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笑道,師傅罵人罵的真有範,臥槽給力!

我問師傅,那四大天王到底是真是假?師傅嗤鼻一笑說,狗屁,那就是四個小鬼變化而成的護世四天王,要是真正的護世四天王來了,別說西方天王用寶劍來回刺穿你,就是他動動手指頭,你都得完蛋!

我說,那這樣的話,肯定就是卜善派來的人了,師傅,我們怎麼辦?師傅坐在人字形帳篷中,略顯尷尬的說,瓜娃子,你有多少錢?我突然間想重振開天教了,可是我..

我一聽師傅這麼說,立馬虎吼一聲,媽的我支持師傅!我有一百萬!

師傅一聽,當即愣了一下隨後笑道,別扯淡了瓜娃子,你能有一百萬?我說我真有,師傅你想重振開天教,這些錢就拿去吧! 種地從1992開始 媽的,我這次也徹底被卜善激怒了,不跟他幹到底,老子誓不罷休!

我又說,師傅,重新開派的事情交給我了,資金絕逼沒有問題,我現在就想知道的是,那幾個小鬼如何把我帶到幻象裏邊去的?

師傅說,你所進入的幻象,其實就是一種陣法!叫做四靈落仙陣,相傳這個陣法由護世四天王所創,設置在第一重天,抵擋所有的妖魔鬼怪,後來有道家高人藉助四靈落仙陣的格局,也創造出了一種凡人所用的陣法,也叫四靈落仙陣。

不過卜善所使用的四靈,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護世四天王,而是四個小鬼,所以威力根本不值一提,既然卜善喜歡怒意鬼僕來複仇,那我就跟他好好玩玩,讓他知道,天下之大,能夠奴役鬼僕的人,多如牛毛,他卜善根本就是個不入流的小癟三!

我說,那我們該怎麼做?

師傅冷笑一聲,從懷中取出八卦鏡,隨後帶着我來到了楊樹林。

師傅讓八卦鏡放在地面上,隨後在八卦鏡的兩旁點燃了紅色的蠟燭,師傅將所有的法器全部擺好,黑狗血,墨斗線,不管能用不能用的,我全部給他拿出來了。

師傅面對八卦鏡,先是恭恭敬敬的上了一炷香,隨後右手雙指併攏呈劍狀,夾起一張符咒,閉上眼睛唸叨,神兵破天,魔兵裂地,驅鬼降妖,唯我開天之術!

師傅唸完咒語的一瞬間,那符咒怦然起火,師傅右手捏符咒,左手往那團火焰中伸去,並從火焰中捏出了一個個小火球,師傅將那些小火球朝着地下猛然彈去,火球須臾之間鑽入地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疑惑的問,師傅你在做什麼?

師傅沒有吭聲,做完了所有的法事之後,他才睜開眼睛告訴我,他說我在抓鬼,剛纔彈射到地下的火焰,就是幫我尋找鬼魂的法寶,上邊賦予我的法力,遇到鬼魂就能抓回來,抓回來之後,我也能奴役他們!

當下我坐在師傅的身旁,開始左顧右看,我心說鬼魂都在哪呢?就在我這麼思索的時候,忽然楊樹林的地面開始扭曲,我靠嚇我了一跳,那情景就像是這鋪滿枯樹葉的地面突然變成了沼澤地!

不一會,從那扭曲的地面上冒出了一縷縷青煙,青煙冒出來之後幻化成了一個個鬼魂,那些鬼魂見我師傅之後,立馬撲通撲通的跪在地上,不停的喊,大師饒命啊,大師放過我們吧。

師傅捋了一下不怎麼長的鬍鬚,他眯眼說道,我抓你們而來,並非要害你們,而是讓你們幫我去殺個人,殺掉他之後,他的靈魂你們可以分食,提高你們的修爲,怎麼樣?

