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慕風的靈魂,曾經經過煉魂液的洗滌,靈魂靈性從靈品提升到聖品。

不過那時慕風的魂師修為,只是停留在塑魂師。在將靈魂靈性提升到聖品之時,方才達到了上品煉魂師。

當時受到修為的限制,雖然靈魂的靈性提升至聖品,但是隨著魂師修為的提升,慕風知道。那一次的提升,並沒有徹底的將靈魂的靈性提升到聖品,最多只能夠算得上偽聖品。

畢竟,想要提升至聖品,難度極大。

狂暴的能量,衝擊著慕風的肉身、靈魂。慕風的肉身,已經修鍊至一個極為強悍的地步,對於這種能量衝擊。倒是沒有什麼,而靈魂,則要脆弱和嬌嫩得多。因此在這種能量衝擊之下,一種來自於靈魂深處的劇痛,也是蔓延開來。

深入靈魂的痛楚,比起肉身所承受的痛楚,更讓人難以忍受。

只是慕風知道,這滌魂池。是自己一次蛻變的機會。

慕風的魂師修為,之所以一直停步不前。也是和慕風靈魂力的修鍊有關。

相對於玄力修鍊來說,慕風的靈魂力修鍊。花的時間和心血,要少得多,畢竟一直以來,慕風都是視自己的魂師身份為一種輔助手段,並不是太重視。

不過隨著自己修為的提升和眼界的開闊,慕風也是發現,靈魂力修鍊,同樣是自己提升實力的一種重要手段,特別是在對敵之際,靈魂攻擊,或許能夠成為交手勝負的一種關鍵。

因此雖然這種來自於靈魂深處的痛楚難以忍受,但是慕風依然強行忍受下來,慕風一直堅信,天下沒有白來的力量,沒有付出,就不會有收穫。

……

在慕風修鍊的同時,三王殿當中,也是展開了一種極為慘烈的廝殺。

雖然慕風、凌霜兒和白晴得到了三位殿主的傳承,但是在三王殿內,還有著大量的丹藥、靈寶,甚至是功法武學,這些對於急需提升實力的宗派弟子來說,無疑是一種極大的誘惑。

在這些珍貴的丹藥、靈寶及功法武學面前,任何一個人都會失去理智。

畢竟曾經的三王殿,是曾經聖玄大陸的頂尖勢力,就算西荒洲的七大超級宗派,和三王殿比起來,都有著不小的差距。

三王殿當中的丹藥、靈寶及功法武學,就算是西荒洲的各大宗派,都是不曾擁有。

在這種誘惑之下,進入三王殿的宗派弟子,都是喪失了理智,開始了激烈的廝殺和搶奪。

在一座石殿之中,堆滿了各式各樣的丹藥,足足有上萬枚,而且都達到了五品、六品的層次,就算是對於武宗強者,也是有著不小的誘惑力。

一群身影衝進石殿,發現了其中的丹藥,臉上也是露出了欣喜之色,這群身影,正是秦順、向光明等人。

見到這些丹藥,秦順、向光明等人也是出手,準備收取,不過此時卻是傳來一道陰冷的聲音。

「放下!」

秦順、向光明等人目光望去,便是見得十餘道身影也是沖了進來,不過其中有三名三星武宗初期,雖然人數比己方少,但是顯然戰鬥力已經超過了自己。

為首的三名三星武宗初期的宗派弟子,臉上露出猙獰之色,齊齊踏出一步,強悍的氣息波動席捲而開,那種恐怖的威壓,讓得秦順、向光明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退後。


