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慘淡的月光時不時從烏雲的縫隙中努力竄出幾束光來。

萊特皇都,教廷總壇,高高的城牆之間連接着一道又一道林立的門樓,盔甲閃爍的聖殿騎士衛士在門樓上來回走動。

重重疊疊的門樓關卡,沒有飛行能力的人想要經過不鬧出動靜幾乎是不可能的。對於有飛行能力的人而言,除非他們能夠一直保持飛行在雲層裏的高度。

天空來回盤旋的獅鷲騎士和地面門樓哨塔上待命的魔法師,暗處的巨型魔法弩,這個地方早已佈下天羅地網。

一個着裝豔麗的女子卻是目無旁人的從這些門樓上緩緩飛過。所有衛士對於這個肆無忌憚的女子的行爲也是視若無睹。

這個女子就是教皇身旁兩個女子中較大的一個,也就是西莉亞的姐姐朱利安娜。西莉亞姐妹曾是萊特盤踞著名的蛇妖雙煞。姐妹二人實力都不凡,白蛇朱利安娜,黑蛇西莉亞,姐妹二人還可以共同召喚蛇王。

後來不知道怎麼被教皇收服,常伴他左右。

雖然西莉亞姐妹的作爲被教皇抹去了,如今無人可知。但是萊特的史冊還是記載了通天蛇王帶來的災難。

關卡重重疊疊,一層又一層的城牆,一道又一道的城門門樓關卡,柔和的月光灑在這些水泥和魔法澆築的建築物上,灑在這些盔甲閃爍的聖殿騎士身上,立刻顯得那麼肅殺。

九位身着大紅色的神祕人在城牆下的一角施咒,他們站在九個點上,他們的中心是一團赤紅閃耀的光芒。

兩旁城牆上的士兵對這一切視若無睹,像尋常一樣來回巡邏。只是在這幾段城牆的門樓裏已經躺滿了原駐士兵的屍體,鮮血被門檻擋在屋內無法流出。

高空中慢慢飛過來的是一位着裝豔麗的女子,她自然就是教皇身旁的雙煞之一朱利安娜,此刻她的心有一絲不安。

但是實力強勁的她什麼也沒感受到,況且在教廷總壇難不成還會遇到什麼危險?她認爲一定是先前北方傳來的異常讓自己不安。

趕到西宮,找到西莉亞,這是教皇給她的命令。因爲除了她和教皇,在萊特帝國沒人能夠喊得動西莉亞。


夜色延伸到天的邊際,慘淡的月光灑滿大地,荒寂的草叢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生出無數詭祕暗影,遠遠望去如同幽森的亡靈火焰,生生不息。

烏雲突然散去,明亮的月光灑下,將這名豔麗的女子照得閃耀。

“噗….”一口鮮血吐出,隨之是胸口噴涌的鮮血,這名豔麗的女子化作晶體的雙手護住脖子,堅固的晶體手上有着一道觸目驚心的劍痕。

有人也偷襲了她的頸部,欲要割裂她的頭顱取她性命。但是實力強勁的她即刻反映了過來,地下城牆撕裂,地面崩碎。

一頭白色的百米巨蛇盤旋而出,豔麗的朱利安娜就站在它頭上,雙腿埋進巨蛇的皮膚。

先前照在她身上的月光竟然是一個人化形而成的,那團光慢慢露出人形,手中捏着一顆跳動的心臟。

那人影突然發力,將心臟捏成粉碎,這一刻豔麗的朱利安娜受到了巨大的傷害。那道人影面目不清,唯一可見的是他的笑容。

女子腳下巨蛇一個掃尾連接崩碎數段城牆,不過那個襲擊她的人影身法也是迅疾。立刻在月光下消失了身形。

巨蛇吐信,漫天散步,終於將人影逼了出來,爲了對抗巨蛇死毒,閃爍着運功的光芒,在體外形成了一層氣罩,隨之也暴露了自己。


周圍因爲怪蛇出現而立刻趕來的獅鷲騎士,聖殿騎士們超過半數立刻斃命在漫天的蛇毒之中。

連散發着聖潔光芒的聖劍武器也慢慢喪失光芒,被腐蝕的不成樣子。

“誰人膽敢在此放肆!”行刑者從天空的黑雲中躍下,快到讓人髮指的即刻斬掉了剛剛因爲蛇毒暴露了身形的刺客。

能夠化爲月光的刺客頭顱飛天,身體立刻因爲失去指引中了蛇毒,腐化起來。

朱利安娜清楚的看到也感受到了那個月光刺客的生命消逝和身體中毒腐化,又看到自己人——行刑者,心中頓時放心不少。

不過行刑者先前斬殺刺客的速度讓她大驚,“我損失了心臟需要立刻修煉,你拿我的信物去找西莉亞,告訴她教皇在等她”

