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應慕?點點頭,「我也要一碗。」

老闆從廚房的玻璃窗戶里伸出頭,道:「小姑娘你點了好幾樣了,吃不吃得完啊。」

應慕?心情不錯,道:「嘗嘗才知道好不好吃啊。」

=================================

新人新書上路,路況曲折,容易夭折。求菇梁們呵護,求收藏,求推薦,求留言。 兩點鐘左右,生意也不是很忙,老闆娘看牆邊的小姑娘長得好看乖巧,又是一個人,走出收銀台到應慕?身邊坐下,與她聊天。

應慕?對陌生人的靠近很不習慣,手放到腰間,像是那裡藏著什麼武器。

老闆娘40來歲,皮膚白裡透紅,與老闆倒是有夫妻相,也是圓圓的,看起來頗為熱情,她一屁股坐到應慕?對面,道:「小姑娘怎麼一個人來這裡啊。」

往來這裡的多半是水果商,這小姑娘穿的乾乾淨淨漂漂亮亮的來這裡,也是獨一份了。

「我來買水果的。」往餛飩里放了一大勺鮮紅的辣椒,應慕?嘗了口酸辣的混沌湯,味道不錯。

「小姑娘是來批發水果的?是幫家裡來的嗎?」老闆娘上下打量幾眼,誰家這麼有福氣,生個丫頭這麼好看,怪不得把她收拾的乾乾淨淨的了,只是戒備心太強,剛才還好好的,她一靠近,臉就冷下來了。

應慕?思忖一陣,道:「嗯,幫家裡買的,什麼都要買點,阿姨知道這裡哪家的水果好吃嗎,我們要買很多。」

老闆娘哈哈笑了幾聲,笑聲爽朗響亮,她笑道:「小姑娘問對人啦,我家在這裡開了10多年了,哪家的水果好都知道,比如那家發記,她的家蘋果特別脆,還有一進市場左邊那家媛媛水果,她家的榴槤據說特別好吃,不過我不會吃那東西,也是聽來這的客商說的,還有市場裡面有一家,招牌翠綠翠綠的那家,那家的老闆媳婦去年跟人跑了,頭上更是綠了,他家的橘子不錯,逢年過節我們也在他家買。」

老闆娘見應慕?聽的認真,便一家一家的和應慕?數著說,倒是把市場里大部分商家都給划拉個遍。

「小姑娘,你買的太貴了,蘋果買貴了兩塊錢,橙子貴了3塊錢,橘子貴了一塊5,梨貴了1快,椰子貴了4塊錢,西瓜貴了5角錢……」老闆娘一聽應慕?買的價格,頓時不贊同的看著應慕?,一樣一樣的數給她聽,不知道這小姑娘買了多少,就沒買的合適價格的。只是她在這裡做生意,也不好說什麼,要是她自己買貴了,非要讓那些人吐出來不可!

傷神又傷身,她的身體畢竟不是以前的那個,只是吃雜了點,居然就鬧了肚子。

應慕?蜷縮在床上,想著老闆娘說的事情,她被人騙了。

她又被人騙了,應慕?心裡滿是無奈,她怎麼總是被人騙,先不說那些大事,就說講價的事情,她也總是吃虧。

難道她真的長了一張活該受騙的臉么?

還是一張一看就很好騙的臉。

電話響起來,應慕?看看號碼,是湛岑??。

「寶貝,哥哥約了朋友到健身中心去,你在哪,哥哥去接你,好不好。」

應慕?肚裡絞痛,一開口,就是沒骨氣的哽咽:「哥哥。」話一出口,應慕?自己就先愣住了,她是想起那些事,心裡有火,怎麼一聽湛岑??的聲音,便成了哭腔了。

「慕慕怎麼了?」湛岑??手上一頓。

肚裡又是一陣絞痛,應慕?尷尬地笑道:「沒事,我今天在路邊吃了東西,有點鬧肚子啦,今天晚上看來是去不了了,要不然這樣,哥哥今天先自己去,我明天再去。」她確實是沒辦法去了,鬧肚子和其他不同,這實在是……

