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憑著上乘的輕功,不等上官映月和溫孤珏兩人走出太遠,玉海棠便就縱身一躍,自半空中踏風而至,攔在了他們身前。

* 「溫!孤!珏!」

背對著上官映月和溫孤珏,玉海棠沉然喝聲!

一字一頓!

每從冰薄的唇瓣中迸出一個位元組,便就甩手襲來一道凌厲的掌風,毫不留情地劈向溫孤珏的面門,似是要將他當場擊殺!

溫孤珏左躲右閃,險險避開。

但還是避免不了被划傷了臉頰,擊傷了胸口,霎時偏過頭去……當下嘔出了一口腥血!

「海棠!不要——」

見狀,上官映月不由邁步上前,擋在了溫孤珏的身前!

這尼瑪……

溫孤珏到底演夠了沒有?!還是他真的這麼不禁打?!

要是他的武力值真的這麼弱,那她的小算盤還怎麼往下打?!

見上官映月出面擋在了自己和溫孤珏兩人的中間,玉海棠方自收了手,繼而緩緩轉過身來,凝眸對上了她的視線。

似是不願相信她會拋下他,乃至背著他同溫孤珏暗自離去,玉海棠眸色幽暗,眼底之下不掩痛色。

一時間,便連同她說話的口吻都冷了三分。

「月兒……你莫要被他騙了,他是敵國的皇子!」

聞言,上官映月眸光一動,詫異道。

「敵國?!」

「不錯,就是敵國!你我是鳳蒼之人……他複姓溫孤,乃是北狄的皇族國姓!如今,鳳蒼與北狄交惡多年,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開戰!正因為如此,他才被鳳蒼的官兵一路追殺!你若在這種時候同他離開,豈不是羊入虎口?!」

一番話,玉海棠說得十分篤定,不像是在作假。

上官映月不由微擰眉心,轉頭看了溫孤珏一眼,追問道。

「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對上上官映月狐疑的視線,溫孤珏卻是沒有直接否認,只淡淡地回了一句。

「這個問題……昨天夜裡,我已經回答過一次了。」

聽他這樣回話,上官映月一時語塞。

「呃……」

如果她想得沒錯,溫孤珏指的應該是先前交代過她的那句?讓她不要相信玉海棠,就是「半個字也不能信」?!

見上官映月遲疑,玉海棠眸色一暗,當即拔高了聲調。

「月兒,你不相信我么?!」

「我……」

「你竟是信他,也不信我么?!」

說話間,玉海棠眸中痛色漸深,似是難以自抑,就連聲音中都透出了微微的激憤與顫慄!

上官映月聞言又是心頭一驚,下意識……幾乎已經信了他的話。

可一轉念,想起他們二人精湛的演技,一時半會兒……她卻又分不清楚誰真誰假來,便只咬著唇瓣,躊躇在原地,不知道該往哪邊邁步。

「月兒。」

溫孤珏低聲輕喚,語氣中夾雜著微微的無奈。

「你既然已經做好了抉擇,打算隨我一起離開,就不該再懷疑我……等回了家,見到了家人,你自然就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下一秒,不等上官映月開口說些什麼,便聽玉海棠冷笑一聲。

好似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回家?呵呵……回什麼家?!我就是月兒的夫君,我就是她的家人!而你——早就該死了!我何必留你這條狗命,離間我們夫妻!」

* 「夫妻?哈哈……」

霎時,不待玉海棠的話音落地,溫孤珏便就跟著笑了起來!

那笑聲,竟是比玉海棠先前的冷笑還要更加嘲諷三分!

「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你的臉皮會不會太厚了一點?!舉頭三尺有神明,你這樣明目張胆地奪人妻子……就不怕遭天譴嗎?!」

「哼!這句話,應該換我來說——」

像是不耐煩同溫孤珏多做口舌之爭,玉海棠再度運起一掌,立時騰身躍起,飛上半空之中!

旋即自天而降,掠過上官映月的身子,直直地劈向溫孤珏的頭頂!

見他殺心已決,上官映月自知阻攔不住,為防傷及自身和腹中的胎兒,便就沒再出手阻止,只默默地往後退開地兩步,暗自觀察溫孤珏的反應。

果然……

溫孤珏惜命得很!

縱是吐了一口血,縱然端坐輪椅之上,行動不便……那輪椅卻是不凡之物!

不等玉海棠的掌風劈至面前,就見數道利箭自輪椅中「唰唰」射出,直指玉海棠命門!

見狀,玉海棠神色一變,人在半空閃避不得,只能反手一揮,將利箭悉數擋開!

趁此機會,溫孤珏急急抽身,避開了他的掌風!

隨即一把抓上上官映月的手腕,作勢便要將她帶離——

「月兒,我們走!」

「該死!不準碰她!」

厲喝一聲!

玉海棠再度祭出一掌,自袖中凜然射出三枚毒針,直直射向溫孤珏的手背!

不得已之下,溫孤珏只得鬆開手,避開那三枚劇毒的銀針!

一閃一避之間,玉海棠的掌風便已逼至了面門!

