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一向是沒有面子的人,師父自然也不會理會我,道:「為師不是裁縫,這裙子你捏來玩的。」

「……」

好吧,表示求去找你沒成功。 吳悠悠在紀寒身後伸出半個腦袋:「辛總,我其實沒什麼事,你有需要我幫忙的嗎?」

辛隨影攤著手:「讓悠悠先跟我走吧,畢竟靈力是用在她身上對不對?」

紀寒「哼」了一聲,沖吳悠悠揮了揮手:「去吧。」

說完他剛轉身走了兩步,又停下來:「中午和我一起吃飯。」

吳悠悠還沒來得及回答,就看到那道黑色的身影消失在翠竹之中。

再次面對辛隨影,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尷尬的先打招呼:「呵呵,辛總,你好啊。那個,謝謝你之前幫我,我沒有上飛機,是有原因的……」

辛隨影倒是如常:「老寒有沒有欺負你?辛總幫你出氣。」

「呃,沒有。」

「你這些天都在萬紀山莊?」

「啊,是。」

「唉,真可憐,一定被老寒壓榨得夠嗆。來吧,辛總先幫你解決靈力的問題。」

吳悠悠跟著辛隨影在竹林里轉來轉去,忍不住問道:「那個,辛總,我和他,之前是怎麼認識的?」

辛隨影停下來:「我怎麼知道?重生的又不是我。」

「對哦。那,他和你說過嗎?」

「沒有。」辛隨影悻悻的道,「那個死小子,不肯拿你當談資,一個字都沒提過。」

吳悠悠心裡一方面有些失望,一方面又有點開心。紀寒還是尊重她的吧?不像有些人,拿自己的女人當盤菜,在別人面前吐槽或者吹噓。

辛隨影把吳悠悠帶到了一個小湖旁邊。

只見綠草如茵,沿著湖邊有半湖的花樹,亭亭如蓋、繁花似錦,倒映在湖水中,如雲如霞、如夢如幻。

水波旁還有幾間木屋,辛隨影帶著吳悠悠進去,從一個木匣中取出了一個透明的手環:「你的隨心環在這裡。」

吳悠悠驚喜的接了過去,手腕上的妖蛇念靈「跐溜」一下鑽了進去。

辛隨影滿臉哀怨:「有了歐陽勛的那個古董高級隨心環,就瞧不上辛總親手給你做的這個了吧?」

「哪有!明明是你把我的隨心環騙走的。」

辛隨影「噌」的一下把隨心環又從吳悠悠手裡抽走了:「好了,我去給你解決靈力。」

「怎麼解決啊。」

「去歸一院走一圈,讓你的妖蛇念靈多吸點兒純靈力,然後存儲到隨心環里。」

吳悠悠無語了:「那我呢。」

「在這裡玩兒吧。可憐的孩子里,被老寒拘在那個破山莊里,一定憋壞了。」

吳悠悠滿臉黑線,真的非常辛隨影了。

辛隨影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你先玩兒著吧,中午辛總給你帶好吃的。」

一說吃的吳悠悠想起來了:「紀寒讓我和他吃飯。」

「你那麼聽他的幹嘛?」辛隨影嗤之以鼻,「讓他一個人吃去!」

「呃,這樣真的好嗎?」

「有什麼不好?他問就說在嘔心瀝血解決靈力,廢寢忘食,晚上也讓他一個人睡!」

吳悠悠嘴角抽搐的看著辛隨影施施然離去,很快就在湖邊撒著歡兒的玩兒開了。

中午辛隨影果然過來了,拿著一個塑料袋:「看辛總給你帶什麼好吃的來了!」

吳悠悠一看那個塑料袋就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辛隨影拿出了冰可樂、炸薯條,還有漢堡。