「怎麼了,早上不是還好好的嗎?」湛岑??把煙給摁滅,忙站起身來,應慕?性格倔著呢,要不是真的病的難受了,肯定不會這麼說。

對啊,早上還是好好的,不過她忘記了她的腸胃不比從前,許是吃了不少水果,亦或者是小餐館的東西不甚乾淨,她那時正和老闆娘說著話,就腹痛起來。

應慕?想起自己白天吃的一堆東西,乾笑道:「就是可能吃了不幹凈的東西,現在已經好多了。」

湛岑??「嗯」了一聲,道了聲「等等」,並未掛上電話,而是用座機給念少然打了電話,通知三人他今日去不了了,又給杜俊打了電話,讓他到湛宅一趟。」

交代好了,湛岑??道:「哥哥現在就回家去,如果杜醫生先到了,慕慕就先和杜醫生說。」

應慕?聽到湛岑??打電話的聲音,知道今天的鍛煉已經被他推了,心裡一陣自責,卻又同時升起一絲淡淡的得意。

湛岑??掛了那邊電話,道:「寶貝……」

話未說完,應慕?就急速道:「哥哥你先回來,我先掛了。」

腹中疼的厲害,應慕?把電話往床上一扔便虛弱地跑到洗手間去了。

腹痛不是病,痛起來卻很要命,應慕?身體本來就還在恢復,這麼一鬧,等她從洗手間回來時候,已經是滿頭的虛汗,兩腿發軟。

想起方才自己嗚嗚咽咽叫的那聲哥哥,應慕?癱軟在床上,暗罵自己小家子氣,卻又隱隱升起一股幸福感覺來,她本就不是多聰慧堅強的人,前世得以報仇也是因為難得的時機和心中那股滔天怨氣,否則她也不會在報仇后就不管不顧的自殺,現在一朝回到末世前,見到了湛岑??,倒是又變回些許原來的樣子。

想到這裡,應慕?不免倒吸了一口氣,雖說前世那三年自己過的不好,卻也還算是堅強,可不能因為回來了又活回去,變回那個事事都等著人幫襯的應慕?。

想到這裡,應慕?粗喘了幾口氣,勸慰自己道:「往事不可復,往事不可復。」

往事不可復,外公曾說過,人一輩子就重要的就是當下,過去的已經過去,未來的還沒來,除了當下,其餘都是虛妄,要記得自己的初衷。

湛岑??並未掛上電話,方才他話並未說完,也奇怪怎麼說的好好的,應慕?就要掛電話了,這時候聽到應慕?在自言自語,湛岑??不禁皺起了眉頭,往事不可復?

這一日並未堵車,湛岑??到的很快。

湛岑??敲門進屋,一進去就看到應慕?白著一張臉窩在床上。

應慕?半闔著眼,見湛岑??隱在黑暗裡,看不清面容,故稍稍坐起身,拍拍床邊,道:「你過來。」

湛岑??頓了頓,緩緩坐到她拍的位置,詢問道:「怎麼生病了?」

雖然應慕?已經說了是吃壞肚子,湛岑??依然不免疑心,她以前身體很好,一年半載都不會病一次,這幾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是連連病了幾場,都把自己折騰成什麼樣子了。

應慕?情緒平復了很多,解釋道:「我吃了好幾種水果,又吃了路邊的東西,許是吃壞肚子了。」


湛岑??皺眉道:「杜醫生一會就到了。」

應慕?嘟嘴道:「這麼丟人,我又沒事。」心道只是吃壞個肚子,沒必要這麼大驚小怪的。

湛岑??沉聲道:「讓杜醫生看看,不然我們就去醫院。」

應慕?靜默了一陣,試探地挪的離他近了點,見他手杵在床上,便將臉靠在他手背上,道:「我是不是特煩人。」

手背上的觸感溫熱光滑,湛岑??稍稍俯身,低聲問:「怎麼這麼問?」

應慕?閉著眼道:「這麼一點事就鬧著你回家,我是不是特煩人。」雖然她不是故意的,可事實就是因為她湛岑??才趕著回家,雖然她方才因為受到他重視而竊喜了一陣,可心裡還是有些惱怒自己矯情。

湛岑??不說話,良久,他把應慕?摟到懷裡,讓她聽他的心跳,垂著眼道:「慕慕聽聽,哥哥是怎麼想的。」

他的心跳很快,應慕?聽著這沉穩急速的心跳,忽然愉悅起來,換了個姿勢,更舒服的窩在他懷裡,道:「我今天買了不少水果呢,買完了才知道買的貴了。」

湛岑??想起應慕?接起電話那委屈的聲音,頓了頓,好笑道:「是因為這個不開心?」

應慕?嘟嘟嘴道:「嗯,有點,我買完了去吃飯,人家說我買貴了。」

真是個可愛的理由,可是她從小就對錢不重視的,怎麼會因為賣貴了東西而不開心,剛才打電話的時候,他聽著她像是哭了。

湛岑??道:「哥哥養得起你,只是買貴了而已,不值慕慕不開心。」

她也明白這個道理,可她為的也不是錢,應慕?悶聲道:「可我就是不高興。」

湛岑??哄道:「那我們退回去。」

退回去,她也沒必要為幾個水果較真,應慕?好笑道:「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不會降價不是錯,買貴東西也不是錯,是她鑽了牛角尖,把這些事和以前的事連在了一起,給自己找了不自在,現在想想,卻也覺得自己實在矯情了些。