「哈哈,青蒼府弟子,不過如此。」一名宗派弟子譏諷道。

「咻!」

不過這時,一道狂暴的金色刀光,帶著一種毀滅性的波動,撕裂空間,朝著三名三星武宗初期的宗派弟子暴轟而來。

「砰砰砰!」

三名三星武宗初期的宗派弟子,連慘叫都未來得及發出一聲,瞬間便是被轟成三團血霧,就連元神都未能夠逃出來。

其它的宗派弟子,驚恐的朝著那金色刀光望去,便是見得蕭狂手握狂龍刀,面色冷冽的望著他們。

「滾!」蕭狂喝道。

那剩下的十餘名宗派弟子,臉色蒼白,瞬間便是轉身,朝著石殿外暴掠而去,生怕蕭狂臨時改變主意。

秦順、蘇維等人都是苦笑了一下,只有擁有實力,才會擁有話語權。

「蕭兄弟,多謝了。」秦順、向光明等人拱拳謝道。

蕭狂微微一笑,道:「各位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再說慕兄弟也專門交待了。」

蕭狂手掌一翻,將一個玉符扔給了秦順,道:「秦兄,若是遇到什麼危難,捏爆玉符,我便會儘快趕來,我先走了。」


道罷,蕭狂身形一動,已經是消失不見。

……

滌魂池當中,慕風著身體,盤坐在池中心,雙手在胸前結出一個奇異的修鍊手印,雙目微閉。

慕風的臉龐,因為劇痛,而變得異常扭曲,本來清瘦的面龐,如今顯得極為的猙獰,身體微微顫抖。

整個滌魂池,以慕風的身體為中心,形成了一個漩渦,狂暴而雄渾的能量,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著慕風身體涌去,不斷的衝擊著慕風的肉身和靈魂。

在這種衝擊之下,慕風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和靈魂,正在一點一點,緩緩變強。

滌魂池,功效和煉魂液有著相似之處,通過靈魂能量洗滌靈魂,驅除靈魂雜質,凈化靈魂根源,從而得到強化靈魂強度,提升靈魂靈性的效果。

只是丹王殿主所化的這個滌魂池,功效比起慕風使用的煉魂液,效果好上十倍甚至數十倍。

當然,煉魂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情,不過苦盡甜來,當靈魂雜質被驅除,靈魂得到提升,卻是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美妙感覺。

在這種修鍊之下,慕風的靈魂,竟是有一些無形的污穢物,慢慢的排出,揮發而去。

這種修鍊,整整持續了一個月……

滌魂池之中,慕風如同一座雕塑一般,盤坐在其中。

突然之間,其身形猛然顫抖起來,慕風的皮膚,一片赤紅,周圍的空氣,都是變得滾燙起來。

第三次武宗劫!

在滌魂池修鍊,靈魂力修為還沒有突破,倒是玄力修為先得到突破了。

慕風的玄力修為,本來便是達到了二星武宗的後期,經過一個月的修鍊,達到三星武宗,也是在情理之中,而且若不是慕風有意壓制,恐怕早就能夠晉入三星武宗了。

滌魂池仿若也是受到了武宗劫的引動,變得狂暴和沸騰起來,能量也是變得紊亂起來,隱隱間有著凝聚成風暴的跡象。

慕風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身體之中,面色凝重,武宗劫,可不是開玩笑的,每一次度劫,每一名武者都是非常重視,因為一個不小心,便會在武宗劫中隕落。