吳悠悠:「……」

還不如跟著紀寒吃午飯呢。

辛隨影看吳悠悠沒有動手:「怎麼?看不上辛總的午飯?我告訴你,這可不是一般的漢堡,裡面是神戶牛肉和香檳色格魯耶爾汝拉乾酪。」

「辛總,你拎的塑料袋和漢堡的包裝紙上都印著burgerking。」

「不要那麼在意細節。」

吳悠悠:「……」

不過在暖洋洋的陽光下,和辛隨影坐在湖邊吃漢堡的感覺也還不錯。


辛隨影吃得快,三口兩口把一個漢堡塞了下去:「我還要去歸一院,你自己玩兒吧。」

吳悠悠慢慢的吃完自己的漢堡薯條,在湖邊用草莖逗了逗魚。又摘野花編了個花環戴在頭上。還從木屋裡搜出來了一個風箏,快快樂樂的在湖邊放了起來。

正在草地上瘋跑得滿頭是汗,突然感到一道黑影壓了下來。

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這就是你收集靈力的方法?」

吳悠悠瞬間石化了,胳膊還伸在空中,一動也不敢動。

紀寒繞到她身前:「中午為什麼不和我吃飯?」

「我,我要和辛總一起解決靈力問題。沒,沒時間。」

紀寒厭嫌的看了她紅撲撲的、還滲著細汗的面頰,還有頭上的花環:「那你繼續玩兒吧。」

吳悠悠垂頭喪氣的把風箏慢慢往回拽:「啊,不玩兒了。」

「不玩兒了風箏也不應該收回來啊。」

話音未落,紀寒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把小刀,一下子把風箏線割斷了。

吳悠悠看著風箏在雲間悠悠飄遠,消失成了一點,急得直跺腳:「你幹嘛?!」

紀寒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幹嘛?風箏就是這樣玩兒的啊。」

吳悠悠只覺一陣委屈,怏怏的道:「哦,我現在應該做什麼?」

紀寒冷冷道:「看到我來了不高興了。」

吳悠悠伸手把花環摘了下來:「沒有。」

紀寒走到一棵花樹下,坐了下來:「那你繼續玩兒吧。」

吳悠悠低頭站著:「沒什麼玩兒的了。」

紀寒長腿一伸,轉過眼去看風景,好像眼前不再有她這麼個人似的。

吳悠悠倔強的在旁邊站著,抻了一會兒,還是在紀寒身邊坐了下來,深吸了一口氣:「你之前和辛總說,你們改變了一點兒歷史,所以現在的事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紀寒長眸微眯:「嗯。」

「那我有可能不會害你了對不對?」

紀寒直起身:「怎麼?想從我身邊溜走了?」

簡直和這個人沒法溝通!

吳悠悠把手裡的花環都扯碎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是說……」

她心中又是一陣委屈:「我都沒有想害你的,你幹嘛老是欺負我?」

紀寒轉過臉:「我怎麼欺負你了?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你,你出什麼事我第一個過來幫你收拾爛攤子,你說不行就連一根指頭都不敢碰你,你還想怎樣?」 吳悠悠狠狠絞著手裡的花環:「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紀寒看著她微嘟的嘴唇:「又不高興了?和辛隨影在一起就很開心是不是?」

吳悠悠把扯得稀爛的花環輕輕放在了腳下:「沒有。」

紀寒俯下身,從破碎的花環里揀出一朵完整的花,別在了她的耳邊:「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還不承認自己不高興了。」