她離他這麼近,就在他的懷裡訴委屈,湛岑??呼吸有些不穩,便別開臉道:「那慕慕以後不去買了,去逛商場。」

他本來就不希望她跑太多地方,逛逛商場購購物,這樣他也放心些。

應慕?沉思一陣,道:「好,那我去逛商場。」商場確實是個好選擇,她本就有踩點的打算。

這時,門外響起魏媽的聲音,「少爺,杜醫生來了。」

應慕?心情已經好起來,臉上也笑開了,抱住湛岑??的腰,道:「不準走,我不要看醫生嘛。」

湛岑??腰上一麻,坐回床上,答應一聲,對外門道:「請進。」又幫應慕?整理整理衣服被褥,輕聲道:「那哥哥抱著你,好不好。」

應慕?心道她就是使使小性子,膩歪一下,哪能真讓他抱著她看病,隨即就要起身來,被他拉了一下,應慕?趁著杜俊還沒進屋,把湛岑??的手拉到被褥里握著,笑道:「丟死人。」

新人新書上路,路況曲折,容易天折。求菇梁們呵護,求收藏,言情或求推薦,求留言。 這怪事年年有,這幾天特別多,杜俊跟在魏媽身後想,今天是第二次了,第二次湛岑??呆在應慕?的房間里,上次他就琢磨過這其中關鍵,卻沒得出什麼結果,沒想到現在又來一次。

雖然覺得沒有必要,可是既然醫生已經到了,應慕?還是把身體情況簡單說了一遍,畢竟她需要一個健康的身體,現在這關鍵時刻可半點都不能掉鏈子,否則就因小失大了。

杜俊聽完乍乍舌,對湛岑??道:「小慕原本就是高燒剛退,食物應當要以清淡為主,就算是有胃口能吃旁的,也不能一次吃這麼雜,這麼……多啊,幸好也不是大事,我開點葯,三天應該就好了。」

湛岑??鬆了一口氣,補充道:「她臉色一直不好,睡眠少,流虛汗。」

杜俊咧嘴一笑,道:「病去如抽絲,本來就是要以休息為主。」

又笑著對怏怏地應慕?道:「小慕你就不能好好獃在家裡,你看你哥這臉黑的。」

這話說的有些重了,誰都知道湛岑??與應慕?水火不相容,他還拿這個開玩笑。

魏媽擔憂的看了湛岑??一臉,又轉頭看看應慕?,這兩人的情況她是看不懂了,只希望不要鬧起來才好。

湛岑??臉上平靜,聽應慕?身體沒什麼問題,放下心來,詢問道:「那她這幾天能跑步嗎?」

跑步,小姑娘是想學人減肥?

杜俊不贊同道:「再休整一段時間吧,大病初癒,身體還虛著,你知道我是中醫出生,我們z國人講究的是修養,修身養性,雖然退燒了,可是也傷了元氣,最好在家呆個一個星期,休養生息,睡眠也要保證,才能補回來,什麼跑步不管是為了減肥還是健身,都要等身體好了才能去,現在這個時候適得其反。」

應慕?聽到不能健身,忙坐起身來道:「啊,我已經好了。」

見湛岑??皺著眉看過來,又乖乖地躺回去,心想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萬一真像杜俊說的適得其反,那還真是得不償失。

瞧瞧,他今天可是又看了一場好戲,湛岑??一個眼神就把江家小姑娘瞪得閉了嘴,杜俊挑眉看著這兩人的互動。

杜俊家裡是世代中醫,直到他父親那一代才正式學習了西醫,可是這什麼東西,總有個文化傳統,他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對中醫嗤鼻過,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又開始覺出這中醫中的博大精深來,所以一聽湛岑??詢問他該怎麼給應慕?養身體,便開始侃侃而談。