師傅這句話,說的那羣鬼魂一愣一愣的,可能在他們的印象中,修道之人都是爲了降妖除魔,而沒人會這麼幫助鬼魂。

那羣鬼魂沒人敢說話,此時披頭散髮的跪在地上,一個個顫抖着身體,師傅從懷中取出牽魂露,這東西我見師傅用過,以前他抓到齒三的時候,就強行讓齒三喝下了這玩意,所以現在齒三很聽師傅的話,從來不會違背師傅的意思。

師傅用手指蘸了點牽魂露,讓牽魂露灑在了他們的頭頂,頓時他們眼神開始渙散,身影也開始變的模糊了起來。

我正想說話,師傅閉上眼,咬着牙,用手指在虛空中刻畫出了一個圓圈,我還沒弄明白師傅這是在幹什麼的時候,那刻畫的圓圈當中,突然出現了卜善與師傅切磋法術的畫面。

師傅指着畫面中的卜善說,正是此人,殺掉他們之後,我重重有賞!你們速去速回!師傅一聲令下,那幾個鬼魂再次化作幾縷青煙,鑽進了地裏消失不見了。

我說,師傅啊,那幾個鬼魂能幹掉卜善嗎?師傅眯眼笑了笑說,當然幹不掉。

我一愣,我說既然幹不掉,那你還讓他們去幹什麼?送死嗎?師傅笑眯眯的說,對,我就是讓他們去送死,讓卜善殺掉更多的鬼魂,而激起所有鬼魂的怨念和憤怒,屆時這些鬼魂更加能夠爲我所用!何樂而不爲?

我心中暗暗的說道,師傅真他媽的老奸巨猾!真會算計人!天知道這貨到底活了多少年,媽的心眼多的簡直要死!

鬼魂尋找卜善之後,我對師傅說,師傅啊,這樣吧,我現在回家把我那一百萬拿出來,咱直接去買個大房子,用來充作咱們的堂口,以後住在這裏,也會安靜許多,比你住草棚要好的多,師傅你說呢?

師傅嘆了口氣說,哎,其實我也不想住這裏啊,只是一分錢難倒英雄好漢,祖師爺曾傳下祖訓,不能用法術以及道術去賺錢,不然總有報應上身的。

我說我那錢是人家給的,不是利用法術和道術賺的,咱們弄個堂口,到時候讓祖師爺風風光光的請進去,這樣多好,是不是?

師傅又嘆了口氣說,哎,遇到你這樣的徒弟,真是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們重振開天教!把祖師爺的香火傳遞下去!

師傅說完這句話,那放置在一旁的祖師爺神像忽然閃爍了一下金光,我知道,祖師爺可能很高興,畢竟能夠重振開天教派了! 當天晚上我就回家取出了錢,翌日與師傅一起在市郊購買了一處三層樓,媽的,有錢就是好!買了整層樓再加上裝修也就花了七十多萬,市郊的房子就是便宜!

名門寵婚1 我又找了一下做牌匾的師傅,特意做了一個明鏡園的牌匾,掛在了大門上,本來我是想弄開天教三個字的,但現在那些邪教鬧的正厲害,我生怕一個不小心被請進去喝茶,那就笑了。

而明鏡園三個字也是頗有含義,明鏡高懸,而且鏡能正衣冠,代表我們降妖除魔,扶持正義。

又過了幾天,房子裏邊的油漆味全部都沒了,我和師傅恭恭敬敬的把祖師爺請了進去,在一樓大廳的正背面,拜訪了一個神臺,讓祖師爺的神像擺放在了上邊,師傅和我依次燒香叩頭,我竟然明顯的看到了祖師爺神像上浮出的一絲笑意,可能他老人家也是高興的很吧。

我心中滿是歡喜,讓婷婷從收魂戒中放了出來,我說,婷婷以後你就住在這,保證沒人能夠輕易的傷害你,有祖師爺在此,我看誰敢造次。

我們開天教,自此就重新成立了,只不過爲了掩人耳目,特意將名字改成了明鏡園,讓別人從外邊看起來就像是個古香古色的茶館。

裏邊的設施也是一水的太師椅,而且都是檀木造的,師傅說,瓜娃子,這兩天咱倆一起去一趟白駝山,那山上有種桃樹的居民,咱們買點桃木回來,我要做點法器,屆時你可以學習一下。

臥槽,製作法器?這可是我夢寐以求都想學習的!

