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是不是聽錯了啊。

“爲什麼怪我啊?”

差點克服不可能的生理極限站起來了。

“當然怪你啦,因爲輕語讓我完成你所希望的結局。”

“我所希望的結局?”我疑惑了,“我可從來沒有期待過你們這樣的結局啊?”

女孩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反問我了一個問題。

“你知道,劍仙來這裏的任務是什麼嗎?”

“不知道。估計是讓他來殺掉某人吧?”

“是啊,劍仙這次的任務是來殺掉……叛變的死靈法師——小死!”

死靈法師?

那又是什麼東西啊?

那種玩意是什麼東西啊?

“那個小死擁有什麼樣的力量呢?”我問。

女孩惡狠狠的說:“操控人類!”

“切,那不跟你一樣嗎?”

“不一樣的。”女孩抓住了自己的手臂,手臂被抓得通紅,但是她卻完全不在意,“完全不同的。我的催眠術能夠達到控制這裏的人數就已經是極限了,而且時間也有限制的。”

“極限?難道小死能夠操控全人類不成?”我半開玩笑的說道。

“……”

但是女孩卻沉默了,不發一言,算是默認。

喂喂喂,你那叫什麼啊?

你說了誰信啊?

說得像是真的似的。開什麼玩笑啊。

“小死擁有的是對醫學的絕對領悟,他如果想做,甚至可以將全世界變得像是《生化危機》一樣。”

我吞了一下口水。

變態啊,怎麼可能真的有這種變態啊。

更讓我驚訝的是另一件事情。

輕語竟然能夠掌控這種手下,她究竟是什麼人啊?

“那麼劍仙難道也被控制了嗎?”我問。

“不,劍仙成功了。”女孩搖了搖頭,“他將小死殺掉了。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殺掉了。”

“那麼……到底又發生了什麼事?”

我感覺有着某種不可思議的東西即將進入我的世界。

“小死被稱爲死靈法師?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姬莎雖然面無表情,但是眉間微微的皺起還是讓我察覺到了她的不安。

“我不想動腦筋,你直接告訴我不就行了嗎?”

“即便死了,小死所帶來的病毒依然存在,小死就算死了,也掌控着整個都市人類的生死!”

“咳咳!”

我差點咳出血來,我的老天啊,公平一點好不好啊。

“可是你說的那個死靈法師已經不在了啊,無論是什麼藥物要麼讓人瞬間致死,要麼就應該在不久之後隨着新陳代謝消失掉啊。而且這個城市也沒有發生像你說得這麼誇張的生化危機現象啊。”

“這就是小死厲害的地方,她所擁有的是,就算對方被他操控了也無法知道自己被控制了。僅僅是變得下意識的要聽從她而已。”

“呃,受不了了。”

我笑了笑,真是的,我們的敵人竟然是這種東西,怪不得輕語不告訴我,那不怕把我給嚇死了啊。

“但是還是有很多事情沒有解釋清楚啊?”我忍着傷口的疼痛,再次問道,“這跟你們打架有什麼關係啊。”

“都說了,是因爲你!”

“別用這種像是三角關係似的語氣啊。”

雖然被你這樣的美女這麼說的確是一件相當不錯的事情,但是現在我似乎沒有這份心情。

“好吧,我告訴你,小死被劍仙殺死之後,這座工廠之中她所準備的某個system便定時啓動了。”

“什麼系統啊?”

“那個系統就是,AI小死。小死化爲了電腦。”

你妹的。

這不是找抽嗎?

跨時代也要有點限度啊,這種未來科技都搞出來了。

“那麼,小死化爲了電腦之後又是如何操控城鎮裏面的人啊。他不是利用醫學嗎?”

“有一個詞叫共感覺性,聽過沒有?畢竟翻譯不同,說外文又擔心你不知道。”

少來了,共感覺性而已嘛,那是什麼呢?我想想啊。

“就是那個,顏色擁有冷色和暖色之分吧,那是因爲不同的色彩能夠給人不同的感覺。甚至音樂也有特定的波長能夠讓人感到溫馨或者狂躁。”

“就是這個,雖然你的解釋很奇怪,小死就是在網上利用這種東西,控制了很多的人,特別是這個城市,擁有最高權力的人都被掌控了。” 答對了你好歹鼓勵我一下嘛。真是一點都不可愛的女人。

但是她這麼一說之後很多的事情都解釋清楚了。

“這就是整個都市發生事件的真相。之所有發生的離奇案件都無法破解,那是因爲絕對權力的掌控性。就跟那個醫院一模一樣。”

“……”

女孩點了點頭,但是還有一些事情我沒有弄清。

我於是繼續問道:“那麼,這又跟你們打架有什麼關係呢?”

女孩搖了搖頭,說:“劍仙一直以爲小死還沒有死,所以身處恐懼之中,我告訴他真相之後,他便像是瘋了一樣要來破壞小死的服務器。”

“那機器就在這家工廠嗎?”我稍微推理了一下問。

“準確的說是之前在工廠,但是現在已經不知道到何處去了。”

“那麼就破壞機器就是啦。”

“但是被機器控制的人,他們一旦不定期進入小死的網站的話,小死的控制是相當可怕的,他們的身體會由於共感覺性,導致身體的激素出現異常,然後死亡。”

女孩的話語讓我感到無盡的恐懼,不是自己感到恐懼,而是爲身爲普通人的命運感到可悲。

“真是可怕,死亡之後還能像是神靈一般將他人的命運完全掌控,簡直就是怪物。”

“是啊。”女孩第一次沒有反駁我。

雖然這的確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現在完全不是高興的時候,

“等等,你說劍仙想要把機器破壞掉?那麼他要殺掉的會是多少人啊?”

