我忽然就聽到了門鈴聲。

打開了房門之後,我就看到了身材性感的蘇然穿着一身黑色的包臀裙站在了門前。

“蘇然,你怎麼過來了?李沁不在家。”

我有點驚訝的看着蘇然問道。

“我知道她不在,所以纔過來的,誰說只許你去找我,就不許姐姐來找你啊?”蘇然直接邁步走了進來,不得不說,她這麼高挑的身材,穿上包臀裙顯得更加誘惑了。

我關上門之後,便是來到了蘇然的身邊,問道:“你找我有事嗎?”

我因爲是站着的,這樣一低頭,就看到了蘇然開領的衣領裏面,有着片片美景。

“好看嗎?”

蘇然察覺到了我的目光,不但沒有擋住領口的意思,反而還伸手拉開了一些。

我連忙尷尬的移開了目光,然後說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啊?快點說吧,一會李沁該回來了。”

“她一時半會應該不會回來,”蘇然短裙下的長腿交疊在了一起,然後笑着對我說道:“你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 “我攤上什麼大事了?”

我聽到了蘇然的話,心裏感覺一陣奇怪,看着蘇然問道。

“李沁,她好像喜歡上另外的男人了,”蘇然神祕兮兮的湊近了我,低聲說道:“一個戴着小丑面具的人,她最近幾天跟我提起好多次這個男人了,說那個人就是她理想中的英雄。”

我原本還以爲自己要出什麼大事了呢,沒想到只是這個事情而已,我聽到了蘇然這麼說,不光沒有擔心,反而心中還有些竊喜,因爲我就是這個小丑。

“是嗎?她不是不喜歡男人嗎?”我故作驚訝的看着蘇然問道。

“誰知道,可能是這個戴着小丑面具的人,真的很有魅力吧,聽李沁說這個男人很溫柔,很強壯,還很體貼人,”蘇然一邊說着一邊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看向了我,說道:“我說了這麼多,你就不吃醋嗎?你都要被戴綠帽子了。”


lixiangguo

「回來。你拿什麼跟他拼?你是想王家滅族嗎?都少安毋躁,那陳青應該只是恰巧來這裡,我們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麼,用不著隔著這麼多星系進行追殺。吩咐下去,他願意跟就跟著,保持一定距離,誰也不許招惹,否則後果自負。」

Previous article

韓毅沒有轉頭,而是比了比自己的肱二頭肌笑道:“放心吧,看到了嗎,我強壯的很,不可能會出問題的,好了,我就先走了,蘇琳你自己好好養病,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後天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