可就在我們準備去白駝山買桃木的時候,忽然在我們大廳的門前地面下出現了幾縷青煙,我一愣,心說卜善派來的鬼魂竟然敢追到這?

師傅卻是眯眼看着那些青煙,等那些青煙從地上全部冒出來之後,立馬幻化出了原身。

敢情就是被師傅所奴役的那幾個鬼魂,他們披頭散髮,渾身流滿鮮血,此時跪在地上不停的哭着求饒,大師啊,那人法力高強,我們根本無法近身就會被法寶打的遍體鱗傷,大師啊求你放過我門,求你了。

師傅當然知道卜善能夠輕易的收拾他們,過了一會師傅說,那好吧,你們可以走了,離開這裏以後告訴你們的同伴,見到那個人能殺就殺,殺不掉就跑,畢竟那人並非善類,專門抓捕鬼魂。

一聽師傅這麼說,那幾個鬼魂如遇大赦,忙不迭的磕頭求饒,最後化作青煙消散在了門前,師傅說因爲大堂裏有祖師爺的神像,他們不敢出現在大堂,只能在門口出現。

我哦了一聲,然後跟着師傅前往白駝山,但讓我想不明白的是,明明是去買桃木,爲什麼師傅帶了很多法器?

在路上師傅跟我說,等你學會了製作法器,就更加有助於你修煉法力,我一聽這話,頓時高興的合不攏嘴,我就想快點學習法力,等我能夠使用啓天返魂術的時候,我就要讓婷婷變成人形。

就在我倆等車的時候,師傅嘿嘿一笑,小聲對我說,瓜娃子,實話跟你說吧,我帶你來白駝山,並沒有別的事情,而是要跟你一起去獵殺一隻妖物!也可以說成是靈物!

我猛然一驚,敢情師傅帶了這麼多的法器,就是爲了去獵殺妖物?我說師傅啊,那妖物跟咱無冤無仇,你閒的沒事幹嘛殺他?

師傅瞥了我一眼說,你個瓜娃子呀,我還不是爲了你好?白駝山裏有一處地獄泉,這泉水中有一株九龍盤,這九龍盤本來算是與人蔘,雪蓮差不多功效的藥物,但正是因爲其生長在了地獄泉的旁邊,加之常年吸收地火岩漿中的精氣,如果讓你服下,絕對是法力大增啊!咱們剛剛重建開天教,我當然要想辦法提升你的實力啊,不然遇到踢館的怎麼辦?

我心中略微感動,知道這是師傅在幫我,如果服下這株生長在地獄泉旁邊的九龍盤,我就能擁有很高的法力,那我豈不是直接就能使出啓天返魂術了?

我說好,師傅咱們現在就去!

我的絕色明星老婆 我打了一輛出租車,直接趕往白駝山,到了山腳下的時候,師傅左右四看,沒有人在我們旁邊的時候,他拉着我走向了山陰處,當下我信心滿滿的跟着師傅朝着山上走去。

到了半山腰,忽見一個雜草叢生的山洞,那洞口不知道多少年沒進過人了,雜草都快讓洞口擋住了,師傅從懷裏抽出一把我前幾天給他買的龍泉寶劍,雖然不算是法器,至少也挺鋒利的,當下走在前邊,劈開洞口的雜草,剛一進入這山洞,我就感覺熱的冒汗,尼瑪褲襠裏都出汗了!

