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搖搖頭:“不知道。”

他再次打量我:“因爲你和我很像,米藍和你說過嗎?”

“沒有,但是任恩碩和我說過。”

他笑了笑,說道:“行了,我要走了,咱們有緣再見吧!”

我點點頭,目送着他離開。

張陽離開後我喝完了剩下的啤酒,便也沒再繼續待在這裏,我現在心情更加凝重,更不知道爲什麼會這麼凝重。

我渴望這個世界公平沒有任何愛恨情仇沒有傷悲,這樣每個人都會快樂,可是現實卻充滿了諸多虛僞、束縛、醜惡、背叛,偏偏有這麼荊棘麻痹着我們的神經,又好似我們承受這些傷痛都理所應當。誰都妄想過一種隨心所欲的生活,但願這些那些的醜陋去他媽的。

此時我是多麼想治癒這個世界,可是我深知這些都只能在心裏想想而已,我不是救世主更不是賽亞人,或許只有本本分分過着自己該有的生活。

我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這個世界很美好,至少我還活得很好。

……

離開了空城音樂餐廳,我又回到了酒店,何雅卻在這時給我打來了電話。

我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深夜十一點,有些疑惑的接通道:“師姐,你是睡不着還是想我了?”

“我離婚了。”

“哦。”我沒有太多語言,因爲這一刻我已經早有預料。

“你在家嗎?我想喝酒。”

“我現在在蘇州,應該明天就可以回北京,我回來再來找你。”

何雅沒在說話,而我也聽見了電話那頭的抽泣聲,一項堅強的何雅也會在感情中流淚,愛情這玩意兒,真不是玩意兒。 結束完與何雅的通話後我又在沉默中抽了一根菸,卻不想心情莫名急躁起來。

在急躁中我再次拿起手機撥通了王胖子的電話,電話響了兩聲後便被接通:“喂,啥事呀兄弟?”

“何雅離婚了你知道嗎?”

“多久的事?”王胖子的聲音並沒多驚訝,畢竟我們都早已經知道了。

“應該就今天的事吧!她剛剛給我來電話叫我陪她喝酒,我現在在蘇州,要不你過去一趟。”

王胖子輕嘆一聲:“行吧!不過你得快些回來,還有三天何黑格子聚樂部等等比賽你可別耽擱了。”

我這纔想起已經答應了大愛這個月月底再和黑格子聚樂部來一次比賽,這一天天的都把這事給忘了。於是忙回答道:“行,我一定到。”

“行吧!我這就去何雅那兒。”

結束完通話後我又進入到一段無休止的沉默當中,沉默中我終於拿起打火機和煙,走到房間的窗臺邊上給自己點上了一支菸,在煙霧瀰漫着窗外的霓虹中,不禁想起了和何雅相識的那幾年。

雖然那個時候我們的生活並沒有現在這般好,但是那個時候是真正快樂的,到底是什麼改變了曾經的一切,我們又在追求什麼。我承認我們現在的物質條件比以前好了很多,但自問現在快樂否?答案毋庸置疑是否定的。

煙抽了一半,手機微信提示音又響了起來,拿出手機一看正是米藍髮來的消息。


“李洋,你見到張陽了嗎?”

我一陣感慨後,回覆道:“見了啊!”


“你將我的話告訴他了嗎?”她好像特別心急,這和她的性格大大的不符合。

“說了啊!”我繼續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着。

“那他說什麼了嗎?”

“沒說什麼。”

“哦。”

雄途末路 ,於是求證道:“對了,他說我和他很像,是真的嗎?”

米藍過了很久纔回復:“沒看出來。”

我發了個失望的表情,然後又說道:“行吧,只是如今看來想要併購酷奇這家公司有些困難。”

“明天我來蘇州。”

我突然被震驚了,剎那間竟不知道怎麼迴應,愣了愣神後纔回復了一個“哦”字。

我好似看見了明天他們仨人見面時的畫面,或許那一刻也常在他們腦海中幻想,我希望明天是平靜的。


都市最强戰醫

這一覺我卻睡得很踏實,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次日上午十點過了,習慣性的拿起手機翻着朋友圈動態,看見何雅發表了一條新動態,內容是:“尊嚴,尊嚴在我這裏已經淪爲下作。”

看見何雅現在的狀態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想起曾經我們活在同一個層面上,我們都在各自的生活中苦苦掙扎,經過無數次的努力後何雅終於迎來了人生的高峯期,可是離婚對她來說在所不免,而已經快接近三十歲的她卻再難尋找一個因爲愛情的理由結婚。

這一刻她是可憐的,人生真的沒有兩全其美的東西,有得必有失。如今更讓我擔心的是蕊蕊,一個家庭的破碎往往會直接影響到孩子的成長。


只是我們都活在一個真實的世界當中,結婚和離婚也只在一念之間,情人最終也會淪爲敵人。所以我們都渴望有一座空城,然後親自建立自己心中的那座城堡。

我沒有對這條動態進行任何評論,再往下拉只見到王胖子也附和着發表了一條新動態:“婚姻,婚姻簡直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

對於這倆人的我一唱一和我都沒有進行任何評論,只是一個人自言自語着:“愛情,愛情總是在綻放後迅速凋零。”

……

洗漱後我的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看了一眼來電人竟然是米藍,心說現在才十點半,莫非米藍已經到蘇州了?