為求自保,溫孤珏退無可退,當下神色一凜,出手對上了他的掌心!

「轟!」

一陣天崩地裂的轟響霎時炸開在冷寂的山林之中,滾滾罡風震得草木橫飛,枝葉亂顫……便彷彿是被颶風席捲了一般,巨大的力勁陡然撲面襲來,颳得人一下子站不穩腳跟!

上官映月一時身形不穩,接連往後退開了兩步,險些摔倒在地上。

卻忽然——

在她驚異於玉海棠和溫孤珏的無匹威能之時,自身後倏而伸出一雙手來,順勢環上了她的腰身,將她穩穩地托在了大掌之間。

緊跟著,便聽一聲輕喚響起在耳邊。

「月兒,果然是你……本王終於找到你了!」

聽到這話,上官映月不由微微一怔,下意識轉過頭去,便見一雙欣喜的雙眸泛著灼灼的光華,燦爛得好似天上的繁星,叫人一下失了聲。

「噓,先別出聲。」

見上官映月張了張嘴巴,露出愕然的神態,澹臺無憂立時壓低聲調提醒了一句。

隨即趁著玉海棠和溫孤珏大打出手之時,帶著上官映月悄然無聲地閃入了密林之中!

沒想到在這種時候會有人冒出來,上官映月自然十分意外!

更沒想到對方還認識自己,上官映月更覺驚訝!

尤其……

這傢伙,還自稱是本王?!

他是朝廷的人?!

還是個王爺?!

那……那他一定見過太子了!

想到這裡,上官映月便沒有出聲,也沒有掙扎……倒是十分配合地跟著來人一同悄悄溜了開去!

* 那廂,玉海棠尋了整整一夜,見到上官映月寧願隨同溫孤珏一起離開,也不願相信自己,心中自是十分光火,下起手來更是酷狠毒辣,勢要將溫孤珏一掌劈死在手心!

然而,溫孤珏縱然年紀不大,卻同樣深藏不露!

幾掌下去,除了他故意受的那一道掌勁,其餘竟是沒一道襲上了他的身子,幾乎全都叫他閃避了開去!

甚而……在招架之間還遊刃有餘,借著輪椅上的機關暗器,便是在玉海棠的步步緊逼之下,溫孤珏也絲毫未落下風,反而以攻為守,同他旗鼓相當,打了個平手!

「哼!垂死掙扎,白費力氣!我看你還能撐多久!」

冷叱一聲!

玉海棠惱羞成怒,見他這樣難纏,頓然加重了掌下的力勁,欲要一舉摧毀溫孤珏倚仗的那把輪椅!

霎時間!排山倒海的罡風逼面而來,叫人閃無可閃,避無可避!

溫孤珏心神一凜,暗道不妙!

情急之間,正欲向上官映月求援——

然而一扭頭,卻是不見了上官映月的身影,好似一下就從眼前蒸發了那般,不過是眨眼的功夫……便已徹底消失不見!

「月兒?!月兒呢?!」

電石火光的一瞬間!

就在玉海棠的掌風即將劈至溫孤珏面門的那一刻,聽得溫孤珏這樣一喊,玉海棠不禁身形微滯。

本以為他是故意為之,欲要藉此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下意識的,玉海棠還是轉頭看了一眼。

一眼之下,竟是真的弄丟了上官映月的人影,不見了她的蹤跡!

也不知……她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怔忪之間,玉海棠的動作不由慢了半分。

溫孤珏當即眸色一冷,趁此機會一掌劈向他的肩頭,爾後迅速退到了十步之外!

玉海棠縱是心有所系,卻也不是那麼容易中招的,幾乎在同一時刻出手如電,劈中了溫孤珏的胸口!

轉而跟著翻身一躍,往後退開了幾步。

一時間,兩人捂著胸口,嘴角齊齊見了紅!

「人都不見了,還要再打嗎?」

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跡,溫孤珏哂然一笑,目露諷色。

卻不知是在嘲諷玉海棠,還是在譏諷自己。

「該死!」

玉海棠眼眸含厲,低斥一聲,眼底的神色一時陰鬱到了極點!

「月兒怎麼會不見了?!」

「還能怎麼樣?月兒自然是被人帶走的。」

聞言,玉海棠目光一沉,冷然反問。

「你的意思是,剛才有人來過?」

「不然呢?月兒沒了以前的記憶,也不知道自己有武功……在這樣的荒山野嶺之中,若是她自己一個人跑開,又豈會毫無聲息,沒有鬧出一絲半毫的動靜?!」

聽溫孤珏這樣一說,玉海棠的眸色頓時更暗了三分!

「那……照你看來,是誰帶走了月兒?!」

「這還用問嗎?帶走月兒的人,只可能是兩個人——不是太子,就是寧王!」

「是寧王!」

一字一頓,玉海棠凜然出聲!

不等溫孤珏再說些什麼,心中便已有了確切的答案!

lixiangguo

她坐起身,看向窗外,目光卻不經意間被對面樓里的一隻小蜘蛛吸引。

Previous article

「tmd,摩菲爾說的幫助究竟在那呀。」塔克斯憤怒大吼起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