我說師傅啊,這裏邊怎麼就跟桑拿房似的,熱的要死啊,說這話的時候我還伸頭朝着山洞內部看了一眼,裏邊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不由得我打開了自己的小手電。

師傅說,瓜娃子,一會到了裏邊,你可要站在我的身後,小心一點,我多年以前遊歷白駝山的時候,曾經進來過,這妖物我完全能收復,但以你現在的法力,如果對付它還是很危險的,你小心點。

我點頭恩了一聲,當下跟着師傅往裏邊走,越往裏邊走,我就越感覺熱,而且這山洞裏充斥着一股濃濃的石灰味,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石灰,但這味道聞起來,真的很刺鼻。

慢慢的,我們越往前走,山洞就越開闊,過了一會,忽然整個山洞裏傳來了一聲狼吼!那一聲巨吼傳來,整個山洞好像都顫抖了三分,尤其是我們頭頂更是掉落了許多碎石屑。

我雙腿一顫,小聲問,師傅這裏邊的妖物是什麼東西?

師傅說,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多年之前來這裏的時候曾經看到過一次,身上有鱗甲,頭上有角,長的像麒麟,但吼聲卻是像狼,我估計可能就是一匹狼,吸收了地獄泉裏邊的煞氣,然後修煉成了一個四不像。

我哦了一聲,然後跟着師傅繼續走,沒過多久,眼前的山洞豁然開朗,出現在我們面前的,竟然就是一大池子的岩漿!

那岩漿黏糊糊的,不停的往外冒着白氣,裏邊漂浮着的石頭被燒的滾燙,而就在這岩漿的對面,有一株火紅色的類似於九龍盤的植物,我猜想,師傅所說的九龍盤,應該就是那個了。

我說,師傅啊,這就是你所說的地獄泉?師傅一愣,然後恩了一聲說,怎麼了?這就是地獄泉啊。

我說我靠,這叫岩漿,來自於地表下面,一般在咱們這中原地區是很少見的,師傅這次倒是愣住了,他看了一眼岩漿,然後又說,格老子的,這玩意叫岩漿?我們修道之人都說這是地獄泉啊,從地獄裏流出來的,凡人只要掉下去,屍骨無存。

我心說,這凡人要是掉進岩漿裏,別說屍骨無存了,就是j8毛都別想找到一根。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整個山洞的地面顫動了起來,遠處傳來砰砰砰的聲音,師傅說,瓜娃子你小心點,那妖獸來了!

師傅剛說完,只聽一聲響徹天地的狼吼從我們右邊的山洞裏傳來,下一刻一隻渾身是火,類似於麒麟的東西奔跑了出來,那傢伙四蹄生風,跑動的時候隱隱帶有雷電之勢,我心說,這他媽不就是傳說中的火麒麟嗎?

師傅舉起龍泉寶劍,大叫一聲,瓜娃子趕緊躲開,這畜生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竟然修煉出了護身冥火!

師傅剛說完這句話,那火麒麟朝着師傅就奔跑了過來,張開血盆大口朝着師傅咬去,看它腥面獠牙的模樣,真是恨不得一口將師傅吞入腹中。

我大喝一聲,師傅小心! 師傅的拳腳功夫自然是屌的不行不行的,當下師傅一個五龍絞,旋轉身體的瞬間躲過去了火麒麟的血盆大口,而且在躲過去的一瞬間,挽起手中的龍泉寶劍,頓時劍身上浮現出一個個光影,就像千萬把劍同時聚集在師傅手中一樣!

我心中大呼精彩,師傅真牛逼!

劍花翻飛之際,火麒麟額頭上被師傅狠狠的刺了一劍,頓時額頭上泊泊的流出了熾熱的鮮血!他的鮮血流出來竟然還是冒着白煙的,由此可見他的身體到底有多熱!

火麒麟被師傅一擊重創,它暴躁的脾氣當然無法忍受,當下朝着師傅猛然吼叫了一聲,從嘴中噴出團團烈火,師傅蒼啷一聲,將龍泉寶劍插在地上,此時蹲在寶劍的後邊大喝一聲,御!

火麒麟口中的火焰噴到師傅寶劍面前之時,全部被寶劍上散發出來的光芒給遮擋在了外邊,再次一擊不中,火麒麟直接朝着師傅奔跑而去,伸出前邊的利爪,看樣子是打算跟師傅來個肉搏戰了。

師傅遊刃有餘,他很聰明,知道跟火麒麟不能硬拼,只能智取,火麒麟的攻擊速度很快,但師傅的速度更快,須臾之間,我似乎都覺得師傅好像使用了瞬移的法術!火麒麟每次抓在他身上,就像是抓在了一個幻影上,根本傷不到師傅分毫!

