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們又去想要推開被逼進來的堵住入口的岩壁,結果一試少說也有上萬斤,別說是我們這些人就是再多上十倍,也不見得可以推開,反而每個人都累的喘個不停,但並沒有人抱怨,也沒有要休息,在生命受到強烈的危機時,每個人都最大限度的激發了自身求生的潛力。

前前後後忙碌了將近三十分鐘左右,墓頂已經相距地面剩下不到五米的高度,它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只不過現在看起來比之前不知道要恐怖多少倍,它就猶如神話中的番天印似的,意欲將我們一瞬間全部壓死。

我猛然給了自己一巴掌,其他人都莫名其妙地看著我自己抽自己,面露詫異的神色,不過自己現在也管不了那些異樣的目光,此時更加應該保持清醒的頭腦去思考,而不是繼續混亂的去找什麼出口,或者乾脆什麼都不做等待死亡。

在遇到這樣絕境的情況下,身為普通人的我,想要徹底冷靜下來是相當有難度的,不過可能是我的腦迴路跟其他人不同,覺得此時要是不像個辦法,而是像沒頭蒼蠅似的亂作一團,結果就是徒勞而亡。

這一巴掌我是用了相當大的力量,打的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但卻是很管用,腦子裡邊已經開始回想之前劉天福跟我說的那些風水墓葬知識,可是很快也很仔細的想了個遍,卻發現劉天福並沒有說過遇到這樣的情況該如何處理。

趙武到底是素質比普通人要好的多,他開口道:「大家不要慌也不要亂,現在這種時候就是要冷靜,實在冷靜不下來學張先生那樣打自己一個吧,我們一起來想個脫身的辦法。」

華子轉著眼珠子,他用手裡的工兵鏟搓了搓地面,立即發現了什麼,便說:「這地面好像沒有牆壁那麼硬,我們可以嘗試刨個坑出來,只要在墓頂落下來之前躺進去,只要活著就可能有一線生機。」

程數蹲了下去用手裡的朱雀短刀搓了搓地表,搖頭道:「完全行不通,即便我們可以在墓頂落來挖個容身的坑出來,結果只會是墓頂和地面形成一口石棺,把我們自己給活活地憋死在裡邊,除非我們能一起挖出個至少一米左右深,而且能容得下我們所有人的大坑出來,然後再想辦法挖個洞出去。」

說著,她看像我們兩個:「你們不是盜墓賊嗎?挖盜洞對你們來說應該很簡單吧?」

華子真想吹牛,我看得出他是真的想,立即就搶在他前面否決了這個辦法,首先不管我們是不是盜墓賊,這裡的岩石結構相當穩定,在沒有任何外力作用下,沒有足夠的時間,我們不可能挖穿的。

這裡沒有足夠的時間,不僅僅是時間的問題,還有食物和水源,我們現在身上帶的能吃能喝的東西估計也沒剩多少了,我們並沒有那麼長的時間去挖岩洞。

其次,其實也是挺重要的,雖說我和華子被認定是盜墓賊,包括倩倩在內還下過一次古墓去摸東西,而我還正式加入了道陵派這樣的盜墓門派,但我們都是新的不能再新的人,根本沒有打洞的經驗,這完全就是不靠譜的。

我看向了趙武,用眼神詢問他的意見,畢竟他是我四叔的手下,打洞這種事情應該接觸過,但他微微搖了搖頭,顯然也覺得不太靠譜。

不過,趙武還是提議道:「這裡有這麼多的石頭人俑,我們儘可能多搬一些到角落去,剩下的全部推倒,這樣試試看,說不定可能會將落下的墓頂給頂出個口子,那樣我們就有可能逃生。」

周天和用手指敲了敲一具石頭人俑,他搖頭道:「不行,這些石頭人俑因為被雕刻的緣故,整體已經變得相當不穩定,被這不知道多厚重的墓頂壓下來,立即就會化作石粉的。」

倩倩說:「要不我們就直接躲在四周的角落中,就像學習地震演習的那樣,畢竟三角形最穩定,說不定那樣還有一線生機。」

王世國整個過程都沒有緩過勁來,他整個人是懵的,他完全沒有什麼辦法,但是就其他人提到的,他反而覺得倩倩的方式最可取,偏偏卻是我認為最不可行的一種辦法。

華子已經檢查他的彈夾裡邊還有幾顆子彈,他已經沉底淪為了悲觀主義者,說如果讓他選擇的話,他寧願一槍打爆自己的腦袋,也不想活著感受到腦袋被壓進肚子,聽到自己骨頭的碎裂聲而死。