應慕?本也想聽聽這關於養身的知識,增加點常識,只是她腹中絞痛得厲害,便把兩人打發了出去,直奔洗手間去了。

鬧肚子不是病,可鬧了肚子卻是要人命,應慕?又一次軟著腳回到床上,這次她連位置都不想再挪動,只覺得連呼吸的力氣都快沒了。

湛岑??想問的都問的差不多,便讓魏媽把杜俊送了出去,吩咐傭人準備杜俊之前說起的菜,上樓去尋應慕?。

一進門,他就見應慕?躺在黑暗裡,一動不動的淺淺的呼吸著。

怎麼連被子都不蓋上,湛岑??無奈地看著應慕?腰間的一小節白嫩嫩的肉,上前給她把被子拉好,道:「一會吃了飯就能吃藥了。」

應慕?恍惚的坐起身來,她竟然都不知道他進了屋,她的警覺變低了。

房裡只開了一盞暗暗的床頭燈,湛岑??的臉上被黃色的燈光染得溫暖,應慕?伸伸手,「抱抱。」

見應慕?伸手對著自己,臉歪朝一邊,似乎是看都不敢看他,湛岑??坐到她身旁,將她摟到懷裡,低聲道:「慕慕,再親哥哥一下。」


昏暗的環境給了應慕?勇氣,她胸口一麻,不自然的咽了咽口水,試探地將唇觸上他端正好看的下巴,定了一會後貼上他的唇,一動也不敢動。

兩人都沒有呼吸,小心的等待著對方的行動,片刻后,應慕?首先撐不住了,往後一靠,大口呼吸,快憋死她了。

湛岑??卻忽然俯身,像是暴風驟雨般的吸允應慕?粉嫩的唇,牙齒甚至啃咬她,像是要把她吃進肚子里去。

應慕?呼吸困難,腦子裡像是灌了漿糊,一動不動的任由他索取,兩手不自覺抓緊他的襯衫。

她的唇柔軟得像果凍,湛岑??感受到應慕?的緊張,動作逐漸溫柔,細細地咬著她柔軟濕滑的紅唇吸允,舌尖試探地鑽進她口中。

「少爺,小姐,晚飯準備好了。」

湛岑??舌尖剛觸到她的舌,便聽到魏媽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惱怒地將抱著應慕?的手緊了緊,去看應慕?的神色。

應慕?卻被這聲呼喊驚到,清醒過來,將頭埋進他有些涼懷裡,羞惱的悶哼了一聲。

唇舌上一空,湛岑??冷聲對屋外道:「知道了。」

這語氣實在不算好,魏媽小心的看看樓下,見沒人注意到自己,便把耳朵貼到門上,想聽聽屋裡的動靜,可別剛好了沒多久就又鬧起來。

湛宅的房門厚實,根本什麼都聽不到,魏媽站了一會,擔心湛岑??會突然出來,自下樓去了。

房裡確實沒什麼聲響,湛岑??與應慕?都不說話,房裡只有兩個皆跳的得氣促的心跳聲。

片刻后,湛岑??首先打破這曖昧甜蜜的安靜,啞聲道:「寶貝,吃飯了,一會你還要吃藥。」


應慕?環進湛岑??的腰,喘息著說:「不要不要,我要抱著。」

這對湛岑??來說是個很難拒絕的要求,他比她還要不舍,可是畢竟身體要緊。

靜默一陣,湛岑??:「先吃飯,慕慕得吃藥。」

應慕?也不是不想吃飯,只是認為現在下去了,大堂里亮堂堂的,挺不好意思的,便想拖延一陣,等臉上的紅先消下去。

她爬起身來,循著他的輪廓覆上他的眼,凶道:「那你一會不許看我!」

湛岑??失笑,拉下她的手親了親,低聲道:「好,不看。」

看不看也只是這麼一說,她總歸還是要下樓去的,便讓湛岑??先行一步,自己在房裡呆一會。


房裡還是昏暗暗,不知道怎麼的,她忽然就看到了江默的那副畫。

水墨渲染的竹子在昏暗的房間里本應該是看不清的。

可她卻看得十分清楚。

「小慕慕,你長大了不能學你媽媽啊。」

外公的教誨,她終究是對不住了。

應慕?坐在床上,直直的盯著那一幅畫,盯了好一會,嘆了口氣,才決絕的起身,也下樓去了。

飯桌前的湛岑??見她終於下了樓,起身給她拉了椅子,微微笑道:「杜俊說要吃些清淡的東西,廚房裡熬了鱈魚白粥,寶貝先吃這個,等過幾天好了,哥哥再讓他們給你多做些好吃的。」

魏淑芬在給應慕?倒水,聽到這聲「寶貝」手上一抖水就潑了些出來,忙一臉正經的將水擦乾淨。

寶貝,寶貝?寶貝!她這是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應慕?心裡沉重,勉強笑笑,等著傭人把粥乘上來了,便低頭喝粥。




lixiangguo

不過血人巴羅就跟各種傳言相似,他不說話地瞪著佩妮,對於佩妮的問題,他根本不予理會,甚至連眼神都沒有一絲變化,除了在佩妮說到八樓的神秘房間時有那麼一絲莫名的變化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又歸於平靜,最終隱身不見,任憑佩妮獨自站在地牢里。

Previous article

這男人屁顛屁顛走了過來,指著地上正被劉仁守著的同伴,然後就指著葉鈞,「陳叔叔,就是這傢伙,我們都看見他動手打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