而師傅一邊遊走一邊刺殺着火麒麟,半柱香的功夫不到,火麒麟已經傷痕累累,那些傷口中泊泊的往外冒着鮮血,我心說這人失血過多會休克致死,火麒麟呢,會不會也會流乾鮮血而死?

就在我思索之際,忽然整個山洞裏的溫度猛然上升,那一瞬間讓我熱的快快要產生錯覺了,尼瑪我只感覺自己渾身的汗珠忍不住的往外冒,整個衣服都溼透了!

我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忽然火麒麟擡頭仰天,猛然吼叫一聲,從嘴裏吐出了一顆火紅的珠子!

那珠子晶瑩剔透,微微泛着紅光,而外表則是由一團火焰包裹着!我心裏驚訝了一跳,我心說這難道就是火麒麟的內丹?

錯身成婚:腹黑冷帝誘嬌妻 曾經去巫峽盜發青輪地宮的時候,我見過一直五彩老蟾蜍的內丹,不過那老蟾蜍的內丹不像火麒麟的這般炎熱,也不像火麒麟的這般威猛,緊緊是剛吐出來,整個山洞就要熱死人了。

這不是開玩笑,如果就這麼一直僵持下去,我真會熱的脫水而死的!

自從火麒麟的內丹吐出來之後,整個山洞裏炎熱的根本無法生存,我咬着牙矗立在洞口邊上,而師傅也知道這火麒麟的內丹是一件兇狠的武器,一般動物們吸取了天地靈氣時間久了,就會從體內結出內丹,而這內丹正是精華所在!

師傅將龍泉寶劍插回劍鞘,隨後從包裹中抽出太乙鈴,念動咒語之際,太乙鈴幻化成了一座金色的大鐘,朝着火麒麟的內丹蓋去!

火麒麟脾氣暴躁,根本無法忍受常人對他的折磨,它昂頭咆哮一聲,指揮着內丹朝着師傅攻擊而去,根本就不躲閃師傅放出的太乙鈴。

哐當!

一聲悶響,火麒麟的內丹被師傅幻化成金鐘的太乙鈴狠狠的罩在了地上,那內丹還頗爲不老實,不停的撞擊着金色大鐘。

咚!咚!咚!一聲接一聲的悶響,就像寺廟裏和尚撞鐘一樣,那內丹每一次撞擊太乙鈴,都會發出一聲劇烈的悶響,而太乙鈴也會劇烈的搖晃一番。

師傅盤腿坐在地上,咬着牙狠狠的掐着法決,死死的控制着太乙鈴,不讓火麒麟的內丹飛出來,這玩意一旦飛出來,那不太容易對付!

那內丹不知撞了幾下,師傅也漸漸的扛不住了,也就在這個時候,火麒麟立在原地,慢慢的停止了所有的動作,它的眼皮漸漸的開始往下耷拉,從剛纔的趾高氣昂神采奕奕,慢慢的變的蔫了,那感覺好像是很困,想俯臥下身子睡一覺。

師傅嘿嘿一笑說,這畜生終於熬不住了!內丹隨猛,但也不是想用就用的,內丹長時間回不到它的體內,他力量盡失,現在已經沒有危險了!

師傅說完這句話,山洞裏的溫度也慢慢的開始恢復如初,沒有火麒麟吐出內丹時候那麼熱了。

師傅將太靈異控制好,隨後蒼啷一聲抽出龍泉寶劍,看樣子就要斬殺火麒麟,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擺手說道,師傅,慢着!

師傅一愣,問我,瓜娃子,你想幹什麼?我說師傅啊,這火麒麟,能不能被收服啊?

師傅驚訝的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他說你想收服火麒麟?我認真的點了點頭說,是啊,我看這火麒麟如此威猛,有一間房子那麼大了,就想讓它收服了當坐騎,師傅你看怎麼樣?