“不知道,或許是幾座城市人也說不定吧。因爲小死的控制如同殭屍一般,任何人只要接觸過一點,他們就會拉進更多的人。”

女孩的話徹底把我給嚇住了。

“不行,必須阻止他。”

“所以說,全部都怪你啊。雖然劍仙的做法的確是錯誤的,但是卻是最佳的辦法了。明明劍仙的方法是最好的,但是我卻必須聽從輕語的命令來阻止他。”

“……”

不是的。

姬莎她其實也不希望看到無謂的死亡的。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門 她是真心的想要拯救這許許多多的人,即便犧牲了這麼多無辜的人。

女孩將所有的責任怪在我的頭上,實際上僅僅是不想讓自己變成我這樣的僞善者罷了。

虛僞的善意沒有任何的意義,只能給人帶去悲傷。

我看了看周圍的屍體。

“究竟是誰製造的這種機器啊?”

“還用我說嗎?這個世上只有一個人。”女孩露出神往的表情。

不用說,肯定又是輕語吧!

那個笨蛋,對別人太好了吧。

比這些被催眠的人還要對人更好,不是嗎?

他們的死亡是否值得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們如果不能阻止劍仙,那就真的不值得了。

就像保衛國家的戰爭一樣,爲了能夠保護自己的親人朋友,就必須犧牲掉生命。

無論是強迫的,或是自願的。

然而這只是悖論罷了,這樣的結局沒有任何的意義。

但是那怕如此,那怕現實是這樣一錢不值的東西,但是我卻不得不自我安慰自己。

用那宛骯髒無比的話語安慰自己。

“那麼現在工廠被弄成這樣子,死靈法師的機器不會已經被毀掉了吧。”

由於過於擔心,我的腦袋感到一陣劇痛。

“不要緊的,小死AI的服務器並沒有被發現。被盜走了。原本我以爲這種機器肯定是相當巨大的,但是卻比想象中的更加的小。”

“被誰?”

“不知道。”

女孩非常瀟灑的回答道,這麼自信的樣子實在是有些搞笑。

但是我也沒有思考那些無聊事情的心情,其實已經想了也說不定吧。

能夠將小死的服務器偷走的人?

將我引來這裏的人?

除了那個女人之外還有誰啊!

於是我笑了,然後對女孩說,“我知道!”

“你知道?真的假的?”

“就算是假的你也必須相信啦。”我苦笑道,“而且不止我知道,恐怕那個少年也知道!”

“在哪裏?”抓住了我的衣領問,這時候她還真是不冷靜啊。

“你不能一個人去,要去就我們一起去。”

“你的身體都這樣了還能幹什麼啊?”

破破爛爛,連動彈都是不可能的。

這樣的身體,用來當肉盾不是正合適嗎?

但是我沒有對女孩這麼說。姬莎變得很奇怪,若是過去,她應該絕對不會擔心我纔對,輕語究竟給她下了怎樣的命令呢?

亦或者,姬莎,這個魔法師的真正姿態又是怎樣呢?我真的無法理解,真的無法懂得。

“能幹很多事?呆在這裏的話,恐怕死了才真有可能,這個城市已經被某人掌控了。”

“……所以,我現在必須幫你?”

“叫一輛出租車。”

“去哪裏?”

“學校!”

然後……

我們兩人趕往了學校,現在還沒有下晚自習的樣子。

舊愛新禧 那個女人應該還在學校纔對。

雖然這種時候逃課纔是明智的行爲,但是事到如今,她恐怕正在等待着歐陽放吧。

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那個女人現在正在嘲笑着我們吧。

…………………………………

某間高中,正是上晚自習的時候。

某個女孩在那裏心不在焉的聽着課,對她來說這種課程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因爲所謂知識對她來說根本沒有價值。

她想要得到的,只有那個少年罷了。

“可惡,那個小子還是沒有來上課!”

今夜是年級組長的晚自習,他現在相當的不爽。

因爲白天的時候,竟然有學生敢於光明正大的從他的課堂上逃跑。

這種事情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他的心中甚至已經在謀劃許多種懲罰的方法了。

學生們察覺到組長的憤怒,所以這節晚自習相當的安靜,甚至可以說成是寂靜。

面對這種寂靜,所有的人都應該覺得討厭纔對,但是唯有那個女人卻只是笑着。

那個笑容很迷人。那是懷春少女才能擁有的笑容。

但是不知爲何,這笑容有些恐怖。

“碰!”

就在快要下課的時候,教室的大門被人猛烈的踢開了。

那響聲打破了教室的寂靜,把正在打瞌睡的年級組長大人都給嚇了一跳。

“你搞什麼啊?”

年級組長怒氣衝衝的看向了門口進來的人。

那人相貌動人,身材修長,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是卻隱隱約約給人一種弱氣美的感覺。

那個少年正是劍仙歐陽放。

歐陽放似乎被光頭組長的大吼給嚇住了,他臉上露出了虛假的笑容道:“對不起啊,老師,我想要找一下秋戀香同學。”

“你說找就找啊,現在是上課時間你知道嗎?”

lixiangguo

她看了看面前側身站立的錐生零,想到之前他冷淡疏離的舉止,眼神黯淡下來。

Previous article

「我來,你們都去逃命,逃出去了就別回來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