朱利安娜雖然損失了心臟,但是現在她的身體和巨蛇連接在了一起,生命也是共享,即便她被斬掉頭顱,也可以藉助巨蛇龐大的生命力很快再生出一個頭顱。

現在的朱利安娜幾乎處在不死的狀態,白色巨蛇的實力遠遠超出外界的評估。

“朱利安娜大人,”行刑者半空跪地,長劍歸鞘“行刑者救駕來遲,”

“讓您,”說到這句的時候行刑者比先前更快,長劍閃爍着黑色的光芒吞噬周遭的光芒,帶起了朱利安娜的頭顱“受驚了…”

這句話說完,朱利安娜人頭騰空,行刑者左手拿出了一個紅黑相間的光團,右手持劍迅速刨起了朱利安娜新生的小一號頭顱。

行刑者將左手光團立刻拍進朱利安娜的身體,就從脖子的斷裂處。

朱利安娜的身子連同巨蛇都瘋狂顫抖了起來,九個方向及時出現九位紅袍,每人一道紅色的光線鏈條纏繞着白色巨蛇,很快定住了它的身子。

“你們能定住它多久?” 重生异能毒醫:惡魔小叔,很會寵 。一旦它擺脫控制,隨之朱利安娜也會很快的擺脫控制,重生頭顱。

“不太久,”最近的一個紅袍說道。 “不過足夠了。”

行刑者點了點頭,他已經看到朱利安娜的身軀上長出了一顆紅黑色光芒凝結的頭顱。

那顆頭顱慢慢幻化成了朱利安娜的模樣,到了那一刻巨蛇也不再顫抖。

行刑者的目的達到了,透過控制朱利安娜,徹底控制白色巨蛇。他沒有想到會如此順利。“朱利安娜,”行刑者開始下命令。

“是的,我的主人”那朱利安娜溫順的應道。


此時月光照耀的城牆上,光芒微起,一道人影化光而成。正是先前那個死掉的光影子刺客。


“月煞,你身體怎麼樣,還有蛇毒的影響嗎。”行刑者問道。

“還能怎麼樣,跟新的一樣好用。”月煞答道,很快又隱匿不見。

行刑者的嘴角終於出現了笑容“派人去找聖翼,說朱利安娜大人召見。”

“那聖光守護者呢?”一名紅袍法師問

“他自然會跟過來。”行刑者充滿自信的笑了。 教廷總壇的一切建築都跟奢華分不清關係。

本來屬於一種宗教性質的建築集聚地,應該充滿神聖和宗教的氣息。然而在萊特最繁華的城市萊特皇都,教廷總壇繁華更甚,這裏的一切都與富貴緊密相連。

聖翼,聖光守護者,分別是教皇手下四大騎士的第三位(第四位的聖翼接替了原先鋒的第三位位置),第二位。

聖翼的居所距離聖光守護者甚遠。一個在城西,一個在城東。不過聖光守護者幾乎在相當的時間都會出現在聖翼的閨房。

所有衛士都見怪不怪,聖翼也是靠着聖光守護者才能和先鋒行刑者兩兄弟抗衡。

至於爲何身處第二位的聖光守護者代表的勢力在與四大騎士之首的行刑者一派勢力暗中對弈多年還未曾落敗的原因,聖翼從來不會過問。

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她懂得如何去抓住一個男人的心,以及,不去觸及禁區。

“是行刑者派人傳令的?”聖光守護者問道。

“是的。”聖翼神色有些慌張,小嘴微撇“他想要做什麼… 保護我,好麼。”

“既然說是朱利安娜大人的傳令,如果大人不在我看他怎麼解釋。”聖光守護者深信這樣的時間朱利安娜絕對沒時間找到聖翼,再怎麼也應該先找到排名靠前的自己啊。

“你感受到先前的恐怖波動了麼…”聖翼望着北方。

“動亂要到了。”聖光守護者撇着北方“傳說曾有三大魔神被封印在大陸北地,難道會是在萊特麼.. 傳說這三魔神能讓生靈塗炭,帶來無盡的災難。”

“我們該怎麼辦?我好怕..”聖翼顯得很驚慌失措,緊緊貼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其實她的心中一點也不慌。

“傳說不一定是真的,再說生靈塗炭也不會輪到我們喪命。”聖光守護者微微一笑“相反,除掉行刑者的日子想必不遠了”

……..