師傅差點趴在地上,他說,你個瓜娃子就算收服了他,你敢騎着他上大街?

我說那肯定不會啊,我就是想收服了玩玩,這種曠世奇獸不容易遇見啊,在如今都是現代化科技的城市裏,去哪找這玩意啊?好不容易遇上一個,師傅你就幫忙收服一下吧?就算是你送給寶貝徒弟的生日禮物啊,對了,我明天生日耶!

臥槽,我特麼真是太機智了,其實我生日早過了!

師傅想了一會說,好吧,既然是我的寶貝徒弟開口了,那我想想辦法,師傅眯眼看着那火麒麟,想了一會之後說,這玩意頂多算是妖物,算不上鬼魂,我的牽魂露對它應該沒作用,可要讓它心甘情願做你的坐騎,這個..

師傅的臉上露出了難堪之色,我說,師傅啊你這會腦子咋這麼不好使啊,你不是懂獸語懂鬼語嗎?你問問它呀,它要是不願意,那你就威逼利誘,想辦法讓它願意不就行了?

師傅嘆了口氣說,好吧,我試試,師傅走到火麒麟的面前,嚴肅的問,恩,這個,我徒弟想讓你當他的坐騎,你願不願意?

火麒麟沒吭聲,趴在原地一動不動,師傅又說,畜生!別不識擡舉,你要不做我徒弟的坐騎,我現在就一劍殺了你!毀了你這幾百年的修爲!

我連忙上前,我說哎哎哎,別啊,師傅你這麼兇,嚇到人家怎麼辦?我走到火麒麟的面前,眼看此時的它已經沒有了危險,我撫摸了一下它的腦袋,柔聲問它,哥們,要不你當我坐騎怎麼樣?以後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也好過在這山洞中過苦日子啊,你說是不是?

尼瑪,我怎麼感覺自己的語氣像漢奸策反好人一樣,來吧,跟皇軍吧,以後吃香的喝辣的..

就在這個時候,火麒麟輕聲吼叫了一番,我連忙問師傅,它說什麼啊?師傅面漏喜色說,它說它願意當你的坐騎,但你必須要給它提供修煉的場所。

我說臥槽,這還不好看?媽的以後收魂戒就是你的家,我話音剛落,火麒麟豁然一下就站了起來,調轉身子之後,對着我恭恭敬敬的趴在了地上。

師傅說,它同意了。

我靠!牛逼牛逼真牛逼!!!

我此時高興的簡直要翻幾個跟頭了,麻痹的,傳說中的火麒麟成爲了我的坐騎,這種牛逼的事情想都不敢想啊,可他媽的這就成真了啊!

我突然又想起了一個淫才說過的一句話,這驚喜啊,就像大姨媽一樣,來的時候你擋都擋不住!

臥槽,果然如此啊!

有了火麒麟這等猛獸在我身邊,老子還怕你個卜善?尼瑪再讓我遇上你,老子追着打你,請我吃肯德基都不好使!

火麒麟與鬼魂不同,鬼魂算是鬼怪一類,火麒麟現在還未修得大道,但它屬於妖物一類,很多道術法術對它起不了作用,這就是我爲什麼想收服它的原因,有它在,婷婷以後不就更安全了?

像我這麼機智的人,上哪找?就在我陷入意淫不能自拔之時,師傅放出了太乙鈴中的內丹,讓內丹還給了火麒麟,隨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瓜娃子,跟我來!

說完,師傅帶着我,朝着岩漿對面的拿株九龍盤走去。 這岩漿坑有半個籃球場大小,師傅我倆對視了一眼,當下師傅對我說,瓜娃子,給我摺疊九雲蓮,等你把折蓮花的水平學好了,我就教你怎麼用九雲蓮,怎麼樣?

我說我靠,這好啊,我現在就疊!