可以這樣說,武宗強者,十之七八,是在武宗劫當中隕落的。

當年的玄靈子,也是因為度劫失敗,才含恨隕落。

雖然慕風的肉身和實力,都異常強悍,不過面對第三次武宗劫,也是不敢大意。

一種極為炙熱的高溫,從慕風的身體之中席捲而出,使得整個滌魂池的池水,都是變得極為的滾燙。

慕風的皮膚,如今已經是一片赤紅,仿若燒紅的鐵塊,那種高溫,讓人看了都頭皮發麻,心中生悸。

慕風的臉色,異常凝重,雖然他度過了兩次武宗劫,但是面對第三次武宗劫,也不敢大意,畢竟在武宗劫隕落的武宗強者實在是太多了。


一道道炙熱的心火,在慕風的體內蔓延開來,然後狠狠的衝擊著慕風的經脈、骨骼及血肉。(未完待續) 「嗤嗤嗤!」

低沉的聲音,不斷的在慕風體內響起,心火蔓延,瘋狂的侵蝕著慕風的身體,若不是慕風的肉身修鍊到了一種極為強悍的層次,恐怕也是禁受不住這種心火的侵蝕。

只是第三次武宗劫,比起第一次、第二次強出太多,熊熊心火,將慕風的身體都是包裹。

慕風的心神沉浸在身體之中,聖日雷訣已經運轉到了極致,聖日雷玄如同潮水一般,從丹田的玄魄當中涌動而出,然後對著心火包裹而去。

心火,也是武宗劫最為棘手的東西,有著極高的溫度和極強的融化之力,一旦武者無法抵擋,體內的五臟六腑,七經八脈,或許瞬間便是被消融得乾乾淨淨。

慕風只要感應到體內有著心火產生,便是運轉聖日雷玄,對著心火便是席捲而去,將其盡數包裹。

「嗤嗤嗤!」

不過第三次武宗劫心火的強大,也是遠遠超出了慕風的意料,當聖日雷玄將一縷心火盡數包裹之際,心火的那種融化之力,便是迅速的蔓延而開,使得周圍的聖日雷玄,如同遇見驕陽的殘雪一般,迅速的消融而去。

見到這一幕,慕風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顯然為心火的強大而感到棘手,不過只能夠催動聖日雷玄,再次朝著心火包裹而去。

若是讓心火任意在體內蔓延,後果將極為嚴重,根本不是慕風所能夠承受的,雖然其肉身強悍,但是也無法無視心火的這種融化之力。

不過這便是考驗著武者的玄力雄渾程度。若是體內玄力足夠雄渾,便是能夠憑藉著玄力,將這些心火生生的給抵消而去,而若是體內玄力匱乏,那麼便是因為心火肆虐而導致身體消融。徹底隕落。

慕風修鍊聖日雷訣,不僅玄力雄渾,而且比起尋常功法修鍊出來的玄力,質量上要高出一籌,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比起尋常武者度劫要輕鬆得多。

一團心火。在雄渾的聖日雷玄包裹和沖刷之下,終於是逐漸的淡化,最後消散而去。

不過慕風並沒有因此而露出笑容,因為他已經是發現,在他的體內。有著一團團心火,憑空出現,蔓延而開,讓得慕風都是如臨大敵,在倒吸了口冷氣之後,連忙是催動體內的玄力,對著其包裹而去。

雄渾的玄力,從丹田當中的玄魄中呼嘯而出。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體內運轉,然後將一團團心火盡數包裹。以避免其對慕風的經脈、骨骼等進行傷害。

這是一場心火和玄力之間的戰爭!

心火對玄力進行消融,而玄力對心火進行沖刷,若是玄力勝,則武者成功晉級,實力大漲,而若心火勝。則武者度劫失敗,徹底隕落。

如今慕風的體內。處於心火的爆發期,數量多。規模大,讓得慕風都是有些應接不暇,體內的玄力,也是有著極大的損耗。

不過雖然有些應接不暇,手忙腳亂,但是慕風並沒有慌張,而是沉著應對。

聖日雷玄急速運轉,一的朝著體內的心火包裹而去,若是讓心火蔓延而開,以心火的這種高溫和融化之力,對於慕風來說,將是致命的打擊。

劇烈的疼痛,讓得慕風的臉龐,都是異常扭曲,而玄力的劇烈消耗,也是使得慕風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因為他發現,若是按照這種消耗的速度的話,恐怕難以支撐自己度過第三次武宗劫。

「沒有想到,第三次武宗劫,竟然這麼厲害。」慕風眉頭緊皺,喃喃說道。

體內的心火,倒是不管許多,熊熊心火,快速的消耗著慕風的玄力,一旦將慕風的玄力消耗乾淨,便會在慕風體內肆虐而開,將慕風體內的器官,盡數消融。

在心火和玄力的僵持之中,慕風體內的玄力,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消耗著,而體內的心火,竟是有著一種愈發旺盛的跡象。