程星博忽然開口對王世國說:「我現在作為隊長要下達命令了。首先是世國,你從你站的位置,往前走八步,每步盡量控制在一米的跨度,然後左轉再走六步。」

我們都愣住了,完全不明白這種時候他使用隊長的權利做什麼,王世國自然也是滿頭的霧水,問他這是要做什麼,但程星博沒有解釋,而是用非常嚴厲的口氣讓他過去。

王世國猶豫片刻,還是按照他說的走了過去,等他剛剛停在程星博所制定的位置,忽然他嚇得大叫一聲,同時整個人一個不穩差點摔倒在地。

仔細一看,原來是他停下的位置,竟然凸了起來,他就和那些石頭人俑一樣,足足升高了三十多公分。

「原來真是這樣啊!」程星博恍然大悟地沉吟了一聲,我們就七嘴八舌地追問他,什麼原來這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 第1203章遇見世界之樹

天道,多麼詭異又充滿誘惑的字眼。但她還是忍不住問道:「既然世界樹是製成一個世界的橋樑,我貿然將世界樹帶入空間,這個世界不就崩塌了?」

「你錯了,不是要你帶世界樹進空間,而是世界樹上結的種子。再說了,世界之樹那麼大,即便你想將其帶入空間,也不成的。」

花琉璃吸吸鼻子,又道:「那世界樹在什麼地方?」

「你就跟著異象走就是……」

花琉璃:「……」

隨後一想,肯定是空間察覺到世界樹的種子即將成熟,讓她將世界之樹的種子帶到空間。

一旦世界之樹長成,空間已經不能算是空間了。

而是一個世界。

到時候空間裡面會出現很多不同種類的生物。

而花琉璃就是空間的天道。

想到此,心中激動萬分。

「阿錦,咱們朝著那個地方去,有寶貝出世。」

「什麼寶貝讓你這麼激動。」

「世界之樹!」

司徒錦聽后,有些震驚。

關於世界之樹的傳聞他是聽說過的。

只是一直不知真假。

沒想到竟真的有這東西。

兩人通過無盡路朝著世界樹的方向而去,為了放置被人捷足先登,花琉璃與司徒錦可謂是全速前進。

等看到空間外麵筋骨將閃現時,花琉璃與司徒錦快速出了空間!

一出空間,只覺渾身舒坦。

那種仙氣還要濃郁的陌生氣體不斷鑽入花琉璃的身體,即便不用打坐,她的精神力也在緩緩增長。

「阿錦,這個地方應該就是世界樹之地了,只是為何我看不到世界之樹?」

「哪裡是那麼容易看到的?這得靠緣分。」

花琉璃沒在說話,與司徒錦一同盤腿坐在一旁,順便在二人周圍放了陣法盤。,防止修鍊時被人襲擊。

這時還沒有其他人過來,隨著二人打坐時間越來越久,感覺整個身體都變得的輕飄飄的。

他們的身上宛如披著一層熒光。

「沒想到你也是寵兒。」

花琉璃聞言睜眼,就見四周有著一望無際的花海,絢麗的顏色讓人煙花嘹亮,花香撲鼻,心曠神怡。

她的身後有一顆巨大的樹。

那樹翠的宛如翡翠,樹榦鏈接天地,樹冠蔓延在整個天空看不到邊際。

「寵兒?」

「你若不是寵兒,又怎會擁有神奇的空間?小姑娘,我問你個問題,答對了,我可以將我的孩子送你!」

世界之樹的孩子?

不就是種子嗎?

「您說。」

這世界之樹不知道存在天地間多久了。

值得這個『您』字。

「如果世界毀滅,我們世界樹當如何?人類當如何?」

花琉璃看著遮天蔽日的樹冠,沉思著。

小空間說過,世界樹是支撐天地的神樹。

世界毀滅,不就是說世界樹被毀了?