說完,我從師傅手中搶過來黃紙,開始摺疊九雲蓮,我摺疊的次數也不少了,經驗很老道,不一會摺疊了十幾個,師傅念動咒語,讓九雲蓮拋了出去,此時漂浮在岩漿的上邊。

師傅說,瓜娃子,你在這裏等着我,我在摘掉那九龍盤。我說好,師傅小心點啊,可別掉下去了,不然j8毛都別想找到一根。

師傅一聽,擡手刷我了一巴掌,他說你個瓜娃子能不能說點喜慶的,我能輕易掉進去嗎?

我嘻嘻一笑,沒有吭聲,師傅順利的摘回來了九龍盤,剛一回來,立馬舉着九龍盤就對我說,瓜娃子,快!吃了它,快點!

師傅說話間就讓九龍盤遞給了我,那九龍盤看起就像是個大蘑菇一樣,我說直接吃啊?沒有什麼毒副作用吧?師傅拍我一巴掌說,格老子的,快點吃!浪費一秒就浪費多少寶貴的地靈之氣!

一聽師傅這麼說,我二話不說直接抓起九龍盤就往嘴裏塞,當下嘎巴嘎巴的用力咀嚼了起來,這味道吃起來有點像白蘿蔔,但吃到嘴裏之後卻是像辣椒一樣,整個嘴巴里火辣辣的,而且張口說話的時候,似乎都要噴出火了。

師傅瞪着我,一言不發,我知道師傅的意思就是讓我趕緊吃,必須吃完,因爲九龍盤拔掉之後,它的根部就不會再吸收地靈之氣了,而且無法吸收之後,還會急速枯萎,我忍着滿嘴的辣味,死命的吃,不一會塞滿了整整一嘴巴,我咕噥着嘴,模糊不清的說,唔…味道…唔…還不錯。

當我嚥下九龍盤的時候,那一瞬間我感覺渾身的皮肉都要裂開了,那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熱!熱的我只想把自己的皮都扒下來,我用力的扯着自己的衣服,雖然我還在咬牙堅持着,但我渾身的肌肉在此刻都變的通紅通紅的,那感覺就像是被熊熊烈火燒紅的石頭一樣!

師傅嚴肅的對我說,瓜娃子,你忍着點,這地靈之氣中夾雜着地獄泉中的靈氣,服食之後,只要你慢慢吸收掉,以後你就會很容易掌控這世間五大法術之一!

我一愣,趕緊問師傅,哪種法術?

師傅說,關於火的法術,你都會很精通,很擅長!因爲這地獄泉裏充滿了火神祝融的神力!

我說岩漿裏充滿了祝融的神力?臥槽,祝融那可是上古火神,牛掰的很,這岩漿跟他有關係嗎?

師傅說,火神祝融與水神共工當年大戰一場,共工頭撞不周山,而祝融則是隱居在了陰間,相傳這地獄泉正是祝融的血液!

我心說這個肯定就是瞎說了,岩漿的形成科學家們都說了,怎麼會是祝融的血液呢?不過有些事情科學可以解釋,有些事情科學無法解釋,例如站在我旁邊的火麒麟,這個就用科學解釋不了了。

不知我咬牙忍了多久,慢慢的,我身上那虯褫紋身竟然也被體內的高溫給燒的復活了!他在我的皮膚上熱的游來游去,不管游到哪裏都是滾燙一片,我心想,如果藉助這次吃下九龍盤而讓身體產生的高溫來驅走虯褫,那豈不是再好不過了?

可虯褫不管游到哪個地方,就是不從我的身上出來,最後沒辦法了,虯褫游到了我的左腿上,在我的左腿上重新安了家,我把褲腿翻上來一看,尼瑪一條大蟒蛇的紋身此時盤旋在我的左腿上,看起來別樣恐怖。

我說,他奶奶的,這死人記真煩人,師傅你能不能想個辦法,把死人記弄掉?師傅沉思了片刻說,這個回去之後我想想辦法吧,畢竟南疆巫術,我也不太瞭解,如果強行解除死人記,我怕會出事。

最後我穿上了衣服,摸了摸火麒麟的腦袋,雖然這傢伙身上一直燃燒着護身冥火,但我吃下九龍盤之後,摸它的時候完全不感覺熱,畢竟九龍盤也算是被萬火之精所洗滌的神品!