教廷總壇守衛最森嚴的中心部位,行刑者孤身一人來到了黑蛇西莉亞的宮殿。


剛剛進入,就聽到背後層層疊疊的城門轟然關閉。

整個城牆人影晃動,器械之聲微響。行刑者能夠聽得出,那是多少的巨型魔法箭弩,他也明白有多少西莉亞的法師已經隱藏在了暗處。

“那麼,四大騎士之首的行刑者,你在這樣的夜晚擅自來到我主西莉亞的宮殿,不拿出點什麼解釋麼?”宮殿大門處出現了一個人首蛇身的黑舌男子,很明顯他屬於西莉亞勢力,根本不買四大騎士的帳。

“我持朱利安娜大人的信物前來召喚西莉亞大人,朱利安娜大人正在不遠處等她。”行刑者高舉手中信物。

“你不可能擁有朱利安娜大人的信物,一定是假的!”不料人首蛇身的男子一口否定,看都不看信物一眼。擺明了就是不給行刑者面子。

“我倒是很奇怪像你們這樣的傢伙是怎麼和聖光教扯上關係的。”行刑者徑直前行“這裏是聖光教廷,外人沒有話語權。”

“你!站住!”人首蛇身的男子看到行刑者反客爲主,連忙阻攔“衛兵,攔住他”

魁梧的衛士們紛紛拔出閃亮的魔法武器,

可是還沒等他們施展一招一式,皆盡人頭落地。行刑者徑直走進宮殿,長劍歸鞘。

“你!竟敢在我主宮殿殺人!”人首蛇身的男子大叫,“你這是對教廷的不忠,你這樣的人會被逐出教廷,西莉亞大人一定不會輕饒了你!”

“是麼,”行刑者閃身回來,“你看看這是什麼!”

人首蛇身的男子嚎啕大叫,只見行刑者手中捏着的是自己長長的黑色舌頭,黑色的血液順着被扯得撕裂的舌根血管噴涌而出。

“啊…..啊 …啊”人首蛇身的男子不能說話了,只餘慘叫。

宮殿轟然崩裂,地底閃耀的黑光瞬間奪走了守衛們的性命。

行刑者飛身退到了半空,“您可真狠,連自己人也不放過。”

“大膽!”西莉亞現身,憤怒不已,她剛纔就想一舉重傷行刑者,進而除掉他。

“膽敢在我的宮殿放肆!”

“西莉亞大人,我緊急也是奉命,不料你教人無方,阻礙我傳達教皇的旨意。”行刑者高舉朱利安娜給他的信物。“朱利安娜大人和教皇大人讓我來找你。”

雖然十分生氣,但是西莉亞也不敢違抗教皇,他知道行刑者手上的信物確實是來自姐姐朱利安娜的。

“西莉亞大人請跟我來。” 罪妾

西莉亞無奈,行刑者用教皇和朱利安娜來壓他。

“你等着吧,以後別讓我抓住你。”西莉亞召喚出了黑蛇,惡狠狠的跟在後面,很明顯她對行刑者充滿敵對和防備。

“都是教廷的人,何苦呢,西莉亞大人。”行刑者苦笑一下,迅速消失了身影。

西莉亞腳下黑蛇自然也能夠跟得上這種速度,很快看到了不遠處踏着白蛇的朱利安娜。

“姐姐。”西莉亞的黑蛇搖晃着身體很快遊走到了白蛇的旁邊,“他太過分了,”西莉亞指着微笑的行刑者,她在想着和姐姐朱利安娜一同去找教皇,把四大騎士之首的位置交給聖光守護者。

“姐姐,我覺得聖光守護者更適合作爲四大騎士的領袖。”西莉亞惡狠狠的說。

“西莉亞大人,還是將目光注視在教皇大人交的任務上吧。”行刑者完全沒有生氣,這樣的態度更令西莉亞發狂。

“見過西莉亞大人,朱利安娜大人。”這時候,聖翼和聖光守護者雙雙來臨。

“來人,把他們拿下!”朱利安娜大喊一聲,周圍所有的聖殿騎士都趕了過來,將聖翼二人圍了起來。

“姐姐,你這是!”西莉亞很意外。

“兩位大人,怎麼了…”很多紅衣主教也趕了過來,還有實力高強的聖殿法衛。

聖光守護者的在教廷的地位是很高的,聖翼也是四大騎士之一,所以他們二人被圍住還是引起了騷動。

“聖翼,聖光守護者,密謀造反!殺無赦!”朱利安娜大喊一聲,引得衆人驚訝。

紅衣主教們面面相覷,聖殿法衛倒是很明瞭,朱利安娜是教皇最親近的人,往後就是西莉亞,西莉亞姐妹二人從來都是一條心,所以怎麼做都很明瞭。

“動手吧。”西莉亞也是快速決定了,姐姐的決定即是她的決定。她很真切的感受到了朱利安娜對聖翼和聖光守護者的恨意。

當然,朱利安娜的一切行爲都是在行刑者手下法師們的控制之下的。 “不是我…”唐帝呆呆的說着,知道北方而來的異象並不是因自己而起。

北方異象,越是強大的人就越發能夠感受其中的恐怖之處。




lixiangguo

“你好,朱銓,我年長你幾歲,就叫你小朱,或者小銓?”

Previous article

「你們幹什麼?」霍萍萍感覺不對,大聲喊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