這個世界如同一座橋,而世界之樹就是支撐橋身的橋樑。

橋樑斷了,那這座橋也就不存在了。

需要重新建造!

不然世界之樹不會產生種子創造新的世界。

就好比人的輪迴,置之死地而後生才能獲得新生。

其實……

世界樹自始至終只有一顆!

它跟普通樹不同。

。阿爾貝自然領會了艾比的意思。

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繼續拖下去,十分靈活的怪物兩人絕對會繼續藉機騷擾其餘的士兵。

到時候就算兩人消滅了怪物,士兵們也不會剩下太多人。

剛剛的阿爾貝還在跟對面的怪物對峙,但是對於身後的局勢也是十分清晰,那火球打破的冰牆內士兵的些許慘叫,阿

《從上海灘開始》第一百九十六章速戰速決 避幸覺醒體質一個月後,葯園上空的太極盤也開始了反應。

太極盤中的氣息和威壓急劇攀升!

眾人心頭一喜,太陰太陽應該已經完成了體質的覺醒,變得更加強大了!

轟!

太極盤上猛的爆發出黑白兩色光柱,直衝玉扳指中漆黑的穹頂,在穹頂之上印出了一個太極盤痕迹。

隨即,上下兩座太極盤便開始像兩塊磁鐵一般相互吸引,向一起匯聚。

這個過程起初還很緩慢,到了最後,竟是猶如一道流光!

轟!

兩座太極盤撞擊在了一起,爆發出恐怖的威能!

那兩座太極盤皆是被炸成了陰陽二氣,鋪散在高空之上。

好在,眾人皆是在站隔斷之下,受其庇護,不然的話,必然出現傷亡。

時間好似停滯了片刻,又像是突然加速了一般。

只見那陰陽二氣在停滯了片刻,便向中央瘋狂的匯聚!

轉瞬間便又組成了一個太極盤…

只是這個太極盤上平躺著兩個虛幻的人影。

見此,人們心下大定,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

忽然,那太極盤上爆發出極致耀眼的光芒,即使閉上雙眼也是白茫茫的一片。

極致耀眼的光芒之後,便是極致深沉的黑暗,即使是燃起火焰也難以看到一絲光明!

這種光暗交替使眾人直接成了瞎子,眼前黑一陣白一陣,什麼也看不見。

不是一次,而是反覆交替,足足持續了數日之久!

當他們恢復視覺的時候,便看到一個眼前多了一個人。

是的,只有一個人。

隕落一個活一個?

不應該啊,那種情況應該是生死相連才對,要麼一起生,要麼一起死!

難道說…

想到這老先生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

「合體…了?」老先生的情緒有些不自然…

「什麼,合體了?太好了!父親又變強了!」

「合成什麼了?陰陽天體嘛?執掌至陰之力與至陽之力!」

「是不是左手至陰之力,右手至陽之力,至陰至陽…」

「……」

莫情的兒子們一個個興緻勃勃的討論莫情的力量。

而莫情的女兒們討論的就是數量了…

「完了…兩個父親變成了一個父親…好虧啊…」莫無憂好像有些不開心。

「對啊對啊,還指望父親能讓一人分一個呢…」莫無心拉著自己的姐姐也是一陣委屈。

「原來加本體一共有六個一模一樣的父親,現在就剩五個了…」

「還想跟媽媽們搶一個父親呢…現在還少了一個…」莫春秋也有些不好高興。

……

「可能是因為兩個身體都裝載著同樣靈魂的緣故,莫名其妙的就合體了…具體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現在的我強的離譜!」陰陽也是摸不著頭腦。

原本只是以為陰陽共濟促使了體質覺醒,沒想到覺醒之後居然進行了合體…

「那你現在這幅身軀…」老先生問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

老先生話音剛落,周遭就陷入了沉寂,每個人都在看著莫情,生怕錯過什麼。

lixiangguo

她看着走進來的顧知鳶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冷聲說道:「什麼風把王妃給吹來了。」

Previous article

「別想再占我便宜,再見!」小喬拿起一旁的花束,站起身直接跑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