「該死的。」

慕風看到這一幕,都是有些緊張起來,按照如今玄力的消耗速度,恐怕再有一個時辰,體內的玄力,恐怕就得消耗殆盡,到時就真的危險了。

「嗤嗤嗤!」

有數團心火,衝出了聖日雷玄的包裹,儘是湧入了慕風的丹田之中。

「不好!」

見到這一幕,慕風臉色猛然一變,連忙催動著聖日雷玄,朝著那數團心火包裹而去,若是讓心火消融了自己的丹田,或者是玄魄、魂魄,恐怕自己哭都來不及。

不過讓得慕風驚訝的是,還未待聖日雷玄包裹心火,那數團心火,竟然憑空消失不見。

慕風眼神當中涌動著一抹疑惑之色,打量了一下丹田,便是將目光落在了吞噬心炎之中。

「是吞噬心炎將那幾團心火吸收了?」慕風暗暗說道。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慕風大膽的將一團心火,用聖日雷玄包裹起來,然後送進丹田之中。

慕風緩緩撤去聖日雷玄,露出其中的心火,不過其注意力高度集中,只要勢頭不對,立即用聖日雷玄將心火再次包裹。

當心火出來之際,剛要蔓延開來之際,果然從吞噬心炎當中爆發出一種強大的吞噬之力,一口便是將心火吸入吞噬心炎當中,速度之快,若慕風不是一直注意著,簡直都不能夠看清楚整個過程。

「果然是這樣。」

慕風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這一發現,讓得第三次武宗劫,能夠輕鬆愉快的度過了。

慕風用聖日雷玄將心火包裹,也不再用聖日雷玄和心火對抗,而是用聖日雷玄將心火送入丹田之中,然後給吞噬心炎一口吞噬而去。

這樣的話,慕風只需要做一個搬運工的工作!

不過雖然這樣,慕風卻絲毫沒有放鬆,畢竟將心火送入丹田之中,是一件極為冒險的事情,只要一個不慎,便有可能導致丹田受損甚至是消融。

讓慕風鬆口氣的是,在這種謹慎之下,並未發生什麼變故,一團團危險的心火,被吞噬心炎吞噬,而體內的心火,也是開始逐漸在減少。


望著這一幕,慕風心中也是略略輕鬆一些,不過看到這些心火,還是頗為忌憚,這些心火,威力實在是太大了!

關於心火的形成,慕風雖然不太清楚,但也曾聽清玉提起過,心火,由心所生,由魔所化,是一種心魔之焰。

雄渾的玄力,將一團團心火包裹,然後逐一送入丹田之中,而吞噬心炎也是毫不客氣,將這些心火一一吞噬。

令武者聞風喪膽的心火,在吞噬心炎面前,卻是不堪一擊,被吞噬心炎吞噬,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吞噬了這些心火之後,慕風也能夠感覺到,吞噬心炎似乎得到了進一步的強化。

之前兩次度武宗劫,慕風並不知道吞噬心炎還有這個功能,這一次要不是不小心讓得數團心火闖入丹田之中,恐怕也無法得知。


畢竟,慕風可是不敢讓心火闖入到脆弱而又重要的丹田之中。

突破,三星武宗!

體內的心火盡數消失,一股極為強悍的氣息席捲開來,而慕風的臉上,也是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進入百戰魔域半年的時間,自己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三星武宗的層次,這種提升速度,在外面可是不敢想象的。

如今慕風雖然只是剛剛晉入三星武宗,不過他知道,在三星武宗層次的武者當中,難覓對手,就算遇到當初的墨修,也絕對不會太狼狽。

「轟轟轟!」

不過當慕風還未來得及感受晉入三星武宗的喜悅,天空之上,突然雷聲大作,而慕風望去,卻是臉色劇變。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天空之上,烏雲匯聚而來,整個天色,都是變得陰沉下來。

魂雷劫?

慕風一愣,沒有想到,自己剛度過第三次武宗劫,魂雷劫便緊接而來。

慕風連忙感受了一下靈魂力,臉色卻是變得陰沉下來,以他現在的靈魂力,恐怕達到了四星魂宗的層次!




lixiangguo

在即將沉睡的一刻,霍玄耳畔響起兩名女子對話,他來不及斟酌,意識已然徹底陷入黑暗之中。

Previous article

尼瑪,竟然是傳說中的原木,傳說中才有的原木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