帶着一種疑惑我接通了電話:“喂,米總。”

“李洋,你在哪呢?”果然是米藍急切的聲音。

“我在酒店,米總你到蘇州了嗎?”我再一次確認道。

“對,我現在在機場。”

“好,我馬上來接您。”

掛掉電話後我沒敢多待,換上一身乾淨衣服便離開了酒店。

這家酒店離機場不遠,而且有專車接送到機場,所以很快我便來到機場,給米藍打過電話後,她告訴我在T2航班出口。

米藍其實在人羣中特別顯眼,穿着最保守長得最漂亮氣質最高的女人百分之九十就是她。

來到T2航班站,我只向匆忙的人羣中掃視了一圈便找到了她。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雪紡衫,搭配着一條淺色牛仔褲,這樣的穿着在人羣中其實並不顯眼,只怪她那張驚駭世俗的容貌,無論在哪裏無論穿什麼都會是人羣的焦點。

在這種焦點下我和米藍走在一起無疑不是對自信的一種考驗,米藍的表情依舊淡然。

離開機場後米藍就迫不及待問我:“你是在哪裏見到張陽的?”

шшш ▪тт kan ▪¢Ο

“一家餐廳,不過他現在應該沒在那裏。”面對米藍的氣場我依舊有一種快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那先帶我去找任恩碩吧!”雖然米藍的語氣依舊有種命令似的感覺,但很明顯她今天來蘇州絕對是經過反覆的權衡,而今天也將在這座城市上演一場故事的劇終。

答應米藍後我又給任恩碩打去了電話,約在了酷奇公司見面,她很爽快就答應了,想必她也很想知道昨天我和張陽的談話內容。

這時米藍也不知道從哪裏叫來一輛專車,告訴司機我們要去的地方後,僅二十多分鐘的車程便到達了酷奇旅遊文化公司。

在這棟商業大樓下米藍卻停下了腳步,用一種神祕的眼神看着眼前這座大樓。我也在她身邊停下了腳步,想象着她現在正在想的事情。

片刻之後米藍纔對我說道:“走吧!”

“嗯。”我點頭應了一聲便跟上她走進了這座大樓。

———-

說一下,之前這章更新錯了,現在已改。 來到酷奇公司時,公司內一切都如往常一樣平靜,但願這不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前臺接待見我和米藍後立馬站起身來露出滿臉的笑容,非常恭敬的說道:“李先生,這邊請。”

我一愣,心說應該任恩碩已經到了,不然這反差也太了吧,而且還知道我姓什麼。

我點頭示意了一下便跟着她走進了辦公廳,然後又來到總經理辦公室門前,接待敲了敲辦公室門:“任總,李先生到了。”

“嗯。”

任恩碩應了一聲擡起頭,正與我身旁的米藍四目相對,然後她們都紛紛愣住了,像是被定了身。

我在一旁左右不知所措,雖然她們認識,但我還是相互介紹道:“任總上午好,這是我們樂克集團米總。”

任恩碩沒有任何言語,就連一個明白了的眼神也沒有,還有米藍也是一樣的表情,她們的神色非常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任恩碩的目光有一種天生強勢的壓迫感,而米藍卻更像是後天培養出來的高冷氣質。

兩個幾乎一樣的女人碰到一堆擦出怎樣的火花我已經體會到,就像兩塊強力磁鐵的正負極,而被夾在中間的我就承受這煎熬般的壓迫感。

實在承受不了,我終於開口道:“你倆能不能先坐下。”

只見米藍嘴角微微上揚,故作一個自信的笑容,平靜的說道:“好久不見,恩碩。”

“好久不見,藍藍。”任恩碩也用一種銳氣的笑容迴應。

真他媽操蛋,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起身就往辦公室外走,邊走邊說:“任總,米總,你們先敘敘舊。”

倆人又幾乎同時喊道:“你別走。”

我的天啦!我快崩潰了,突然好似體會到張陽以前夾在倆人中間的感覺,換作是我真的會瘋的,當然對我來說沒這種可能性。

任恩碩先開口道:“你見到張陽了嗎?”

我轉過身點點頭,又坐回了沙發上。

“我的話你轉告他沒有?”我這才注意到任恩碩雖然在和我說話,但眼神卻一直看着米藍。

我苦笑一聲:“咳,你們倆是約好了的嗎?問的話都一樣的。”

任恩碩沒有回答我,轉而用一種疑惑的目光看着米藍。

米藍終於說道:“我想我們三個應該坐下來好好聊聊。”

我趕忙點頭附和道:“對對對,我知道你們倆很久沒見面了,但咱們還是先坐下行嗎?”

任恩碩終於轉過身對我說道:“帶我們去見張陽。”

“這……”此時此刻我太尷尬了,我以爲米藍的意思是讓我們仨坐下來好好聊聊,原來說的是張陽和她們。

在尷尬中,米藍也開口對我說道:“李洋,帶我們去見他。”

“他……”我遲疑着,因爲我有種感覺張陽並不想再見她們。

在我的遲疑中倆人強勢的目光同時盯向我,好似在警告我。

我在心裏權衡再三,或者這一面對她們三個人來說都在所不免,或許這一面過後他們都會釋然,然後面對全新的生活。

畢竟我也想看見米藍變得開朗一點,於是說道:“行吧!不過如果見面後你們聊好了,得幫我解釋清楚,我們現在可是朋友,我可不想因爲這失去一個剛認識的朋友。”

倆人沒有回答我,同時又在我之前走出了辦公室。我在後面搖頭感嘆:“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兩個不識人間煙火的女人,而且這個女人相互都認識,更要命的是她們都喜歡一個叫張陽的男人,這對於我們男同胞而言無疑是羨慕嫉妒恨的。”

接下來最尷尬的時刻就是在電梯中,那種壓抑到快要窒息的感覺我今生不想再體驗第二次。



lixiangguo

嘿嘿,我就去給大家下通知了哦。」

Previous article

洪武嘴角帶着一絲冷笑,剛纔蛋真人的傳音,他全都聽到了,早就提防着蛋真人的這一招呢,這蛋真人還真以爲自己騙過了洪武,其實他醒來的事,洪武早就知道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