吳悠悠伸手摸了摸耳邊的花,沉默不語。

紀寒用手捏了捏她的嘴唇:「不過我忘了你是小豬了,可能豬嘴巴本身就是翹的。嗯,那就不是不高興了。」

吳悠悠簡直快被他慪死了。

紀寒站了起來:「晚上你是和辛隨影吃快餐,還是和我吃好的,自己選。」

吳悠悠連忙跟著他起身:「和你。」

紀寒捏住她的下巴:「看你一臉不情不願的。」

這時已是黃昏,夕陽在天邊的紅雲上勾勒出金色的邊緣,倒映在湖水上,煙波如火。有風吹過,花樹上的花瓣立刻細細碎碎如雪般飄落。

紀寒的手輕輕發力,把吳悠悠的臉託了起來:「咦?現在氣氛好像很不錯。」

吳悠悠有些錯愕:「什麼?」

紛飛的花瓣間,紀寒笑了笑:「以後也很難再遇到這樣的景緻了,我看就是現在吧。」

吳悠悠還沒反應過來,紀寒的唇已經覆上了她的。

交疊柔軟,絲絲纏綿。

吳悠悠開始想躲。紀寒一手握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再無可逃。

良久,紀寒才放開她,又輕輕在她面頰上親了親:「還有什麼需要第一次有浪漫氛圍的,都一起做了吧。」

吳悠悠只覺還有些眩暈,但是突然反應過來:「不行,不能有別的了。」

紀寒輕笑道:「這麼抵觸?剛才不滿意?」

吳悠悠滿臉緋紅:「你……這麼老練,之前一定有很多女人吧?」

紀寒又笑了:「就不能是和你嗎?重生之前我和你可是結婚了的,什麼都做了。」

吳悠悠無語了:「啊?啊!」

紀寒伸手摘下她發間的花瓣:「你不會連自己的醋都吃吧?」

吳悠悠垂下頭:「重生之前,你不是不喜歡我嗎?為什麼還會和我?」

紀寒的聲音和神態,突然恢復了以前那種惡劣、欠打的狀態:「身邊晃著個大美人兒,而且證都領了,我還能素著自己?」

吳悠悠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所以現在……也是?」

紀寒轉頭,看著天邊一輪紅日凄艷絕倫的落下:「我知道你想聽什麼,但是我不能。」

他輕輕吹落了腕上的幾片殘花:「現在的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偷來的,而且我重生的目標也不是和你重新開始,而是真相與復仇。」

吳悠悠忍不住道:「你都重生了,這些對你來說應該不難吧?」

紀寒苦笑了一聲:「你以為是看網上的重生爽文呢?我說了現在的事態已經和重生前不同了,很多東西我也無法把控。我現在的處境其實很危險,說不定哪天又死了。所以,我現在沒資格談情說愛,也不能和你承諾什麼。」

吳悠悠只覺氣血都要衝破太陽穴了:「那你剛才幹嘛親我?」

紀寒沉默了幾秒:「之前你穿得都隨隨便便的,今天打扮起來真的很好看,一時間沒忍住。」

吳悠悠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腿一軟,坐在了草地上:「所以現在和以前,你不能素著自己對吧?」


「差不多吧。你還有怨氣怎麼著?別忘了你是為了贖罪在我身邊的,你自己說過我做什麼都可以。」

吳悠悠拚命把惱怒咽回到肚子里:「好,我活該。」

可是心裡覺得冤枉。憑什麼自己要為將來買單啊。明明現在自己什麼都沒有做。


紀寒在她身邊半蹲了下來:「把你捲入到危險里,其實也不是我的原因。厲青雲也在掃描,你身上的異能,他遲早會發現。與其讓他控制你,還不如讓我和老影幫你提升實力,強大起來,就不怕別人了。」

吳悠悠咬著牙:「我強大起來,也可以不再受制於你嗎?」

紀寒笑了:「可以,到時候我願賭服輸。只是現在你羽翼未成,還是得乖乖呆在我身邊。」

吳悠悠故意氣他:「我要是羽翼豐滿了,飛去厲青雲那邊呢?」

紀寒的聲音冷了下來:「你要是選擇與我為敵,那我也不會對你客氣。」

吳悠悠在心底嘆了口氣,等她翅膀硬了,雖然不至於投靠厲青雲,但是也一定不能饒了紀寒,要好好出出胸口的這股惡氣。

好像能讀心似的,紀寒道:「開始腦補將來怎麼吊打我了?」

吳悠悠嚇了一跳:「沒有。」

紀寒把她拉了起來:「好,我等著那一天,你可別讓我失望。」

吳悠悠四下張望著:「這是回去了嗎?要不要等一等辛總?晚上不和他一起吃飯嗎?」

紀寒用力拉著她往前走:「還真這麼惦記著你家辛總?中午也沒見你想著和我一起吃飯啊。」


lixiangguo

況且末世已經開始,很多以前需要計較的東西,現在……

Previous article

楊羽眼前一亮,微笑道:「那好吧,幽寂嶺的混亂,就從這裡開始吧。」(未完待續) 曹家近在眼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