我對火麒麟說,我讓你弄進收魂戒吧,你不是想修煉嗎?在裏邊好好修煉吧,跟着我,我不會虧待你的,火麒麟一聽然後對我俯下了腦袋,顯然是有種俯首稱臣的意思,它能聽懂我的話,我卻聽不懂它的話,不過這都無所謂了。

當下我讓火麒麟收進收魂戒當中,跟隨師傅一起下了山,在回去的時候,我們正好路過中心醫院,我突然想起了已經變成癡呆的周璐璐,我對師傅說,師傅啊,咱們在中心醫院下車,你跟我一起去看看我同學怎麼樣?你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救她?

師傅點了點頭,隨後下了車,我們來到中心醫院門口的時候,我買了點水果然後帶上師傅去了周璐璐的病房,到了病房裏一看,還有好幾個同學也在,冰冰,以及班長葉玊欣都在,她們看到我來了,都說要感謝我,不是我幫忙的話,同學們可能不會活着走出來。

我說沒什麼,對了,這是我師傅,我讓我師傅帶來了,就是想讓師傅看看,能不能治好周璐璐。

大家一陣欣喜,然後趕緊讓開了位置,師傅緩緩的走了過去,周璐璐看着師傅雙眼無光一直傻笑,嘴角還流着口水,葉玊欣不停的在旁邊幫她擦着口水,眼角也紅紅的。

師傅看了一會,然後說,這女娃娃的手指,我是沒辦法幫她復原了,至於她的魂魄,我剛纔仔細看了一下,三魂七魄,她已經丟失了兩魂六魄,之所以她還活着,靠的就是剩下的一魂一魄。

就在這個時候,周璐璐忽然對我傻傻一笑,然後對我伸出了手,不停的喊着,亮…亮…亮…嘴角間又滑落出了口水,我趕緊跑過去幫她擦掉口水,柔聲說道,恩,我在這呢。

安慰了一下週璐璐,我回頭問師傅,有辦法治嗎?

師傅左右一看,然後對我說,瓜娃子,你跟我出來,跟着師傅出來之後,師傅才說,這女娃娃的只剩下了一魂一魄,如果想救她,或許還有別的辦法。

我一聽,立馬高興了起來,我說什麼辦法?兇險不兇險?師傅說,還記得遠在雲南萬魔山的三災古樹吧?

我說記得啊,那古樹上不結果實,而是長滿了靈魂,師傅說沒錯,那些靈魂有些的是死去之人的,但有一些則是三災古樹自己長出來的,我們可以利用樹上結出來的魂魄,幫她湊齊三魂七魄,這樣她也能變成正常人,剛纔我看了一眼那個女娃娃,她雖然只剩下了一魂一魄,但記憶力卻是頑強的很啊,而且還能叫你的名字,按理說剩下一魂一魄,早就成傻子了。

我說,師傅啊,那抽空咱再去一趟雲南萬魔山?師傅說,恩,我考慮一下時間,最近看看卜善那老小子還找不找事了,萬一他還在繼續奴役鬼僕跟我們作對,那我就先幹掉他再說!

我說行!臨走的時候,師傅突然拉住我,對我說,半個月之內,我們必然要去一趟萬魔山,我說爲什麼?師傅說要歸還照天鏡,不然一百天之後,萬魔出山,加上將臣那個見人就殺的殭屍,那可就真的世界大亂了。

到了這一刻,師傅告訴我了照天鏡的真相,我心說,難道師傅在這一刻對我放下了所有的結締,讓我真正的當做自己人了嗎?可飲血太歲會反噬肉體,他怎麼還不告訴我?難道是他將來有辦法幫我取出太歲?或者說他不告訴我就是怕我恐慌?

lixiangguo

「我來,你們都去逃命,逃出去了就別回來了!」

Previous article

你才知道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